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四章 海寺之战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李密趁中原兵力空虚,兵进荥阳,一举夺取了洛口仓,华夏震动,翟让心中懊悔,率领大军前来和李密汇合,并推举李密瓦岗之主,尊为为魏公,自己甘为瓦岗次主

    瓦岗四十余万大军距离京城洛阳只有百余里,洛阳形势?;?,瓦岗军十万大军随即包围了荥阳郡治管城县,荥阳太守郇王杨庆紧急向皇帝杨广求救

    杨广被瓦岗军军势震慑,下旨命河南道讨捕大使张须陀率五万军讨伐瓦岗,并加封他为荥阳通守

    此时的张须陀也同样连战连捷,横扫河南道十二郡,所向披靡,他和瓦岗军曾经为争夺濮阳而交战数次,皆将瓦岗军杀得大败,连翟让也险些死张须陀手上

    张须陀慷慨领命,率三万大军一路杀向荥阳,贼兵望风而逃

    这天下午,张须陀逼近管城县,命大军在管城县以东二十里外扎下大营

    时值大业十二年年,隋军大营一片静谧祥和,士兵们今天放了假,但不准出营,士兵们都在帐中休息,有的睡觉,有的聚在一起聊天,谈论家乡的风物

    张须陀则骑马在大营内巡视,之所以敢让士兵们休息,是因为他得到了情报,瓦岗军已经撤了管城县之围,退回到荥阳县,周围二十里,并无敌军

    张须陀今天已经五十二岁,他一生中最大的希望就是能有一个儿子,但上天不眷顾他,他膝下无子,只有两个女儿可是两个女儿也不幸惨死让他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一般

    失女的哀痛他深深压在心中,在任何人面前他不会表露出来,在将士们眼中,他是严慈相济的统帅,是宁愿自己无钱养家,也不能委屈士兵的父亲;在朝官们眼中,他是个不近人情,不懂变通的愚将立下那么大的功劳,却不懂夸耀自己,只会给将士请功;在皇帝杨广眼中,他是一个屡战屡胜的猛将,是忠心耿耿的大臣,是支撑大隋的柱石;在民众眼中,他却又是一个嫉恶如仇,爱民如子的清官

    但不管众人是怎么看他,却没有人去想过他的家庭,想过他的失女之痛仿佛他没有家庭,没有妻女,只有一些细心的士兵发现他的头发白了大半,发现他的孤寂的背影开始变得有些佝偻他们才慢慢体会到这位主帅心中埋藏着的巨大哀痛

    这时,秦琼不知何时来到了张须陀的身旁,“大帅,去休息一会儿卑职来替大帅”

    张须陀笑了笑问:“士信呢,怎么不见他?”

    “他的心情不好,我让他一个安静一会儿”

    张须陀点点头“我们走走”

    两人骑马慢慢而行

    “叔宝,你今年有四十了”

    “明年四十了”

    张须陀叹了口气,“时间过得快啊当年你来投奔我时,还不到三十岁,现在你也是老将了,我也老了”

    秦琼沉吟一下问:“大帅,听说朝廷准备将我们拆分有这回事吗?”

    “不是叫拆分,是朝廷准备我们一半军队调去河北道对付窦建德,可能这场战役结束后,我会去河北,然后这里留一部份将领和士兵组建三支军,分别镇守河南十二郡”

    “这三支军主将中有卑职吗?”秦琼低声问道

    张须陀的眼中闪过一丝难过,本来他是推荐秦琼为河南道东路军主将,驻扎齐郡,但兵部回馈的名单中却没有秦琼的名字,张须陀也知道问题出在那里,就因为秦琼的父亲是北齐官员,也正是这个原因,自己屡屡为秦琼请功,却屡屡被驳回,大业六年他便是齐郡都尉,大业十二年,他还是一个鹰扬郎将,一直得不到提升

    秦琼冷笑一声,“我知道,兵部那帮人又看了我的籍贯是”

    张须陀叹了口气,“也不一定,现在正式任命并没有下来,只是一些传闻,等打完这一仗,我亲自去江都见圣上,如果还是不肯给你升官,我也辞官不做了”

    秦琼心中默默感动,这时,他又想起一事,小心翼翼道:“听说这次杨玄感造反,元庆并没有率军去关中汇合”

    张须陀明白他的意思,他笑了笑,“那孩子的心思不是你能看懂,我很了解他,他不理睬父亲并不代表他忠于隋朝,如果说杨家只有一个人能让他效忠,那就是他祖父,不过我已经想通了,能有一个这么有出息的徒弟,也是我张须陀的福气”

