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三章 辽城之殇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第二十三章辽城之殇

    辽水之战,隋军先败后胜,先锋右屯卫大将军麦铁杖阵亡,大军长驱直入,大败高丽军,杀敌近万,占领了辽东东岸。电子书下载**

    杨广随即兵分九路,出军三十万五千人,向辽东各个城池全线进攻,又命出兵襄平道的宇文述另率十万大军攻克辽东城。

    辽东城即汉朝襄平城,城池筑在高地,险峻坚固,一万余高丽军据城而守,隋军从四月下旬开始围攻此城。

    时间渐渐到了五月下旬,天开始热了起来,隋军渡过辽水,驻扎在辽水以西。

    **城内,少府寺监何稠正在向杨广禀报搭建鸭渌水浮桥的进展情况,这时,有宦官禀报,吴御医和耿监事回来了。

    “速宣他们觐见!“

    御医吴景贤和右尚书署监视耿询是奉旨前去查看辽水西岸的民夫疫病情况,杨广也知道那边情况很严重,但严重到什么程度,他却不了解详情。

    片刻,两人匆匆走了进来,一起躬身施礼,“参见陛下!”

    杨广先问吴景贤,“有元寿消息吗?”

    元寿一个多月前染了疫病,请求回乡,杨广批准了,有消息说,他在路上病逝,杨广不是很相信,便命吴景贤派人去察看。

    “回禀陛下,臣已经派弟子去察看了,当时他确实是染了疫病,他年老体弱,几乎就无yào可治,如果他去世,臣一点不奇怪?!?br />
    杨广点了点头,又问他,“西岸民夫情况如何?”

    吴景贤叹息一声,脸上lù出沉痛的表情,“陛下,民夫疫病情况非常严重,一个多月前,臣说染病一成,现在已经到五成,大量民夫死亡,尸首堆积满地,无人处理,可怕的疫病在四处蔓延,陛下,不是臣危言耸听,如果再不及时隔离,疫病就会蔓延到大隋,那将是一场举国灾难?!?br />
    吴景贤心中很难过,chūn天时他便劝过杨广,但杨广不听,现在已是五月底,天气已经开始热了,正是疫病大爆发的时期,事实上已经晚了,已有大量民夫逃走,很可能将疫病带回中原。

    他怎么也不明白,隋军渡过辽水已经一个半月,六七十万隋军集结辽水东岸,杨广就是不下令全线进攻,他在等什么?这样拖下去,疫病也会在隋军中间爆发,但圣意不是他能度测,他心中只有叹息。

    杨广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又问耿询:“民夫逃亡情况如何?”

    耿询是奉旨是调查民夫逃亡情况,他躬身道:“陛下,辽水西岸有一百座民夫营,其中六十座已是死营,另外四十座,民夫数量已锐减过半,臣估算一下,三百二十万民夫,现在已剩下不足六十万,究竟死了多少,逃亡多少,臣无法统计?!?br />
    耿询停一下,又道:“陛下,臣赞同吴御医的意见,必须要派人去焚烧尸体,不能让疫病流传,否则疫病传到东岸,对百万将士和文武百官都将是一场浩劫,臣更担心陛下龙体?!?br />
    杨广脸sè一变,立刻令道:“宣史祥来见朕!”

    片刻,右卫将军史祥匆匆进了房间,史祥原是右卫大将军,因他儿子和齐王杨暕关系亲密,涉嫌参与齐王谋反,史祥被降了一级。

    “臣参见陛下!”

    “史将军,你可率两万禁卫军赴西岸,多备火油,焚烧民夫营地,所有尸骸物品一概深埋,另外,剩余民夫一个也不准逃走,敢逃走者格杀无论!”

    吴景贤和耿询面面相觑,这不就是将剩下的六十万民夫全部送死吗?两人一起跪下,哀求道:“陛下,民夫中有病者,有体健者,可将体健者甄选出,病者隔离?!?br />
    杨广却不理会二人,又对史祥令道:“立刻带兵前去,将此事做好,朕再升你为大将军!”

    “臣遵旨!”

    史祥躬身行一礼,匆匆走了。

    杨广冷冷看了吴景贤和耿询一眼,“你们可写一份疏奏,朕看了再说!”

    两人无奈,只得躬身退下,杨广又对何稠道:“继续说架桥情况!”

