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三十三章 跨境剿匪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准许跨境剿匪的旨意下达后,立刻震动了北方各郡,有的欢喜,有的郡担忧,强郡可以争夺资源,扩大地方利益,而弱郡只能受制于人,而饱受匪患的各郡却纷纷表态支持.

    但不管是支持也好,反对也好,绝大多数郡都按兵不动,谁都不愿做第一个领头羊,保持观望态度,而第一个提出跨境剿匪申请的郡却是齐郡。

    齐郡太守张须陀在旨意下发三天后,便正式向兵部提出了跨境剿匪的申请,兵部当即批准了张须陀的申请,准许他跨境剿匪。

    十一月下旬,张须陀亲率一万郡兵进入了济北郡境内,展开了冬季攻势,在阳谷县以东的鱼山,张须陀一战击溃了盘踞在济北郡的乱匪头子韩进洛军,斩首万人,俘获三万余人,韩进洛率领数千残军越过黄河冰面,仓惶北逃。

    张须陀并没有追赶败军,十一月底,张须陀率一万军队进驻寿张县,这里距离东平郡的边界只有十五里,而距离东平郡乱匪聚集的梁山,也只有三十里。

    此时正是寒冬时节,黄河南岸也是一片白雪皑皑的世界,由于连年匪患,济北郡内百里荒芜,满目疮痍,官兵剿匪不利,屡战屡败,只能龟缩在城中,乡村基本上已拱手让给乱匪,那里也无人居住,家贫之人或死或逃,或入匪为寇,家境稍微宽裕的人则逃进县城,一座座村落都已是断壁残垣,野狗横行。

    张须陀的军队驻扎在寿张县东,由几百座大帐组成,此时,张须陀骑马来到军营西面的一座小丘上,望着远方被白雪覆盖的丘陵和森林。

    张须陀今年已经五十岁,岁月已在他脸上刻下了深深的痕迹,但他的目光依然严峻、冷静和yīn郁,一如十九年前他第一次和杨元庆见面时的目光。

    数十年的抑郁不得志·已磨去了他的青春,使他生命中的jī情随岁月而消亡,可他怎么也想不到,在他五十岁时·命运之神终于青睐了他,杨积智被调去弘农郡,而他因剿灭长白山之匪有功被升为齐郡太守,加封银青光禄大夫。

    其实他也知道,这是他徒弟杨元庆给他力争而来,张须陀平生只感慨两件事,他娶了一个好女人·与他患难与共,风雨同舟,他收了一个好徒弟,年轻有为,视师如父。

    这次他跨境剿匪的真正目的,便是受杨元庆之托,剿灭东平郡的梁山之匪,杨元庆给他说得很清楚·梁山上的盗匪其实并不是乱匪,而是他父亲杨玄感秘密招募的sī兵,杨元庆不愿他父亲造反·可是又劝不了他,只能用跨境剿匪的办法毁掉杨玄感的根基,使他无法造反。

    张须陀很理解杨元庆的痛苦和无奈,在家族和大隋之间,杨元庆难以选择,他既不愿毁掉家族,也不愿背叛大隋,这让张须陀十分感动,他暗暗发誓,一定要成全徒弟的名声·令他忠孝两顾,无论如何,他绝不愿意自己徒弟背上一个反叛大隋的千古罪名,“师父,我们什么时候发动进攻?”张须陀的另一个徒弟罗士信在一旁小声问道。

    “等待斥候的消息!”

    张须陀话音刚落,一名亲卫指着远处大喊:“太守·斥候回来了!”

    只见几个黑点出现在远方白雪皑皑的旷野之上,格外清晰,黑点越来越近,正是几名斥候,向这边风驰电掣而来。

    片刻,几名斥候奔进,他们翻身下马,向山岗上奔来,一名斥候队正在张须陀面前单膝跪下,“参见太守!”

    “可探到梁山情报?”

    “回禀太守,梁山有队伍下山,向巨野泽方向转移!”

    张须陀冷笑一声,这是梁山之乱匪要逃跑了吗?

    张须陀回头喝令道:“秦琼何在?”

    几名偏将中,秦琼催马而出,在马上抱拳道:“卑职在!”

    “我给你三千人马,你率军去巨野泽长生岛,岛上是乱匪粮仓,你可直接占领!”

    “末将遵命!”

    秦琼催马飞奔而去,张须陀对众将令道:“传令起兵,杀向梁山!”

    几名将领皆道:“太守,梁山是东平郡,我们能去吗?”

    “怎么不能去?”

    张须陀厉声道:“我奉旨跨境剿匪,兵部并未限制我的范围,无论是济北郡的鱼山之匪,还是东平郡的梁山之贼,皆是我的剿匪范围,尔等不必担忧,出兵!”

