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四十章 痛苦抉择【加更】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大利城以西约三十里外的一片松林内,突厥公主阿思朵埋伏在这片松林内已经两天,几天前,她眼睁睁地看着丰安城被她二哥的大军攻破,看着隋军在绝望时的拼死突围,那一刻,她的心也仿佛被剁成碎片。

    而此刻她靠在一棵松树上,默默地望着数里外三万多骑兵浩浩荡荡向西而去,她知道那是去增援河口城,一旦河口城被攻破,那么南下的大门就被打开,突厥大军将长驱南下,灵武郡的城墙能挡得住突厥的铁蹄吗?

    她仿佛看见了城池被攻破,突厥军大举杀入城的情形,大火冲天,到处是尸体,血流成了小河,人们哭喊逃命,大姐敏秋抱着孩子在大街上无助奔逃,冰儿、宁儿、静儿、思华,他们一张张可爱的笑脸在突厥骑兵的铁蹄下破碎了。

    阿思朵痛苦地将脸埋进膝盖,她为自己身为突厥人为耻,巨大的负罪感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不远处传来,隐隐听见有人说笑声,说的是突厥语,阿思朵一惊,她拾起弓箭躲到松树后面,很快,不远处的小道上出现两名突厥骑兵,是两名巡哨兵,他们俩在比谁家的羊多,一人说他家有五十只羊,一人说他家有六十只羊。

    松树后,阿思朵已经拉开了弓箭,瞄准其中一人的脖子,她可以一箭射杀此人,另一人她也可以轻松干掉,她曾经杀败父汗的三名侍卫。

    “阿布叔,你家里的羊儿生羔,谁能帮你接生?”

    “谁还能帮我,只能靠孩子娘一个人了,孩子还小,也帮不上忙,另一个孩子还不到一岁,真不知她一个人怎么顾得过来。唉!吉达,你们家呢?”

    “我和你差不多,我家里只有年迈的父母,让他们照顾五十只羊,还要放马,父亲去年生病,连马都骑不上去了,不知道为什么非要打仗?”

    两名突厥哨兵一边说。一边慢慢远去。阿思朵望着他们背影走远,弓箭无力得垂下,她腿一软。跪在地上,千百种滋味一齐涌入心头,她再也承受不住心中的压力。趴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

    两个时辰,阿思朵骑马出现在大利城外的突厥大营前,她凝视着远处的金狼头大旗,咬紧了嘴唇,她义无反顾地催马向突厥大营而去,就在这时,一队百余人的骑兵飞驰而来,将她团团包围,一齐举弓对准她?!澳闶鞘裁慈??”

    阿思朵摘去头盔,让黑瀑般的秀发披下,朗声道:“我便是阿史那思朵,突厥三公主,我要见可汗!”

    突厥骑兵们面面相觑,这就是那个私逃去大隋的三公主吗?他们慢慢放下了弓箭。

    为首百夫长将手放在胸前向她施一礼,“公主殿下。请把武器交给我们,我们护送你进大营去见可汗?!?br />
    阿思朵将长矛、盾牌、战刀和弓箭都交给了他们,百夫长看了一眼阿思朵的皮靴,他知道那里应该还藏有一把匕首,但他犹豫了片刻。又看了一眼阿思朵充满倔强的眼睛,他心中暗暗叹息一声。最终没有坚持。

    “公主殿下请吧!”

    百余骑兵护卫着阿思朵向大营王帐而去,王帐内,始毕可汗咄吉正和十几名俟斤、特勒、叶护以及万户长商议攻打大利内城方案,一名近卫军士兵在帐门口大声禀报,“可汗,阿思朵公主来大营了,要见可汗!”

    “谁?”咄吉一下子没有听明白。

    “可汗,是阿思朵公主!”

    咄吉脸上慢慢露出一丝冷冰冰的笑意,对众人道:“我那个背叛突厥的妹妹终于来了?!?br />
    旁边突厥第二大部落思罗部的大酋长思罗忽吉笑道:“或许她是杨元庆派来的使者?!?br />
    咄吉点点头,便令道:“带她上来!”

    很快,士兵们将阿思朵带了进来,咄吉打量她一眼,嘲讽地笑道:“我应该叫你杨夫人,还是应该叫你阿史那公主?!?br />
    “都可以!”

    阿思朵淡淡道:“女人都要出嫁,随夫姓,你可以叫我杨夫人,但我的根在突厥,你也可以叫我阿史那公主,但我认为,你应该叫我阿思朵?!?br />
    阿思朵和阿努丽都是咄吉的胞妹,阿思朵其实是在告诉他,他应该视她为妹,咄吉想到去世的母亲,临终时托他照顾好两个妹妹,他又看了一眼阿思朵,又想到她小时候跟着自己学骑马时的情景,他的眼神微微缓和了一点,可一转念,他猛地记起阿思朵救走义成公主之事,刚刚缓和的眼睛里又凝起寒霜。

    “你是杨元庆派来的吗?”咄吉语气极为冷淡。

    阿思朵见兄长一点不念兄妹之情,她心中异常难过,做了可汗,兄长的性子越来越来冷酷,她咬了一下嘴唇,摇头道:“我不是他派来,我的到来和隋军没有半点关系,我是来劝兄长退兵回草原?!?br />
    咄吉仰天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一件极为荒诞的事情,他笑声忽然一收,冷冷道:“我死了数万人马,连一根丰州的毛都没有拔到,你居然要我退兵,你好歹也是阿史那家族的公主,你怎么能说出如此幼稚的话?”

