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四十五章 烈火焚城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原创大利城的外城是在大业四年始建,它是一个东西长、南北扁的长条形,北城墙长十里,而东西两段城墙只长两里,两端紧紧顶着大利城背靠的穹窿玄石山,其中在西面靠山处修了一条百步长的栈道,将外城和中城连接起来,这条栈道在隋军撤离外城时已经烧毁我要精彩开始——

    大利城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外城和中城都没有上城的墙道,必须从内城上城,然后通过吊桥和栈道分别到达中城头和外城头,这样设计的优点便在于,即使有奸细冒充商人混进城,他们也无法夺取城门,开启城门和吊桥的铁链绞盘都在城头上。

    入夜,四万突厥军在外城内一片忙碌,中城上,一万突厥箭手轮番向内城射箭,尽管看不到一个隋军,但军令之下,他们不敢有半点懈怠。

    而三万突厥军则在忙碌地堆砌石道缓坡,数百支火把将中城墙外照如白昼。

    而在数百外却是一片黑暗,数十架重型投石机像一个个巨人般独孤地矗立在黑暗之中,包括占地庞大四万大军军营也同样是一片黑暗,只有数百名骑兵在大营内来回巡视,而外城墙上只有十几名岗哨,拿下了中城,外城墙便失去了防御意义,突厥军也不再重视它。

    亥时,就在突厥军在外城内热火朝天地忙碌时,外城东城墙最尽头处却发生了异常变化,栈道安设在西城墙,这里是一条死道,尽头紧靠穹窿山石壁,穹窿山是一座花岗石山,没有土,长不出任何植物,但城墙和山石缝隙中填充的泥土里却长出几根巨藤,爬上山石一丈多高,巨藤长得郁郁葱葱,时值暮春。正是它茂盛之时,几乎将一面山石都遮蔽了。

    异常就是在藤蔓中发生,夜色下中,竟然从藤蔓中出现一只手,将藤蔓慢慢拨开,一双目光炯炯的眼睛向外观察了片刻,竟从里面窜出一名突厥士兵,准确地说。他是一名穿着突厥铁甲和脱浑帽的隋军士兵。这是突厥近卫军的打扮。

    紧接着,有又是第二人、第三人出来,越来越多。足有五十人之多,他们列队整齐,就俨如一队真的突厥巡逻士兵。向北城墙列队而去。

    这是突厥人做梦也想不到之事,十几年来,穹窿山内已被大利城军民挖得千疮百孔,里面布满了无数洞穴,成为大利城的天然酒窖,但这些石窟不被军事利用,也是不可能,这里面便隐藏着一个极大的军事秘密。

    那就是穹窿山体内开凿出了一条军事密道,从内城直接通往外城墙。出口就在东城顶端,被藤蔓覆盖,又砌了一座假墙,伪装得极好,而栈道却是在西城墙。

    这条密道在大业八年便开凿完成,四年多来从未使用过,而今天是第一次使用。

    五十名‘突厥哨兵’列队在城头上快步行走。片刻,他们便来到了北城墙,整个外城只有北城墙上有不到二十名突厥哨兵,他们的职责是负责开启和关闭城门。

    一个岗哨点前,三名突厥哨兵正靠在城墙百无聊奈的聊天?;疤庖怖氩豢撕图抑械难蚋?。

    “是什么人?”一名士兵看见了黑暗中走来的一队突厥兵,大喊问道。

    “奉可汗之命前来查岗!”

    对方的口气极为严厉。三名突厥哨兵都慌了手脚,一起站直身体。

    五十名‘突厥士兵’从他们身旁走过,只听几声闷哼,三具尸体被拖走,换成了新的的岗哨,仅一刻钟后,城头上的二十名哨兵全部被干掉,无声无息。

    这时,从密道内涌出无数穿突厥军装束的隋军士兵,大约四五百人,他们和前五十人又不一样,他们相貌和突厥人几乎一样,这些都是丰州隋军中的铁勒人,一共有五百人,是丰州的骆驼骑兵,都是契苾人。

    他们将一桶桶火油搬上城头,在城东头找到一个城墙入口,两人钻进城墙内,片刻从城根下推开几块城砖,钻了出来,这也是一条下城的密道,只不过不是楼梯,而是滑道,四周是一片小小的树林。