    一万军队兵分两路,秦琼率三千人直接南下,直奔已结冰的巨野泽,而张须陀则率领七千军队,向三十余里外的梁山杀去。

    冰天雪地的郓城县,人的思维也仿佛被冻得凝固住了,不愿过多考虑即将发生了变化,对一般民众而言,这并没有什么影响不会妨碍他们的生活,但对于一郡太守的杨玄感,他的反应-迟钝,就会使他付出惨重的代价。

    一名骑马飞奔而至的报信兵,给他带来了一个危险的信息,齐郡太守张须陀率领一万军队一举歼灭了济北郡的乱匪韩进洛军,齐郡军队正浩浩dààng向寿张县方向杀来。

    这个消息足足让杨玄感愣了一盏茶的时间,张须陀是齐郡太守,他怎么能来济北郡剿匪?

    半晌,杨玄感才忽然转身,在桌上一堆文书中手忙脚乱地翻找,前段时间,他好像收到过一份朝廷牒

    翻找半天,他找到了,是十几天前朝廷送来的一份牒文,牒文上还贴着一张标签,表示他还没有看完。

    记得当时是他的次子杨嵘得了一个儿子,这个消息使他欢喜异常,便没有来得及把这份朝廷牒文看完,后来牒文和其他文书混在一起,他便忘记了,他依稀记得上面好像有‘跨境剿匪,四个字。

    杨玄感翻看着牒文,坐了下来,这种牒文实际上是很多朝廷圣旨的汇总文书,定时发往各地郡县,就像一本文件汇编,里面什么都有,有需要的信息,更多是不相干的东西。

    杨玄感翻到第七页,他看到了,跨境剿匪的旨意,允许各郡跨境剿匪,杨玄感的心俨如坠进了冰窟,一旦允许跨境剿匪,那他在梁山的sī军就失去了他的?;?。

    “明公!”

    李密如一阵风似的冲进房间,急得满头大汗,“明公,快派人去阻止玄敬,不准他下山?!?br />
    “法主莫急,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李密急得一跺脚,“不是我急,再不阻止就来不及了?!?br />
    李密克制住内心的焦急道:“刚才我接到王伯当的消息,说玄敬率领大军下山,向巨野泽方向去了?!?br />
    杨玄感也吃了一惊,“我并没有下这样的命令,他为何要率军离开梁山?”

    李密不知该怎么说,他最后叹口气道:“估计是张须陀的大军到来,给他的压力太大,他只得弃山而逃?!?br />
    杨玄感默然无语,尽管他不想承认,但事实如此,他的从弟玄敬能力较差,连两万人都统帅不了,之所以让杨玄敬负责梁山的军队,也是因为玄敬是二叔的嫡长子,而二叔掌控着杨家财权。

    “明公,现在当务之急是让玄敬立刻率军返回梁山,他下了梁山便会给张须陀可趁之机?!?br />
    杨玄感点点头,随即叫来一名心腹,给他一件信物,嘱咐他道:“你立刻赶去梁山,在半路上截住杨玄感的军队,告诉他,就说是我的命令,让他立刻率军回山,不得下山?!?br />
    心腹接过信物便匆匆去了,杨玄感又叹了口气,“法主,我估计这条路也走不下去了,你看着这个!”

    杨玄感将牒文递给李密,李密看了看内容,他又看看日期,竟然是半个月前的牒文,怎么现在才注意到。

    李密沉默片刻道:“其实也未必,关键是要沉默,不能让外面人知道梁山有多少军队,像王伯当,手下有五千军队,可外面根本不知,知道的也以为他只有两三百军队,只要秘密保守得好,跨境剿匪也不用担心?!?br />
    李密刚说完,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奔跑声,杨积善疾速奔来,“大哥,不好了!”

    “出什么事了?”杨玄感心中有点不安地问道。

    “我刚刚得到消息”

    杨积善上气不接下气道:“玄敬的军队被张须陀骑兵追上,玄敬大败,被杀者、投降者不计其数,一万五千人全军覆没?!?br />
    杨玄感听得血脉贲张,眼睛蓦地变得血红,半晌,他‘??!,地一声大叫,一脚将他的桌案踢翻,文书乱飞。

    李密还算冷静,他将杨积善拉到外面,连忙问他,“那玄敬呢?”

    李密唯一担心的就是杨玄敬,如果杨玄敬被抓,那么杨玄感的秘密就泄lù了。

    杨积善摇摇头,苦笑一声,“听说是他先逃了,张须陀的骑兵还没有杀到,他便丢下军队先逃走,军队无主,才这么容易被击溃?!?br />
    这时,又奔进一名军士,躬身道:“禀报都尉将军,巨野泽内传来消失,梁山盗匪在巨野泽长生岛的仓库被齐郡军队占领,据说有粮草无数?!?br />
    李密脸上的表情僵住了,他看了一眼杨玄感的房间,他不知道杨玄感听到这个消息后,会有什么反应?

    李密不由叹了口气,近一年的心血,就这么付之东流。!。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