    辽东城的攻城战从四月下旬开始打响,十万隋军开始猛攻这座高大险峻的城堡,一万余守军和两万民众拼死抵抗,隋军死伤惨重,但更令人愤怒的是,眼看即将攻下城池,高丽军立刻宣布投降,隋军只能放弃进攻,全军退下,等受降使前来接受投降,等受降使赶来时,高丽军已将城池修好,又再次拒不投降,然后从头再战,已经连续三次这样,隋军为此阵亡三万余人。

    不仅仅是辽东一座城池,所有的城池都是如此,高丽人已经抓住了隋军受降使的漏dòng,更让隋军将士无可奈何的是,来至四面八方的报告汇集到圣上那里,强烈要求取消受降使,但杨广就是不睬,只有一句话:‘抗旨不遵者,斩!’

    隋军将士只能用‘执mí不悟’四个字来形容他们的皇帝,所有人都疑huò不解。

    当年圣上率领百万大军渡江横扫南陈的气魄和决断在哪里去了?当年圣上率领数十万将士北征突厥,连衡合纵,将西突厥打得屁滚niào流的勇武和谋略在哪里去了?当年圣上御驾亲征吐谷浑,将吐谷人斩尽杀绝的无情在哪里去了?

    一切的一切都不见了,只剩下一个愚蠢、自负,不通军事,不懂战争,只管对敌仁义而不管己军死活的白痴皇帝。

    六月初十,第四次攻城之战开始猛烈打响,隋军攻势如cháo,一座座云梯搭上城头,喊杀声震天,数万隋军士兵攀梯而上,冒着密集的箭雨和滚木礌石,不断有隋军从梯上惨叫着摔下,城头上鏖战jī烈,横刀劈进骨头,矛尖滴淌着鲜血,城上高丽士兵已剩下不足四千,但依旧拼死抵抗,连fùnv和孩童也上城参战了。

    在城东面,一队隋军已经冲上城头,眼看破城在即,就在这时,城头无数白旗晃动,高丽人大喊:“投降!我们投降!”

    左屯卫将军辛世雄奔到主将宇文述面前,大喊:“大将军,这是第四次了,不要理睬,攻下城再说!”

    宇文述却冷冷道:“圣上的旨意,谁敢违抗?!?br />
    他立刻下令,“传令全军撤下,去请受降使!”

    “当!当!当!”

    隋军鸣金收兵,隋军如cháo水般退下,攻上城头的百余士兵来不及撤退,全部被高丽军杀死,高丽士兵将他们人头扔下,哈哈大笑,隋军士兵恨得眼睛充血,宇文述却下令,“谁敢妄动,斩!”

    次日,受降使尚书右丞刘士元匆匆赶到辽东城,这是他第四次来受降了,他也知道高丽军不会投降,不敢靠近城墙,只命人大喊开mén,但回应他的,却是高丽人的箭。

    无可奈何,刘士元走回来对宇文道:“他们不肯投降,再攻城吧!”

    辛世雄忍无可忍,冲上前一拳将刘士元打翻,咆哮如雷:“将士死了几万人,就为了等你这个狗杂种过来放个屁!”

    刘士元牙齿被打掉两颗,他也勃然大怒,从地上爬起指着辛世雄骂道:“这是圣上的旨意,有本事你去找圣上!”

    话音刚落,只听远处有人大喊:“圣上来了!”

    众人吃一惊,向远处望去,只见一支浩浩dààng的队伍从东面而来,中间有一座巨大的木城,正是**城。

    杨广目光yīn冷地望着矗立在高岗上的辽东城,到目前为止,隋军一座城池都没有攻下,隋军累计死伤已经超过十余万,到目前为止,他的策略还算成功,但杨广也知道,凡事要有度,不能做得太过分,这座辽东城可以拿下了。

    “传所有将军以上将领来见朕!”

    杨广下达了旨意,数十名将领来到**城的内殿,等待皇帝陛下训话,杨广的脸sè极为难看,他冷冷扫视众人一眼,怒斥道:“你们自以为官居高位,依仗家世显赫,就想暗中怠慢欺骗朕吗?你们不准朕御驾亲征,就是怕朕看见你们的sī弊和**,围攻辽东城一个月了,十万大军却攻不下一个小小的城池,朕是亲眼目睹了,你们贪生怕死,不肯卖力,你们以为朕不敢杀你们吗?”

