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九章 侧翼布局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第二十九章侧翼布局

    天渐渐亮了,杨元庆站在船舷上,望着荒凉破败的永济渠两岸,沿途几十里,他几乎看不见一个人,只看见一栋栋坍塌的茅草屋,荒草长得比人还高,偶然有几条瘦骨嶙峋的野狗在草丛中觅食。[本章由网友为您提供更新]

    “你看见了吧!这就是他登基后的大隋?!?br />
    不知何时,高颎出现在杨元庆身后,经过一夜的休息,高颎的气sè好了很多,不再像昨晚那般衰弱苍白,虽年近七十,但他依然jīng神矍铄,只是此时他脸上充满了悲愤之sè。

    “你可知道两岸民是怎么说他吗?阎王路过如割草,小鬼路过似chōu筋,你听听看,他治下之民将他称为阎王,这是何等悲哀?”

    高颎想着他的族人家破人亡,他却无能为力,想着蓨县一夜之间被杀掠一空,想着大隋昔日的繁盛不再,望着两岸的衰败,高颎不由痛心疾首,老泪纵横,他再也忍不住振臂而呼:“真是昏君??!若是勇太子即位,何得今日之祸?”

    杨元庆却默而不语,良久,他扶住高颎道:“阁老,河面风寒,去船舱吧!”

    高颎心痛yù绝,颤颤巍巍被杨元庆扶进船舱,他坐下来,却一把抓住杨元庆的手,注视着他道:“元庆,推翻这个昏君,再立新君!”

    杨元庆叹了口气,“阁老,高丽大败,他威望丧尽,大隋已是山雨yù来风满楼,我们当静观其变,顺应天意?!?br />
    “有重臣要造反吗?”高颎何等睿智,一下子便听出杨元庆的言外之意,注视着他。

    杨元庆点了点头,“关陇贵族已蠢蠢yù动,估计明年之内,有人要先挑头造反了,却不知会是谁?”

    高颎沉yín片刻道:“以我对独孤震的了解,独孤氏造反可能xìng不大,倒是元氏,如果元寿不死的话,必然是元氏先挑头?!?br />
    “阁老认为元寿死了吗?”

    高颎一愣,“难道元寿没有死?”

    “至少我没有看见他死,事实上谁也没有看见他死,只是他家人报丧说他死在北平郡,可是北平郡也没有任何人看见,连太守韦云起都不知道,阁老认为他死了吗?”

    高颎眉头一皱,难道元寿是诈死?

    这时,高颎又想起一事,他看了杨元庆一眼,眼中有些犹豫,但他还是轻轻一叹,对杨元庆道:“元庆,你不妨留意一下你父亲,他也很危险?!?br />
    杨元庆脸上lù出了苦涩的笑意,连高颎也知道他父亲杨玄感要造反吗?

    高颎微微摇头道:“其实你祖父就曾有不臣之心,先帝也察觉到了,一方面他很重用你祖父,但另一方面他又很提防,今上为何对你们杨家如此忌惮,根子还是出在你祖父身上,元庆,你要好好劝你父亲,千万不要做出头之鸟,否则会连累到你?!?br />
    杨元庆默默点头,高颎拍拍他肩膀,笑了起来,“去吧!让我这个糟老头好好想一想,怎样才能帮你?”

    杨元庆离开了高颎的房间,高颎注视着他的背影,他能感受到杨元庆的内心充满了矛盾,他不由低低一叹,如果元庆是皇族,该多好!

    杨元庆刚走出船舱,一名亲兵跑上前道:“将军,岸上有人在喊,好像是胖三郎将军!”

    “杨??!”

    杨元庆心中大喜,快步走到船舷,只见东岸上一名骑骆驼者正向他的船只挥手大喊,那特有的骆驼标志和庞大的身躯,可不正是杨巍,杨元庆笑道:“船靠岸,让他上来?!?br />
    大船缓缓靠岸,片刻,杨巍和他的骆驼被吊上了大船,杨巍走到杨元庆面前单膝跪下,气喘吁吁道:“末将杨巍,参见大将军!”

    “你怎么会在这里?”杨元庆有些奇怪地问。

    “回禀大将军,卑职从丰州回京城办手续,又去了东平郡,然后沿运河北上,一路就在观察船只?!?br />
    杨元庆听他去了东平郡,心知肚明,便给他使了个眼sè,“跟我来!”

    两人走进杨元庆的船舱坐下,阿莲端了两杯茶进来,退了下去,把mén替他们关上了。

    杨元庆这才问道:“东平郡情况如何?”

    “大伯手上已经有了两万八千军,情况不妙?!?br />
    杨巍便将他得到的情报一一告诉了杨元庆,又从怀中取出父亲给的小册子,一并jiāo给杨元庆,杨元庆翻开册子看了看,令他不得不惊叹杨家财力之丰厚,一年时间后,仅粮食就从南方陆陆续续购买了五十万石。

    “父亲说,巨野泽中有两座小岛,大伯在岛上修有仓库,有重兵把守,估计粮食都在岛上?!?br />
    杨元庆背着手在船舱内来回踱步,反复考虑东平郡的形势,父亲杨玄感的造反他已经无法阻拦,现在他只有一个办法,尽量延迟杨玄感的造反,将他的造反拖到关陇贵族之后,形势就会有利得多。

    他沉思良久,便坐下写了一封信,将信封好,jiāo给杨巍笑道:“这一次再辛苦你一趟,把这封信jiāo给我师父张须陀?!?br />
    杨巍几个月来一直在外面奔跑,但他却毫不犹豫地接过信,“卑职现在就去!”