    张须陀想起了孩童时的杨元庆第一次扔进冰窟窿时的情形,那孩子的倔强令他至今记忆犹,不知杨元庆的孩子会怎么样,他会不会也像自己一样把儿子扔进冰窟窿?想到这里,张须陀的嘴角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

    次日一早,张须陀率大军继续向西进发,次日中午,三万隋军抵达荥阳县三十里外,瓦岗军也在荥阳县布下了十五万重兵,准备迎战张须陀

    瓦岗中军大帐内,翟让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李密说他会赶来,可是到现在,张须陀已兵临城下,李密的影子都看不见

    翟让三败于张须陀,他对张须陀有一种骨子里的害怕,张须陀的五万精兵天下闻名,从来都是以少战多,所向披靡,卢明月的十几万大军败给张须陀二万人,吕明星的十万大军、左孝友的十万大军、郝孝德的十余万大军都是被张须陀以一万或两万军击败,自己三败于他,也都是在三倍的兵力下被击溃

    想到张须陀的三万精兵,翟让便一阵阵胆寒,如果李密再不来,他就准备撤军回巩县

    就在这时,一名士兵来报,“魏公使者来了”

    翟让心中一阵失望怎么是使者而不是李密本人他忍住气道:“让使者进来”

    片刻进来两人,前面一人是李密心腹爱将王伯当,后面一人却戴着宽边斗笠,遮面而来

    “此人是谁?”翟让指了指后面一人,奇怪地问道

    后面人将斗笠一摘,却正是李密本人,吓了翟让一大跳,他又惊又喜“魏公为何这样?”

    “嘘”

    李密嘘了一声,低声道:“莫要让人知道我来了,自己人也最好不要说“

    翟让点点头,吩咐亲兵,“任何人不准进来”

    这他这才问李密,“魏公可是为了破张须陀而来?”

    李密点点头,“千万不能让张须陀知道我带来,我已派人假装于我,正在巩县向这边赶来的途中,要明天晚上才能到所以我们必须今天破敌”

    翟让大喜,“魏公可是有了破敌之策?”

    李密冷冷一笑,“此人百战百胜,已经极为自负他命命有五万大军,却只带三万人来对付我们四十万大军,他的自负可见一斑,就算不用奇兵,我用四十万大军围困死他也可以,但这一次我要用奇兵对付他,我问了不下百名和对他打过仗的将士,我已经知道了他的致命之处”

    翟让连忙问:“魏公计从何出?”

    李密得意一笑,“大哥不要问,我已经安排好,只管列大军和他作战,胜了固然好败了,那就该我出场了”

    荥阳县东南方向有一座有名的寺院,叫做大海寺,寺院早已在兵灾中毁掉,只剩下残垣断壁,四周是茂密的森林,曾经肥沃的耕地上摆开了战场

    此时就在大海寺南面的辽阔原野上,金鼓大作、杀声震地,旌旗如云,杀气冲天,张须陀三万大军列成三座方阵,向密集的瓦岗军中军进攻,此时的瓦岗军并没有什么阵容,数十名大将各自代兵,依仗着五倍于隋军的兵力优势,从四面八方向隋军发动猛烈进攻

    而不管瓦岗军怎么进攻,隋军都保持着它的三座方阵,毫不动摇地向中军杀去,就仿佛陷入狼群中的三只狮子,他们的目标就是对准了狼王

    这张须陀从上百场战役中总结出来的经验,乱匪几乎没有什么训练,阵法是没有,重要是,一支大的乱匪一般都是由无数小的乱匪组成,这就是导致乱匪内部山头林立,打起仗也各自为阵,没有什么统一指挥

    他只须集中兵力击溃乱匪中军,那么乱匪大军就会全线溃败,打了百战以来,从来都是如此

    李密或许不是这样,但李密不在荥阳,张须陀得到斥候情报,李密率三万军正向荥阳县赶来的途中,这支军队应该是翟让指挥

    张须陀和翟让打过三次仗,翟让的军队和别的乱匪没有什么区别,翟让的中军也不过五万余人

    张须陀目光冷冷地注视着远处依稀看见的翟让中军大旗,对方的阵脚已经开始动摇了,全面出击的时机到来,张须陀毅然下令,“击重鼓三支方阵合击中军”

