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八章 杀人无形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第二十八章杀人无形

    去年齐郡大旱,饥民遍野,再加上朝廷征六十万民夫运粮去辽东,使得民怨沸腾,邹平.县衙被砸,官仓被抢,尽管张须陀杀一儆百,震慑住了饥民抢粮,但张须陀也知道,齐郡人已经被bī到绝境了,再不给他们一条活路,十几万人都要上山为匪。

    因此张须陀不顾众官反对,毅然决定擅自开仓赈灾,使即将全面爆发的饥民得到了一线生机,愤怒的民怨烈火渐渐地平息下来,事后,张须陀非但没有受到处罚,隋帝杨广特地嘉奖他,正是张须陀的示范效应,使灾区官员纷纷开仓赈灾,最底层的民众熬过了最艰难的大业六年冬天。

    杨元庆这次来巡查,其实就是对去年开仓赈灾的一次总清算,如果没有贪赃违法之类的事情,那这件事就算结束。

    至于为什么先查齐郡,通常的理解是,齐郡是第一个开仓赈灾,所以第一站自然就来查齐郡。

    杨元庆将情况介绍完,张须陀坦然道:“所有赈灾的账簿都齐全,清清楚楚,我张须陀没有sī贪一斗粮食,元庆,你尽管铁面无sī查,就算查出其他问题,我也会坦然接受处罚?!?br />
    本来好好的接风宴,张须陀态度变得严肃,轻快的气氛便dàng然无存了,众人都鸦雀无声,连罗士信也不敢吭声了。

    杨智积见冷了场,连忙干笑一声道:“酒席上不谈公事,我们再继续说蒲桃酒,杨老弟,不知大利蒲桃酒和高昌蒲桃酒相比,你认为哪一种更好?”

    喝完接风酒,在郡衙内,杨元庆和张须陀两人单独相处,杨元庆这才开诚布公道:“我临行前,圣上特地给我画了两条线,上限是五百石粮食,凡是查出sī贪粮食超过五百石的官员,一律弹劾处斩,而低于五百石但超过百石者,要列一份名单给圣上,如果低于百石,就可以放过,但实际上我们也是以查帐为主,只要账目清楚,手续齐备,基本上就可以放过,所以就算师父有点小问题,我也不会追究,请师父尽管放心?!?br />
    张须陀脸一沉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干干净净,清清白白,难道我说的话你还有怀疑吗?”

    杨元庆苦笑一声道:“在御史眼中是没有‘清白’二字,如果查不出问题,那是御史无能,这样的调查报告圣上也不会接受,而且你是我师父,我说你清白,那肯定还会有人来查,如果是个刚直的御史,或许他能如实禀报,可如果是个善于迎合圣意的御史,就算师父没有问题,他也会制造出问题,那时问题就严重了,师父明白我的意思吗?”

    张须陀冷冷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找点问题给你,对吧!”

    张须陀的语气非常冷淡,也透出一丝失望,他觉得自己的徒弟有点变了,变得权谋味十足,就像在官场浸yín了几十年的老油条,已经没有了少年时那种正直刚强。

    张须陀背着手站在窗前,凝视着远方的天空,半响,他问道:“如果第二个御史炮制了对我不利的假证,会影响到你吗?”

    杨元庆能体会到张须陀心中对自己的一丝不满,他也知道这种不满是为什么?但杨元庆心中也很无奈,官场之斗杀机暗伏,他稍有不慎,就会死在政敌手上。

    事实上杨广和他只是具体谈查处案子的界线,至少先查谁,后查谁,杨广并没有说,但圣旨上却写着先查齐郡,而圣旨是虞世基草拟,他怀疑这是虞世基的刻意安排,目的是让齐郡的调查放在第一位,这样就会让杨广联想到自己和张须陀的关系。

    然后虞世基就可以借题发挥,再派御史,用自己对付张易云的那一招来对付张须陀,最后查出张须陀大罪,最后他以包庇罪将自己弹劾连坐,杨元庆在官场斗争了多年,这种杀人于无形的手段他已经能敏感地察觉到了。

    但杨元庆也很了解自己的师父,如果说自己也会受牵连,他必然会做违心之事,然后他一辈子都会耿耿于怀。

    杨元庆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我是怕师父遭大罪?!?br />
    张须陀冷笑一声,“如果是为这个,那就没有关系,让他们来查,如果他们无中生有,硬栽赃给我,那我会向圣上抗争,如果圣上听信谗言一定要杀我,那我也只能认命,总之一句话,我宁可死,也绝不会承认自己贪污官粮,收刮民脂民膏?!?br />
    杨元庆心中暗叹一声,如果师父真是无辜被杀,那大隋的最后一根梁柱也就没有了,他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再和张须陀说下去了,便岔开话题笑道:“说说反贼吧!师父不是说准备在夏收之前,把王薄和孟让除掉吗?可有方案?”

