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四十八章 家族之弊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原创随杨玄感进关中的所有人都封了官职,惟独谢思礼依然是幕僚的身份,没有一官半职,而且已渐渐被排挤出决策圈,杨玄感基本上不再听他的建议,这两天杨玄感处于一种山穷水尽之时,谢思礼的求见便让他想起当初献计拿下关中之事

    “让他进来!”

    片刻,谢思礼走了进来,躬身向杨玄感施一礼,“参见楚公!”

    “谢先生有什么事要见我?”

    杨玄感尽量保持一种客气的态度,这时,杨玄感长子杨峻也出现了,他就在隔壁替父亲,听说谢思礼到来,杨峻心中生出了警惕之心,他没有说什么,在一个角落里坐下,就仿佛一个监视之人,令谢思礼实在是不舒服。

    他忍住心中对杨峻的厌恶,对杨玄感道:“卑职今天去拜访了韦霁,想请他出山协助楚公?!?br />
    韦霁是韦氏家主,隋朝太常寺卿,他留在长安辅佐代王杨侑,长安城破后,韦霁便隐居在韦府中,杨玄感多次上门拜见,他都避而不见,杨玄感听说谢思礼竟然见到了韦霁,顿时精神一振,若关陇士族领袖的韦氏家族肯支持自己,那么必然会影响其他关陇士族也支持自己,局势未必不能扭转。

    “他怎么说?”杨玄感急切问道。

    旁边杨峻撇了撇嘴,他无法理解父亲为何还会兴奋?父亲几次登门拜访韦家都不见,谢思礼登门韦家便接见了,这不就是一种对父亲的变相羞辱吗?但杨峻没有吭声,他也想听一听谢思礼拜访韦家的结果如何。

    谢思礼欠身道:“韦阁老说,如果他出来接受官职也可以,但他有一个条件?!?br />
    “他有什么条件?”

    “韦阁老认为杨家子弟占据了太多的要职,他希望楚公至少削减六成以上,他”

    “够了!”

    杨玄感一声呵斥,面沉如水,韦霁不过是一个普通高官罢了。从前在朝中地位还不如自己,又不是高颎、苏威这样的泰山北斗,不过是仗一个名望家族,竟然要自己削减六成杨氏子弟,他有什么资格提这样的要求?此人不用也罢!

    杨玄感心中极为恼火,便冷冷对谢思礼道:“以后没有我的许可,不准擅自去拜访这些名门世家,去吧!这件事到此为止?!?br />
    谢思礼心中叹息。他是想借韦家之口来指出杨玄感最大的弊端和问题所在。杨玄感太倚重家族子弟,杨氏子弟几乎把持了所有关中郡县以及朝中要职,才引起关陇各大世家的极大反感。没有一家愿意为杨玄感效力,如果这些杨氏子弟都很优秀也就罢了,偏偏大多数都是愚蠢贪婪之辈。拼命收刮民众,令民怨沸腾。

    ‘如果杨玄感再不知返,他就会毁在家族的手中!’这是韦霁给他说的原话。

    但杨玄感的固执和对自己的不信任,使谢思礼有些绝望了,尽管他是奉命来辅佐杨玄感,但他在杨玄感身上也下了极大的心血,杨玄感所创的基业也有他的一份功劳,他不希望杨玄感败落,也不希望李渊夺走这份基业。

    他长叹一口气。也不再行礼,站起身直接出去了,身后传来杨玄感对他无礼的不满,杨玄感重重哼了一声、

    “父亲应该看透此人了吧!”

    杨峻不失时机地插上了话,“父亲三次拜访韦霁,他都不肯见,而谢思礼去拜访此人。他居然见了,这不就是在羞辱父亲吗?谢思礼凭什么面子比父亲还大?”

    杨玄感心中烦躁,他摆摆手,“我已经不用此人,你也不要再提他。现在已经是四月底了,税赋收入如何??梢月憔阎С雎??”

    目前杨峻出任户部侍郎,主管关中钱粮收支,而户部尚书是原上洛郡太守张济,协助杨玄感东山再起的关键人物,张济出任户部尚书,但户部大权实际上掌握在杨峻手中,张济财权被架空,几乎成了一个闲职。

    不过杨峻曾担任过多年上党县令,后来又出任礼部郎中,他担任户部侍郎倒也合格。

    他连忙躬身道:“主要是扶风郡被窦氏兄弟控制,另外还有一些户籍关系没有理顺,所以税赋收入不理想,孩儿会尽快核准户籍,父亲也要督促各县征缴税粮,尤其不准他们随意减免大户的税赋?!?br />
    杨玄感没有说话了,他知道如果再深究下去,问题就出来了,是谁在随意减免大户的税赋,是各县县令,那各县县令又是谁?杨家子弟,又绕回了刚才谢思礼的建议。

    杨玄感无奈地叹了口气,其实他也知道杨家子弟占据高位要职惹人嫉恨,但他也没有办法,若不用杨氏子弟,他还能再相信谁?

