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一章 落魄高才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十一月的京城已经进入严冬,但还没有到一年最冷的时刻,但往年的这个时候,京城已经铺上了厚厚的雪被,大雪将天空mí漫成灰sè,而今年只下了一场小雪,稀稀疏疏的雪片落地便融化了,只有洛阳皇宫的乾阳殿,那座高得足可以俯视天下的巨大宫殿顶上,才铺了一层浅浅的白雪,宛如戴上一顶白帽。

    今年,杨元庆的三个孩子也注定要失望了,两个女儿盼了一个秋天,就指望着冬天能够下一场大雪,让她们能尽情地玩雪,可是一场小雪后,她们的希望也随着小雪一起融化了。

    “爹爹,为什么今年不下雪?”

    五岁的长女杨冰,撅着嘴,满脸不高兴,次女杨思华就像姐姐的回声虫,姐姐说什么,她就说什么,“爹爹,为什么今年不下雪?”

    表情也一模一样,撅着小嘴,眼泪汪汪的,让人心疼得就想搬架梯子去揪老天爷的胡子,“为什么不给孩子们下雪?”

    杨元庆手那一把小雪铲,他被女儿们惊喜的喊声叫了出来,眼前稀稀疏疏的小雪片同样让他失望,他只得苦笑一声,“那爹爹带你们去溜冰吧!”

    他们府宅背后就是一条小河,尽管水位下降得厉害,但冬天结成的冰还是可以让孩子们去溜冰。

    两个小姑娘欢呼一声,忘记了没有雪的烦恼,争先恐后向后院奔去,后院有扇小门,可以直通河面,几名丫鬟也跟着跑了过去。

    这时,出尘从屋里出来,替杨元庆整理一下衣服笑道:“昨天和前天你都是带她们溜冰,今天还这么兴奋,就像玩不够似的?!?br />
    “孩子嘛!有得完就开心,你小时候在务本河不是一样,连玩三天都不够,第四天还拉我去,你忘了吗?”

    出尘‘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轻轻在杨元庆额头上敲了一下,“你呀!真是奇怪,小时候的事我都忘了,你却记得很清楚,想想还真是有这回事,但你今天可别忘了大事?!?br />
    杨元庆点点头,“放心吧!我不会忘记?!?br />
    这时,管家婆在院门对杨元庆道:“老爷,有客人来拜访,可以见吗?”

    “是谁?”

    “姓李,好像叫做李靖?!?br />
    杨元庆点点头笑道:“带他到贵客房稍候,我马上就到?!?br />
    管家婆连忙去安排,杨元庆又对出尘道:“你去看看孩子们吧!我去会客?!?br />
    出尘点点头,转身去了,杨元庆望着她妙曼的身姿,轻轻叹了口气,什么时候她再能给自己生一个呢?

    贵客房中,李靖正在细细地品味着杨元庆府中的上等好茶,他穿一件绯绿sè的旧官服,头戴纱帽,脚穿一双已经脱线发白的旧乌皮靴,已是寒冬季节,他的衣裳却显得有点单薄,看得出他混得并不如意。

    李靖现任驾部员外郎,官居七品,属于中低品小官,虽然李靖在京城声名卓著,但他的官却升不上去,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他和杨素关系太密,他曾为杨素幕僚,进了吏部的黑名单。

    李靖今年已四十一岁,人到中年,却俸禄微薄,前途渺茫,穷则思变,他昨天去了杨玄感府上,想从杨玄感那里寻找机会,不料杨玄感情绪低落,对他非常冷淡,连杯茶都没有,他才知道杨玄感昨天被贬黜为东平郡太守。

    也同样是在昨天,他听说杨元庆被封为幽州总管,李靖一夜未眠,今天终于鼓足勇气上门。

    李靖心中有点忐忑,不知他的厚颜上门会不会被杨元庆看低,但他心中又怀又一线希望,刚才丫鬟上茶时告诉他,这是贵客房,今年以来只接待过三人,杨元庆居然把他当做贵客,说明杨元庆还是很念旧。

    这时,门口传来杨元庆爽朗的笑声,“元庆无礼,让世叔久等了?!?br />
    李靖慌忙站起身,只见杨元庆快步走进了房间,拱手笑道:“没想到李世叔能来蜗居一坐,真是稀客?!?br />
    杨元庆的称呼让李靖有点脸红,但想想也是,杨素称他世侄,杨玄感称他贤弟,杨元庆称他一声世叔也是正常,只是杨元庆现在位高权重,这声‘世叔’着实让他有点承受不起。

    李靖苦笑一下,回礼道:“元庆,我们快有六七年没见了吧!”

    “差不多,上次我们见面是仁寿四年,这一晃大业七年也要结束了,时间过得真快,世叔请坐!”

    两人皆坐了下来,杨元庆目光锐利,一眼看见李靖脱了线的旧靴子,窘得李靖一缩脚,脸腾地红了起来,嚅嗫道:“另一双鞋洗了未干,只好穿旧靴,让元庆见笑了?!?br />
    杨元庆暗暗叹息,李靖好歹是官宦世家,又是韩擒虎的外甥,每年也有八十石俸禄,竟落魄如斯吗?