    这些铁勒隋军扛着火油桶走上空旷而黑暗的外城,他们将木油桶放在地上,随手用匕首捅开木桶塞子,粘稠的火油便从里面流出,淌满了一地。

    偶然,他们也遇到营帐那边突厥士兵的询问,但他们和突厥人难以分辨的外貌,使他们没有遇到任何怀疑,一个时辰内,他们便将上千桶火油倾倒在两片高丘之上,这是投石器打不到盲区,也是火油流不到的地方,这两片区域至少能挤占万人,杨元庆不会让一个突厥军生还。

    一更时分,空旷的内城头出现了隋军的身影,数千隋兵士兵举起巨盾冲上城头,架起一座盾墙,紧接着五千民团士兵扛着火油桶奔上城头,这些火油是从延安郡打深井采集,是丰州重要的军用资源,实际上在南北朝时期,火油便用在了战争之中。

    这时,安装在内城墙上的一百架重型投石机开始吱吱嘎嘎拉动起来,在突厥军慌乱之中,一只只火油桶被抛射出去,砸向外城,十几只被点燃的巨大火球也腾空而起,射向外城。

    外城内大火迅速燃烧蔓延,正在堆砌缓坡的三万突厥士兵乱成一团,纷纷向北边的大营方向奔逃,但在他们前面同样也燃烧起了烈火,紧接着外城内的大营也开始燃烧,火光冲天,浓烟滚滚。

    从内城连续不断地火油投掷而出,火势越来越大,连中城城墙上也开始燃烧起来,一万突厥箭手在大火中惨叫着逃城逃命,但等待他们的,不是摔死,便是被大火吞没。

    杨元庆站在穹窿山顶的眺望台上,默默地注视着被大火渐渐吞没的外城,在长达一个冬天的备战中,他储备了数万桶火油,就是等待着这一刻。

    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焦臭和滚滚浓烟,外城门已关闭,外城内的四万突厥军无路可逃,大火蔓延,将一群群绝望的突厥士兵吞没。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外城,此时,杨元庆的眼睛没有一丝怜悯,只有无尽的冷酷。

    外城城头又出现了六千隋军士兵,他们趴在垛口上,一只手端着弩弓,一只手用湿透的麻布遮掩口鼻,在他们身后的城下是突厥军外城大营。此时已是烈焰冲天。热浪滚滚而来。

    而城外旷野里,数万突厥士兵向城头汹涌而来,他们要抢夺城头。打开城门,让城内士兵逃出,但迎接他们的。却是密如雨点般的箭矢,大片大片的突厥士兵栽倒,城内的惨叫声和冲天火焰使他们胆寒心裂,斗志全无,在遭遇隋军伏击后便掉头而逃,一次一次冲上,一次一次被弩箭射退。

    突厥可汗咄吉呆呆地站在营门前,望着三里外腾空而起的满城火舌,他眼睛里充满了绝望。其实他想到了隋军用火攻的可能,所以他不准士兵进中城,但他做梦也想不到,隋军燃烧的大火竟然能把整个外城都吞没了。

    “可汗!杀不上去,几千隋军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用箭封锁了我们?!?br />
    咄吉知道他的四万军队全完了,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难以忍受。他眼前一黑,竟昏倒在地。

    “可汗!可汗!”大营前乱作一团。

    天渐渐亮了,空气中刺鼻的焦糊味依然没有散去,整个外城内仍然在袅袅地冒着青烟。

    一队隋兵从密道钻出,眼前的情形令很多士兵都惊恐地背过身去。不敢再看一眼,那是怎样一个人间地狱。四万突厥军士兵全部被烧死在外城,整个外城一片漆黑。

    其中一万余人并没有被火烧到,他们挤在大火和营帐之间一片宽约两百步的狭长空地内,火油没有流过来,但他们也同样全部死亡,这一万余人或者是被烈火活活烤死,但大部分都是窒息而亡。

