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八章 突发事件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第八章突发事件

    博陵崔氏从汉到现在,经历了数百年而不倒,历经无数王朝,依然是五姓七望之首,对于崔家,各朝各代的朝廷利益都是浮云,只有家族利益才是永恒,这也是各大名mén世家的共同特点,他们经历了太多了王朝,对朝廷利益已经看得很淡,就像一个nv人经历无数次婚姻后,会更看重自己一样

    正因为这样,杨元庆相信崔弘升真是帮助自己,因为自己身上有着崔氏家族的利益。[本章由网友为您提供更新]

    此时,崔弘升的怀疑也使杨元庆心中有点犯疑了,崔弘升的分析确实有道理,杨广既然要自己来清除元家势力,那赵元眳这么明显的阻碍为什么不调走,难道仅仅是想留下他稳定幽州的局势吗?

    杨元庆本来是这样想的,但崔弘升的提醒却让他意识到,这不符合杨广的做事风格,既然有了李景,又何必再留赵元眳,这里面确实有点蹊跷。

    “明公以为这其中的蹊跷在哪里?”

    崔弘升轻捋胡须,眯眼道:“我以为这个赵元眳其实是圣上安chā在幽州的一根眼线?!?br />
    杨元庆沉默了,崔弘升的这句话使幽州的水陡然间深了十丈,半晌他缓缓道:“据说这个赵元眳是窦家的人?!?br />
    “你是说窦抗?”

    崔弘升摇摇头道:“那是何时的陈年老账了,怎么可能还和窦抗还有关系,虽然赵元眳是窦抗提拔,也和窦家有姻亲关系,但窦家对幽州的影响已微乎其微,本来窦抗就只做了两年的幽州总管,现在又时隔七年,赵元眳还有什么必要再效忠窦抗?”

    崔弘升看了杨元庆一眼,又道:“皇帝的心机不是我们能度测,他其实早就开始监视元弘嗣了,我一直在找监视元弘嗣的人到底是谁?现在我明白了,十有**就是赵元眳?!?br />
    杨元庆的心有点发寒,他想起杨广给他看过一份报告,独孤氏控制京城的米市的报告,几年前他就关注独孤氏,那么元氏呢?杨广一直在打压关陇贵族,既然如此,难道他会对元弘嗣不加关注?

    杨元庆也回过味来,杨广肯定在幽州安有探子,那么这个暗探是谁,真是的赵元眳吗?

    离开太守府,杨元庆骑马在大街上缓缓而行,八名亲卫手执巨盾,警惕地注视着周围的情形,此时天已黑尽了,严寒笼罩着幽州城,大街上行人稀少,偶然从某个角落里传来野狗的哀鸣。

    杨元庆还在考虑崔弘升的话,他早已不是人云亦云的年龄,崔弘升说得话虽有几分道理,但他也只是推测,并没有证据,而且杨元庆也知道关陇贵族各有势力,如果窦家在幽州建立势力,也完全正常。

    更重要是人心之复杂,赵元眳可能是杨广的眼线,但他也可能同时效忠窦家,或许他还可能再效忠元弘嗣,做一个三面人,来谋取自己利益的最大化。

    他杨元庆不就这样吗?帮杨广打压关陇贵族,又为山东士族效力,但根本却是为了自己,他杨元庆能这样做,为什么赵元眳就不能?

    杨元庆在综合了罗艺和崔弘升的想法,再加上自己的观点,他的思路便渐渐清晰起来,赵元眳极可能就是一个三面效忠之人。

    杨元庆思路豁然贯通,他抬起头,可就在这时,他的眼角余光感到一线光芒闪过,伴随着‘咔!’的一声,这是弩机声,在寂静的黑夜中格外清晰。

    一种在战场上千锤百炼出来的第六感觉,使杨元庆忽然意识到了危险来临,他几乎是一种本能,猛的一低头,整个人趴在马上,头部向下降低了半尺,只见一支蓝汪汪的毒箭强劲地从他盔缨上穿过。

    “有刺客!”

    他的八名手下同时拔刀,两边围墙上跳下三十几名黑影,有人大喊一声,“杨元庆,把命留下!”

    三十几名黑影猛扑上来,杨元庆勃然大怒,他拔出战刀,催马冲上去,迎面一刀劈下,刀势凌厉,‘喀嚓!’一名刺客的人头被一刀劈飞。

    他反手又是一刀,刀速快如闪电,另一名刺客措不及防,被他迎面一刀劈开脑mén,鲜血四溅,惨叫声在夜空回dàng。

    “点子硬!一起干掉他?!?br />
    竟然是一个nv人的声音,声音从墙头方向传来,杨元庆目光一扫,迅速找到此人,蹲在屋顶,身子娇小,手中端一把弩。

    十几名刺客缠住八名亲卫,其余二十几名刺客从四面八面向杨元庆扑来,杨元庆一催战马,左右劈死两名拦路的刺客,冲出一条血路,战马疾奔,奔出二十几步,他脑后有破空之声,杨元庆反手一刀劈去,将一支毒箭劈飞。

    他已奔出三十余步,将刀chā回鞘,摘下弓箭,chōu出两支箭,回头拉弓shè去,两支箭强劲无比,shè穿了两名已追至七八步外的刺客的xiōng膛,他箭如流星,又连续拉四弓,霎时间八支箭shè出,箭无虚发,八名刺客惨叫倒下,八名亲卫也奋力杀敌,杀掉了六人,向杨元庆冲来。

    一切都发生在兔起鹘落间,三十几名刺客被杀掉二十人,屋顶上的刺客nv头领见势不妙,大喊一声:“速撤!”