    李靖也知说不过去,只得叹息一声,“家中虽有几亩薄田,但这两年收成不行,又不忍逼佃户,再加上老母前两年去世,家中境况大不如前,再加上我这人好酒,俸禄一半都丢进酒里,哎!说起来难为情?!?br />
    “世叔不必难为情,我少年时险些连饭都吃不起,只得打猎养家,每个人都有自己落魄之时,也就是一段时间,以世叔的武艺才华,想挣钱养家还不容易吗?就像虞世南,他一字千金,却甘于穷困潦倒,非不能也,而不为也!”

    杨元庆一席话,说得李靖的自信心又回来了,确实是这样,以他的名气,若开武馆授徒,恐怕要拜师的人会挤破头,只是有些事情他不想去做,宁可守贫,杨元庆用虞世南做比喻,使他心中非常舒坦。

    不过他可以忍受贫困,却不能忍受仕途无望,他今天来找杨元庆,就想从杨元庆这里寻找希望。

    李靖沉吟一下,又问:“元庆,不知苏烈现在怎么样了?”

    苏烈是李靖的徒弟,李靖也有七八年没有见到他了,杨元庆点点头,“他现在丰州总管府任参军,我准备把他调到幽州,委予重用?!?br />
    杨元庆又笑了笑,“世叔,他父亲给他取字‘定方”世叔以后也可以叫他苏定方?!?br />
    “苏定方!”

    李靖念了两遍,便点点头笑道:“这个名字不错,很符合他的xìng格?!?br />
    两人寒暄几句,杨元庆渐渐已经看出李靖的来意,如果他有事,肯定会明说,如果是来看望自己,他却不说看望的话,从他yù言又止,又不好意思开口,杨元庆便推断出,李靖是想谋职。

    这种事情不能让李靖开口,他毕竟是长辈,让他开口会很伤面子,这点道理杨元庆懂,当然,如果李靖愿到幽州任职,他是求之不得。

    “见到世叔我倒突然想起一事?!?br />
    杨元庆拍了拍脑门,表示自己有点健忘,他笑道:“圣上昨天正式封我为幽州总管,不久就要去上任,我想从丰州带几个人过去,但一时又没有好的人选,现在我很发愁身边无人,不知世叔愿不愿去幽州帮帮我?”

    李靖大喜,他知道按照一般官场惯例,新任总管可以推荐除长史以外的三名佐官,如司马、录事参军等,幽州是大总管,佐官品阶都不低,至少比自己的驾部员外郎要好得多,而且有实权。

    李靖当然明白,杨元庆是看透了自己的心思,知道自己是来求职,才给足自己面子,他心中既感jī又有点感动,杨素的儿子不念旧,孙子却很重情。

    他也不再矜持,便站起身,深深行一礼,“李靖多谢了!”

    杨元庆一直将李靖送出大门,笑道:“世叔请放心,明天吏部必有结果?!?br />
    李靖被这个‘世叔’的称呼弄得实在难为情,便不好意思笑道:“辈分归辈分,以后元庆可称我表字药师?!?br />
    杨元庆微微一笑,“无妨,当年祖父还打算让我拜世叔为师,官场上另外称呼,现在世叔尽管释怀?!?br />
    李靖见杨元庆一定坚持,便不再多说,这时,管家抱了两罐酒出来,杨元庆把两罐酒递给李靖,笑眯眯道:“这是天下最好的蒲桃酒,送给世叔品尝?!?br />
    李靖知道这就是有名的大利一窖,心中欢喜无限,连声称谢,他将酒小心放进皮囊中,翻身上马,对杨元庆拱手道:“元庆,今日之事,我会铭记于心!”

    杨元庆向他拱拱手,李靖一催马,马匹疾驶而去。

    杨元庆送走了李靖,却见门口停了一辆牛车,像是长途跋涉而来,他一愣,难道她们已经到了吗?

    杨元庆指着牛车急问门房,“这是谁的牛车?”

    “回禀老爷,是二夫人的母亲和祖母到了?!?br />
    杨元庆转身便向内宅飞奔而去,将门房惊得目瞪口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老爷像这样奔跑,杨元庆心中jī动得难以自抑,十三年了,他和婶娘分别了十三年,她终于回来了。

    冲到后宅,他老远便听见婶娘熟悉的笑声,还和从前一样的亲切熟悉,杨元庆的鼻子猛地一酸,他感觉自己又仿佛回到了孩童时代。

    奔到门口,他停住了脚步,慢慢推开门,一名丫鬟正要通报,他连忙嘘一声,里屋传来婶娘的说话声,“哎!不知元庆变成什么样了,做了大官,会不会有了官架子?”

    杨元庆掀开皮帘,正好和婶娘目光相对,沈秋娘一愣,随即惊喜地喊道:“元庆!”

    杨元庆再也忍不住,眼睛一红,视线有点模糊了,他快步走进屋,在婶娘面前跪下,“婶娘!”他的泪水汹涌而出。!。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