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六章 宿将抉择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王世充得到隋帝杨广的恩准,准他带三千江淮军前往谯郡接管张须陀的军队,王世充便带着他的兄长王世衡、王世伟、族弟王辩、侄子王仁则,以及几名得力干将连夜出发北上

    三天后,王世充的军队抵达谯县,张须陀军队的大营就驻扎在三里外,王世充并不急于进张须陀大营掌权,而是命人去把张须陀的几名手下大将请来议事

    中军帐内,王世充正和他的几名兄弟子侄开会商议大事

    王世充今年四十余岁,他是河西胡人,原姓支,因他祖母带父亲改嫁王姓人家而改姓王,王世充长得身材魁梧,相貌粗鲁,但眼睛里却有一种和他相貌不协调的狡黠

    “现在天下大乱,豪雄割据,我们王家焉能落人之后?”

    王世充凶狠的眼睛向几个兄长子侄一一扫过,“你们说,我们王家的江山在哪里?”

    王世充的几个兄长都是粗鲁而凶猛之辈,缺乏王世充的头脑和狡猾,在这个问题上,他们除了眼睛比王世充瞪得大外,别的本事就没有了

    王世充的目光落在侄子王仁则的脸上,这是他带来的唯一个晚辈,也是他极为信赖之人,王仁则和王世充一样的凶狠狡猾,一样地手段毒辣,他知道叔父在等待自己回答

    “洛阳”王仁则说出了短短的两个字

    “说得不错”

    王世充重重拍了一下侄子的肩膀,王仁则说出了他心中的答案

    “过去十几年我像狗一样地生活,每个人的脚我都要舔,但从今天开始,我不再是狗我要做人,该轮到别人来舔我的脚了,你们明白,我要做什么?”

    王世充目光又盯向了王仁则,“你呢,明白吗?”

    “军权”王仁则还是说出短短的两个字

    王世充眯眼笑了起来,他挺直腰,冷冷道:“张须陀留下的军队就将成为我的私军是我争夺天下的第一笔财产,今天来议事的人,一个不留,全部杀死”

    这时有亲兵在门口禀报:“启禀将军,前来议事的大将已经到了”

    “来了几个?”

    “来了五人”

    王世充一声怒骂:“他娘的,怎么才来六人,还有四个呢?”

    “回禀将军,具体卑职不知”

    王世充心中恼火张须陀手下十名鹰扬郎将,他想全部杀掉,不料只来了五人,这让他不好下手了这时,王仁则道:“五叔杀了他们也不好向朝廷交代,不如先掌军权以后在战场上再一个个铲除掉”

    王世充点点头,“说得有道理,就这么办”

    他快步向议事大帐走去

    今天之所以还有四人未来,是因为一名大将贾务本正处于弥留之时,他被张须陀救出来时已深受重伤,支撑了近十天,他终于走到生命的尽头

    秦琼、罗士信、牛进达和贾务本之弟贾润甫四人留下来陪他,因此没有去王世充的大帐开会

    贾务本是秦琼妻兄,和秦琼关系极好,在张须陀的十员大将中排名第二,仅次于秦琼,他为人厚道,和众人的关系都很好,人之将死,贾务本的头脑也格外清醒,他握住秦琼的手,对众人吃力道:“王世充手段毒辣,为人阴狠,他带三千人来,必不会容忍大家,趁他还没有下手之际尽快离开,听我的话,快离”

    话没有说完,他一口气接不上来,就此逝去,贾润甫伏尸大哭,秦琼默默将贾务本的眼睛合上,这段时间伤感太多,他已经无泪了

    秦琼走到外帐坐下,默然望着帐外漆黑的夜空,这时,罗士信走到他身后,按着秦琼肩膀,低声道:“大哥,跟我走”

    罗士信是要秦琼跟他去丰州,师父死了,罗士信变成了无根的浮萍,同时他又变成了自由的苍鹰,他要去寻找自己的天空,去投奔杨元庆是他早有的梦想

    秦琼叹了口气,他也无处可去了,他的出身注定了他在大隋没有机会,贾务本的临终之言重重地敲在他心中,他也不可能再留下来了,否则,王世充第一个就要杀他

    “好我跟你走,但我要先回齐郡带上老母妻儿”

    这时,牛进达在身后道:“我跟你们一起走”

    秦琼回头看了他一眼,“你知道我们要去哪里吗?”

