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五十六章 下婿催妆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第五十六章下婿催妆

    迎亲为难新婿古今一致,现在是关门要红包,而隋唐则是戏谑问答,移步必咏,如‘下至大门咏’、‘至中门咏’、‘逢锁咏’、‘至堆咏’、‘至堂基咏’、‘至堂户咏’等等,也就是每走一步都要回答问题,问题刁钻古怪,甚至令人尴尬。

    这叫下婿,也就是戏弄女婿,是北朝最流行的风俗,后来到隋唐五代则愈演愈烈,‘女婿是妇家狗,打死无文’,从戏谑变成了棍棒相加,屡屡误伤人命。

    裴家是名门,虽然不至于棍棒相加,但也不能免俗,不过崔老夫人在前两天特地开了会,不准裴家这样刁难新姑爷,虽是这样,几个姑姑婶婶心中还是心有不甘,总想找机会了解杨元庆的底细,这也是人之常情,谁都想知道对方收入几何?家中财产多少?做什么营生?暗暗和自己家的姑爷比较一番。

    今天是商议婚期,恰好杨元庆也在,几个姑姑婶婶便决定利用这个机会来打探底细了。

    杨元庆也知道现在不是问咏的时候,但这是喜庆之事,也没必要做得那般小气,和人斤斤计较争吵规矩,大度一点也无妨。

    他笑着欠身道:“五原县公之爵、大将军之勋、通议大夫之官、右骁卫将军之职,家有良宅三座,京城、长安各一,五原郡也有一座,偃师县庄园一座,土地百顷,至于钱财,没有计较?!?br />
    杨元庆说得是实话,他有多少钱,自己心里也没有数,卖玉石、卖茶叶、卖蒲桃酒,这几年至少攒下几千万,前些日子卖粮食,两万石就赚了七十万吊,都换成了金银,他究竟有多少钱,只有管钱的铁卫杨八郎清楚。

    几名姑婶都窃窃私语起来,听说这杨元庆颇受圣眷,爵高勋重,少年得志,而且家道殷实,确实是少见的良婿,三名婶娘眼中都露出羡慕之意,尤其是裴喜儿的母亲张氏,本来应是她的女儿嫁给杨元庆,但喜儿自己不努力,拱手把杨元庆送给了敏秋,自己却嫁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虽然也是名门,女儿也喜欢,但张氏却着实不满,她考虑问题比较现实,要的是看得见的钱财产业。

    张氏还是忍不住问:“钱财大致有几何?”

    “千余万吧!不甚清楚?!?br />
    大堂内里一阵惊呼,杨元庆当然说的是千余万吊,不可能是千余万钱,一般逢人只说三分话,这样算起来,他岂不是有几千万吊家财,令房间里的姑姑婶婶们心中都充满了酸楚和嫉妒,虽然都是出身大户,个个知书达理,但做人妇久了,自然就会变得现实,心中都很重财重名,只是要面子,嘴上不说罢了。

    这下子,她们知道杨元庆家业厚实,家财几千万,一个个心里都不自在起来,她们的女婿实在是没得比,尤其张氏,心中更是懊恼,早知道当初硬逼着喜儿嫁给杨元庆就对了。

    这里面最难过的是裴幽,她倒不是在意钱财,而是为自己伤感,她一直就很喜欢杨元庆,只是她早已定亲,没有可能,现在她更是望门寡,连夫家门都没有进,丈夫就死了,还得守活寡三年,眼看元庆要娶敏秋,她却独守空房,她越想越难过,趁旁人不注意,她悄悄地走了。

    “我再想问准姑爷,将来新妇过门,是和公婆同住,还是独立开府?”

    内宅房间里,崔老夫人、王氏正和杨丽华商量最后的婚期,双方都有点遗憾,杨元庆身负国事,十天后就要赴西域。

    “也是巧,我家老爷十天后也要赴西域,估计是和元庆同一事,就让他们翁婿同行,路上也有个照应?!?br />
    崔老夫人说的老爷,就是指丈夫裴矩,裴矩也是得旨前往西域,十天后出发。

    杨丽华笑道:“这样最好!”

    王夫人却更关心女儿的婚期,这时门帘一响,裴敏秋走了进来,给杨丽华盈盈施一礼,“参见公主殿下!”

    她又给祖母和母亲施礼,杨丽华对她招招手笑道:“坐我身边来!”

    裴敏秋心中怦怦直跳,她知道今天是来谈论她的婚事,听说杨元庆也来了,正接受几个姑姑婶婶的堂问。

    她坐到杨丽华身旁,杨丽华指着小桌上的黄历笑道:“初三或者初五,你喜欢哪一天?”

    敏秋冰雪聪明,她立刻明白了,脸腾地红了,羞赧地低下头,这种事怎么能问她。

    还是王夫人心疼女儿,既然女婿十天后要走,那就早点成婚,让他们的新婚多住几日,她便笑道:“既然你不说话,那娘就替你做主了?”

    敏秋点点头,“一切由母亲做主!”

    王夫人算了算日子笑道:“今天二十九,明天聘礼下来,便可以准备,三十、初一、初二,有三天时间,对于小户人家,财力不足,时间是紧了一点,但对于我们两家,三天时间足够了,那就定在初三,怎么样?”

