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六章 考场意外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秋试一共考两场,一天内考完,上午考贴经,下午和晚上考策论,一共考八个时辰。

    贴经就是补全经文,一段经文中漏一两句,让考生补全,这次贴经主要考《左仪礼》和《尚书》,另外《论语》和《孝经》为必考,在三天前便公布了考试范围。

    贴经只占三成的分数,是考士子们的基本功,即使经文不熟,三天时间也足以让他们重新复习,秋试主要是考策论,占了七成的分数,这就是考实际才华了,题目也统一拟好,一共有两个,《论北周、北齐对隋朝影响》,另一个是《关陇盐铁考》,两个题目可以任选一个,但张亮却没有策论的题目。

    张亮在自己的座位前坐下,文具和贴经试卷都已摆在桌上,试卷足有四大篇,限两个时辰内完成,至少要写五六千字,这就要求考生不能停笔,时间非常紧张。

    随着一声钟响,考试开始,四周一片沙沙的翻卷子声,士子们落笔如飞,每一个人都全神贯注,张亮下笔却非常滞涩,他头脑一片空白,这几天苦读复习的内容,他一个字都想不起来了,半个时辰后,张亮只写了两百余个字,额头上的汗珠不断滚落,焦急和紧张使他几乎要晕厥过去。

    房间里有三百余名考生,几名监考官背着手不断在考生中踱步,此时,张亮心中几乎要绝望了,难道自己还要回瓦岗落草吗?想到翟让对自己那种不屑一顾的眼神,他心中一阵阵刺痛,他忽然心一横,慢慢将外袍脱下,放在旁边桌案上。

    他目光一挑,见监考官从自己身旁走过,背对自己,他慢慢地移动袍襟,lù出了缝在衣袍内的一截白绫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小字。

    考试除了考堞,片纸不准带入,他便用几块白绫,抄满了他比较生疏的《左传》缝在衣袍里面,张亮心跳得厉害,他已经看到了答案,他心中狂喜,提笔猛抄,其实他只要稍微提醒一下,便能记得起来。

    此时《左传》已经快默完,还差最后两行他又慢慢将袍襟向外移了移又lù出了最后一段经义的答案张亮大喜,他又迅速写完了最后一段,他长长松了口气,伸手去拿衣袍。

    他mō了一个空,放在旁边的长袍竟然不见了,张亮顿时如坠入万丈寒窟,心都停止跳动了,他慢慢回头只见主考官高颊就站在他身后,手中拿着他的长袍,目光严厉而又无比心痛地注视着他。

    张亮几乎是被高颎揪出考场高颎铁青着脸,将他赶出大门外,“滚!我不要你这样的考生,人品卑劣,你就算学富五车又有何用?滚出去!”

    大门外的官员们都呆住了,居然还有考试作弊的,简直闻所未闻,很多官员和郡生跑出来看热闹,张亮跪在地上失声痛哭,他不是为自己作弊羞愧,而是为自己失去了这个机会而痛苦。

    这时,正在巡查考场的杨元庆也闻讯出来了,他笑问道:“阁老,这是怎么回事?”

    高颎指着张亮痛心道:“本来我还很欣赏此人,可是他居然开始舞弊,你们看!”

    高颎抖开张亮的长袍,里面竟然缝了四五块巴掌大的白绫,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引来周围人一片惊叹,杨无庆也不由哑然失笑,这个时代极少有考试作弊之人,一旦被抓住,若声就毁了,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考试作弊。

    “问老,你认识此人?”

    高颎叹了口气,“上次在酒肆,我听他说,杨义臣击溃张全称和高士达是在给窦建德做嫁衣,我便觉得此人还颇有眼光,还动念收他为徒,没想到他竟然考试作弊,人品卑劣!”

    张亮没想到高颎竟要收自己为徒,他心中更加悔恨万分,他跪在高颎面前哀求,“阁老,我知错了,给我一次机会吧!”

    “做梦!”

    高颎怒斥他道:“你不要名声,我还想要名声,你滚!”

    高颎转身便进去了,这时,一名士兵跑到杨元庆面前禀报:“禀报总管,杜长史有事请总管回去商议?!?br />
    杨元庆点点头,他看了一眼张亮,转身下台阶去了,官员们各自哂笑,不再理会张亮,张亮注视着杨元庆上了马车,他知道,这将是自己最后一次机会,他擦去泪水,追了上去。

    这几天,杨元庆一直在考虑高颎的建议,要扶持一个能和山东士族对抗的势力集团,不能让山东士族一党独大,虽然这不是一天两天能做成之事,但至少高颎替他打开了这扇窗户,让他看到了一条明路,他便可以从容布置,高颎的这条建议对他杨元庆影响深远。

    这时,他忽然听见亲兵的呵斥声,“走开!再靠近就射杀你?!?br />
    杨元庆透过车帘缝隙,见是刚才那个作弊的士子,他一直在跟着马车奔跑,杨元庆笑了起来,其实他不是高颎,对考试舞弊并不那么痛恨,只是他要取信于人,对舞弊者他就不能姑息。

    杨元庆又想起刚才高颎的话,此人说杨义臣击溃张全称和高士达是在给窦建德做嫁衣,倒有点识人的眼光。

    马车后传来了张亮的大喊:“大丈夫做事当不择手段,杨总管若拘泥于仁义砚矩,何以取天下?”