    说到平反贼,张须陀立刻有了jīng神,他也笑道:“我当然有方案,可以说是我抓到了王薄和孟让的罩mén,他们的粮食已经撑不下去了,今天晚上,我就率军去扫dàng长白山?!?br />
    当天晚上,张须陀留五百人守城,他亲率四千郡兵浩浩dààng前往长白山剿匪。

    长白山位于四县jiāo界处,主要山梁在章丘境内,山势峻拔,重峦迭嶂,绵延百里,素有‘泰山副岳’之称,因山巅常有白云缭绕而名,由于山高林密,沟壑纵横,可以藏兵百万,因此张须陀几次带兵围剿王薄都没有成功。

    经过一年多的发展,王薄的军队已达三万四千余人,尽管在祝阿县抢马遭惨败,四千多人覆灭,但王薄依然还有近三万兵力。

    长白山除了王薄一支外,还有十几支小山匪,也就是几十人百余人,他们早在王薄之前,便已在长白山落草为寇,是名副其实的山匪,不过危害并不大,最多打劫过往客商,或者sāo扰长白山附近的村镇。

    但今年年初,长白山又出现了一支强大的反贼,近一万人,贼首叫做孟让,是一名文武双全的大将,他原是张须陀手下,出任主簿一职,因愤恨杨广征高丽而毅然造反,他打出的口号是,宁可死在家,不去辽东亡,也同样是吸引了大量逃避兵役的壮丁和骁勇之士,使他的力量迅速壮大,成为长白山第二号山神。

    王薄和孟让本是两支各自独立的军队,但王薄在兵败祝阿县后,便立即来拜访孟让,经过一番苦劝,孟让最终答应了王薄的要求,两支军队合并,王薄自称骠骑大将军,孟让则称为冠军大将军,两人统帅军队四万人。

    两支军队合并也是迫不得已,双方都面临严峻的粮食问题,要养活四万余人,每天都需要大量的粮食,而齐郡乡绅几乎都逃进了城内,乡村一片荒凉,夏粮未种,他们已无处劫掠。

    合兵一处后,力量壮大,他们开始考虑劫掠县城,只有劫掠县城,才能有所收获,养活他们四万手下。

    但在考虑具体方案时,两人却有了分歧,王薄主张从兵力薄弱的小县城入手,大肆掠夺一番后回山,而孟让却想占领大城池,割据一方,修内政,壮大实力,和隋王朝对抗。

    两人商量两天皆没有结果,这天一早,孟让匆匆向议事大堂走来,孟让年约三十五六岁,比王薄小了十岁,身材高大魁梧,他出身官宦家庭,父亲曾是北齐的平原太守,北齐覆灭后便隐居在家,教儿子读书习武。

    二十岁时,孟让长大chéng人,出mén云游天下,后被人介绍,在齐郡郡衙做了主薄,这一做就是十年,虽身为小吏,却心怀天下,这次隋帝伐高丽,导致山东盗贼蜂起,孟让便认为机会到来,毅然举兵造反。

    随着各地官府纷纷开仓赈灾,民众造反之心大减,孟让这才意识到,他时机没有掌握好,举兵过早,但现在已无可奈何,他只能暂时跟随更有声望的王薄,等待机会。

    “大哥,这么早找我做什么?”孟让走进大堂便笑道。

    他们的士兵营房皆是结草庐为帐,而唯一一座砖石建筑,便是一座山神庙,山神泥胎已经被清理出去,正殿便成了他们的议事大堂。

    王薄叹了口气,“贤弟,有两件事情要告诉你,第一件事,是我们的粮食只够支持两天了?!?br />
    孟让愕然,“山脚下我们不是还有麦田吗?”

    王薄苦笑一声道:“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第二件事,张须陀率主力来围剿我们,眼看要成熟的麦子都被他们收走了?!?br />
    “什么!”

    孟让捏紧拳头,恨得眼睛喷火,山脚的几百亩麦田是他们辛苦种下,眼看要成熟,却被张须陀毁了。

    “大哥不是在历城县有探子吗?怎么没有事先得到消息?”

    “张须陀是连夜出城,探子得到消息时已经晚了?!?br />
    王薄慢慢咬牙道:“历城县一共只有四千五百郡兵,张须陀便带了四千人来,那历城县必然空虚,不如我们反攻历城县,就算攻下不城池,但城外上万亩麦子我们也可以全收了?!?br />
    “可是我担心这是张须陀的yòu兵之计?!?br />
    “你能肯定是他的计策吗?”

    孟让摇了摇头,“我只是担心!”

    王薄微微叹息,“我也知道会有危险,但我们只有两天粮食了,你说怎么办?”

    !@#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