    剩下的十几名刺客跳上墙要逃,杨元庆冷笑一声,chōu出一支铁箭,拉弓如满月,箭去似闪电,shè向刺客nv头领的后心,时间只在一眨眼,nv刺客也一样武艺高强,她听见了身后的破空声,她惊得脸sè惨白,猛地向左边一扑,企图躲过这一箭。

    但箭速太快,她还是慢了一拍,铁箭‘噗!’地从她右后心shè入,箭尖从前xiōng透出,她哀叫一声,翻身从屋顶滚落,其他刺客都吓魂飞魄散,分头向黑暗中逃去。

    杨元庆并没有追赶,他收了弓箭,回头问八名亲卫,“弟兄们情况如何?”

    八名亲卫都心有余悸道:“大将军,我们没事?!?br />
    “看看刺客还没有活口!”

    八名亲卫分头上前查看刺客情况,杨元庆催马来到屋檐下,他翻身下马,将滚翻在地上的nv刺客揪了起来,铁箭shè穿她的身体,鲜血将她后背和前xiōng都染透了。

    杨元庆扯掉她脸上的面巾,是一个脸颊十分削瘦的年轻nv子,眉眼间有一种戾气,他从未见过这个nv人,nv人脸sè乌黑,嘴角流出一缕血,xiōng前除了杨元庆的铁箭外,还chā着一支她自己的毒箭,她一只手紧握箭杆,看样子她摔下来并没有死,但也自知逃不了,便用毒箭自尽了,杨元庆mō了mō她的鼻息,已经没有了气息。

    刺杀就发生在总管府衙mén旁,相隔军官不足百步,这时驻扎在总管府后面的士兵纷纷赶到了,竟然是总管被刺,士兵们迅速将整条街道封锁起来,杨元庆的亲卫也闻讯赶来。

    “大将军,都死了,没有活口!”

    杨元庆有些恼火地将nv人尸体扔到一旁,今天他是第一天来幽州,便遇到了行刺,亲兵首领张胜更是自责不已,大将军竟然只带八名shì卫出mén,这是他的失职,主要是他们已经好几年没有遭遇刺客了,人已变得有些麻痹。

    鹰扬郎将韩驰匆匆赶来,他听说总管在军营附近遇刺,而衙mén周围百步范围内,包括几座官宅,都是他的安全责任区,现在总管竟然在他的责任区内遇刺,他难辞其咎。

    韩驰顿时脸sè刷地变得惨白,慌忙上前请罪,“卑职?;げ恢?,请总管降罪!”

    杨元庆脸sè铁青,一言不发,这时,长史赵元眳也闻讯赶来了,他看了一眼满地的尸体,眼中有一点复杂,上前问:“总管,没有伤着吧?”

    杨元庆冷哼一声,“堂堂的幽州城内,就在总管府前,两千军队的眼皮底下,我竟然被刺杀,若不是我还学过几天武艺,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是我了,赵长史,你怎么给圣上jiāo代?”

    赵元眳半晌道:“这个确实只是一次意外!”

    “可是人的xìng命却没有第二次?!?br />
    杨元庆冷冷瞥了一眼韩驰,又对赵元眳道:“赵长史,这件事是你来处理,还是我来处理?”

    赵元眳心中一跳,不会是杨元庆准备拿这件事来对韩驰发难吧!他慌忙道:“总管刚来幽州,情况不熟悉,这件事就由卑职来处理,卑职一定会追查到凶手!”

    “那责任呢?谁为这件事承担责任?赵长史该不会把责任推给县衙吧!”杨元庆似笑非笑道。

    赵元眳看了一眼韩驰,忽然一声呵斥道:“韩将军,今天是谁当值?”

    韩驰明白赵元眳的意思,他回头怒视一名校尉,“张校尉,今天是你当值吧!”

    校尉吓得魂不附体,扑通一声跪倒,颤抖着声音道:“卑职有罪?!?br />
    “来人!”

    韩驰一声厉喝,几名军汉上前一步,“在!”

    这时杨元庆却摆了摆手,“算了,这件事的责任我就暂不追究了?!?br />
    虽然这是一个罢免韩驰的很好借口,但杨元庆却不想用这种借口来立威,他目光又投向赵元眳,淡淡道:“虽然我不追究,但我要知道这件事究竟是谁干的,既然赵长史主动要调查这件事,那么我希望三天后,赵长史给我一个答复?!?br />
    杨元庆又叹了口气,对赵元眳道:“刺杀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我能逃过第一劫,却未必能逃过第二劫,所以我决定,我还是搬到军营去住?!?br />
    ――――

    !@#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