    “停车!”

    杨元庆命令一声,马车停了下来,他拉开车帘,淡淡打量一眼面前这个年轻的黑脸士子,“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

    张亮jī动万分,他连忙跪下道:“小人名叫张亮,荥阳郡人?!?br />
    杨元庆目光敏锐,瞥了一眼张亮的手,见他虎口和手掌都是老茧,这是拿过兵器的人,又笑问道:“你在老家做什么?一直读书吗?”

    张亮低下头,他犹豫良久,这个人生机会他一定要抓住,他终于心一横道:“小人读书十年,但家境贫寒,两年前因官差要抓捕民夫去高丽,小人便进了瓦岗寨做了一名哨兵……”。

    杨元庆点点头,还好,此人子自己面前没有说谎,他又问:“你既读书十年,为何做哨兵,不去做个文书之类,据我所知,翟让也是一个求才之人?!?br />
    杨元庆的话说到了张亮痛处,他恨声道:“翟让刚起事时确实是求贤若渴,可他有了几十万人后,便开始傲慢了,他只要士族或者大户人家的读书人,像我这等家境贫寒的读书人,他根本看不上,他几次自荐,他根本就不睬,李密上山时,他亲自下山十里去迎接,我托人告诉他,李密这种贵族上山,必怀野心,不可收留,翟让大怒,命人杀我,我才连夜逃下山,张亮无处可去,听说丰州不计贫贱求才,才不远千里来投靠?!?br />
    杨元庆又笑了笑,“你既然有才,为何还要考试舞弊?”

    张亮捏紧了拳头,低低声喊道:“仅靠四书五经怎能取天下?”

    杨元庆冷哼一声,“你可以不考,直接找我,说你有才,但既然你考了,就要守砚矩,听你的口气,对考试作弊并不以为耻!”

    张亮xiōng膛剧烈起伏,半晌,他脱口而出,“在下不过是窃书,总管却是窃隋,有何区别?”

    “大胆!”

    杨元庆脸沉了下来,喝令左右,“给我重打五十棍!”

    十几名亲兵冲上来,将张亮拿翻,乱棍齐下,打得张亮皮开肉绽,惨叫连连,片刻,行刑完毕,杨元庆冷冷道:“你再敢对我无礼,下次要你的脑袋!”

    张亮被打得战战兢兢,低头垂泪道:“张亮妄言,罪该重责,但我只想为明公效力,无意触犯公颜,恳请明公给我一次机会?!?br />
    杨元庆凝视他片刻,缓缓道:“你想让我用你也可以,但我必须要给士子们一个交代,考试舞弊是卑劣之举,我的治下不能把卑劣当做显耀,你自断一指,去投军吧!”

    三天后,高颎拿着一份录取名单来见杨元庆,高颎虽然是挂名主考,大量的评卷他不参与,但从最后一百二十名录取的士芋中确定前十名,却是他的事情。

    “元庆,录取名单出来了,你看看吧!”

    杨元庆放下笔,显得心情很愉快,“阁老请坐!”

    高颎坐下,将名单递给杨元庆,笑道:“你是总管,最后十名的名次要由你来确定?!?br />
    杨元庆接过名单看了片刻,笑问道:“这个第五名京兆杜衡和杜如晦有关系吗?”

    “听说是他族弟!不过考得非常好,几乎是满分,只是书法略逊一筹,本来是第三,但杜如晦不肯,所以排第五,以杜如晦严厉正大,不会有问题?!?br />
    杨元庆没有说什么,又继续看名单,他眉头一皱问道:“这第三名韦纶和第八名韦师明和京兆韦氏有什么关系?”

    “我看过他们履历,都是京兆韦氏的子弟,不过是偏房远亲?!?br />
    杨元庆背着手走了几步,沉思良久,便回头道:“这个韦纶可定为第一名,韦师明还是第八名,杜衡排第三,其他顺序依旧?!?br />
    高颎点了点头,他明白杨元庆的意思,高颎想起一事,又问:“听说那个张亮,元庆让他从军了?”

    “此人有可取之处,我已命他自断一指,以示舞弊惩戒?!?br />
    “官以德为重,此人虽有点鬼才,但人品有亏,元庆切不可让他独治一方,否则会坏你的名声,切记!”

    杨元庆点了点头,“阁老忠言,我记住了!”

    ……!。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