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三十三章第一回合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第三十三章第一回合

    yīn谋的特点在于隐蔽,以婉转的方式使对手陷入泥沼,而无力反击,在力量的表现上是一种柔,张云易杀韦德裕嫁祸给薛道衡就是一种典型的yīn谋,这也是他的一石二鸟之计。

    他已经发现了韦德裕在秘密调查张家及其关陇势力,杀他之心早已有之,但张云易要等待机会,当杨元庆到来时,韦德裕的突然被害也打luàn了他的计划。

    而阳谋的特点则是公开,普通人也能看得出来,但就算是知道也无可奈何,阳谋更多的是一种借势,以势压人,杨元庆用的就是阳谋,初到江都,他首先抓捕了江都都尉王进武,再利用他御史大夫之势控制了江都地方军,把军队控制在手中,这就使他变得强势,在强势面前,yīn谋就显得如此的无力。

    “后事都处理好了吗?”炉火前,张云易冷冷地问道,他同时将韦德裕的调查记录和奏折一张张撕掉,扔进了炉火中。

    旁边站着他的两名心腹家将,一人叫张力,一人叫张量,从小在张府长大,是两名武艺极为高强之人。

    张力躬身道:“回禀老爷,已经处理好,韦德裕的三个手下都被我们杀死,蒋清和王顺郎也已杀死,尸体扔进了长江?!?br />
    “王顺郎的家人呢?”张云易又问道。

    “王顺郎的妻子昨天带儿子回娘家了,她是丹阳郡人?!?br />
    “必须斩草除根,立刻派人去把他妻儿杀掉,不能留一点后患?!?br />
    “是!”

    张力转身便快步离去,张云易望着一张张记录了他们秘密的纸燃烧成灰烬,绷紧的心也稍稍松懈了一点,尽管在第一回合的jiāo手中,他处于一种劣势,但毁掉了韦德裕的调查记录,又使他感到自己还是有所收获,杀韦德裕是正确的决定。

    他不断地暗示自己,杀韦德裕是明智之举,可他这种暗示是来自于心中的不安,他的一石二鸟之计,至今只成功了一半,只毁掉了证据,但在对杨元庆却没有半点效果,杨元庆就根本不理睬韦德裕之死,不理睬薛道衡被抓,就仿佛江都就没有这两个人。

    这让张云易有一种一拳打空的感觉,他这才理解了父亲让他先下手为强的真正含义,竟是要他杀死杨元庆,尽管杀死杨元庆的风险很大,却是解决江南?;钣行У陌旆?。

    张云易现在完全明白了,所谓视察漕运、考察江南河统统都只是借口,杨元庆来江南真正的目的就是和韦德裕一样,将关陇贵族在江南的势力统统铲除。

    可是杀杨元庆却不像杀韦德裕那么简单,一旦失手,很可能就会毁掉自己的仕途,张云易又不敢轻举妄动。

    “父亲,让孩儿来下手吧!”张启在一旁小声道。

    “不行!”

    张云易断然拒绝,他狠狠瞪了一眼儿子,“这种官场斗争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你绝不能参与,你立刻回京城!”

    “可是父亲”

    “没有可是!”张云易勃然大怒,连他都意识到和杨元庆的斗争是一件极为危险之事,他的儿子居然还想主动请缨,简直就是不想活了。

    “你立刻走,现在就给我走!”

    张启恨得牙齿咯咯直响,他只得一抱拳,“那好,我走就是了?!?br />
    他转身便向外走去,远远只听他的大吼声传来,“走!我们回京!”

    张云易眉头皱成一团,他还是有点不相信儿子会真的回京,他立刻对旁边另一名心腹家将张量道:“带一些人,把公子护送回京,不准他半路折回?!?br />
    张量答应一声,匆匆走了,张云易忍不住地一阵心烦意luàn,为一个杨元庆,闹得张家jī犬不宁。

    这时,他的一名幕僚匆匆跑来,“使君,不好了!”

    “又怎么了?”张云易极不耐烦问道。

    “街上全是军队,万记船行被杨元庆的军队包围了!”

    “他好快的手!”

