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五十七章 共饮合卺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第五十七章共饮合卺

    夜色中,迎亲队伍出发了,两家相隔也不远,只有两里之地,男方府宅位于定鼎门大街东崇业坊,而女方府宅位于定鼎门大街西宣风坊,中间只隔一座安业坊和一条定鼎门大街。

    迎亲队伍约百余人,都是由杨元庆手下士兵改扮,簇拥着一辆七香车而行,杨元庆今天穿着大红喜袍,头戴乌纱帽,斜戴一朵绢花,略略化了妆,显得喜气洋洋。

    但傧相李崇玄却有点心情不安,他不停向前面张望,杨元庆见他有点紧张,便笑道:“紧张什么?今天又不是你新郎?!?br />
    “我在看障车?!?br />
    障车是婚礼中的一个风俗,女方家会在半途设障碍拦住车子,索要钱财,和今天要红包是一样,一般会在迎亲前或者是接到新娘之后,拦车要礼,这也是令男方家很头疼的一个风俗,如果是女方家拦车还好,如果遇到恶霸拦路索要障车礼,那就麻烦了,如果满足不了,他们就会把新娘捉去,羞辱三天才放回,到后来便渐渐成为一种恶俗。

    杨元庆笑道:“没事,阿姑说,今晚没有障车,只是进门时要撒童子钱,你去准备一下,让大家多撒一点无妨?!?br />
    李崇玄一颗心放下,转身去安排了。

    迎亲队伍来到了裴家大门前,大门紧闭,这是下婿开始了,杨元庆催马上前,高声道:“贼来须打,客来须看,报道姑嫂,出来相看!”

    虽然杨元庆前几天已经通过的姑婶考验,但还是有两道问咏必须要做,一个最先的大门咏,一个最后的上堂户咏。

    只听门后传来大姑母裴含玉的声音,她问道:“本是何方君子?何处英才?精神磊朗,因何到来?”

    杨元庆也笑着回道:“本是长安君子,军职出身,选得将军,故至高门?!?br />
    裴府大门轰隆隆开了,里面灯光夺目,笑语喧天,几十名孩童冲了出来,倒头便拜,“拜见新婿,讨要喜钱!”

    杨三郎和杨四郎早有准备,端起两只小簸箩,将大把金钱撒给孩童,穷人家撒的是铜钱,大户人家撒的是银钱,豪门权贵则撒金钱,孩童们欢天喜地,拼命争抢,杨三郎和杨四郎又抛撒了几百匹绫缎给裴府的丫鬟仆妇,一时皆大欢喜。

    在一片笑声中,裴家的几十名子侄簇拥着新郎和傧相走进了大门,进了女方大门,新郎必须是移步必咏,回答女方问题,但前几天已经答过,今天就免了,一直走到后堂。

    进堂时,敏秋的姑母裴含玉又问:“既是高门君子,贵胜英流,不审来意,有何所求?”

    杨元庆答道:“闻君高语,故来相投,窈窕淑女,君子好逑?!?br />
    在众人一片掌声中,杨元庆和傧相走进了内堂,傧相李崇玄手中拎一个篮子,上面盖有彩锦,是为下一个环节准备。

    下面就是重要的祭雁礼,大堂上围了几座屏风,新娘敏秋就在屏风内,坐在一只马鞍上,旁边各站着堂姐裴幽和堂妹裴小致。

    杨元庆接过篮子,从篮子里取出一只大雁,是一只活雁,用红绸包裹,用五色绵缚口,他笑道:“我要扔了?!?br />
    裴敏秋在里面回答,“我准备接!”

    这是以后夫妻分开时,双方需要用来传书的鸿雁,所有非常重要,不可摔死了,过几天,新郎家会来赎回这只雁放生。

    杨元庆小心翼翼将雁扔进去,不愧是天下第一箭,扔得极准,力道也控制得很好,不快不慢,裴敏秋正好伸手接住,满堂喝彩,裴含玉笑道:“请娇婿歇息,新妇化妆!”

    有人领杨元庆他们去休息,先喝一碗蜜汤团,再用餐,夜已深了,男方家的宴请宾客已经结束,回去也没有饭吃,一般是女方家用餐。

    用罢餐,已是一更时分,下面是要咏催妆诗,催新娘动身,勿误洞房,其实新娘早已化妆好,母亲也给她开了面,只是要矜持一下,不能那么容易被接走。

    催妆诗是固定格式,内容稍微改一下便可,杨元庆慢慢走到绣楼下面,高声咏道:“昔年曾去边塞游,百战将军杨武头,今日幸为秦晋会,早教鸾凤下妆楼?!?br />
    等了片刻,上面没有反应,还得再咏,杨元庆事先有准备,只得又高声咏道:“今宵织女降人间,对镜匀妆计已闲,自有桃花映菡面,不须脂粉污容颜?!?br />
    绣楼上王夫人对女儿笑道:“时辰到了,去吧!”

    裴敏秋给母亲跪倒,含泪道:“女儿去了,望母亲多多保重,女儿会时?;乩刺酵??!?br />
    王夫人轻轻搂住女儿,替她凤冠戴好,也含泪道:“今天是你大喜之日,不可流泪悲伤,去杨家后要相敬丈夫,孝顺长辈,勤俭持家,善待下人,尤其要礼待姐妹,万不可骄纵?!?br />
    “女儿记住了!”

