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九章 出尔反尔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第二十九章出尔反尔

    蕲县县衙是城内最大的一座建筑,占地十亩,此时天已经黑尽了,阴森森县衙大门就像吃人野兽的血盆大口,县衙台阶下的两座石狮子子冷眼傲视着县衙前发生一切,象征着权力和威严。

    蕲县县令名叫令狐寿,三十余岁,敦煌郡人,三年前他只是蕲县县尉,因开凿通济渠他征集民夫得力,而受到朝廷表彰,升为蕲县县令。

    做了三年县令,政绩很不好,年年都完不成朝廷下发的税赋额度,这也是他作茧自缚,他当年征发县里三万民夫参与开凿通济渠,结果死了近一半,他也得到一个令狐兽的绰号。

    劳力缺乏,良田荒芜,税赋大减,自然完不成户部定的额度,好在他有工部尚书宇文恺为后台,勉强保住了县令之位。

    令狐寿的姐姐嫁给了宇文恺的侄子,对于这个转弯抹角的关系,他格外珍视,每年都会想方设法准备一笔厚礼去孝敬宇文恺,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已经接到调令,一个月后,他将上任江阳县令,那可是江都郡的财税重县,令他心中充满激动。

    今晚,他早早地抱小妾上床睡觉,刚要到天人合一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兴致,令狐寿大怒,回头恶狠狠道:“什么事?”

    “老爷,衙役来禀报,衙门前聚集了几百人,有人要造反了?!?br />
    令狐寿大吃一惊,什么兴致都没有了,他慌忙摸到衣服穿上,跑到外间开了门,门外是他的管家和一名今晚当值的衙役。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焦急地问道。

    衙役连忙道:“禀报县令,是几百名码头劳工来县衙要人?!?br />
    “他们要什么人?”

    “他们说要万记船行的杀人凶手?!?br />
    令狐寿虽然政绩乏善可陈,但头脑却足够用,他一下子便明白过来了,估计万记船行那帮浑蛋又干了什么事,躲到自己县衙里来了。

    “万记船行那帮人现在躲在县衙吗?”

    衙役低下头道:“是孙功曹带进县衙?!?br />
    “浑蛋!”

    令狐寿低声骂了一句,无可奈何,只得向大门外走去,万记船行的后台是张瑾家族,是他得罪不起之人,而且他马上要去江阳县任职,新顶头上司,江都郡太守张云易便是张瑾长子,他不敢马上做出决定,只能看看再说。

    他的家便是县衙后宅,绕一圈便到了县衙前面,只见县衙前火光猎猎,足有五六百人,拿着铁棒木棍,个个情绪激动。

    “县令驾到!”

    衙役一声高喊,无数双眼睛刷地向他望来,令狐寿从未见过这种阵势,他心中一阵发憷,但又不能失去官威,他重重咳嗽一声,缓缓走上前。

    “我是蕲县县令,你们谁是领头?”

    杜盛上前拱手道:“小民杜盛是领头?!?br />
    “你为何要带人围攻县衙,不知道这是大罪吗?”

    杜盛不卑不亢道:“我们并没有围攻县衙,甚至连县衙的台阶也没有踏上一步,我们是来讲理,请县令大人为我们主持公道?!?br />
    “好吧!就算你们不是围攻,那什么事?”

    杜盛一指衙门道:“有十几个杀人暴徒躲进了县衙,请县令大人把他们交给我们?!?br />
    “胡说!”

    令狐寿怒喝道:“县衙怎么会有暴徒?就算有,也是我派衙役抓捕,我来处理,和尔等何干?”

    这时,辅公祏大吼一声“杀!”

    吼声如雷,身后的五六百人一起大吼,“杀!”

    声势骇人,吓得令狐寿面如土色,向后退了两步,两股瑟瑟战栗,杜盛一摆手,止住了众人的怒吼,冷冷道:“令狐县令,我们都是干苦力的粗人,不懂得什么法度,我们只知道杀人偿命,如果县令不肯把人交出来,我是控制不住众人的怒火,会出大乱子的?!?br />
    令狐寿万般无奈,虽然他得罪不起张家,但这十几个无赖离张家还很远,他犯不着为他们以身涉险。

    尽管有点丢面子,但令狐寿也顾不上了,他回头给衙役使了个眼色,就在这时,杜伏威发现百步外有十几个黑影从县衙围墙翻了出来,显然是想溜走。

    他手一指,大喊道:“在那边!”

    劳工们都看见了,愤怒了举起铁棒木棍冲了上去,这十几名万记船行打手感觉县令也保不住他们,便想偷偷溜走,却被杜伏威发现,他们吓得魂不附体,撒腿奔逃,却被劳工们从四面八方堵住,无路逃走,十几人吓得跪下求饶,愤怒的劳工们一拥而上,乱棍齐下,活活将十几人打死。

    令狐寿看得后背一阵阵发凉,都说齐人同仇敌忾,容易聚集造反,今日一见,果不其然。

    他见杜盛带着几十人向他走来,吓得他举手大喊:“我向苍天发誓,今晚之事官府绝不追究!”

    江都城,这里是大隋王朝东南统治的中心,大隋平陈统一全国后,晋王杨广受命经略南方,他便是坐镇江都,经略南方十年.