    “就因为死的人太多了!”

    阿思朵满腔激愤,她也大喊起来,“外面战死的几万人都是我们的兄弟,是我们叔父,他们死了,他们妻儿怎么办?”

    泪水从阿思朵眼中滚落,颤声道:“他们没有人愿意来打仗,他们的妻儿还在等他们回去接生羊羔,可是他们却死在异乡,可能连尸骨没有,没有一点突厥人的尊严,你是可汗,你应该为你的子民考虑,而不是为了你的自私,把所有的突厥人葬送在大利城下?!?br />
    “你说够了没有?”咄吉冲着她怒吼起来。

    “没有!”

    阿思朵高声大喊:“你若再不悔改,三十万突厥军都会葬送在你手上!”

    ‘啪!’

    咄吉猛地一巴掌抽在她脸上,他几乎要气疯了,指着阿思朵大喊:“把她拉下去!”

    阿思朵捂着脸,她忽然跪倒在其他突厥重臣面前,哭泣道:“你们都是我的叔父,是我的长辈,是我的兄长,你们中间一定有清醒的人,突厥是属于草原,不应该忘恩负义来大隋攻城掠夺,不应该来这里结下仇恨,腾格里会降怒于我们,突厥早晚会毁在今天的仇恨之上?!?br />
    就在这时,一名黑熊般的突厥大将冲进了营帐,他血红的眼睛盯着阿思朵,一步步走近,嘴里发出野兽般的低鸣。

    “你这个贱女人,你终于回来了吗?”蒙达咬牙切齿道。

    阿思朵眼中露出恐惧之色,她已经忘记了此人,她这时才忽然想起,她的父亲曾经把自己许配给此人,这个极为粗鲁凶残的男人,她蓦地从靴中拔出匕首,抵住自己的胸膛,“你再向前一步,我就死在这里?!?br />
    蒙达回头看了一眼咄吉,仿佛在问他的承诺,咄吉脸色露出为难之色,如果是私下里,完全可以把阿思朵交给他,可是现在当着这么多部落首领的面,阿思朵毕竟是王族公主,他不得不考虑影响。

    阿思朵已经平静下来,她慢慢站起身,依然用锋利的匕首抵住自己胸膛,朗声道:“我是丰州总管杨元庆之妻,你们若敢辱我,杨元庆必将百倍还予突厥,你们承受不起?!?br />
    “我会将杨元庆碎尸万段!”蒙达咆哮怒吼起来。

    这时,一直没有吭声的二王子俟利弗设冷冷道:“阿思朵是突厥公主,如果她有罪,应该由王族来定罪,而且她是杨元庆之妻,更不能随意交给一个不相干的人来处置?!?br />
    俟利弗设是咄吉之弟,也是阿思朵之兄,但不是一个母亲,他是一个很有头脑之人,对蒙达的愚蠢无知极为反感。

    旁边思罗忽吉打了圆场笑道:“阿思朵公主也是出于对突厥的赤诚才主动来大营相劝,不说礼待她,但至少也不要过于严厉,这样老可汗之灵也不会安宁,大家说呢?”

    咄吉听得出众人都比较反感蒙达,不过此人确实愚钝,竟然不分场合来要人,他笑了笑对蒙达道:“等攻下大利城,抓住杨元庆再一并处理吧!”

    蒙达心中恨极,单膝跪下道:“可汗,卑职要亲手杀了杨元庆?!?br />
    咄吉点了点头,“你若能杀了他,按照突厥的规矩,他的财产和女人都归你?!?br />
    蒙达深深看了阿思朵一眼,站起身快步向外走去,阿思朵对他的回应,只有目光中无尽的轻蔑。

    咄吉瞥了她一眼,冷哼一声,随即吩咐手下,“把她带下去,以公主之礼待之,但要严密看守?!?br />
    十几名侍卫走上前,阿思朵又缓缓对众人道:“我是为了突厥的命运而来,就算为此而死,我也心甘情愿!”

    她转身便走出大帐了,咄吉望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叹道:“幼稚得像个孩子一样,以为她跟着杨元庆会长进点,却越来越不懂事了?!?br />
    俟利弗设也淡淡一笑:“我倒觉得她比从前懂事了很多,至少她关心突厥的命运?!?br />
    思罗忽吉见可汗脸色难看,便碰了俟利弗设一下,呵呵笑道:“继续吧!我们刚才说的第二个方案?!?br />
    咄吉狠狠瞪了兄弟一眼,便点点道:“刚才我们说的第二个方案是围困大利城,全力进攻河口城?!?br />
    【求推荐票??!】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