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六章 北地天鹅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全文字无广告第六章北地天鹅

    黑暗中走出一名突厥贵族少女,年约十七八岁,她头戴羽冠,身着丝质镶有金边的突厥女袍,貌美如花,只是眉眼间有一种深深去不掉的忧愁,她便是当年被杨元庆称为突厥天鹅的阿思朵。(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众突厥士兵见到她,一起躬身施礼,“参见公主殿下!”

    阿思朵看了一眼出尘手中的金箭,心中便忍不住地一阵酸楚,已经六年了,他还保留着这支金箭吗?

    “她是我派出去的人,让她进来吧!”

    几乎所有突厥人都知道阿思朵曾经喜欢过杨元庆,如果是她派出去,那就正常了,不敢走正门,怕被可汗知晓。

    众突厥士兵一起向百夫长望去,百夫长又看了一眼阿思朵,阿思朵冷冷地看着他,手握紧了刀柄,百夫长心中苦笑一声,他怎敢得罪公主,他一挥手,突厥士兵纷纷闪开了。

    “你是杨元庆派来的吧!如果是,就跟我来?!?br />
    阿思朵说的是汉语,她转身向自己营帐走去,出尘却不知阿思朵之事,她心中惊疑,犹豫一下,便跟着阿思朵去了她的营帐。

    阿思朵的营帐位于内营中间,是一顶紫色的大帐,两名侍女替她掀开了帐门,她吩咐一声,“你们去,没有我吩咐,不准进来!”

    两名侍女惊讶地看了一眼男装打扮的出尘,不敢多言,便退了下去,阿思朵有些心事重重,也没有理睬出尘,坐在一张小桌前,呆呆地望着台子上一只玉雕天鹅,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的那段岁月。

    那是一个春日的午后,一个比天神还要勇猛的武士,闯进了她的心扉,从此便再也没有离去

    两颗清亮的泪水从她眼中滚落,她低声唱了多少年的一段歌谣。

    “月亮照在于巳尼大水之上,

    湖边的天鹅依旧寂寞,

    她在等待远方的勇士,

    给她送来筑巢的爱草,

    她已等待千年,痴情不改,

    终于感动腾格里,把他送到身边,

    可勇士的箭??!为什么这样无情,

    射穿了天鹅的心”

    出尘就站在她身后,虽然她听不懂这段突厥歌谣,但她能感受到她歌声中流露出深深的哀伤,这不仅仅是失恋,而是一曲对青春岁月的挽歌。

    出尘没有说话,内心深处那种女人特有的敏感,使她隐隐察觉,元庆和这个突厥公主之间有一种不同寻常的关系,元庆给她说过边塞的生活,却从未提过边塞的女子。

    “你知道我不是男人?”良久,出尘终于打破的帐篷里的沉默。

    阿思朵没有回答,半晌,她低声道:“你把金箭还给我吧!那支金箭是我给他的,为了这支箭,我被父汗关了三年?!?br />
    出尘心里已经完全明白了,她暗暗叹息一声,上前将金箭放在她桌上。

    阿思朵拿起金箭凝视了良久,泪水又再一次从她眼中涌出,模糊了她的双眼,下个月她就要做新娘了,他却始终没有来找她。

    阿思朵凄苦一笑,“他还好吗?应该娶妻生子了吧!”

    出尘心中充满了一种莫名的负罪感,这是为杨元庆负罪,她也是女人,她能体会到这个突厥公主心中的绝望和深深的悲伤,这时,她心中忽然燃起一股勇气,她不知以后会不会为这个决定后悔,但至少现在她不悔。

    “元庆也时时提到你,他也曾思念你?!?br />
    阿思朵眼睛蓦地亮了,湛蓝色的眼睛里闪烁着异彩,比天空的星辰还要璀璨夺目,她不敢相信地盯着出尘,“你是”

    “我就是他的妻子?!?br />
    出尘深深吸了一口气,注视着桌上的玉天鹅,缓缓道:“他说过不止一次,北方有一只令他思念的天鹅?!?br />
    阿思朵眼中再一次涌出泪水,而这一次是一种喜悦和激动的泪水,她扶在桌上失声痛哭起来,六年了,她被思念折磨了整整六年,突厥歌谣中说,岁月如水,会把爱情之酒淡去,可是,她却一点没有淡,她知道,她至死都会把这份思念带进坟墓。

    就在这时,大帐外传来一个无比凶狠的声音,“尊敬的公主殿下,听说你一个男人带进了大帐?!?br />
    他没有敢进帐,但从大帐被风吹起的一丝缝隙里,出尘看到了一个长得如黑熊一般的男子,身高足有七尺,体格肥壮得令人可怕,黑面牛眼,双眼通红,凶狠粗鲁异常,俨如深山里出来的黑熊怪。

    阿思朵连忙擦去泪水,冷冷道:“蒙达,你在侮辱我的清白吗?”

    “可是很多人都看见了?!闭释獾纳裘挥懈詹拍茄锥?,但依然充满了怀疑。

    “是阿努丽派侍女来送信,没有什么男人,只是穿了男人的衣服?!?br />
    阿思朵给出尘使了个眼色,出尘会意,便恢复了女人声,用不熟练的突厥语道:“这帐里没有男人?!?br />
    “哦!是我弄错了,但公主殿下,我要提醒你,下个月你要成为我的妻子,我不希望节外生枝?!?br />
    “蒙达,你是在警告我吗?”

