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三十五章 孤家寡人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第三十五章孤家寡人

    宇文述成为杨广的心腹已经有近二十年的时间,早在杨广为晋王时,宇文述便成为第一个效忠杨广的重臣,包括杨广入主东宫乃至登基,宇文述都立有大功,可以说他是杨广最信任的心腹大臣,尽管武举事件和走sī事件使宇文述的仕途几经起伏,但信任却没有变?!赣蛎氪蠹沂熘?br />
    正这种近二十年的默契配合,使宇文述对杨广已了如指掌,他知道杨广是个极为自负之人,可以说是刚愎自用,一切他都有了定计,所谓征求大臣的意见不过是做个姿态,他是要大臣同意他的想法,如果同意应和,他心里会很愉快,如果意见不同,他心中则会恼火,进行斥责甚至处罚。

    所以一个大臣能否受宠,关键就是善度圣意,虞世基、斛斯政、裴蕴,包括他宇文述,无不如此,杨元庆则是一个反例,尽管他很能干,也受杨广器重,但就是他在一些事情上不顺圣意,所以惹恼杨广,不被他信任。

    这一切,宇文述心中都很清楚,他知道,如果杨广不同样李渊任太原留守,他就会直接否决,根本就不会和大臣商议,他心中其实已经同意,只是需要众人替他找个理由。

    宇文述便小心翼翼问:“不知独孤相国为何要反对这个任命?”

    宇文述不愧是杨广肚子里的蛔虫,对杨广的心思了如指掌,杨广确实已经同意了这个任命,李渊在最关键的时刻弹劾元弘嗣,便给杨广留下极好的印象,他当时便决定要重用此人,只是他需要摆出姿态和重臣们商议一下,同时希望重臣们能给他一个重用李渊的理由。

    杨广道:“独孤相国是认为李渊资历和能力不足,不足以担任太原留守这样重要的职务?!?br />
    宇文述摇摇头笑道:“这个理由臣认为站不住脚,李叔德历任陇州刺史、荥阳太守、楼烦太守、殿中少监、卫尉少监,资历哪里不够,至于能力,圣上可以看吏部对他的考评,臣有一点印象,基本上都是上上考评,所以臣不同意独孤相国的理由?!?br />
    杨广点了点头,裴蕴、虞世基和宇文述的意见都差不多,其实杨广心里也明白,独孤震之所以反对,是因为李渊是他外甥,他需要做个姿态,但他未必是真的反对,所以才用资历和能力不足这种很容易被驳倒的观点来做理由,这也就是独孤震的狡猾之处。

    杨广沉yín一下,又对宇文述道:“可李渊毕竟是关陇贵族?!?br />
    这句话真正说到点子上了,这才是关键,宇文述必须在这个问题上给杨广一个理由,这也是杨广召见宇文述的原因。

    宇文述心中早有腹案,便微微笑道:“陛下,所谓yù擒才须故纵,陛下要铲除关陇贵族,怎么能不讲究一点策略和手段呢?关陇贵族要打压,对他们的核心人物打压,但也要拉拢,对一些无足轻重的人拉拢,比如李渊,此人胆小慎微,xìng格软弱,陛下把他从荥阳郡调去楼烦郡,要是别人早就嚷起来了,可是他却忍气吞声接受,由此可见此人的软弱,陛下用此人,既是对关陇贵族的一种安抚,同时也是对贵族贵族的一种míhuò,同时也可以从内部分化他们,可谓一箭三雕?!?br />
    杨广点了点头,“爱卿的意思是同意这个任命,是吧!”

    “正是,臣同意这个任命,另外臣建议在任命李渊的同时贬黜元弘嗣,这样更能起到分化关陇贵族的作用?!?br />
    宇文述实在是太了解杨广,正李渊对元弘嗣的弹劾,才使杨广对李渊刮目相看,说明杨广心中已经决定对元弘嗣动手了,所以他需要在捧李渊的同时,再踩一脚元弘嗣,这样一褒一贬,李渊的四大箱黄金便能稳稳进入他腰包。

    宇文述的意见给了杨广一个充足的理由,杨广终于下定决心,提笔在虞世基的推荐书上画了一个‘敕’,正式同意了对李渊的任命。

    宇文述心中大喜,四箱黄金终于落袋为安,但他却不敢告退,杨广只说了李渊,还没有说元弘嗣,一种直觉告诉他,元家才是今天的重头戏。

    杨广将李渊的任命奏折扔进批准篮子中,将笔放下,他背着手走到窗前,显得有些心事重重,在第一次高丽之战没有达到目的后,他便在考虑发动第二次高丽战争,但杨元庆却劝他不要急于作决定,观察各方面的动静,但两个月过去,他却没有任何发现,杨广心中又有几分按耐不住了。

    “宇文爱卿,朕对辽东之役不甘心??!”杨广轻轻叹了口气。

    宇文述心中一跳,上次虞世基来他府中拜访时,曾经暗示过他,杨广还想再打高丽,他似信非信,但现在看来,确实是有这个意思。

    杨广回过头注视着他,他是想听听宇文述的意见,宇文述心中一慌,这件事他还没有考虑好,他心念急转,便小心翼翼问道:“陛下,不知杨元庆是什么态度?”