    牛进达点点头,“我知道,你们要去投靠杨元庆,我也去”

    秦琼站起身向内帐走去,片刻,他出来道:“贾润甫也去,他要把兄长送回历城县,我的家人他会替我带去丰州,我们事不宜迟,现在就走”

    秦琼一旦决定的事情,他极为果断,毫不拖泥带水,半个时辰后,三人带着三百名亲随骑马离开了大营,绕道向丰州方向而去

    张须陀阵亡的消息已经传到了丰州,杨元庆悲痛万分,下令丰州军全军缟素举哀,为张须陀静默三日

    杨元庆府上这两天也是异常安静,大家都知道杨元庆心情不好,都尽量不来打扰他

    夜幕下,裴敏秋端着一杯刚炖好的燕窝粥,缓缓走到书房门前,她看了一眼两名亲卫,亲卫都摇了摇头,裴敏秋轻轻叹了口气,丈夫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这样可不行

    门没有锁,裴敏秋推门走进去,房间里一片昏暗,没有点灯,只有几点星光透过窗户射进房内,使房间里变得若隐若现,黑暗中,隐隐可见杨元庆坐在桌前,怔怔地望着窗外的星空

    他在回想他的孩童时代那一年,祖父把一个身材高大的军官带到他身旁,那时他还不到三十岁,有一张英武而又沉静的脸庞目光果决,身材高大,祖父把他介绍给了自己

    ‘这位是我军中猛将,姓张名须陀,你以后就跟他学武’

    他脑海里一个个破碎的片断掠过,仿佛已十分遥远,又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张须陀把他带到冰天雪地的曲江池畔,按住他肩膀凝视着他的眼睛沉声问:‘我最后再问你一遍,跟我学艺,你真不后悔吗?’

    ‘徒儿绝不后悔’

    张须陀像拎小鸡一样将他拎在空中,大步走上冰面将他狠狠向冰窟窿中扔去

    ‘求求让我上岸我实在受不了,求求师傅’

    ‘给老子闭嘴’张须陀重重一巴掌抽在脸上

    ‘给老子跑,你骂老子祖宗十八代,就给老子跑十八里,跑’

    张须陀的眼中有些伤感他低低叹息一声‘元庆,我请你去喝杯酒作为我们师徒的离别酒’

    往事一幕幕回到他的眼前,泪水再一次从他眼中汹涌而出,他知道师父会战死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可他却眼睁睁地看着师父死了他无论如何不能原谅自己,只有失去亲人时他才会体会那种刻骨铭心的痛

    裴敏秋将燕窝粥轻轻放在桌上,温柔地把丈夫的头搂在怀中,知夫莫若妻,裴敏秋低声道:“你师父之死,你没有责任,不要再自责了”

    杨元庆脸上泪痕未干,但泪水又再一次不争气地涌出眼眶,他失声痛哭起来,“他是我父亲,我的父亲死了”

    裴敏秋的眼睛也红了,“我知道,我知道你心里难过,你就哭哭完了,你要擦干眼泪,要考虑丰州的安危,你的将士们在等着你,官员们在为你担忧,出尘已经有了六个月身孕,你要为孩子们想一想”

    说着说着,裴敏秋的泪水也扑簌簌滚落出来,“还有你的师母,你要把她接来,当做自己母亲一样孝顺她”

    次日,杨元庆再一次出现在九原县的运河旁,运河长十里,直通黄河,两边修建了数十座高大的粮仓,这里储存了八十万石粮食.

    今年的春天来得格外早,往年要二月上旬才开始融化的坚冰,现在提前十天便已经出现了融化的迹象

    冰面上出现大片裂纹,冰层变薄,开始上下浮动,最多再过七八天,船只便可以下水航行

    经过一个冬天的搬运,几乎所有的战略物资都已经搬去了灵武郡,下面就是粮食和人口,粮食利用雪橇搬运效率太低,用船最为便利,丰州有四千多艘大平底船,一艘船可以运百石粮食,那一次便可以运四十万石

    杨元庆在杜如晦的陪同下视察粮食的搬运准备,一艘艘大平底船已经停满了河道,上万士兵和民夫正从仓库里搬运粮食

    杨元庆眉头一皱道:“这样搬运太耗费人力了,有没有什么好的省力办法?”

    杜如晦点点头笑道:“办法是有,我们准备在仓库和河道中装一个可移动的滑槽,到时候将粮食麻包放在滑槽上,它就能直接滑到船上,张雷已经画了一个图样,我们正在组织工匠用铁皮打造,使它变得光滑无比”

    杨元庆点点头,这个办法不错,之所以把仓库建造在河边,就是为了上下船方便

    这时,一名骑兵从岸上奔来,手中拿着一份情报,“总管,关中急报”

    杨元庆快步走上去,接过情报,看了一眼,立刻对杜如晦道:“我们现在就回军衙,关中发生了大事”

    注1:年纪稍大一点读者应该知道王仁则是谁,年轻的读者可以去看看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老电影《少林寺》

    注2:牛进达就是《隋唐演义》中尤俊达的原型(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泡书阅读最最全的小说///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