    张云易冷笑一声,此时距杨元庆的到来还不到一个时辰。

    官场之斗俨如战场之争,只有掌握主动才是制胜的法宝,这是杨元庆的一贯战略思想,早在来江都的路上,杨元庆便制定好了自己的策略,无论张云易怎么干扰,他都不会为其所动,坚决执行自己战术。

    在江都城城北的一座内城码头旁,有一座颇具规模的建筑群,占地八亩,二三百间房舍,临街开了三间大铺子,正中店面顶上是一块大牌匾,写‘万记船行’四个描金大字,这里便是万记船行的总店。

    这家以经营漕运为主的船行,看似不起眼,开业也只有两年,却垄断了通济渠七成的货运,而另一家千济船行则垄断另外三成,他们养了上千名打手,遍布通济渠沿岸各个码头,并和官府勾结,严禁其他商户经营漕运,用强行垄断的办法谋取暴利。

    它便成为杨元庆下手的第一个目标,也是对付张云易的突破口。

    此时,三千士兵已经控制住了江都城的各个重要部位,城mén、码头、仓库等等,而万记船行则被杨元庆带来的数百士兵包围,而另一家千济船行也同样被军队包围。

    万记船行在昨天便停业了,大mén紧闭,正mén还贴着官府的封条,船行内只有两名看店的伙计,他们打开侧mén,万分惊恐地望着外面的士兵,“船行内没有人?!?br />
    “彻底搜查!”

    杨元庆亲自带队,他一声令下,数百名士兵冲进了店铺,开始翻天覆地搜查

    杨元庆背着手走到大mén前,大mén上贴着一张官府的告示,万记船行独占漕运,为非作恶,现已勒令其关mén停业,并赏钱两千吊通缉其两名东主万戚、万邦兄弟,日期就是昨天。

    这时,一名士兵小声道:“将军,张太守来了!”

    杨元庆回头,只见张云易带了一群官员快步走来,张云易拱拱手笑道:“杨御史也知道这家船行的恶事吗?”

    杨元庆淡淡道:“船行作恶已经两年了,不知多少船毁货毁,严重阻碍了南货北上,张太守怎么昨天才发现呢?”

    “哎!通济渠漕运涉及十几个郡,不是江都一个郡能解决,虽然我也有所耳闻,但苦于没有证据,直到韦御史主持大局,我才下决心把万记船行关掉,可惜韦御史”

    张云易叹息一声,“还有人说万记船行是我张云易的产业,简直是无稽之谈?!?br />
    这时,沈光匆匆走上前低声道:“将军,船行已是空宅,所有的帐本和记录都被烧掉了,地下仓库里连一文钱都没有?!?br />
    张云易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之sè,他故作恍然道:“原来杨御史是要钱,钱有,昨天我们封店时查封了几千吊钱,如果杨御史想要”

    张云易yù言又止,眼中充满了嘲讽之意,杨元庆笑了笑,“张太守误会了,我没有这种想法?!?br />
    杨元庆一挥手令道:“传我的命令,彻底烧毁万记船行,将它们所有船只拍卖!”

    张云易脸sè一变,“杨御史,人犯尚未抓到,官府还没有审案,就这么毁行卖船,不妥吧!”

    杨元庆冷冷道:“这是我杨元庆的一贯做事方法,如果张太守觉得不妥,可以去圣上那里弹劾我?!?br />
    他也不理会张云易,转身便扬长而去,张云易盯着他的背影,目光yīn毒到了极点。

    熊熊烈火吞没了万记船行和千济船行,江都城上空浓烟滚滚,在城外码头上,两家船行的六千余艘漕船正在拍卖,密密麻麻的船只封满了运河,拍卖是用最简单直接的办法,二十吊钱一艘,每人最多只能买五艘,不准挑选,按照顺序jiāo钱发船。

    消息轰动了江都城,数以万计的商人和船夫们跑来买船,一般这种漕船,一艘最低也要百吊钱,竟然只卖二十吊,这种低廉的价格使码头上变得热烈火爆,几乎每个人都是买五艘上限,很多都是全家上阵。

    顺着运河向北走五里,靠河边有一座村庄,运河在村庄前形成一个月牙形的水湾,于是这座村庄便有了一个好听的名字:明月湾。

    村庄不大不小,百余户人家,几乎家家都靠运河吃饭,但职业只有两种,要么是给官府做船员,要么是给两大船行做船员,没有第三种选择。

    在村西头有一座大宅,占地十余亩,和整个村子的风格显得格格不入,但这座宅子的主人却乐善好施,给村里修了桥,还每年给村里的十几孤寡送粮送盐,谁家生孩子,谁家娶媳嫁nv,主人都会送厚礼上mén,因此这户人家也极得村里人敬重,大家相安无事。

    中午时分,几乎全村人都跑去江都码头买船了,村落里变得空空dààng,一名骑马人从远方疾奔而至,在大宅前翻身下马,敲mén进了院子。

    “先生在吗?有主公紧急命令!”

    “什么情报?”

    屋子里走出一名仙风道骨的老者,他便是这座宅子的主人,他身后跟着一个比男人还要高壮的nv子,‘??!??!’比划两下,竟然是个哑nv。

    “我知道了!”

    老者点点头笑道:“哑姑觉得不安全,进屋去说吧!”

    !@#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