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四章 不露声色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第四章不露声色

    尽管杨元庆没有想到杨广紧急召见他是为了元弘嗣,但他也知道,元弘嗣在幽州的势力将是他控制幽州最大障碍,不用杨广提醒,他也会想办法清除元弘嗣的势力。

    只是杨广的提醒,却让他明白了两件事,一是杨广让他做幽州总管,还是为了让他对付关陇贵族,目标还是元家。

    其次,宇文述也卷进了对付关陇贵族的游戏中,事情就有点复杂了。

    “微臣明白了!”

    杨广注视了杨元庆良久,确认他确实明白了自己的心思,便将此事放在一边,话题轻轻一转笑道:“你可知道陈叔宝?”

    “南陈后主,臣知道!”

    杨元庆有点不明白杨广给自己讲这件事做什么?他只能耐心地做听众,时不时答上一句。

    “他是仁寿四年去世,朕追赠他为大将军,谥号‘炀’,陈炀帝,你知道朕为什么称他为炀帝吗?”

    “臣不知?”

    杨元庆心中怪异之极,陈叔宝竟然被杨广谥为炀帝,这件事是一个莫大的嘲讽。

    杨广轻轻叹了口气,“陈叔宝贪恋女色,整日醉生梦死,不问国事,做了这么多年皇帝,他做了什么?除了生下一大堆酒囊饭袋,他什么事都没有做,朕主管江南时,对他知之甚深,朕做太子时便发誓,若我为天下之主,当以陈叔宝为诫,陈叔宝贪恋女色,朕就不近女色,陈叔宝不问国事,朕就勤于国事,陈叔宝不思进取,朕就开疆辟土,朕做大隋天子近八年,父皇未尽的事业,朕都做到了,迁都洛阳,开拓大运河,修建长城,北抗突厥,南平林邑,东灭琉球,西辟疆域万里,重建大汉辉煌,登基八年,朕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巡视天下中度过,不敢有一天懈怠,不敢有一天享乐,朕就是以陈炀帝为诫,决不能让朕也成为隋炀帝?!?br />
    杨元庆心中苦笑,历史竟是如此残酷,杨广死后,李唐王朝送他的谥号偏偏就是隋炀帝,他不知该怎么说,这个时候他只能保持沉默,去慢慢体会那种历史由胜利者所写的残酷。

    杨广是被杨达的劝谏触动了心思,他有些失态了,御书房内一片寂静,使杨广又慢慢从感慨中醒来,他看了杨元庆一眼,似笑非笑道:“朕之所以和你谈陈叔宝,是听说你和陈叔宝也有这么一点转弯抹角的关系?!?br />
    杨元庆心中一跳,他知道杨广指的是沈婺华,只是杨广怎么知道,谁告诉他?

    “回禀陛下,陈叔宝皇后沈婺华有个侄女是张忠肃之妻,平南之战中被俘,赏给了杨家,她便是臣的乳母,从小抚养臣七年,臣视她为母,她的女儿和臣一起长大,现在是臣的次妻?!?br />
    杨广笑着点点头,“朕没有别的意思,沈氏也是江南名门,沈婺华更是吴中才女,她的母亲便是陈霸先的女儿,既然你的次妻也是名门之后,朕也打算给她一个诰命,但要比裴氏低一点?!?br />
    杨元庆这才醒悟,原来杨广是为了笼络他,要给出尘一个诰命,他连忙施礼,“臣谢陛下之恩!”

    杨广微微一笑,“不用谢朕,好好去幽州为朕做事?!?br />
    夜色笼罩下的大街已经变得格外安静,此时京城并没有宵禁,但街上还是看不见一个行人,一层薄薄的灰色雾霭在空气里低低飘浮,天气寒冷冻骨,杨元庆在数十名亲兵的护卫下,在大街上缓缓而行,杂沓的马蹄声敲打着地面石板,发出有节奏的‘哒哒!’声。

    亲卫们手执巨盾,环护在杨元庆周围,格外警惕,这个时候是最容易发生刺杀事件。

    杨元庆却在沉思之中,因为他的到来,历史已经开始发生改变,杨玄感未必是第一个造反,那么隋朝还能再撑到几时?如果关陇贵族真的造反,高丽还会发生第二次、第三次战役吗?

    这一切都是未知,但有一点可以知道,大隋之船已经在逐渐偏离历史轨迹。

    这时,一阵轱辘辘的车轮从对面传来,还夹杂十几名骑士的马蹄声,灰色雾霭中,可以隐隐看见这是一辆官车,高大的车辕,宽敞的车厢,两匹高头挽马拉拽,商人是不允许乘坐这样的马车,只能高官权贵或者名门大户乘坐,但奇怪的是,马车没有灯笼和旗帜,就这么黑漆漆一片,这不合常理,有一种偷偷摸摸做贼的感觉。

    马车就在他们前面五十步处向右转弯,驶进了宽政坊,杨元庆心念一动,他记得独孤府就在宽政坊,他连忙对身边一名亲卫道:“跟上前面那辆马车,看看是谁?”

    亲兵一催马,跟着马车进了宽政坊,只片刻时间,亲兵便出来了,对杨元庆禀报道:“大将军,是李渊的马车?!?br />
    “原来是他!”

