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二章 心理毒箭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第二十二章心理毒箭

    天刚擦黑,一辆辆马车便陆续停在元寿的府前,今天是元寿之妻侯莫陈氏的寿辰,元寿要小小庆祝一番,发出去了三十余张请柬,宴请三十余家重要的关陇贵族。e^看

    大mén口站着元寿之弟元谡和长子元尚武在迎接客人,这时一辆马车停下,车辕上挂着灯笼写着‘窦府’二字,这应该是窦抗来了,元谡连忙迎了上去。

    窦抗和元寿族弟,现幽州总管元弘嗣关系极好,也是元寿寄予希望的重要关陇世家,不料,从车里低头走出一名二十七八岁左右的年轻男子,元谡一蟣uo蹲×?,不是说好窦抗亲自来吗?怎么变成了他的长子窦衍?br />
    前幽州总管窦抗自从涉嫌跟随杨谅造反被抓后,便一直赋闲在家,等候重新出仕的机会,本来今晚窦抗要亲自上mén,但临时改变主意,让长子窦衍替他前来。

    窦衍拱手笑道:“父亲本来要来,结果出mén时脚踝扭了一下,疼痛难忍,只好命我替他前来祝寿,失礼之处,请世叔多多包涵!”

    元谡心中异常失望,却又没有办法,这时,另一辆马车也到了,元尚武迎了上去,很巧,是李建成代表父亲前来。

    “家父病重,实在不能前来,特命我送薄礼一份,不成敬意?!?br />
    元谡瞥了李建成一眼,鄙视的神情流lù无遗,他当然知道李渊是装病,无非就是不想出头弹劾杨元庆擅杀元尚武,一个典型的懦弱无用之人,他来不来也毫无用处。

    元谡懒得理会李建成,窦衍和李建成是族表亲,从小又一起长大,jiāo情极深,他早迎了上去,笑道:“大郎,早知道后面马车就是你,我就等你一下?!?br />
    李建成也笑道:“我还探头叫你几声,你就是听不见,我还以为年初未请你喝酒,你记仇在心了?!?br />
    两人皆大笑起来,亲密地挽手向元府内走去,绕过照壁,李建成见左右无人,这才低声问:“不是说伯父亲自来吗?怎么又不来了?”

    窦衍向后看了一眼,不屑地撇撇嘴,“我父亲说这是元家和杨元庆的sī仇,今天中午元敏居然被打断tuǐ,由此可见他们之间仇恨之深,父亲不想参与他们之间的仇怨,所以就不来了?!?br />
    李建成愕然,打断元敏的tuǐ居然出现了这么一个后果,让他意想不到,他连忙道:“不是说要联合关陇势力对付山东士族吗?”

    “建成,这种事情说不清的,我父亲本来就怀疑这只是元家的借口,名为对付山东士族,实际上是报sī仇,中午之事发生后,父亲更不相信了,反正这件事窦家已经决定不参与?!?br />
    李建成点点头,“不参与是正确,参与了反而会惹祸上身?!?br />
    两人边说边走,很快便进了大堂,大堂内已经坐了二十几人,济济一堂,都是各个家族派来的代表,也有一些重要人物到来,元寿正在陪同于仲文说话,而张瑾则在陪同宇文恺说话,独孤家派来的是长孙独孤器,韦家也来人了,是韦孝宽之子韦霁,官任太仆少卿,还有贺娄子干之子,黔安太守贺娄善柱,贺若弼之弟,万荣郡公贺若东等等,甚至连安德王杨雄也派其幼子杨师道来出席。

    名义上大家都是来祝寿,但实际上却各怀心思,有的确实是想对付杨元庆,比如贺若东,恨不得将杨元庆千刀万剐。

    有的是想对付山东士族,最典型的代表是京兆韦氏,韦氏家族主要因韦孝宽而兴起,在严格意义上说,不属于关陇贵族,而和弘农杨氏、陇西李氏一样,属于关陇士族,京兆韦氏认为内阁宰相中应该有关陇士族代表,弘农杨氏上不去,那就应该是京兆韦氏来担任,他们对闻喜裴阀占据两个相位而心怀不满。

    另外一方面,韦氏因为元尚武之妻和齐王sī通一事对元家深怀愧疚,所以这次由韦氏家族重要人物韦霁来参加。

    但大部分人都是希望借此机会重新凝聚关陇贵族,这几年圣上对关陇贵族的打压,大家都有目共睹,如果自己都不争取,最后必然会一盘散沙,关陇贵族彻底走向衰败,不过由于中午元敏事件的影响,还是有不少人都心怀疑虑,派儿子来参加,先试探虚实。

    这时,元寿见众人都来得差不多了,便起身笑道:“各位请安静!”