    “算是吧!”

    帐外的男人转身大步走了,阿思朵眼中露出无尽的悲伤,“这是突厥两年前新崛起的第一勇士,连乌图也败在他的手上,现是突厥万夫长,父汗硬把我许给他,我已经拖了两年,大哥继位,为了笼络此人,逼我下月嫁给他?!?br />
    “既然你不喜欢他,为什么还要嫁?”

    “他不怜惜,我心已死去,留着这副身躯给父亲做点事,也算是尽点孝心?!?br />
    “可是他没有不怜惜你?!?br />
    阿思朵紧咬嘴唇,强忍住即将涌出的泪水,“那他为什么不来看望我,在我最绝望的时刻,他为什么不在我身边?”

    出尘心中对这个不幸的突厥公主充满了怜惜,她柔声道:“他没有时间,这些年他一直是在一种生与死的选择中度过,你知道吗?他的乳娘,也就是我的母亲,从小将他抚养长大,从开皇十九年分手到现在,快十二年了,他都没有时间去探望她,你应该理解他,或者,你应该去找他,而不应在凄楚中度过,更不应毁掉自己的一生幸福?!?br />
    “我以为他心中根本没有我?!卑⑺级涞拖铝送?,“我不敢去找他?!?br />
    “他并没有亲口说他不喜欢你,对不对?还有这只玉天鹅,应该也是他送你的吧!在中原,玉就是定情之物,你不知道吗?”

    出尘就像一个宽容的大姐,柔声安慰着这个可怜的异族公主,阿思朵用双手捂住脸,无声地饮泣,泪水从她指缝里渗出。

    出尘没有再打扰她,让她尽情地宣泄心中压抑了很久的悲哀,很久,阿思朵终于擦去了泪水,眼睛红红的,她盯着桌上的玉天鹅,眼中露出突厥女子特有的坚毅之色,就算她死,她也要让杨元庆知道,她整整等了他六年。

    阿思朵站起身,从箱子里取出一套她的衣裙,递给出尘,“你把它换上吧!”

    出尘愕然,她不懂阿思朵的意思,阿思朵笑了起来,“难道你不是来找义成公主吗?”

    出尘点点头,“我是来找她?!?br />
    “那就对了,她已经被囚禁,只有我拿着金箭才能见到她,你就扮作我的侍女,和我一起去?!?br />
    “现在去吗?”

    阿思朵摇了摇头,“今晚不行,大哥会知道,明天一早,大哥会去觐见大隋皇帝,我装病留在营地,然后我带你去见她?!?br />
    此时,在突厥王帐中,始毕可汗咄吉正在冷冷淡淡地接待高丽使臣一行,启民可汗染干死得非常突然,白天他还和众人置宴喝酒,在夜里便突然失去,甚至很多人都没有来得及拜见可汗的遗体,便被咄吉匆匆火化了,突厥贵族中就传出了怀疑之言,可汗死得蹊跷。

    为此,金刀驸马乌图公开指责咄吉有弑父嫌疑,继而率部北上,不承认咄吉继任可汗之位。

    此时,咄吉面临巨大的压力,其实他并不想来觐见隋帝,他从来都认为突厥和大隋是邻居,是两个平等的国度,而不是君臣关系,他不想接受隋帝册封。

    但突厥内部巨大的政治压力使咄吉不得不妥协,他只好南下来接受隋帝册封,以尽快确立自己合法的可汗之位。

    高丽使臣到来是在他的意料之中,实际上早在年初时,他便秘密派人去和高丽接触,希望能和高丽合作,联合攻打契丹和奚,先由高丽进攻契丹,然后咄吉会说服父汗让他领兵前往,去帮助契丹抵御高丽,这样一来,他便可以把父汗的精兵强将握在手中,不让几个兄弟和乌图再染指父汗的军队。

    而高丽想谋大隋的东北地区已久,只是凭高丽一己之力难以办到,他们也需要突厥人的配合,比如联合突厥人共同攻打契丹,使他们出师有名,即使大隋震怒,也是由突厥在前面挡着,咄吉的提议正中他们下怀,高丽最终派使者前来商量具体方案,不料,突厥内部却发生了变化,启民可汗身死,咄吉登位。

    此时咄吉已经达到了他的目的,所以对高丽时辰,他的兴趣就不大了,纯粹是一种敷衍。

    “明天,我要见大隋皇帝,先看看大隋皇帝的态度,然后再谈我们之间的合作,有什么事情,等我会见完再说吧!”

    咄吉的语气非常傲慢冷淡,充满了对高丽的不屑,一个弹丸小国,也配和疆域万里的突厥谈战略合作吗?年初,他不过是想利用一下高丽罢了,现在高丽失去了利用价值,他便对他们不屑一顾。

    说完,咄吉起身便走了,把高丽使臣一行晾在帐内,乙支文德和盖苏文面面相觑,突厥人怎么会如此无礼!

    !@#

    (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