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九章 ?;ブ?/h1>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刘武周早在一年多以前便和王仁恭小妾阿团私通,刚开始只是偶然偷情,这段时间随着王仁恭要调去邺郡,而刘武周一时走不了,两人是难舍难分,只要有机会两人便缠在一起,今天上午,刘武周趁王仁恭去郡衙,又跑来和阿团偷情,却没有想到王仁恭竟回来了,将他们抓个正着

    刘武周吓得魂不附体,眼看剑即将刺到他,他从阿团身上一跃而起,王仁恭一剑刺空,反手向他下身刺去,刘武周武艺高强,身体矫健,在阿团的尖叫声中,他避开王仁恭的一剑,一脚将王仁恭踢翻在地,这一脚踢得极狠,王仁恭的骨头几乎被他踢断,半天爬不起来

    刘武周抓住这个机会,抓起床头的衣服,一跃撞开窗户,翻滚去了后院,他紧跑两步,光腚翻过墙向郡衙内奔去

    “贱人回来再收拾你”

    王仁恭恨骂一声,爬起身向屋外奔去,对随从和亲兵喝令道:“立刻去郡衙,抓住刘武周,将千刀万剐”

    众人纷纷翻过墙,向郡衙内追去

    刘武周胡乱穿上衣服,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逃出马邑郡,他打开郡衙侧门向外面奔去,却惊得他停住了脚步,只见数万饥民堵在郡衙门口,群情激奋,已经要失控的边缘

    他一回头,见十几名随从向他追来,他已无路可退,心一横,振臂大吼道:“各位乡亲,王仁恭贪污索贿,只管自己升官发财不管大家生死我刘武周愿领各位乡亲造反,抢回我们的粮食”

    “夺回粮食”

    数万人群情激奋,就缺少一个领头之人,他们在刘武周的率领下,愤怒溃堤,数万人如潮水般冲进了郡衙,这时正好王仁恭冲出来,他见黑压压的人群冲进郡衙顿时惊呆了,刘武周拾起地上一柄长刀,狞笑一声,纵身高高跃起,挥刀向王仁恭劈去,王仁恭躲闪不及,人头被一刀劈飞

    刘武周仰天大笑,“老子造反了,皇帝该我刘武周来做”

    大业十二年一月,马邑郡刘武周率领饥民造反他开仓放粮,从饥民中募兵,十天内得兵万余人,刘武周又联系马邑郡和雁门郡豪强各地豪强纷纷附之,又得精兵强将数千人,刘武周自称太守,向各地发檄文,号召河东豪强起兵反隋

    上午,刘武周正在校场训练士兵这时,一名士兵前来禀报,“雁北商行王东主求见”

    这两天,刘武周正思虑寻找靠山,马邑人口稀少,使他无法大规模募兵,不可能像中原乱匪那样募到十几万军队他得到一万多军队,已经是极限,他现在兵微将弱,无法抵御杨元庆和李渊的进攻,如果有靠山,那就完全不一样

    刘武周心里很清楚,突厥无疑是自己最好的靠山,有突厥为靠山,他刘武周就不怕杨元庆,不惧李渊,只是怎么和突厥联系,一直让他十分头疼,此时雁北商行的王东主来见他,使他猛地想起一事,传闻雁北商行和突厥有生意往来,或许此人有路子

    刘武周慌忙迎了出去,校场外,王金富笑眯眯地背着手,等待刘武周的到来,他身材肥胖高大,神情闲定,他也是刚刚从突厥回来,近两个月前,李渊的幕僚刘文静找到他,李渊也有意和突厥联系,他便带刘文静去了突厥牙帐,昨天晚上才回来,便得知刘武周也造反了,这正合他意

    这时,刘武周奔了出来,拱手笑道:“听说王东主去突厥做买卖去了,是几时回来的?”

    “昨天晚上刚回来”

    王金富眼睛笑眯成一条缝,却不回礼,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在他眼中,刘武周不过是一个嫩反王罢了,而自己却是突厥在大隋的总代言人,地位可比他高得多

    刘武周见神情颇为傲慢,心中有些不高兴,但他现在有求于王金富,只得忍住心中恼火,依然恭恭敬敬道:“听说王东主和突厥时有联系,能不能帮在下一个小忙”

    “你找突厥有什么事,你尽管说,我想有些事情我也能做主”

    话说到这个程度,刘武周便已明白了几分,这个王东主身份非同寻常,他慌忙道:“王东主请郡衙说话”

    两人来到郡衙,走进了一间密室,刘武周把门关上,他请王金富坐下,便急不可耐道:“王东主,我想奉突厥可汗为主,不知王东主能否牵线?”

