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十九章 关陇双贵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樊子盖病逝后,杨广便将独孤震留在京城辅佐越王杨侗,但独孤震并不是大权独揽,而是由他和光禄大夫段达、民部尚书韦津、右武卫将军皇甫无逸、右司郎卢楚等五人共同辅佐杨侗,独孤震仅仅是五名辅佐大臣之一,所有政务由五人共商决定,兵权则由越王杨侗掌管,当杨玄感东山再起,攻下关中的消息传到洛阳,京城内也是一片混乱,杨侗紧急派虎贲郎将宋老生率两万精兵进驻河东郡,防止杨玄感出关东进。

    独孤震也终于沉不住气了,就在杨玄感消息传来的当天晚上,独孤震乘马车来到了窦府。

    杨玄感进占长安完全打乱了独孤震的步骤,使他策划已久的计划面临失败的危险,令独孤震心急如焚,现在他只能和窦氏一同商议应对之策。

    独孤震的马车缓缓在窦府门前停下,这里是窦氏家主窦威的府邸,独孤震从马车下来,窦威之子窦恽便迎了上来,“独孤世叔大驾光临,令窦家不胜荣幸,父亲特命我在此等候世叔,若有失礼之处,请世叔多多包涵!”

    独孤震回礼笑道:“我不请而来,打扰你父亲了,他现在可在府内?”

    “在书房等候世叔,请世叔跟我来!”

    窦氏家族虽然不是八柱国之一,但因其家族人才辈出,而渐渐成为关陇贵族中的重要家族之一,因为李渊之妻窦氏是窦家嫡女,因此窦氏家族也是李渊最重要的支持者之一。

    窦家和独孤家都是李渊的支持者,但两家互不服气,平时也没有什么联系,都用各自的方式支持李渊,而这一次因为杨玄感的意外杀出,使两家不约而同地走到了一起,窦威也正想去请独孤震,却没有想到独孤震自己来了。

    独孤震走进书房,窦威异常热情,请独孤震坐下,又命人上茶,窦威今年已六十余岁,比独孤震大两岁,窦氏一族大多以武艺勇猛著于世,但窦威却是文采秀美,学识渊博,他在官场混迹数十年,因和蜀王杨秀关系太近而一直不被杨广所用,前年被免职在家。

    两年稍稍寒暄几句,窦威便直接挑明了话题,“杨玄感再反,占据关中,我本想派人去请独孤家主,没想到独孤家主自己来了,也算是我们心有共急,不知独孤兄有什么对策?”

    独孤震心中虽急,但脸上却不表lù出来,他不慌不忙道:“我们的对策要一分为二,先说关中,再说叔德,可好?”

    窦威笑了起来,“若要说关中,那就由我先说吧!我今天下午刚刚收到侄子窦庆送来的一封急信,我知道最新的关中情况?!?br />
    独孤震大喜,“窦兄请讲!”

    窦威取出一封信道:“杨玄感虽然占据关中,我以为问题也不是太严重,杨玄感虽得关中之地,却未得关中人心,长安官员大多逃亡,各大关中门阀也各自整肃家风,静观其变,投靠杨玄感之人,大多是饥民和关中乱匪,以及yīn世师、骨仪等jiān佞之人,杨玄感派去掌军之人,也都是他的族人,由此可见,杨玄感虽得地利,但没有得天时,更没有得人和,我们还有机会?!?br />
    独孤震点点头,窦威的见识不亚于他,不愧是窦氏家主,他也笑道:“独孤氏在关中也有上万假子、家丁,我也知窦家也有家丁无数,但我建议,现在不是动用他们的时候,我们不仅要防杨玄感,更要防杨广,现在我们可以利用隋朝在关中的官方势力,对抗杨玄感,让他无法定下心来巩固关中,不时,朝廷大军必到,利用朝廷军队替我们扑灭杨玄感之反。

    这才是独孤震来找窦威的主要目的,窦威的两个侄子都在关中担任重职,窦抗为弘化郡太守,窦琎为扶风郡太守。

    窦威明白他的意思,他微微一叹道:“这个不劳独孤家主提醒,我已经想到,我已命窦抗率军进入扶风郡,让窦抗和窦琎二人募兵数万,抵抗杨玄感的进攻,其实我最担心的是杨元庆,如果杨元庆率大军南下,从后面进攻扶风郡,那扶风郡就完了,而且丰州军精锐,朝廷之军也未必能敌得过,这是我最担忧之事,一旦杨元庆大军进入关中,关陇之地就没有我们的机会?!?br />
    独孤震微微一笑,“我敢断言,杨玄感再反,杨元庆绝不会出兵参与,他一定会和杨玄感划清界线?!?br />
    窦威沉吟一下道:“你是说,上一次杨玄感造反之事?”

    “正是这样!”

