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五章 初查齐郡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全文字无广告第二十五章初查齐郡

    所谓持节巡察其实就是钦差大臣,只是说法不同,代表皇帝来监察一方,本身又是御史大夫,权势比天还重,因此当杨元庆从涿郡出发时,冀、兖、青三州各郡县官员都慌了神。全文字无广告

    官场上的事情从来就没有白和黑,更多是灰色,没有谁真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就算有些官员本人不贪不捞,但他们的家人亲戚却未必肯甘于贫困,多少都有点问题。

    所以,当以心狠手辣方式扳倒江都太守张云易的御史杨元庆,奉旨监察的消息传出时,各郡县官员都非常紧张,只是紧张程度不同,灰偏白一点的,主要考虑接待问题,灰偏黑一点的,则俨如大祸临头,有的连夜修改帐本,有的商量行贿,有的合计送美,更有甚者,则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弃官而逃。

    杨元庆所巡察的冀、兖、青三州并不是行政区划,而是一种监察区划,每一州都设有专门的监察刺史,制度是很健全,可问题是,当维持这种监察制度的其他环节开始断裂时,这种监察刺史也就渐渐的形同虚设。

    六月初,杨元庆来到了他监察的第一站,齐郡。

    齐郡祝阿县,这里是离黄河最近的一个县,县城离黄河三十余里,这天傍晚,三百名士兵和百余名亲随护卫着杨元庆和十二名监察御史在官道上缓缓而行,六月是夏粮即将成熟的季节,在每一个人的印象中,麦田里此时应该是麦浪起伏,一望无际的黄澄澄麦穗。

    可眼下,他们所看到的景象却是一片荒芜,尽管齐鲁地区的旱灾在春天时已经缓解了很多,但他们看见的,依然是大片光秃秃的麦田,偶然可以看见一个带着破烂草帽的稻草人,孤零零地站在麦田中,一群乌鸦‘嘎嘎!’地从田野上空飞过,一幅荒凉破败的情形,他们渡过黄河,一路走了十里,却看不见一个种田的农民,也看不见一个行人。

    对此情形,众人都有点麻木了,他们沿着运河一路南下,几乎每个郡里都是一样的荒凉破败,黄河以北是水灾,黄河以南是旱灾,加上战争爆发,人民困苦已经到了极点。

    “杨使君,我觉得我们来监察真的没有意义!”一名最年轻的监察御史长长叹息一声。

    “为什么没有意义?”

    杨元庆微微一笑问道,他们一路南下,杨元庆和十二名御史的关系已经相处得极好,大家都可以畅所欲言。全文字无广告

    “这明摆着的,天灾**,到处都是一片破败,现在的当务之急应该是开仓放粮,赈济灾民,让这些可怜的人能够活下去,而不是我们去查官员贪腐?!?br />
    旁边一名老御史笑道:“小王御史,这就是你不懂了,越是灾年,越要监察官员,打个比方,朝廷下令赈灾十斗米,可县令只拿出一斗,然后编个报告上去,说已经赈灾十斗,可实际上九斗米被他私吞进了自己口袋,反正是赈灾,灾民四处流走,也没个准确记录,谁会知县令赈灾了多少?这个时候就需要监察御史来监视赈灾,其实在去年就该派人下来监察了,圣上这个时候才派我们下来,说老实话,已经有点晚了,根本无法核查?!?br />
    “张御史,赈灾不是应该有领粮记录吗?怎么会无法核查?”杨元庆奇怪地问道。

    老御史苦笑一声道:“杨使君,那个领粮记录没有任何意义,横竖就是几千几万个手指印而已,一般官府的做法都是领粮时只按手指印,至于领了多少粮,是由官府事后再慢慢填写,算算亏空短缺,最后把帐补齐,良心好一点的官员替前任补亏,良心坏一点的官员则是自己捞足,早在北周时就是这样干的,大家心里都有数?!?br />
    “照你这样说,现在各个官府都在忙着集中补帐罗!”

    “正是如此,所以卑职说,现在监察有点晚了?!?br />
    杨元庆笑了笑,“也没关系,监察总比不监察好!”

    其实杨元庆也不是很看重这次监察,杨广的意思无非是想减少官员害民,缓和官民矛盾,但这实际上是典型的自欺欺人,骨子里的问题不解决,再怎么查官员也没有用,就像这位老御史所言,上有旨意,下有对策,杨元庆只想了解一下各地灾民造反的情况。

    这时,亲卫首领张胜奔来禀报道:“将军,这里离县城还有二十几里,前面有个村庄,我们去那里休息过夜吧!”