    谢思礼从府中出来,正好遇到张济匆匆走来,由于杨玄感官员不足,因此整个朝廷中枢只设尚书省,左右仆射也不要,杨玄感出任尚书令,下设六部尚书,张济被封为户部尚书,掌管财权,可实际上财权是掌握在杨玄感儿子杨峻手上,他权力被架空,杨玄感心中有些过意不去,又封他为京兆府尹,掌管长安两县治安。

    “思礼,楚公在吗?”张济问谢思礼道。

    “在的,我刚才还见他,张尚书,出什么事了吗?”谢思礼见张济一脸愤慨,便担心地问道。

    “每天都在出大事,如果他再不约束杨家子弟,我就不干了!”张济怒气冲冲道。

    又是杨家子弟,谢思礼叹息一声,拱拱手,扬长而去。

    张济一路疾走,今天下午发生一件大事,几乎将他肺都气炸了,如果杨玄感再不管,他就撒手不管,依然做他的上洛郡太守去。

    张济走到杨玄感书房前,侍卫替他禀报了,片刻他走进了书房,书房里只有杨玄感一个人,他知道杨峻和张济的关系不好,便让杨峻从后门走了。

    “达之兄怎么一脸不高兴,发生什么事了?”杨玄感陪笑道。

    “我知道你忙。如果是小事情我就不找你了?!?br />
    张济坐下来,余怒未消,满脸难掩愤恨之色,“昨天晚上,感业寺发生了灭门案,七十个尼姑全部被奸杀,那三十个宫尼踪影全无?!?br />
    杨玄感占领长安后,为了削减开支。便清理皇宫。放了一批宫女回家,但有一批宫妃都是从前被文帝幸临过,年纪也不过三十出头。杨玄感难以处理她们,便让她们在感业寺集体出家,约三十人左右。

    杨玄感吃了一惊。这确实是大事,毕竟是隋文帝的妃子,若被贼人劫走玷污,他杨玄感会被天下人指责,会引起公愤。

    “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何人所为?”杨玄感急问道。

    “我是今天上午接到报案,追查了一天,终于找到了凶手,也找到了这批宫尼的下落。楚公知道是何人所为吗?”

    杨玄感心中有种不妙的感觉,在长安能有如此大胆杀人且劫持宫妃,恐怕只有杨家子弟,他暗暗祈祷此事和杨家无关,紧张地问:“是谁?”

    “是赵国公之子所为!”

    张济冷冷道:“那批宫尼现就在赵国公府上?!?br />
    杨玄感的心一下子沉入深渊,赵国公就是他族弟杨玄敬,官拜潼关大帅。掌管五万军队,负责潼关和蒲津关的防御,他知道这个族弟好色,却没有想到他竟如此胆大妄为,劫持宫妃。

    “你去问他们要人没有?”杨玄感怒问道。

    “去了。被他的儿子命士兵打出来?!?br />
    张济挽起袖子,露出胳膊上的一段青肿。杨玄感的面子再也挂不住了,蓦地站起身,咬牙切齿道:“我亲自去要人,我自会给达之兄一个交代?!?br />
    杨玄感亲自率领五千队军包围杨玄敬的府邸,杨玄敬的府邸就是原来杨昭的府邸,被杨玄感赏赐给了杨玄敬,猎猎火光中,数千士兵全副武装,刀光闪亮,列队站在大门台阶两侧。

    一批女尼被士兵从府中搜了出来,一个个满脸泪痕,楚楚可怜,一名校尉奔跑上来,“禀报楚公,宫尼都被找到?!?br />
    证据确凿,杨玄感心中一阵恼恨,随即令道:“让她们上车,先送回宫暂时安置?!?br />
    这时,在一片叫骂声中,杨玄敬次子杨岭和一百多名手下被抓了出来,昨天晚上,就是他们在感业寺灭门,奸杀了七十余名尼姑,抢夺了在此出家的三十名宫妃。

    “你们这帮狗娘养的,放手!老子要全部宰了你们?!?br />
    杨岭咆哮着,被几名士兵反捆着手,抓了出来,杨岭年约二十七八岁,本身不是一个纨绔子弟,也读了不少书,但每个人的骨子里都有善或恶的一面,当他的不受约束,当他作恶没有任何代价,他骨子深藏的恶魔便被释放出来。

    杨岭被封为武功县公,出任左骁卫将军,他仗着其父杨玄敬的权势飞扬跋扈,无恶不作,他知道父亲一直在打皇宫里妃子的主意,但皇宫由谢映登掌管,防卫严密,他没有机会。

    他便将目光转到了感业寺的三十名出家宫妃身上,昨天晚上将她们抢回府中。

    杨岭被按跪在地上,他一抬头,发现马上之人竟然是家主,满脸怒气盯着他,他嚣张的气焰顿时吓得萎谢了,他很清楚自己做了什么事,便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家主,侄儿只是顽皮,下次再也不敢,求家主饶我这一次?!?br />
    杨玄感也知道,这些族人再不约束真的不行了,这次是抢夺宫妃,还敢打张济,张济不仅是他恩人,还是起事的元老,如果不给张济一个交代,不知会寒多少人的心,他决定利用此事杀鸡儆猴,用杨岭来警告越来越嚣张的族人。

    “闭嘴!”

    杨玄感一声怒喝,指着一百余名手下道:“给我统统打死!”

    又指着杨岭,“将他拖下去,重打一百杖?!?br />
    士兵们如狼似虎,将一百多人按住乱打,哭嚎连天,片刻,将一百多名杨岭手下全部打死,杨岭虽只是重责,但由于他平时作恶太深,使士兵们心中极恨了他,很快,一个不幸的消息传来,杨岭在打到七十棍时支持不住,气绝身亡。

    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