    独孤震笑道:“他已经向天下人宣布杨玄感为叛逆,并断绝父子关系,现在他再助杨玄感,他怎么向天下人解释?而且雁门之役,圣上刚刚承认他为隋臣,承认丰州军为隋军,如果他就此出兵关中,他必将失信于天下,人无信则不立,这个后果他一定会考虑,所以我敢断言,他绝不会出兵帮助杨玄感,当然,他也不会帮助朝廷,应该是束兵观望?!?br />
    “如果是这样,那我们就有机会了,独孤兄,你认为叔德是否借口这次平叛杨玄感而进取关中?”

    独孤震背着手走了几步,他摇了摇头,“圣上虽去了江都,但他还能操控局势,隋朝虽已是千疮百孔,但并未倒下,还没有形成分崩离析之势,现在起兵,我认为时机还不成熟?!?br />
    “那独孤兄认为时机何时成熟?”

    独孤震淡淡道:“等天下的造反势头再猛烈一点,影响力再大一点,比如中原,比如南方?!?br />
    独孤震告辞而去,窦威坐在书房内沉思不语,这时,他身后儿子窦恽道:“父亲,我觉得独孤家sī心太重,他并非全力助李家?!?br />
    窦威看了儿子一眼,摇摇头道:“话不能这样说,谁家没有sī心?谁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我们窦家不是一样吗?独孤震已经不错了,今天长安的消息刚传到洛阳,他便急急慌慌跑来,说明他很在意杨玄感造反,他是希望李渊能成功,毕竟李渊是他外甥,你之所以感觉他好像不尽心,那其实只是一个面子问题,他不愿意把内心的东西表现出来,至少在窦家面前他不想表lù?!?br />
    窦威提笔写了一封信,交给窦恽,“你让信儿火速赶去太原,让他把这封信交给李渊?!?br />
    “是!孩儿明白了?!?br />
    窦恽接过信,行一礼下去了,房间里只剩下窦威一人,窦威低沉沉思不语,他虽然对儿子说,独孤家没有sī心,可实际上,他也觉得独孤家有sī心,最明显是他反对自己的方案,要李渊再等一段时间,实际征剿杨玄感就是一个很好机会,他为什么要等?真是因为时机不成熟吗?

    窦威认为不是,真正的原因是独孤家有sī心,独孤震想再观望形势,他并没有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李渊身上,窦威很了解独孤家的传统,当年独孤信不就是这样吗?

    窦威冷冷笑了一声,那是独孤震并不了解李渊。

    独孤震的马车在寒冷的夜里疾速而行,清冷的月光从车帘缝照进车厢,照在独孤震的脸上,使他的脸变得惨白如玉,独孤震身上盖着一áng厚厚的毛毯,目光闪烁,在思考着什么?

    杨玄感的横空杀出打乱了他计划,使他对李渊的信心有些动摇了,李渊还有可能夺取江山吗?

    他知道南方的萧梁在蠢蠢yù动,他知道瓦岗寨的李密风头正劲,他也知道河北的窦建德在厚积薄发,但这些人都不足为虑,他唯一担心的是杨元庆,此人有头脑、有眼光、有手腕、有耐xìng,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bō涛之内,此人伏蛰于丰州,一样在等待时机。

    独孤震觉得自己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他在支持李渊的同时,应该给独孤家再留条后路,就像韦氏家族的态度,他们公开承认韦师明和韦纶是韦家子弟,实际上就是在给杨元庆表明了态度,他们同样也是在给韦家留下一条后路。

    丰州军中应该有一个姓独孤的人。

    独孤震的马车缓缓在独孤府前停了下来,独孤震走下马车,立刻吩咐道:“去把独孤雷速速给我找来?!?br />
    独孤震回到自己书房,不多时,家人在们禀报,“老爷,独孤雷到了?!?br />
    “让他进来!”

    很快,一名三十余岁的男子走进书房,躬身施礼,“侄孙独孤雷参见家主?!?br />
    独孤雷是独孤震之兄独孤陀的庶孙,在独孤家族中地位低下,他是少府寺的弓弩署丞,只是一名从九品小官,但他却技艺精巧,尤其善于造弩,能制造极为高明的弩机,当年工部尚书宇文恺曾对他赞不绝口,夸他是大隋造弩第一人,虽然很有本事,但在重士轻匠的独孤家族,独孤雷却没有出头的机会。

    独孤震此时想到了这个人,就是看中了他的制弩才华,独孤震微微一笑道:“有一件事,事关家族兴衰,我想让你去做?!?br />
    独孤雷口齿笨拙,不善于言辞,家主居然把事关家族兴衰的重任交给他,令他不胜惶恐,他结结巴巴道:“家主吩咐!”

    “从现在开始,你改名叫张雷,可带十几名弩匠去丰州九原县开一个卖弓弩的铺子?!?br />
    说到这,独孤震压低声音道:“你要想办法成为丰州军的大匠,要被杨元庆所器重,不到迫不得已,绝不能公开你独孤家族的身份,你明白吗?”

    “侄孙明白了!”!。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