    杨丽华笑道:“我偏向于初三,‘三’和‘生、升’谐音,是上吉之日,老夫人以为呢?”

    崔老夫人微微一笑,“早得贵子,那就初三吧!”

    裴敏秋撑着油纸伞,快步向自己房间走去,她心中跳得厉害,她没有想到婚期来得这么快,再过四天她就要成婚了,她曾盼了快两年,觉得岁月漫长难熬,可真的盼到了,却须臾到眼前,令她有点措手不及。

    她心中又是欢喜,又是紧张,心中有千般话想找人说,却无处倾诉。

    敏秋匆匆经过池畔玉香阁旁,却发现阁里有一个寂寥的身影,认出是她大姐裴幽,削瘦的身子靠在亭阁柱上,呆呆望着池水。

    敏秋心中涌起了怜意,她慢慢走上前,小声道:“大姐,雨中寒冷,到我房里去吧!”

    裴幽坐在水边顾影自怜,她低低叹了口气,“去年喜儿出嫁,今年你又要走,只剩下我一个人,岁月漫长,何时是个尽头?”

    敏秋上前轻搂住裴幽的肩膀笑道:“如果你不嫌弃,你可以和我住在一起??!”

    裴幽拍拍她的手苦笑道:“尽说傻话,你们新婚夫妇,我和你们住在一起算什么?”

    敏秋眼中黯然,也忍不住叹息一声,“刚才听公主说,他受了圣命,十天后要去西域公干,至少半年方归,公主让我和她住在一起,你也和我同去公主府吧!大家有个伴?!?br />
    裴幽眉头一皱,有些不满道:“这皇帝老儿也是荒唐,哪有刚新婚就把新人拆散的,大隋没别人了吗?”

    敏秋吓了一跳,连忙‘嘘!’一声,“可别让人听见了?!?br />
    “你呀!就是胆小?!?br />
    裴幽生性是个直脾气,虽然一时伤感,但裴敏秋和她说说话,她的心情又渐渐好转,便拉着敏秋的手笑道:“那就说定了,等他走了,我住到你家里去,可别嫌弃我,赶我走?!?br />
    “我干嘛嫌弃你,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两人牵着手向敏秋房里走去,雨中,远远传来裴幽的羡慕的声音。

    “敏妹,你真的要成大富婆了,你知道他有多少钱吗?”

    “幽姐,别说得这么俗好不好?”

    “俗?当初我们打坏瓶子的时候,没钱多尴尬,你忘了吗?”

    次日一早,杨丽华便命人给裴府送去了聘礼,按理,聘礼应该和通婚书同送,但当时元庆有孝在身,敏秋年岁未足,所以双方商定,先送通婚事,定下婚事,待迎娶时再送聘礼。

    隋唐聘礼非常讲究,顺序也有规矩,走在两匹上好押礼细马,后面是放通婚书和礼函的抬舆,然后是依次是五色彩锦、束帛、钱箱、猪羊、须面、野味、果子、酥油盐、酱醋、椒姜葱蒜,这些东西顺序不能错,盛放在盘子里或者箱子里,最后放在舆上,由人抬着去女方家。

    女方则要先置一床榻,榻上置案,案上则设香炉、水碗和刀子,刀子是用来开启装通婚书的函盒,要当众朗读婚书,这些当初都做过了,所以这次只是送聘礼。

    送完聘礼,双方便开始紧张地准备了,从定下婚期到亲迎时间,一般是十天或者半个月,主要是给双方准备的时间,这个没有具体规定,是根据双方的财力情况,财力不足,准备的时间就要长一点,甚至一年半载都有,财力雄厚,三五天便可,关键是择吉日。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便到了五月初三,隋唐的婚礼和现在不同,依照古礼,在夜间进行,双方先祭祖,天黑后再去迎亲。

    杨元庆的新家经过几天紧张的装饰布置,已经焕然一新,豪门之气初现,天色暗晚,华灯璀璨,杨元庆布置得一片喜气洋洋,丝竹悠扬,歌舞阵阵,宾客盈门,热闹非常,几百名宫女宦官奔跑忙碌,安排酒宴,招待客人,百余名士兵则在外面引导马车,维持秩序。

    大门口,工部侍郎鱼俱罗算是杨元庆的长辈,由他来负责迎接宾客,而主婚人是光禄大夫李敏,他陪宾客坐在客堂里聊天。

    只是杨元庆和杨丽华都有一个最大的问题,他们都是独身,没有什么亲朋,而杨家那边没有送去请柬,所以他们所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人手不足,好在杨元庆有个师父鱼俱罗,杨丽华还有一个女婿李敏,这次婚礼便是由他们二人负责安排。

    傧相是李敏的侄儿李崇玄,他今年只有十八岁,是右骁卫下的一名郎将,杨元庆便是他的顶头上司,因此他也格外卖力。

    司仪告诉他,亲迎时辰到了,李崇玄一路小跑来到内房,敲了敲门,“将军,亲迎时辰到了,出发吧!”

    !@#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