    杨元庆命人给杨巍准备干粮盘缠,杨巍又下船去了,杨元庆站在船舷边望着杨巍远去,心中也怀着一线希望,能不能拖住杨玄感造反,就看师父张须陀怎么配合他了。

    半个月后,赶在河水结冰前,杨元庆的座船终于从洛水驶进了京城,在路过偃师时,他已将高颎悄悄藏到他的庄园内,命人好生照顾,尽管这两年杨广已经不再提高颎,几乎将他相忘于江湖,但杨元庆还是不敢大意,不能让杨广知道,高颎在他身边。

    上午,座船在一座码头前缓缓靠岸,阿莲上了一辆马车,亲兵们护卫着她先回了杨府,杨元庆翻身上马,在百余名亲兵的护卫下向皇宫驶去。

    此时已是十一月上旬,天气寒冷,几天前刚刚下了一场大雪,京城内银装素裹,大街小巷,屋顶树上,都铺了一层厚厚的白雪,一群群孩子在街上打雪仗、堆雪人,笑声一片,整个京城都沉浸在瑞雪兆丰年的期盼之中。

    杨广的御史房里点了两个火盆,使房间里温暖如chūn,杨广回京已经快一个月了,一场高丽之战从准备到结束,几乎耗了他两年的时间,这期间他近乎荒废了朝政,现在重拾起来,他才发现朝纲废弛,弊病丛生,而且很多事情不是他发现就能扭转。

    比如各郡县的户籍核查报告,每年都应该上报民部,但今年就有一半的郡县没有上报,不仅如此,在上报的郡县中,很多郡县的户籍人数都和去年完全一样,这明显是糊nòng朝廷,连他杨广都很清楚,仅一场辽东战役就死了几百万人,还有各地蜂拥而起的luàn匪,难道官府还跑到luàn匪中去清点户籍吗?

    如果说户籍人数他还看不见,那税赋的恶化,却让他有切肤之痛,去年税赋比前年锐减三成,现在已是年底,那今年不知比去年又要锐减多少?

    这些数据看得杨广心烦意luàn,更重要是弊病丛生,千头万绪,让他不知从何入手?他觉得有必要再开一次内阁会议,让宰相们去商讨此事。

    这时,杨广拾起一份奏疏,署名是涿郡暂理太守李渊,他翻开奏疏,只看了两行,便jīng神一振,这竟然是李渊弹劾前幽州总管元弘嗣,这让杨广大感兴趣,关陇贵族中竟然又出现了内斗。

    他翻看了几页,李渊一共列出元弘嗣十大罪状,任人唯亲、滥用sī刑、坐赃渎职、亲卫超制等等,每一条后面都列有大量的例子,事实详尽,有理有据,让杨广看得连连点头,看不出李渊竟是有心人,如此揣摩圣意,这段时间,杨广已经在考虑对元弘嗣动手,只是苦于找不到他的罪证。

    正想睡觉,李渊便送来枕头,令杨广暗暗赞赏,他对李渊不由刮目相看,李渊此人胆小懦弱,李氏家族在关陇贵族中属于弱派,以前他一直嫌李渊比较木讷,对此人不喜,现在看来,李渊已大有进步,他忍不住提笔在李渊的奏折上写下两个字:‘大善!’

    就在这时,一名宦官在mén口禀报,“陛下,幽州杨总管到了,在殿外候见!”

    这个消息令杨广喜出望外,连声道:“速速宣他觐见!”

    他也顾不得看李渊的奏折,将它放到一边,片刻,宦官领着杨元庆走了进来,杨元庆上前深施一礼,“臣杨元庆参见陛下!”

    “爱卿什么时候到的京城?”杨广笑容十分亲切。

    “回禀陛下,臣刚下船,便直接进宫来面圣?!?br />
    杨元庆跪下叩头,“臣只立微末之功,便得厚赏,臣不胜惭愧,谢陛下封赏!”

    杨广满意地点了点头,“封你国公是朕一直的心愿,只因你资历未足,所以拖到现在,我大隋很多贵族子弟身无寸功,却拥有国公高爵,而你为国效力,出生入死,勋功累累,若再不封你,朕心着实不安,这是立功所得,你就不要惭愧了,平身吧!”

    “谢陛下!”

    杨元庆站起身道:“臣有一事想启奏陛下!”

    “什么事?”

    “陛下,河间郡匪患猖獗,luàn匪高开道攻破鲁城县,抢掠杀人,河间太守崔平意屡屡向臣求救,只是限于制度,臣不敢越境剿匪,臣以为,别的郡也是一样,强郡无匪,弱郡匪猖,若准许强郡之兵剿弱郡之匪,臣以为,将会大大缓解匪患?!?br />
    杨元庆的意思就是一句话,要杨广下旨,准许跨境剿匪。

    !@#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