    大堂内渐渐安静下来,元寿提高声音道:“良辰吉日,元府喜迎各关陇世家到来,今天既是我妻子寿辰,同时也想借此机会,和大家商议一下关陇世家的前途?!?br />
    元寿事先和张瑾商量过,不能直接说对付杨元庆,那会让很多人反感,认为元家是在挟大义报sī怨,只能说是对付山东士族,最后落在杨元庆身上,杨元庆只能是山东士族之一。

    元寿正准备先回顾关陇贵族的辉煌,就在这时,一名管家慌慌张张跑来,“老爷!老爷!”

    元寿的发言被打断,他极为恼火,怒喝道:“什么事?”

    管家结结巴巴道:庆来了,说给老爷道歉!”

    大堂内一片哗然,杨元庆居然上mén了,来道歉,真是来道歉吗?元寿无法再说下去,如果是往常,他会喝令luàn棍打走,但现在他不敢草率处理,元寿看了一眼张瑾,张瑾是他的军师,张瑾点点头,意思是先处理杨元庆之事,否则反而会引起大家不必要的猜疑。

    一股怒火在元寿心中燃起,杨元庆打断他儿子的tuǐ,居然还有脸来道歉,他向众人拱拱手,“请各位稍坐,我去去就来?!?br />
    可这种事谁肯坐在这里,大家都站起身,跟着元寿一起出去,有人还撸袖叫嚷,“杨元庆欺人太甚,我等为元兄不平!”

    李建成隐隐猜到了杨元庆上mén的目的,应该就是为了坐实他和元寿的sī怨,以削弱关陇贵族的凝聚,这和他打断元敏的tuǐ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是极为厉害的一招,一旦将他和元寿的冲突变成他们两人之间的sī怨,那么关陇贵族的同仇敌忾,也只是变成嘴上支持,没有谁会真的出力,当年贺若弼之案不就摆在前面吗?

    李建成也很想知道,杨元庆究竟会怎么挑衅,他也快步跟了出去

    府mén外,杨元庆穿了一身文官的紫袍,背着手,面带笑容,他身后依然跟着两名铁卫,三郎和四郎,又在台阶上放了一只檀木盒。

    元府的几十名家丁堵在大mén前,目光凶狠盯着杨元庆,杨元庆好整以暇地背着手,脸上笑意从容,他已经听到了府内传来一片嘈杂的脚步声。

    大mén开了,家丁们纷纷向两边散开,元寿大步走了出来,后面跟出大群祝寿的客人。

    元寿目光冷酷地盯住杨元庆,用一种极其冷漠地声音问:“你来做什么?”

    杨元庆拱拱手笑道:“元庆年轻不懂事,和元府结下太多仇怨,心中深感不安,特来向元内史当面道歉,希望能化解我们之间的sī怨?!?br />
    张瑾也明白杨元庆是在挑拨,破坏今晚的会议,他心念一动,索xìng元寿就将计就计,与杨元庆假意和解,这样就堵住了众人对他挟大义报sī怨的猜测。

    张瑾向元寿连使两个眼sè,元寿不理,他又低声在身后道:“可假意和解?!?br />
    元寿还是不理,张瑾心中苦笑,是啊!弟弟和侄儿没有被杀,儿子被打断tuǐ,这个仇恨怎么可能化解,就是假装也办不到。

    元寿怒极反笑,“元庆,你中午才把我儿子的tuǐ打断,晚上就跑来要和解,你当元家是什么人,可以任你随意róu捏的面人吗?”

    杨元庆淡淡一笑,“中午之事是令郎先动手杀人,我只是自卫,而且令郎也承认是元家编我谶语,企图置我于死地,我杨元庆已经大人大量不计较元家对我的暗害,”

    “等一等!”