    杨元庆见不远处有一座颇大的村子,好像还有一点人烟,便点点头,“可以,大家去村庄里驻营,找点水?!?br />
    众人调转马头,直接奔上田野,向村庄里奔去,这是一座二百余户人家的大村庄,看起来还算干净,空气中没有那种腐烂的恶臭,也没有看见人和牲畜的尸骸,不过大部分人家都空空荡荡。

    士兵们找到一口水井,又找了十几间干净的房宅,纷纷坐下休息,喝水啃干粮。

    这时,几名亲兵将一名老者带到杨元庆面前,“使君,这位老者便是本地里长?!?br />
    老者跪倒磕头,“小民金贵给大将军见礼!”

    杨元庆点点头问道:“村里还剩下多少户人家?”

    “还有五十多户吧!”

    “还有这么多?”

    杨元庆有些惊讶问道:“周围都是荒田,你们靠什么生活?”

    “不瞒大将军,我们其实也种了一点麦子,前几天已经割掉了,不能等成熟,等成熟再割就没有我们的份了?!?br />
    杨元庆沉吟一下,又问道:“难道你们这里没有遭遇盗匪侵袭吗?我们一路看来,难民大都逃到城里去了,你们这里怎么还会有人?”

    老者苦笑一声道:“我们这里叫孟庄,现在齐郡的盗贼头子孟让便是我们村里人,他在郡里当官,不知怎么回事就跟着造反了,反正盗贼看在他的面上,都对我们稍稍宽容,也来抢过几次,但都没有杀人,大家也就不逃了?!?br />
    杨元庆笑了笑问:“我看那王薄写的歌谣,说什么‘上山吃獐鹿,下山吃牛羊’,倒是挺吸引人的,怎么还到处抢?”

    老者无奈地摇摇头,“大将军,那王薄和孟让在长白山已经聚集了几万人,山上哪里那么多獐鹿给他们吃,下山吃牛羊,牛羊也不是他们养的,不就是抢吗?大户人家都搬去城里,他们惧怕官兵,也不敢去城里抢,只能去抢那些更可怜的小民,反正这年头,最后倒霉的都是老实本份之人?!?br />
    就在这时,一阵马蹄声远远奔来,一名在外面巡哨的亲兵翻身下马,飞跑进屋子,“将军!”

    亲兵有点紧张道:“我们发现有大批黑影向我们这里包围而来,足有三四千人?!?br />
    老者吓得惊叫一声,“不好!他们是来抢我们的粮食?!?br />
    “和你们没有关系!”

    杨元庆摇了摇头,来一个小小的村庄抢粮食不可能动用三四千人,这些人应该是针对自己,应该是来抢他们的马,哼!当真是瞎了他们的狗眼。

    杨元庆立刻对张胜道:“命令弟兄们准备作战!”

    他又对老者道:“刀枪无眼,你让村民们都躲起来,一旦打起来,我保不住你们?!?br />
    老者吓得脸色惨白,慌慌张张地去了,四百余名士兵迅速整备,检查弓箭刀枪,杨元庆的手慢慢捏在刀柄上,他的刀已经好几年没有饮血了

    夜色中,近四千名长白山盗贼从四面八方将孟庄包围,为首的头领正是齐郡匪首王薄,从去年开始,投奔王薄的人急剧增加,不到一年时间,他便招集近两万人,而另一名齐郡造反首领孟让也募集了一万乱民,两人都藏身在山高林密的长白山内,成为长白山内的两大势力,他们一方面自己也种田,但山中土地稀少,所得粮食养不活这么多人,只能分赴齐鲁各郡劫掠为生。

    从几个月前起,黄河两岸的盗匪开始互相通信,交换官兵消息,王薄就是接到了豆子岗刘霸道的消息,一支四百余人的骑兵即将渡河进入齐郡。

    王薄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战马,有了战马,他们就有了奔跑能力,可以劫掠县城后迅速撤离,这对他们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但山东各府的战马全部都运去了辽东,纵观齐鲁各郡,也就只有张须陀手下有一千骑兵,偏偏张须陀又是他最害怕之人,王薄只得望马兴叹,但今天将有四百骑兵过境,这就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从杨元庆他们一过河,他的人便盯住这支骑兵。

    王薄率兵从四面包围而来,无论如何,他要将这四百匹战马弄到手。

    夜幕笼罩着孟庄,王薄骑在一匹青马上,眯着眼打量着这座村庄,据说这是孟让的老家,他想起了那个文武全才的孟让,如果孟让愿意投降他,将大大助长他的实力。

    “头儿!”

    他身边一名心腹将领道:“我有点奇怪,为什么刘霸道不抢这四百匹马,却把机会让给我们,按理,他也一样急需战马,他为什么不要?”

    “估计在平原郡有郡兵护送,他不敢下手,白白把大鱼放走,等我们得手,他肯定想分一百匹,老子才不睬他!”

    王薄骂了一声,他缓缓举起战刀,厉喝道:“听我的命令,一起冲进村子,杀人留马,抢到一匹马,我赏女人一个,钱一百吊!”

    !@#

    (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