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六章 另有深意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第二十六章另有深意

    杨元庆没有能离开皇城,他刚走到端mén前,便听见背后有人喊他,“杨将军,杨将军留步!”

    杨元庆一回头,只见两名宦官骑马疾奔而来,他勒住了缰绳,两名宦官飞驰而至,气喘吁吁道:“杨将军,快跟我们回去,圣上要召见你!”

    杨元庆点点头,调转马头跟他们同行,他又笑着问两人道:“两位公公,圣上心情如何?”

    “圣上已经喝了两碗燕窝粥,应该心情不错?!赣蛎氪蠹沂熘故ヌ谩?br />
    杨元庆心中有数了,这说明杨广刚才怒气冲冲离去也是装出来的,他也是想借这个机会再打压关陇贵族。

    有的时候杨元庆也有点怀疑杨广又想重新启用关陇贵族,但从今天的情况来看,杨广打击关陇贵族的主线没有变,只是更加隐蔽。

    杨广会不会趁这个机会全面清洗元家呢?

    此时,在御书房中,杨广也同样在考虑这个问题,元家子弟遍布朝廷和军队,他该不该利用这个机会将元家子弟全部清除?

    杨广心中很犹豫,如果真将元家连根拔起,那么独孤氏就一家为大,关陇贵族内部就失去内斗的契机,相反,如果能保留元家,利用这次机会制造出元家和独孤家的仇怨,那么关陇贵族就会分解为两派,从而形成内斗之势,这要比将元家连根拔起要更有利。

    想到这里,杨广做出了决定,这一次只针对元寿,不涉及元氏家族。

    他坐了下来,提笔在元寿刚刚递来的辞职报告上批了一个‘敇’,他松了一口气,这件事就算了结。

    这时,御书房外传来宦官的禀报,“陛下,杨将军来了?!?br />
    “宣他进来!”

    杨广脸上轻松的笑容消失了,又恢复了他离开宣政殿时的冷淡,这个杨元庆今天的招数出乎他的意料,给他一种掌控不住的感觉,他不喜欢这种感觉,他觉得有必要再收收杨元庆的心,不要这么早放他走。圣堂.

    这时,杨元庆走了进来,深施一礼,“臣杨元庆参见陛下!”

    杨广在一只chōu屉里翻了半晌,找出一本奏折,递给杨元庆,“你先看看吧!”

    一名宦官将折子转给杨元庆,他翻了翻,心中暗暗一惊,这是大业二年元月初五宇文述上了一本奏折,里面详细地陈列了独孤家族在京城的粮铺,指出独孤家族控制了京城的粮食。

    杨广似笑非笑地看着杨元庆,他的眼神就似乎在告诉杨元庆,一切都瞒不过他,杨元庆叹一口气,深深低下头,“陛下深谋远虑,臣自愧不如?!?br />
    杨广脸上lù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杨元庆承认自己不如,这让他心中略略舒服了一点,“不过元家几时接手了粮铺,我倒不知,你说说看?”

    杨元庆想了一下道:“臣上次奉旨入京稳定局势,才发现竟然是独孤家控制着京城粮食,臣上mén勒令独孤家降粮价,估计就是那次,独孤家意识到了危险,便把粮铺转给了元家?!?br />
    “哼!他们意识到了危险,就把危险转给别人,独孤家倒tǐng有手段嘛!”

    杨广冷笑一声,随手将宇文述的奏折扔进了废纸筒里,元家将店铺上缴,这本奏折就没有意义了,本来他还想在将来某个关键时候用这个把柄来对付独孤家,不料杨元庆今天却抢先用了。

    “好吧!这件事朕就不提了?!?br />
    杨广转开了话题,脸上lù出了笑容,“元庆,今天朕才发现,你不光武力厉害,头脑也不错,很善于抓住机会,现在天下太平,让你去边疆似乎有点可惜了?!?br />
    杨元庆心中一跳,杨广不会是想让他去当地方官吧!

    杨广看了他一眼,仿佛明白他的心思,摇摇头道:“朕也不想让你做地方官,那发挥不了你的特长,朕从去年开始设进士科,取十科举人,确实涌现了不少优秀子弟,像张损之、侯君素、房玄龄、温彦博等等,不过大部分都是北方子弟,所以朕决定在江都举行一次四科举士,专mén针对南方各郡,凡学校生徒,无论贵贱,皆可参与考试,元庆,怎么样,你有兴趣做主考吗?”

    杨元庆慌忙摆手,“让臣去做主考,岂不是误人子弟。(《》)”

    杨广沉思半晌,他也觉得让杨元庆做主考不合适,便点点头,“江都科举朕让萧矩主管,你就去给朕巡视漕运吧!”

    杨元庆mō不透杨广心思,总觉得杨广很随意,一会儿让自己做主考,一会儿又安排去巡视漕运,都是随口而定,就像是一种借口,直觉告诉他,杨广似乎另有安排。

    他躬身施礼,“臣愿为陛下分忧!”

