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五章 野心泄露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张须陀战死,他的部众被迫南撤谯郡,将士一路号哭,河南郡十二道为之黯淡,瓦岗军则士气大振,一路反扑,不仅占领荥阳全境,许昌郡、梁郡、东郡、济阴郡、济北郡、淮阳郡、东平郡也全部被其占领,郡县官员望风而降,整个中原腹地都成为瓦岗军的疆域

    瓦岗军的兵力再次恢复到四十万,但兵力结构发生了倾斜,李密的兵力增加到二十五万,而翟让的兵力因大海寺惨败而减少到十五万,同时,李密因攻占洛口仓和杀死张须陀而声望大增,隐隐已成为中原领袖,翟让则因大海寺之败而对李密生怨,两人的矛盾最终因领导权的替而开始激化

    江都的天空因张须陀的战死和瓦岗军的迅扩张而变得愁云惨淡,三军是士气低迷,皇宫内,杨广迎来了一个又一个的不眠之夜,尽管他追封张须陀为荥国公,谥号‘忠’,但这依然不能振奋士气,取代瓦岗军攻掠中原所带来的冲击

    御书房内,杨广默默地听着裴蕴的汇报

    “李密自立为魏公,以行军元帅府瓦岗军衙,设三司、六卫,元帅府内设长史、司马及各曹参军,约束军纪,削减税赋,郡县官员皆任原职”

    这一次杨广出乎意料地没有发怒,他低低叹了口气,“草莽造反不可怕,可怕的是贵族造反,他们懂得建立政权,治理天下没有李密,瓦岗不过是一盘散沙、乌合之众,天下大乱,朕当如何是好?”

    杨广忧心忡忡地望着窗外眼睛充满从未有过的无奈和伤感,这时,虞世基躬身道:“张须陀虽亡,但天下能带兵者并非张须陀一人,臣可以推荐几名大将,供陛下甄选”

    “你说朕听着”

    “陛下,臣首先推荐江都通守王世充,此人镇压江南造反屡立奇功,而且手段极狠,横扫江淮,同样百战百胜他堪称张须陀第二,可由他去率领张须陀余部,镇压瓦岗之乱”

    杨广点点头,王世充虽善于带兵打仗,但此人善于迎奉为官八面玲珑,和张须陀的耿直忠诚不能相比,不过王世充确实是替代张须陀的最好人选,此时是急用人之际杨广也顾不了太多

    “朕准了,传朕旨意加封王世充为左屯卫将军、左光禄大夫、河南道讨捕大使,受越王节制即刻赴中原剿匪”

    杨广下达了旨意,又问道:“还有谁可推荐?”

    “臣再推荐马邑郡太守王仁恭,此人纵横沙场数十年,能征善战,不亚于杨义臣,陛下若能用之,可平河北之匪”

    “可朕听说他整日沉溺杯中之物,不理政事,此人可用吗?”杨广疑惑问道

    “陛下,凡大才能者失意,大多沉溺于杯酒,或寄情于山水,王仁恭若能启用,他必将奋发以报君”

    杨广沉思片刻,终于点点头,“朕可先任命他为邺郡通守,若剿匪有起色,朕再任命他河北道剿匪大使”

    “陛下圣明”

    ‘圣明?’

    杨广脸上露出苦笑之意,他微微叹息道:“北方乱势已成,朕已无奈,现在南方林士弘造反,才是朕心腹之患”

    他回头问裴蕴和虞世基,“你们二人都是南朝之臣,对南朝熟悉,能否推荐一人,去平剿林士弘之乱?”

    裴蕴上前躬身道:“陛下,臣推荐左翊卫大将军来护儿,他善于水战,而且忠心报国,此时他就在江都,可命他去丹阳造船,平叛林士弘之乱”

    虞世基也道:“陛下,臣想推荐的第三人正是来护儿,他平鄱阳湖之贼最为合适”

    “正是朕意,准”

    难得杨广今天连听劝谏,他的沮丧心情也渐渐恢复,他给虞世基使了个眼色,命他先退下,这时,御书房内只剩下他和裴蕴两人

    杨广看了一眼裴蕴,问道:“朕刚才见爱卿欲言又止,爱卿想说什么?”

    裴蕴躬身道:“臣是想说李渊”

    杨广一怔,“李渊怎么了?”

    “臣刚刚接到河东道监察御史的弹劾,李渊在剿灭贼帅毋端儿时,得到六万降卒,他将这六万降卒整顿为军,以为私用,此事并没有向朝廷禀报”

    杨广愣住了,这时,他猛地想起一事,上午他接到高君雅的密报,还没有来得及看

    杨广立刻从桌上找到密信,撕开信皮看了一遍,他顿时大吃一惊,和裴蕴说的完全一致,而且李渊编招募军队达两万余人,这样的话,他手中实际上已有十万军队

    杨广忽然想起了那句谶语,他到吸一口冷气,莫非谶语指的其实是李渊,而并非李浑和李敏,他恨得咬牙道:“朕被他忠厚之相欺骗了”

    杨广刚要下旨抓捕李渊,裴蕴却道:“陛下不可捅破此事,捅破此事李渊必反”

    一句话提醒了杨广,他沉思片刻道:“朕可以封他为尚书右仆射,入阁为相,把他哄来江都,同时可密令高君雅,若李渊不来,可就地抓捕斩之”

    “陛下,臣也是这个意思”