    王金富倒没有想到刘武周这么直接,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他想了想便笑道:“我可以先告诉你一个消息,突厥可汗现已率三十万大军南下,就在定襄郡北面,你想见始毕可汗也可以,不过你需要先拿出诚意来”

    “诚意?”

    刘武周有些不解,他想了半晌便道:“这样,我把马邑郡内所有的商行都关闭,只留雁北商行一家,如何?”

    王金富摇了摇头,笑道:“刘将军误会了,我说的诚意不是给我王金富的诚意,而是你给始毕可汗的诚意,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刘武周点点头,转身出去了,片刻他抱来一只三十斤重的金佛,这是王仁恭的受贿品之一,他将金佛放在王金富面前,躬身长施一礼,“这是武周给王先生的一点心意,看在同乡的份上,请王先生指点武周一条出路”

    闪闪发光的金佛使王金富的小眼睛又渐渐眯了起来,他不仅喜欢这种光彩,同时他也喜欢刘武周对他的恭敬

    “好看在同乡的份上,我提醒刘将军一次,离此地不到百里便是楼烦郡的汾阳宫,刘将军想到什么了吗?”

    刘武周恍然大悟,他知道该怎么办了,不过汾阳宫有五千守兵,他需要打一场硬战

    定襄郡北,始毕可汗再次率领三十万大军南下,此时离雁门之败不足半年,虽然雁门之败让他损失了十几人马,但大多数都是铁勒各部的兵马,突厥自身的伤亡并不惨重,没有伤到元气,而雁门的失败却使突厥贵族们非但没有捞到好处,反而赔了无数的牛羊,这种亏本买卖使突厥内部怨声载道,质疑始毕可汗的声音此起彼伏,使始毕可汗承受了巨大的政治压力

    他急须一场收获丰厚的掠夺战来挽回他的声望,平息突厥内部的质疑声,恰好此时太原留守李渊派人来和他联系,这让始毕可汗看到了隋朝的混乱和分裂,也看到了他的机会

    初春时节,始毕可汗以突厥军为主、铁勒军为辅,动员三十万大军再次南下

    始毕可汗的大军驻扎在伏乞泊畔,一方面是在等后勤的到来,他不能再犯上一次的错误,另一方面,他在等李渊的正式答复,他给李渊提出了三个条件,李渊必须完全答应,他才会依约进攻丰州,否则,他不会这么白白便宜李渊

    在突厥大营的王帐内,一片欢歌笑语,火不思弹出一阵阵悠扬的乐曲,伴随着激烈的鼓点声,几十名突厥少女跟着乐声翩翩起舞,周围坐了一圈将领,每个人面前摆满了大块的烤肉和一袋袋醉人的马奶酒,他们大声喧哗,不时传来爽朗的大笑,这是一次极为普通的宴会,这是一次很普通的宴会,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只是可汗咄吉想和大将们一起吃饭,交流一下感情

    咄吉一边喝酒,一边注视着大将们的情绪,这是他的一种御下之术,如果他发现某个大将在宴会中情绪反常,他就会留意此人,说不定背后就藏着一个推翻他的阴谋,这几个月,咄吉对他手下的领军大将极为关注

    这时他发现万夫长蒙达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喝酒,这个蒙达是他手下三勇士之一,其中一个勇士沙咭利死在西陉关下,另一个博达是他的近卫军首领,一般不离开他身旁,再一个勇士就是这个蒙达

    咄吉知道蒙达闷闷不乐的原因,当年他差点成为自己的妹夫,但阿思朵跑了,使蒙达遭受奇耻大辱

    咄吉低声对自己亲卫低语几句,亲卫快步去了,片刻将蒙达领了过来

    “可汗有事吗?”

    咄吉拉了一把这个长得像黑熊一般的突厥大汉,笑道:“坐在我身边喝酒”

    蒙达在可汗身旁坐下,可他依旧高兴不起来,闷闷不乐地低头喝酒,他有过很多女人,但始终无法忘记阿思朵,这倒并不是他喜欢阿思朵,实在是因为阿思朵留给他一个无法抹去的耻辱

    咄吉拍拍他的肩膀,笑着安慰他道:“她是你的女人,你把她夺回来,想怎么处置由你决定,我不会干涉,如果你想要杨元庆别的女人,我也给你”

    蒙达因喝酒而变得血红的眼睛渐渐露出一种野兽般的凶光,他重重一锤桌子,咬牙道:“可汗,什么时候去丰州?”

    “快了,最多十天,我要的东西就会到来,那时我们杀向丰州,将它彻底夷为平地,杨元庆再强也挡不住我三十万大军”

    (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泡书阅读最最全的小说///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