    “咚咚咚”五十面重鼓同时敲响,指挥台上三面红旗招展,鼓声和旗语,都是告诉隋军,三军合一,全面出击敌军中军

    隋军三支方阵开始发生变化,渐渐地,三支方阵融合为一阵,两支五千的骑兵从左右翼杀出,直扑敌军中军两翼

    战场上瓦岗军虽然声势浩大,但绝大部分士兵都没有攻击隋军的机会,实际是翟让的五万中军在苦苦支撑隋军三万大军的反复攻击,渐渐出现了崩溃的迹象

    在战场北面,大海寺旁的一片森林里,李密率领五千骑兵埋伏在这里,等待着张须陀一个足以致命的习惯出现

    李密冷冷地注视着战场的变化,他已经看出翟让不行了,开战还不到两个时辰,翟让的大军便渐渐支持不住,没有章法和阵法的作战,永远是乌合之众,瓦岗军的混乱使李密做出了这个判断

    这时李密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各路乱匪之所以屡屡被隋军击败,就在于没有建立起隋朝那样的官阶等级制度,各自为阵,权力没有集中,翟让也是如此,他太纵容手下,使他今天在大战时约束不了众人,没有人听他的指挥,他李密绝不能再犯这样的错误,瓦岗军必须属于他李密一人

    “魏公,瓦岗军败了”有亲兵低声惊呼道

    李密也看见了,瓦岗军帅旗已倒,开始大规模溃败,李密回头低声令道:“等待我的命令出击”

    战场上,翟让中军崩溃,大军一败涂地,张须陀挥刀大喊:“一路追杀,斩首翟让者,赏银五千两,官升三级”

    隋军一路追杀十余里,杀得瓦岗军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但就在这时,李密所发现的,张须陀的一个习惯性漏洞出现了,张须陀的指挥中枢五百余人,并没有随军追杀,而在原地围着指挥塔等待大军的战报,张须陀就在队伍中,四周只有他的五百亲兵,而三万大军已经追杀出十余里

    李密见时机来临,一声厉喝:“杀”

    五千瓦岗精锐在李密的率领下从树林内杀出,张须陀一眼看见了突然杀出的伏兵,他大吃一惊,立刻喝道:“三军集结”

    五百亲兵立刻集结成一个方阵,但瓦岗军的五千骑兵迅猛异常,从两边飞驰而出,截断了张须陀的前后退路,队伍合拢,将张须陀包围

    张须陀大吼一声,率军突围,他挥刀劈砍,一名瓦岗大将人头被劈飞,回身又是一刀,将两名骑兵拦腰斩断,张须陀勇猛异常,左右劈砍,只杀得人头滚滚,血肉横飞,竟被他杀出一条血路,冲出重围,但一回头,他五百亲兵和大将贾务本都没有能冲来

    这五百亲兵跟随他多年,都视他为父,他只听见亲兵惨叫声不断传来,他狂吼一声,“给我闪开”

    他连劈数十人,再次杀进重围,他的五百亲兵已经被瓦岗军隔成数堆,张须陀杀入重围,找到百余人,从另一边杀出来,将百人救出,这时,他看见贾务本带领数十人被千余骑兵包围,看眼一个个被杀死

    张须陀眼睛都红了,他喝声如雷,第二次杀进敌军大阵,将贾务本和剩下的十几名亲兵救了出来

    李密见张须陀神勇无比,不由大怒,对王伯当使个眼色,王伯当张弓搭箭,瞄准了张须陀的战马,弓弦一松,一支狼牙箭闪电般射出,一箭射进了张须陀战马的眼中

    战马一声惨嘶,前蹄高高扬起,将张须陀掀翻在地,李密大喜,立刻下令,“不许杀,围住他”

    数千战马迅奔跑,片刻之间,张须陀团团围在中间,数千把兵器指着他,张须陀拔出他的冷月宝刀,挺身而立,浑身浴血,冷冷地注视着包围他的数千骑兵

    李密战剑一指张须陀,得意地笑道:“张须陀,事到如今,你还不投降吗?”

    张须陀仰头大笑,“为将者能战死沙场,何其快哉”

    他‘扑通’向南方跪下,磕了三个头,悲声大喊:“陛下,臣张须陀不能陛下效命了,愿来世再为隋臣,捍卫大隋江山”

    张须陀反手猛地一刀向自己心脏戳去

    数千瓦岗骑兵默默地望着张须陀的尸体,一阵风吹起,将一面大隋残破的赤旗吹来,覆盖在张须陀的身上

    (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泡书阅读最最全的小说///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