    杨广将裴蕴留下来,并不是为了李渊,而是另有所图,他盯着屋顶,呆看了一会儿,才徐徐道:“其实朕知道,最适合的平匪之将还是杨元庆,朕很想用他,可是他总让朕失望,如果他真的能替朕剿灭天下之匪,朕可以将他纳为宗室,封他为王,将来他的子孙也能有机会登基,裴爱卿,这可是朕最大的诚意”

    杨广口口声声的最大诚意,却把裴蕴吓得汗流浃背,这哪里是什么诚意这分明是在逼裴家表态,他跪了下来,“陛下,臣没有和杨元庆有往来臣无法与他联系”

    杨广这几句话,三分是真,三分是假,三分是试探裴蕴,还是一分才是他的诚意

    杨广忽然觉得异常疲惫,他挥挥手,“朕有点累了,爱卿告退”

    “臣告退”

    中午时分裴蕴一般都要回府吃饭,再小睡片刻,但今天裴蕴却没有心思午睡,他忧心忡忡地回到自己府中杨广的最后几句话着实令他困惑,他不明白杨广的心思,难道他真的想封杨元庆为王?但裴蕴随即又将自己的想法否定了,帝王之性,怎么能容忍杨元庆来分他的江山假如是真的,那也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裴蕴知道裴矩现在躲在丰州,裴矩也写信邀请他去丰州,但裴蕴始终放不下眼前的利益现在他出任尚书左仆射,是朝廷第一相所有的奏折都是由他和虞世基共审,尽管奏折已经不多但这种荣耀却是他一生梦寐以求,让他放弃,他一时还办不到

    刚回书房坐下,他便命写了一封信,找来一名心腹家人,把信递给他,“走荆襄道去京城,把这封信交给长公子”

    裴蕴有三个儿子,都有才学,长子叫裴论,现任太府寺丞,留在京城,次子裴爽,因在大业九年参加杨玄感造反而被坐罪,坐了一年牢狱,现赋闲在家,三子裴愔跟在他身边,任尚辇直长

    裴蕴的想法是,即使他不去丰州,也可以让儿子代表自己前去,他打算让长孙裴曜和次子裴爽前去丰州

    心腹家人走了,裴蕴刚端起碗要吃饭,便有门房来禀报,“江都通守王世充求见,还带来一群匠人”

    裴蕴心中奇怪,带匠人来做什么?他便走出府邸,大门前,王世充春风满面,他刚刚从宫里回来,他正式荣升为河南道讨捕大使、左屯卫将军、光禄大夫,他的人生到了一个转折的时刻

    他见裴蕴出来,连忙上前施礼,“卑职王世充,参见裴相国”

    裴蕴眯着眼笑道:“王将军,恭喜你了”

    王世充恭恭敬敬道:“这都是裴相国平时的栽培,卑职心中感激不尽”

    王世充为人圆滑,八面玲珑,这在朝廷中是出了名的,不过他的话确实让人听得舒服,裴蕴点点头,他见一群匠人,大约三四十人站在不远处,便奇怪地问道:“王将军,这些匠人来做什么?”

    王世充谄笑道:“我见裴相国府邸的外墙有些斑驳,所以找这些匠人来修补一下,今明两天正好天气都不错,可以修补一下”

    裴蕴这才恍然大悟,他住的宅子是座老宅,有些年月了,前天下了一场冬雨,使外墙的墙皮大面积脱落,颇为难看,裴蕴抱怨了两句,没想到王世充今天就带来了工匠,此人心思之巧,令人叹服

    裴蕴又想起一事,笑道:“我那后宅的鱼池最近有些漏水,能不能烦请工匠们一并修补一下”

    王世充慌忙躬身道:“卑职也有耳闻,所以今天工匠们都带来了修补鱼池的工具,只是卑职担心让工匠进府,打扰裴相的家眷”

    “无妨我今天让家眷们收拾一下,明天可以动工,先修鱼池,再补外墙”

    裴蕴眼睛都笑成一条缝,王世充如此善解人意,若不能升官,都是天理难容了

    “这怎么好意思呢?”

    “能为裴相国效劳,是卑职的荣幸,别人想效劳还没有机会,若裴相不给卑职这个机会,那卑职只能怪祖坟没有埋好”

    这种露骨的阿谀奉承让裴蕴听得都有难受了,而且这座宅子也是王世充替他找的,是江都最好的大宅,王世充还甚至献给他两个美貌的歌姬,这些人情累积下来,他也知道,自己若不表示表示,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了

    “那就多谢王将军了,不知王将军有什么难处需要老夫帮帮忙,尽管提,不要客气”

    王世充是个极为现实之人,他马上要去河南剿匪,而且是受越王节制,他一走,裴蕴就对他没有什么意义,平时这么多人情送给了裴蕴,现在要走了,他当然得把人情要回来,今天他来补外墙,其实就是提醒裴蕴该还他的人情了

    王世充毕恭毕敬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情,卑职也想尽快替圣上分忧,只是卑职接手张须陀的军队,怕一时难以服众,卑职想带一点江淮之军过去,但圣旨却没有提到这一点,能不能请裴相给圣上说一说此事?”

    裴蕴明白王世充的意思了,他是想带一些心腹过去,这也是人之常情,问题不大,裴蕴便欣然点头,“王将军放心,下午我去给圣上说一说此事”

    “多谢裴相国”

    (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泡书阅读最最全的小说///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