    他用杨元庆挡一下,给自己争取一点时间,杨广缓缓道:“两个月前,朕就问过他,他建议朕不用急于做出决定,多观察各个势力的动向,可朕观察了两个月,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动,让朕有些失望,朕就想问问你的意见?!?br />
    宇文述心中一阵嫉恨,他居然比杨元庆晚了两个月,就在这时,他脑海里灵光一闪,他想到了一个对策,一个对自己极为有利的对策。

    “陛下,杨总管的建议其实并没有错,只是他毕竟年轻,一些细节上没有考虑好?!?br />
    杨广转过身,饶有兴致地注视着他,“你具体说说!”

    宇文述此时最渴望的事情,就是天下大luàn,他才能就中取事,他心中比谁都清楚,现在大隋的政局不能稳定,一旦政局稳定下来,他天下大luàn的希望就会落空。

    “不知陛下想过没有,为什么关陇贵族没有异动?臣以为,根本原因是圣上坐镇京城的缘故,使他们不敢妄动,假如陛下离开京城,臣相信,所有的鼠蛇之辈都会蠢蠢yù动?!?br />
    “说下去!”杨广目光变得明亮锐利,宇文述完全说到了他的心坎上。

    “陛下,臣也劝陛下发动第二次辽东战役,但臣的意思是陛下引而不打,这其实只是一个引蛇出dòng之计,只要关陇贵族出现异动,陛下便可及时回京镇压?!?br />
    杨广的瞳孔缩成一线,闪烁着一种难以掩饰的赞赏,引而不打,这是一种高明之极的策略。

    杨广背着手在房间内来回踱步,他早就想发动第二次高丽之战,虽然杨元庆劝他先观察再决定,但那不是他举棋不定的原因,真是的原因是他第一次战役并没有达到目的,他对自己的方案有点动摇了,而宇文述的方案却给他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使他看到了另一种更好的办法,引而不打,yòu敌之计,这无疑是最佳的策略。

    当然,他还需要再考虑考虑,把这个计划考虑周详。

    宇文述察言观sè,知道不用再说下去了,只要确立了方向,杨广就会顺着这个方向走下去,一切都会顺理成章地发生。

    “臣不打扰陛下,告辞!”

    “去吧!”

    宇文述行一礼,慢慢退下去,当他走出mén之时,他心中还是忍不住一叹,他已经发现了杨广最大的弱点,那就是‘轻民’,他至今都没有把各地蜂拥而起的luàn民贼寇放在心上,说到底,还是杨家的江山到手太容易了。

    半个时辰后,兵部shì郎斛斯政走进了御书房,斛斯政也是北魏贵族之后,他祖父斛斯椿在北魏分裂中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正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dòng,斛斯椿当年是个反复投降的jiān佞之臣,到了他孙子这一辈,斛斯政也同样逃不脱一个‘佞’字。

    斛斯政也是察言观sè的高手,他迎合圣意,在高丽备战中,斛斯政调动全国之兵不遗余力,深得杨广赞赏,也得到了杨广的信赖,委予他大权。

    斛斯政和杨玄感关系极好,杨玄感之所以能三次扩大郡兵,三次被批准,根本原因就是斛斯政的支持,可以说,斛斯政就是杨玄感安chā在朝廷的重要耳目。

    “臣斛斯政参见陛下!”

    杨广沉yín一下问道:“朕想知道,现在大隋的兵力还有多少?”

    斛斯政连忙道:“回禀陛下,高丽之战后,各地府兵还有五十万,南方府兵二十五万,还有陛下禁军三十万,其他各地郡兵二十余万,边军也有二十万,加起来大约一百四五十万左右?!?br />
    杨广心中盘算片刻,又问:“如果朕要再打高丽,还能动用多少军队?”

    斛斯政吓了一跳,圣上竟然还要再打高丽,他脸上不敢流lù惊讶,便道:“边军和郡兵,陛下准备动用吗?”

    杨广摇摇头,“边军和南方之兵,朕都不打算动用?!?br />
    “陛下,这样的话,只有郡兵二十余万、府兵五十万和陛下禁军三十万,共计百万军队可用,但是”

    “但是什么?”杨广有些不悦问道。

    “但是臣听说各地府兵有逃亡,可能已经不足五十万,臣正责令各军府统计数据?!?br />
    杨广脸一沉,这是他绝对不想听到的消息,“到底逃亡了多少?”

    斛斯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道:“臣正在统计,五天后给陛下答复?!?br />
    “五天时间太长,三天后朕就要知道结果?!?br />
    !@#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