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八章 盛名之祸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第二十八章盛名之祸

    自从元家造反失败后,独孤震变得异常谨慎,尽管他在秘密支持李渊,但他和李渊的见面也变得格外隐秘,独孤震深知,很可能杨广已经在独孤家布下了暗探,一旦他和李渊的接触被杨广知晓,独孤家族便会惹来杀身大祸,李渊也会被贬黜,使他们的计划失败。书mí群4∴⑧0㈥5

    但接触却不可少,独孤震只能利用各种借口和李渊会面,今天摆下幼子的满月酒,就是他的借口之一。

    密室内,两人坐了下来,李建成站在父亲身后,李渊前些天还在太原,昨天进京准备参加述职,独孤震看了一眼李渊略有点浮肿发黑的眼圈,这是酒sè过度的表现。

    “你自己要当心,不要真的变成酒sè之徒?!?br />
    独孤震语重心长劝他道:“其实你只要保持你的胆小慎微,他就不会怀疑你,你这样一反常态地沉溺于酒sè,反而会让人怀疑你有目的,明白我的意思吗?”

    李渊苦笑一下,已经不光是独孤震劝他了,他沉溺于酒sè,他母亲和妻子都对他极为不满,他叹口气道:“那其实也并非我所愿,舅父劝告,我会记住?!?br />
    独孤震笑了笑,又对李建成使个眼sè,意思是让他管住父亲,李建成点点头,独孤震便不再提此事,把话题转到正事上,“你前几天让世民带话,说有事情找我,什么事?”

    李渊jīng神一振,立刻道:“是关于丰州杨元庆?!?br />
    独孤震点点头,“你继续说!”

    李渊沉yín一下道:“我认为杨元庆会将来会是我们的大敌,难道舅父没有发现吗?”

    “你说得不错,过去我只是觉得他武力强大,但竟然在丰州举行科举,而且把高颎给拉出来,这会给很多官员心理暗示,这是一种很高明的政治手段,从这件事,我才认为,他确实可怕,不过话又说回来,他同时也是推翻隋朝的中坚力量,他也能为我们所用?!?br />
    李渊摇了摇头,“原来我也是这样想,但现在我发现他根本就是在等待,和我们一样等待时机,他是绝对不会先站出来推翻隋朝,同时说不定还指望我们替他动手,想利用他,几乎是不可能?!?br />
    独孤震背着手在房间里慢慢地踱步,沉思不语,良久,他停下脚步道:“他还是有用,至少他能替我们把杨广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今天他举行科举的消息传来后,满朝哗然,杨广特地将韦霁找去质问,这说明杨广对他非常在意,这对我很有利?!?br />
    李渊又连忙解释道:“我也知道杨广注意他,对我们有利,我的意思是,我们能否在保持这种有利的前提下,尽可能地削弱他,比如高颎,我认为决不能为他所用?!?br />
    独孤震点点头,他同意李渊的意见,高颎声望太高,留在杨元庆那里确实是对他们的一大威胁。

    “这件事我会处理好,另外,我要再次提醒你,你不得募sī兵,实在太危险,有了杨玄感的教训,杨广对各地招募郡兵控制得极严,一旦被他知道,你就完了?!?br />
    李渊叹息一声,“杨元庆招募几万军,他不管,我们只要招募几百人就要倒霉,这算什么?”

    “哼!你以为他不想管吗?他是鞭长莫及,太原不能和丰州比?!?br />
    “可是我担心将来起事时,招募那些没有任何训练的农民,他们能和jīng锐的隋军对阵吗?就像杨玄感一样,手上有二十万大军又如何,一战即溃,舅父,要想成功,手中必须有jīng锐之兵,真正的军队,而不是那些流民?!?br />
    独孤震微微一笑,“你以为我想不到吗?我之所以千方百计把你安放在太原,其实是有很深的用意?!?br />
    李渊一怔,不解地看着独孤震,独孤震又笑着安慰他,“杨谅之luàn后,驻扎在河东的军队,基本上都是关陇之兵,河东十几万府兵的中高层军官,至少有一半是我们关陇贵族的家奴故旧之后,只要你起兵,我就能发动其他关陇世家一起支持你,不仅如此,我们田庄的庄丁和假子家奴,加起来也有数万人,更不用说让你想都想不到的钱粮储蓄,所以我让你一点都不要担心,你只管把你的太原留守之位坐稳了?!?br />
    李渊默默点头,今天独孤震终于把话说透了。

    李渊在独孤府呆的时间并不长,便告辞走了,马车在空旷寂静的大街上行走,夜sè深沉。

    李渊一直在沉默之中,月光从车窗缝隙里透入,照在李渊那略显得苍白的脸上,他目光复杂,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父亲!”

    一旁的李建成低声道:“我觉得独孤氏用心险恶,他利用我们做夺权的工具,当做他的傀儡,一旦夺权成功,独孤氏会不会”

    李渊半晌才lù出一丝冷笑,“或许他是有这种想法,只是我李渊又岂能任他摆布?”