    其实杨元庆在坊门口也已经看见了,马车就停在在离坊门不远处的独孤府前,府前几盏大灯笼灯火通明,独孤震的侄子独孤怀恩站在台阶上拱手相迎,马车里走出两人,正是李渊和他儿子李建成。

    半夜访独孤府,看来李渊也一样不甘寂寞,杨元庆笑了笑,便催马离开了宽政坊

    李渊非常小心,他生怕被别人看见他来拜访独孤府,他很清楚,在这个微妙的时候,他若出现在独孤府,一旦被圣上知道,将对他极为不利。

    其实并不是李渊要来独孤府,而是独孤震要找李渊,李渊只能约在亥时后来拜访独孤震。

    台阶上,独孤怀恩躬身施礼笑道:“这么晚还麻烦叔德上门,真是很抱歉!”

    独孤怀恩今年约二十六七岁,从小在宫中长大,身材修长,容貌英俊,他是独孤整之子,独孤整在仁寿四年因贺若弼案被杀后,独孤怀恩便跟随叔父独孤震生活,他现在宫中为侍卫。

    李渊的母亲是独孤整的姐姐,因此李渊和独孤怀恩就是表兄弟的关系,虽然年龄差了近二十岁,但辈分却一样。

    李渊也回礼笑道:“因为是我抱歉才对,这么晚还来打扰?!?br />
    李渊一边说,一边回头向大门处望去,他刚才也看见了杨元庆一行,只是有雾霭,他看不清来人是谁,虽是这样,他还是很小心,不想被别人发现,他见坊门处已经没有人,一颗心这才放下。

    “家主可在?”

    “在书房等候,叔德兄请,建成请!”

    独孤怀恩带着他们父子二人快步走进了独孤府,大门缓缓关上,走过一条长长的走廊,他们来到了书房前,独孤怀恩上前敲了敲门,“八叔,他们来了!”

    “请进!”

    独孤怀恩推开门,摆手笑道:“叔德兄请吧!”

    李渊走进了书房,房间里灯火通明,布置简朴,独孤震身着一袭宽松的白色细麻禅衣,坐在桌前看书,从亲戚关系来说,独孤震是李渊最小的舅舅。

    李渊跪下磕头,“叩见舅父!”

    建成也跪下磕头,“参见舅祖父!”

    独孤震连忙笑道:“叔德,不用这么客气,都是一家人,就随意一点,我也自在?!?br />
    独孤震请他们父子二人坐下,又命人上茶,独孤震这才缓缓道:“今天把叔德请来,是想和叔德说一说现在的局势?!?br />
    独孤震现任内史令,还是内阁宰相之一,他和李渊几乎天天见面,但在朝堂中,他们只是见面点点头,不会有什么深谈,只有晚上在书房内见面,他们才能私下谈一谈。

    其实李渊早就想和独孤家好好谈一谈,他虽有反隋野心,但李氏家族的势力太弱,没有号召力,他只有寄希望于母亲的娘家独孤氏,以及他妻子娘家窦氏,尤其是独孤氏,这可是关陇贵族领袖,如果独孤氏肯支持他,那至少一大半的关陇贵族都会支持他,这将是他梦寐以求的最好结果。

    但李渊很谨慎,除了上次喝醉酒在宇文士及面前说露了嘴,他对谁都不会提及自己有造反之心,甚至自己的妻子也不说,除了长子建成,今天和独孤氏谈话,他心中没有底,要不要透露一点点心思,或者是继续隐忍?

    李渊心里很矛盾,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他脸上表情严肃而恭敬,等待独孤震继续向下说。

    独孤震微微一笑,尽量让气氛轻松一点,“这次圣上攻打高丽,我们关陇各大世家人人都如临大敌,确实也是,家家户户都有子弟在军中为将,我们独孤家族,仅独孤子弟就有十几余人,但更多是从前的独孤家奴,足有数百人之多,基本上都是中层将领,我想问一问,不知李氏家族有多少人在军中?”

    李渊连忙道:“我们家族较小,李氏嫡系族人也就四五人,我父亲的故旧,大约有十余人,如果算上我祖父的部将后裔,那也有上百人之多,基本上都是军中之将?!?br />
    “连小小的李家也有如此多亲朋故将,更不用说别的家族了?!?br />
    独孤震微微叹息一声,陷入沉思之中,李渊心中忐忑不安,他感觉独孤震找他来,是有什么计划要安排,具体什么计划他不知道,但李渊并不想参与过多,他不想成为杨广关注的目标。

    独孤震抬起头,注视着李渊的眼睛道:“我前两天和元家商量了一下,我们都一致认为,关陇世家的子弟以及我们的家臣,没有必要去辽东送死,如果真到了生死关头,我们宁可逃亡,也绝不能把命丢在辽东,你回去想法给李家的部属透一个信吧!”

    李渊默默点头,“我明白了!”

    “这是一事,还有另一件事,我听说你和元弘嗣的关系不错,是吗?”独孤震依然注视着李渊的眼睛问道。

    “我只是和斛斯政的关系不错,斛斯政是元弘嗣的妹夫,因此认识,来往过几次,谈不上深厚?!?br />
    独孤震点点头,“这样最好,不过我要提醒你,千万不要再和元弘嗣有任何往来,也包括元家也不要来往,切记!切记!”——

    !#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