    正如杨元庆在战前所说,他要让突厥人几代人都忘不了丰州之战的残酷杀戮。

    战争的残酷就在于战场上没有任何慈悲可言,任何对敌人的慈悲都是对自己的犯罪,不管是突厥军还是隋军,他们都是用最残酷的办法杀戮对方,将敌人从彻底消灭。

    就在大利城最后烈火焚城的同一天,河口城的战局也到了最后时刻。

    在河口城以北十里外,三万隋军骑兵和四千陌刀军对阵近五万突厥骑兵的战役拉开了大幕。

    李靖率领一万四千援军从灵武郡赶到,配合城内的两万隋军,一共三万四千人,由丰州司马李靖统帅。

    他一反常态地以四千陌刀军为先锋,布下大阵,三万骑兵分为六队,互相配合,从六个方向冲击敌军。

    旷野中战马奔腾,五万突厥骑兵遮天蔽日,向四千陌刀隋军席卷而去,护卫在陌刀阵两边的一万隋军骑兵箭如雨发,密集的箭在空中交织成箭网,一片片突厥骑兵被射倒,在疾奔中人马摔倒,后面战马从摔倒的士兵身上奔过,马踏成肉泥,但五万骑兵依然声势浩大,仿佛狂涛巨浪般向隋军陌刀军扑来。

    ‘百步五十步三十步二十步’

    数万突厥终于杀到眼前,他们对自己有着极大的信心,要用万钧之力冲垮隋军重甲步兵,四千陌刀军排为四排,其中一千新兵在第三排,其余三千人都有和突厥军交战的经验。

    在敌军有五十步时,他们迅速靠拢,四千重甲兵紧紧相靠,在敌军如狂涛般冲击的瞬间,陌刀军将长长的刀杆尾部抵地,身子向前倾斜,半跪在地上,让陌刀和地面成一个斜角,四千把陌刀像半倒伏的森林,密集地刺向对方,另一端则死死地顶在大地上,他们是利用大地的力量来对抗突厥骑兵最强大的第一波冲击。

    数千匹战马惨嘶,长长的刀刃刺进了它们的身体,很多战马被陌刀刺穿,陌刀却坚硬无比,没有发生折断,这就是要求陌刀具有最大硬度的原因,它们必须能承受住骑兵军队的强大冲击,而不会折断或者折弯。

    随着第一波冲击消失,战鼓轰隆隆响起,第一排千陌刀军刷地挥动陌刀,如墙列进,紧接着第二排士兵站起,同样如墙列进,第三排、第四排依次前进,前面一人倒下,后面人补上。

    他们配合默契,以集体的力量抵御突厥骑兵的冲击,又挥刀杀戮,斩断马首,劈断士兵身躯,在他们步伐之下,尸块堆积,血流成河,杀得突厥骑兵人仰马翻,伤亡惨重,这时李靖见突厥军两翼空虚,立刻下令四支隋军骑兵从四面杀来,以陌刀军为核心,从六个方向冲击突厥骑兵。

    骑兵鏖战,人喊马嘶,突厥骑兵以千人为队,以长矛、战刀、绳索为兵器,在王弟阿史那咄苾的指挥下,和隋军在河口城大战,这是一支精锐的突厥骑兵,以骑兵野战是他们的擅长。

    双方攻防有序,始终保持着阵型,不肯轻易输在对方手中,这场战役打了三天三夜,双方前后交锋十余次,隋军阵亡近万人,陌刀重甲军也死伤过千,但隋军越战越勇,突厥军却疲态毕露,开始渐渐支撑不住。

    尽管突厥军是草原霸主,而且兵力占优,但在训练有素、装备精良,且拥有四千重甲陌刀兵的隋军面前,这支精锐的突厥军最终不敌,在伤亡近半后终于全线崩溃,突厥骑兵大败,隋军一路追杀,斩敌万人,阿史那咄苾率领不足万人残军向东奔逃而去。

    至此,经历了近一个月的丰州保卫战,大举进攻丰州的三十万突厥骑兵只剩下不足十万人,损失近七成,二十万突厥士兵死在丰州这片土地上。

    但丰州隋军也同样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损失超过五万人,其中阵亡四万二千人,八千余人终身残疾,但他们没有屈服,顽强地战胜了异族大军,大隋赤旗在丰州始终屹立不倒.

    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