    说到这,李渊又语重心长对长子道:“要学会忍耐,我们现在需要独孤家的支持,绝不能和他们翻脸,他利用我们,我们何尝不是利用他,只不过是看谁能利用到最后,你要记住我的话,以后,我会慢慢让你独挡一面?!?br />
    李建成点了点头,又道:“父亲,杨元庆之事我们不用考虑,我感觉,独孤家比我们更重视他?!?br />
    “确实如此,以独孤震的眼光,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杨元庆的威胁,让他去考虑,我们不要过问了?!?br />
    马车越行越快,很快便消失在沉沉的夜幕中。

    次日上午,独孤震匆匆走进了宣政殿偏殿,大宦官李忠良迎了上来,杨广在追查蜀王杨秀逃走一案时,处死了一百多名看守杨秀的shì卫和宦官,李忠良却因为找到替死鬼而逃过一劫,杨广没有怀疑到他头上。

    “独孤相国请稍等片刻,圣上正在接见韦寺卿?!?br />
    独孤震点点头,估计还是为了五原郡科举一事,其实他今天也是为这件事而来。

    “我就等候一会儿吧!”

    独孤震走进大殿,李忠良见左右无人,又低声道:“我还有一些消息,独孤相国有没有兴趣?”

    独孤震迅速瞥了他一眼,李忠良的脸上挂着谄笑和掩饰不住的贪婪目光,他在沉寂了几个月后,又一次忍不住lù出了他贪婪的本xìng,独孤震极度厌恶此人,但现在他还需要利用这个宦官,需要得到他的宫中情报,有些消息很有价值。

    “你写纸条传来,该给你的,不会少?!?br />
    李忠良大喜,连连点头哈腰,“我今晚就派人送来!”

    御书房内,杨广正在听取鸿胪寺卿韦霁的答复,关于五原郡那两个高中的韦家子弟,杨广很担心关陇士族也开始支持杨元庆,他必须要nòng清这件事,绝不含糊.

    “回禀陛下,臣昨晚回去查这两人,考上第八名的韦师明是臣族弟韦薰第五子,是一个小妾所生,而韦薰本人并没有入仕,身体多病,一直住在长安杜陵老宅静养,臣很少能见到他,这件事臣确实不知情,昨晚已经命人赶去长安责问他?!?br />
    “那考第一名的韦纶呢?”杨广又冷冷问道。

    “韦纶此人臣也查到了,是韦家归北支的子弟,关系更是偏远,以务农为生?!?br />
    韦霁就是在告诉杨广,这两人虽是韦氏子弟,但都是偏房庶子,去五原郡参加秋试和他没有半点关系,和韦家的主干也没有关系。

    杨广的脸sè稍稍缓和一点,他关心的是,这两人去五原郡是不是韦家的安排?从他们身份来说,虽然也有可能,但可能xìng不大,尤其韦家不会安排归北支的子弟去,但杨广心中还是不舒服,因为杨元庆此举就是一种暗示,暗示关陇士族也在支持他,会让很多关陇士族产生误会。

    “朕可以相信韦家并没有支持杨元庆,但这件事你必须公开辟谣,不能让世人误会,还有,韦家准备怎么处理这两名子弟?”

    “臣一定照陛下的意思公开辟谣,关于这两名子弟,臣昨晚和一些族人商量过,决定对他们进行严厉处理,三年不准参与族祭,责令他们脱离五原郡?!?br />
    杨广的本意是想让韦家把这两名子弟赶出家族,不承认他们是韦氏子弟,可这样一来,韦家内部会分裂,反而会造成一部分韦氏子弟支持杨元庆,杨广有这个担忧,他便没有多说什么。

    “朕知道了,就按你的想法去做?!?br />
    “臣遵旨!”

    韦霁行一礼,便退了下去,杨广心中着实有些烦恼,其实他并不担心杨元庆扩充军事力量,而杨元庆举行科举,他却极为重视,这是一种政治举动,是杨元庆独立的一种征兆,令杨广无法容忍。

    这时,一名宦官在mén口禀报,“陛下,独孤相国来了,求见陛下!”

    “宣他进来!”杨广无奈地叹口气,他深恨杨元庆的科举,却又没有什么办法阻止。

    片刻,独孤震走了进来,躬身施礼,“臣独孤震参见陛下!”

    “独孤爱卿,你有什么事急着见朕?”

    “回禀陛下,是关于高颎?!?br />
    杨广jīng神一振,这也是他极为恼恨之事,高颎竟然敢去帮杨元庆,简直是活得腻烦了。

    “你说!”

    “陛下,绝不能让高颎辅佐杨元庆”

    独孤震话没有说完,杨广便打断了他的话头,“这个朕心里很清楚,只说你的策略?!?br />
    “陛下,臣建议陛下重新召高颎入朝为官,臣相信,以他对名声的看重,他不敢不来?!?br />
    杨广眯着眼沉思片刻,这是个好办法,高颎的三个儿子都在朝中为官,除非他不想要儿子的命。

    杨广又想了一想,便点头应允了,“可以,既然他喜欢跑边疆,朕就封他为司隶台大夫,替朕去安抚岭南和jiāo趾蛮族!”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