    杨广的语气极为严厉,众将都低下头,心中战战兢兢,谁都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可谁敢说,圣上不承认是受降使的问题,就是要把责任推给他们。

    杨广重重哼了一声,又厉声道:“朕再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今天之内攻下辽东城,攻不下,皆斩!”

    一个时辰后,第六次进攻辽东城猛烈地展开了,杨广就站在一里外的**城头,面无表情地注视着隋军攻城,他下达了旨意:‘第一个攻上辽东城头者,官升三级,赏绢万匹!’

    隋军士气高昂,攻势如cháo,一座座云梯再次推向辽东城城头,辽东城建在高岗之上,但隋军已经铺了一条长长的斜披,路面平整,可以将各种攻城器顺利推上去。

    来自丰州的一千军队也投入了攻城之战,由镇将沈光率领,一个月的攻城战,一千丰州已死伤四百余人,沈光也在第二次进攻中受了箭伤,将养了半个多月,虽然伤势未痊愈,但他毅然投入战斗。

    沈光手执巨盾和横刀,身先士卒,他率领部下从西城墙进攻,巨大的云梯铁钩勾住了nv墙,沈光纵梯疾奔,顶着密集的箭雨,渐渐接近城头,一名高丽士兵执矛向他刺来,他身体一闪,敏捷地躲过,随即一刀劈去,刀势迅烈,高丽士兵被一刀斩断了胳膊,惨叫着从城头坠下。

    沈光一个鹞子翻身,跳上城头,城下士兵顿时欢声如雷,连杨广也注意到了他,杨广的目光紧紧锁在他身上,这时,数十名高丽士兵同时举矛向他刺来,沈光左右劈砍,身体敏捷,连杀十余人,忽然,一名受伤未死的高丽士兵从他脚下跳下,猛地将沈光扑下城头。

    沈光从高高的城头上坠落,城下一片惊呼,连杨广都闭上眼睛,不忍再看,可就在这时,城下却传来一片欢呼声,杨广睁开眼睛,他也愣住了,只见沈光在下坠过程中,扔出一根钩索,准确地套在一架云梯上,他的身体在半空中停住了。

    他嘴里咬着刀,一手执盾牌,单臂拉拽着绳索,在城上迅速向上攀登,离城头还有一丈,他纵身一跃,再次跳上城头,他骁勇无比,杀得高丽军连连后退,抓住这个机会,他手下的百余丰州士兵,一鼓作气冲上了城头。

    “好!”

    杨广也忍不住鼓掌,回头问道:“此人是谁,何人手下?”

    shì卫去问了,片刻回来禀报:“陛下,此人叫沈光,绰号‘ròu飞仙’,现任丰州军镇将,率一千丰州军来辽东参战?!?br />
    “原来是丰州军!”杨广点了点头。

    这时,高丽人再次故技重施,举白旗请降,城下所有隋军的目光都向**城望去,连宇文述也不敢下决定了。

    杨广笑了笑,淡淡道:“既然已攻上城头,又有何必要再受降?朕可从来没有这样说过?!?br />
    听闻皇帝拒绝了受降,数万隋军欢声如雷,一个个奋勇登城,一个月积下的愤怒都在这一刻爆发了,数千隋军瞬间冲上城头,辽东城终于沦陷

    沈光在一名宦官的引领下来见杨广,沈光单膝跪下,沉声道:“丰州军镇将沈光参见皇帝陛下!”

    “你是江南沈家人吗?”杨广和颜悦sè问道。

    “臣是!”

    “那你怎么会去丰州从军?”

    沈光犹豫一下道:“臣有亲戚在敦煌郡,臣去敦煌郡探亲,正好遇到杨将军攻打伊吾招募士兵,臣就报名从军了?!?br />
    杨广笑了起来,“原来如此,朕说过,第一个登上城头者官升三级,朕封你为朝散大夫,赏绢万匹,再赐你宝刀一口,良马一匹,以示嘉奖!”

    沈光叩头谢恩,“请陛下恩准,准我把绢布分给手下?!?br />
    杨广微微叹息,“不图富贵,心念属下,不愧是杨元庆的旧将,朕准了,以后你就跟在朕身边吧!”

    “臣遵旨!”

    隋军攻克了辽东城,杨广随即下令各路大军向南进军,九路大军在鸭渌水前汇合,以于仲文为主将。

    !@#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