    此时的江都在大隋王朝依然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杨广将它视为陪都,准备正式定江都为南都。

    江都郡太守也同样地位极高,杨广下旨,规定江都郡太守品阶等同于京兆尹,属于从三品高官。

    这位地位高崇的江都太守正是大将军张瑾的长子张云易,张云易今年四十余岁,身材中等,皮肤白皙,长得方面大耳,官相十足。

    张云易担任江都太守已近四年,在整个江淮一带官场上拥有极强的人脉,而且皇帝杨广在两年前巡视江都时也当面对他说过,‘汝可代其父’,也就是说,张云易有资格入内阁为相。

    可以说,张云易是新一代大隋官场的佼佼者,也是关陇贵族新一代的领军人物。

    张云易刚刚收到蕲县县令令狐寿的快信,齐郡章丘数百劳工冲击县衙,打死了万记船行在蕲县的十几名伙计,起因是万记船行在巡查运河时误伤了一名章丘县商人。

    按理,蕲县属于彭城郡,和他江都郡无关,令狐寿没必要向他禀报这件事,不过张云易心里明白,这个令狐寿即将左迁江阳县令,他是在向自己表现,另外万记船行属于张家的产业,也和他有关。

    张云易闭目不语,如果是从前,他会立刻以聚众谋反之罪,请求朝廷镇压这群敢冲击县衙的劳工,但现在他有点担忧,一个多月前,他的族叔张信被从彭城郡任上调走,现在御史韦德裕和司隶大夫薛道衡同时出现在江南一带,他特有的政治敏感告诉他,这里面或许藏着一丝非同寻常的信息,这个时候,他绝不能大意。

    这时,管家在门口禀报:“老爷,万东主求见!”

    万东主就是万记船行的大东主万戚,是他们张家的一名女婿,张云易知道他是为蕲县之事而来,但张云易现在却不想见他。

    “去告诉他,蕲县之事我知道了,我会处理好,让他回去吧!”

    张云易决定了,蕲县之事不可闹大,但也不能轻饶闹事之人,至少要抓捕他们的首领,好像叫杜盛。

    张云易立刻叫来一名心腹下人,随时从书架上取下一只用极品美玉雕成的貔貅镇纸,放在盒子里,递给下人,“你去一趟彭城郡,把这只镇纸交给新任司马太守,就说是我的心意,祝贺他新任?!?br />
    官场上很多话不能明说,只能意会,自己送一份礼给他,就是找他帮忙的暗示,就看他给不给自己这个面子了

    县衙事件后,一切都变得平静下来,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官府也没有追究他们的责任,蕲县的码头劳工们依旧每天忙忙碌碌,随着秋收粮食入仓,码头仓库内的存粮就该入京了,一队由数百艘漕船组成的官船队停泊在码头前。

    千余名劳工不停地来回搬运粮食上船,杜盛和其他普通劳工一样,也同样要参与搬运粮食挣钱,他只是大伙推举的领头人,但并不是工头,徒弟辅公祏和儿子杜伏威也在码头上帮忙。

    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只见尘土飞扬,很快,数千军队出现在码头外,正疾速向码头奔来。

    杜盛大吃一惊,他立刻明白,这是军队来抓捕自己了,那个县令出尔反尔,对苍天发誓俨如放屁。

    杜盛大急,立刻四处寻找儿子,有人告诉他,辅公祏和杜伏威都在仓库里,杜盛调头向仓库奔去,奔出百余步,他远远地看见儿子。

    这时,二千余彭城郡地方军在都尉宋暻的率领下冲进了码头,宋暻马鞭一指码头上的官员,厉喝道:“贼首杜盛在哪里?”

    官员不敢隐瞒,指着远处杜盛父子道:“就是他们!”

    宋暻拔出长刀一挥,“骑兵上,抗捕者格杀勿论!”

    数百顶盔贯甲的骑兵向杜盛父子猛扑而去,杜盛见形势?;?,他对儿子和徒弟大喊:“你们快跳河走!快走!”

    杜伏威和辅公祏不肯走,杜伏威急得大哭道:“我要回去救娘!”

    “快给我走!”

    杜盛一拳将杜伏威打翻在地,对辅公祏大吼,“把我儿子救走!”

    辅公祏心里明白,再不走一个也活不成了,他跪下含泪向杜盛磕了一个头,扛起杜伏威便飞奔,一跃跳入了大运河。

    杜盛见儿子在水中醒来,心中稍定,他抄起一根挑棒,大喝一声,一跃而起,向一名骑兵迎面砸去,骑兵惨叫一声跌下马,杜盛大喜,一跃跳上马背,可就在这时,一支冷箭无声无息射来,杜盛没有防备,被一箭射穿了后心,杜盛惨叫一声,落马而亡。

    宋暻收弓冷冷道:“抓捕他的妻儿,一个都不能放走!”

    几十名士兵冲到杜盛的家中,院子里,只有杜盛的妻子李氏在淘米做饭,士兵大喜,一起冲入院子,就在这时,一支箭‘嗖!’地迎面射来,正中为首军官的咽喉,军官惨叫一声,向后摔了出去。

    李氏这才发现外面有士兵,吓得她尖叫一声,却只见从屋顶上,一名红衣女子一跃而下,长剑如雪,身影快如鬼魅,霎时间,又将三名士兵刺倒,其余士兵吓得纷纷退出院子。

    红衣女子一把抓住李氏的手腕,向后门奔去,这时一支箭向她后背射来,疾快如电,红衣女子耳力敏锐,她反手一剑,将冷箭劈飞,一脚踢开后门,拉着李氏冲了出去。

    后门躺着四五具士兵的尸体,都是一剑刺喉,连惨叫声都喊不出,痛苦得面目都扭曲变了形,吓得李氏腿都软了,她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快跑!”

    红衣女子拉着她向不远处一片树林飞奔,树林旁停驻着一匹马,红衣女子听见了后门的奔跑声,她一回手,一支手弩箭从她袖中射出,将一名冲出后门的士兵迎面射翻。

    红衣女子搂着李氏的腰,纵身一跃跳上了马,催动战马向远处疾奔而去,渐渐地奔远,只见一支拂尘在她身后飞扬

    !@#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