    裴敏秋给母亲磕了三个头,起身走了,门口早已等候了大群裴家未嫁女儿,数十名裴家女子簇拥着新娘向楼下慢慢走去,环佩声声,中间是伴娘裴小致和陪嫁丫鬟阿秋,她们一左一右搀扶着新娘,新娘敏秋头戴凤冠,身着霞帔绿裳,隋唐时还没有盖头,只是四名丫鬟前后左右用团扇遮面。

    杨元庆走在前面,敏秋被娘家人簇拥走在后面,后面不断有裴家长辈用铜盆泼水,喻示着泼水出门,敏秋从此是杨家之人。

    敏秋被扶上七香车,只有伴娘和陪嫁丫鬟跟随,杨元庆骑马绕着七香车三圈,高声道:“礼毕,启程!”

    迎亲队簇拥着马车缓缓而行,裴家老小站在大门前目送他们远去,出了这扇门,敏秋就是杨家妇,崔老夫人叹息一声,“大家进去吧!三天后回门,大家早点休息,明天开始准备?!?br />
    众人进门,大门缓缓关上了。

    隋唐婚礼袭承古礼,还没有拜堂成亲的风俗,那是宋元时才开始流行,早在前一天,裴敏秋的母亲王夫人和长姑裴含玉便来杨家铺房,也就是搭建百子帐,一种穹庐之帐,这是北朝风俗,也就是洞房,设在内堂中,在帐中铺床,然后只有一名小童在里面,端合卺酒,这就叫‘铺母卺童’。

    此时夜已深,宾客们早已散去,一般都是男方家人在等候新人,杨元庆也没有什么男方家人,除了他的九名铁卫,其余就是鱼俱罗夫妇,李敏夫妇,还有就是杨丽华,再有就是百余名宫女宦官。

    虽然男方家人少,但也不乏热闹,百余名宫女宦官窃窃私语,伸长脖子探望新娘,早有几名侍女抬着两张毡毯,等候在门前,七香车停下,几名侍女立刻上前将毡毯放在脚下,这叫‘转毡’,新娘脚不能碰地,由两块毡毯轮流交换,一直进百子帐。

    几名宫女手执长柄团扇上前,遮住了新娘,踏着毡毯,新娘一步步向前走,一直被接进了百子帐。

    百子帐设在内堂,帐内宽敞,分为内外两室,内室铺有床,一名小童端着合卺酒,站在外帐,伴娘和陪嫁丫鬟将新娘扶进,傧相则将新郎请入,众人都退下,百子帐内只剩下新郎新娘和一名小童。

    此时,新人对坐,男西女东,意以阴阳交会有渐,小童端着合卺酒上前,小声道:“请新人共饮合卺?!?br />
    合卺酒不是交杯酒,是将匏瓜一切为二,里面盛酒,匏瓜味苦,所以必然是苦酒,夫妻共饮合卺酒,不但象征夫妻合二为一,永结同好,而且也含有让新娘新郎同甘共苦的深意。

    杨元庆在这时才第一次完整地看到了新娘的模样,裴敏秋容颜绝美,欣长苗条,垂首团花形的凤冠,优美的娇躯玉体,身着浅绿色的罗衣长裙,晶莹的肌肤在烛光散射下熠熠生辉,她低垂臻首,俏脸微红,眼神含情脉脉,宛如一朵含苞的花蕾幽香绽放。

    裴敏秋虽娇羞无限,小童的话却听在耳中,伸出纤纤玉指,指甲上已染上了豆蔻鲜红之色。

    她拾起一只匏瓜酒盏,送到唇边轻轻吮一口,眼波流转,看了一眼夫郎,见他正目光炯炯地盯着自己,她顿时羞不自胜,用袖子遮住娇颜,将酒盏递给他。

    杨元庆也拾起酒盏喝了一口,将自己的酒盏和她手中酒盏交换,两人将合卺酒一饮而尽,放在小童盘里。

    小童又低声道:“吉时到,请新人坐床!”

    杨元庆站起,伸手将裴敏秋慢慢扶起,裴敏秋身子娇怯无力,只得任他牵着自己玉手,半依半偎在他胸前,杨元庆扶着裴敏秋柔软的腰肢,两人相拥走进了内帐,一对新人在床前坐下,此时婚礼尚未结束。

    小童替他们将内帐帘放下,吹灭蜡烛,退出了百子帐,高声道:“新人已坐床!”

    杨丽华带着所有家人以及几十名宫女走上前,她们将花果金钱撒在百子帐上,这时汉朝便有的风俗,一直延续至今。

    杨丽华低声念着咒愿文,“今夜吉辰,裴氏女与杨氏儿喜结良缘,伏愿成纳之后,千秋万岁,保守吉昌,五男二女,奴婢成行,男愿为卿相,女尽嫁公王,从兹咒愿已后,夫妻白头偕老!”

    念罢,她一摆手,所有人都退出了内堂,除了陪嫁丫鬟小秋,她在内堂也搭了一顶偏帐,可随时伺候。

    小秋将内堂门反锁,吹灭灯烛,上前道:“宾客已退,请姑娘姑爷共寝,有事请唤小秋?!?br />
    她钻进了自己小帐,将被子盖上头脸,耳朵也堵住了,脸羞得通红。

    百子帐中,敏秋却依偎在夫君怀中,两人情话绵绵,“今夜为君妇,当夫妻白头偕老,君不可负我?!?br />
    杨元庆轻轻吻她香唇笑道:“**苦短,你我可行周公之礼,交颈鸳合,永不负卿!”

    敏秋娇羞无限,取下了头上凤冠,黑瀑般的秀发披散在肩头,双眸微闭,杨元庆轻吻她的香唇,伸手慢慢解开了她的衣裙

    帐中春意浓浓,正是洞房花烛之夜,**苦短之时,夫妻恩爱,如胶投漆

    !@#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