    果然,杨广一摆手,命书房的宦官都退下,他这才淡淡道:“元庆,今天早朝时朕说的话,你还记得吗?”

    杨元庆点了点头,他知道杨广指的是大运河之事,“陛下说的是江淮官场?!?br />
    杨广取出两本奏折,递给杨元庆,“你再看看这个?!?br />
    杨元庆看了看,一本是御史韦德裕的奏折,一本是司隶大夫薛道衡的奏折,内容都是关于江淮官场,杨广冷冷道:“这两人现在都在江都,他们送来的奏折内容却完全不同,韦德裕的奏折告诉朕,彭城郡太守张信sī自在运河设卡收税,还有更多的官员在做其他不法勾当,而薛道衡的奏折却说江淮官场清明,又弹劾韦德裕勒索官员钱财,朕真不知该信哪一个,所以,你名义上去视察漕运,但实际上你明白了吗?”

    杨元庆这才明白杨广的真实目的,竟是让自己去清查江淮官场,这可是得罪人的差事,杨元庆犹豫了片刻,道:“只是臣身无监察之职,恐怕难以镇住江南官场?!?br />
    “这个朕自然明白,朕会加你御史大夫头衔,赐你尚方天子剑,准你先斩后奏!”

    杨元庆心事重重回到家中,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杨广的这次任命很诡异,有点不合常理,如果是觉得薛道衡或者韦德裕不可信,他完全可以让其他御史大夫前去查案,比如裴蕴或者张衡,都是经验丰富且jīng明无比,让自己这个没有经验的人去查官场,似乎有点用非所人,杨广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yào?

    刚走进家mén,妻子敏秋便急急慌慌跑来,“夫君,快到客房去,祖父已经等你快半个时辰了?!?br />
    杨元庆一愣,裴矩在等自己吗?他也顾不得说要出差之事,便快步向客房走去。

    客房内,裴矩正背着手,仔细地凝视着墙上一幅字,越看眼中越惊讶,这时,杨元庆快步走进来,向裴矩施礼道:“元庆参见祖父!”

    裴矩指了指墙上这幅字问:“这幅字你是从哪里得来?”

    杨元庆从来没有注意过墙上的字,便笑道:“应该是乐平公主送我的字幅?!?br />
    “公主殿下送你的字幅,你就随便挂在这里吗?”

    “这个这好像是我手下挂的,刚搬家时就挂上了?!?br />
    “你这个手下真的该狠狠揍一顿,他居然把这么珍贵的东西随便挂在这里,你妻子也该骂,我都白教她了?!?br />
    杨元庆愕然,他也仔细看了看,字幅颇长,有近千字,但没有看到印章,不知是何人所写,字倒是写得极为潇洒,这时,裴敏秋端着茶进来,听祖父一说,她也连忙凑上前细看,她比杨元庆识货,看了半晌,她忽然双手捂住了嘴,裴矩冷冷笑道:“你看出这是谁的书法了吗?”

    “这莫非是王羲之的《十七帖》?”裴敏秋迟疑着道。

    “不止是《十七帖》那么简单,这是真迹,你们居然就这么随随便便挂在这里,你们该不该骂?”

    此时杨元庆有一种将杨八郎按住重打一顿的冲动,这些字画都是他挂的,裴矩忿忿然,他拉过桌子,直接爬上桌子,将字幅摘下来,小心地将它慢慢卷起,对一脸愕然的杨元庆夫fù怒道:“作为对你们的惩罚,这幅字我就没收了!”

    杨元庆再也忍不住,大笑起来,裴矩狠狠瞪他一眼,也终于忍不住笑道:“还有什么好字画,还不快带我去看看?”

    杨元庆连忙笑道:“祖父,这字画我送给你,但我现在有要紧事和你商量?!?br />
    裴矩哼了一声,“你现在想到和我商量了吗?元家粮铺之事却不告诉我,让我们白白耗费jīng力去斗谶语,最后把我们也耍了一场?!?br />
    杨元歉然道:“粮铺之事是昨晚才想到,已经很晚了,来不及告诉祖父,很抱歉?!?br />
    裴矩虽然有些不满,不过干掉了元寿,也很不错,他一口怨气便稍稍和缓了下来,便坐下道:“你说吧!圣上叫你去做什么?”

    杨元庆示意敏秋也坐下,这才道:“就是今天早朝时圣上说的彭城郡太守张信擅自收税之事?!?br />
    裴矩一怔,连忙道:“莫非圣上是要你去查江淮官???”

    杨元庆点了点头,“名义是去巡视漕运,实际上让我去查江淮官场,我总觉得这里有点什么问题,事情似乎不是那么简单?!?br />
    “当然不是那么简单!”

    裴矩冷笑一声,“你知道这个张信是何许人吗?”

    杨元庆想了想,他忽然脱口而出,“难道此人和张瑾有关?”

    【求月票?。?!】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