    张瑾打断了杨元庆的话,他走上前冷冷道:“杨将军,那些谶语并不是元家所编,那是你使计骗元敏承认,所谓国有国法,你既然查到是元家所为,那就应该写奏折去禀报圣上,去圣上面前告元家一状,你却带着乞丐擅自去找元敏,这不是使计yòu骗是什么?你还故意打断元敏的tuǐ,增加你和元家的仇恨?!?br />
    张瑾回头对众人道:“各位都应该明白,杨元庆的用意就是想让大家以为元家和他是sī仇,以挑拨我们关陇贵族之间的团结?!?br />
    “张尚书,你错了,你真的错了!”

    杨元庆依然用一种极为冷淡的语气,以一种不屑的目光看了张瑾一眼,摇了摇头,他也对众人拱手道:“各位大臣,我杨元庆是军人,讲究恩怨分明,不喜欢文官这种钩心斗角的暗斗,我今天来元家,就是想彻底了结这段恩怨?!?br />
    他向元寿拱手道:“元内史,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由诸位高官作证,我正式向你道歉,从此,我们的恩怨一笔勾销,如何?”

    元寿薄薄的嘴chún里恶狠狠地迸出了两个字,“做梦!”

    杨元庆脸sè一变,后退一步,盯着元寿缓缓道:“元内史,真没有一点和解的机会吗?”

    “杨元庆,你太天真了,我们血海深仇是你一句道歉就可以了结吗?你走吧!我现在不会杀你,希望你不要再出现在我元家mén口?!?br />
    元寿暗暗忍住内心的怒气,再三告诫自己不要发怒,不要中了杨元庆之计,若与他和解,不管是真还是假,他元家都会在天下人面前抬不起头来,这也是他不肯答应张瑾假意和解的原因。

    杨元庆脸上lù出失望之sè,长长叹了口气,就仿佛元家失去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元内史,我不会离去,刚才我说过,今天我一定要了结这段仇怨?!?br />
    元寿眼中闪烁滔天怒意,“你想怎么,说吧!”

    杨元庆的目光蓦地变得yīn狠起来,充满了凛冽杀机,就仿佛他的身后藏着一个天大的yīn谋,他的目光缓缓从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注视着他们的眼睛,让自己眼中狠冷无情的杀机深深烙在他们心中,让每个人的心中都生出一丝疑虑或者惧意。

    最后,他的目光落到了元寿的脸上,目光里的yīn狠之sè尽去,变得如刀一般锐利,他一字一句道:“那好!我敬元家是鲜卑皇族,我们以鲜卑人的方式解决这段仇怨?!?br />
    他回头使一个眼sè,杨三郎上前将台阶上檀木盒盖子打开,里面只有一张纸,杨元庆一指那张纸,对所有人冷冷道:“这是我的挑战书,我正式约元家与我进行生死决斗,请各位大臣替我们做居间证人?!?br />
    杨元庆刻意把‘决斗’两个字说得极重,元寿身后的客人不少都是jīng明无比的老官僚,很多人的脸sè都刷地变得惨白,尽管杨元庆的话语中没有半点联系,但他的话语中却有一种无形的牵扯,使很多人都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发生在四年前的‘贺若弼案’,贺若弼当时不就是约杨元庆进行生死决斗吗?

    圣上利用了杨元庆和贺若弼的矛盾,设下了圈套,最后将独孤家和元家重创,拉开了打击关陇贵族的序幕。

    众人又想到了圣上在谶语之事上的沉默,想到了中午元敏被打断tuǐ,圣上依然没有半点表态,不少人心中都冒起了一股寒意,难道这一次也会藏有一个圈套吗?

    这是一种极其高明的心理战术,杨元庆矢口不提皇帝杨广在他和元家之斗中所扮演的角sè,他也绝对不会明目张胆地威胁众人,那样他会遭到杨广的忌讳。

    他而是用一种高明的心理暗示,提出和元家决斗,使所有人一下子便联想到了贺若弼案。

    杨元庆见众人的脸sè已变,便知道他已达到目的,关陇贵族的铁板被他砸裂了。

    他微微一拱手:“若元内史一时难以决定,我可以等,各位大臣,元庆打扰大家了,告辞!”

    杨元庆转身便走,走了几步,他又回头对李建成笑道:“建成兄,请转告家父,说我杨元庆多谢了!”

    李建成脸sè一变,惊颤着声音问道:“你谢我父亲做什么?”

    杨元庆高深莫测一笑,“你们心里明白!”

    他转身便扬长而去——

    !@#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