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八章 迎头痛击(下)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原创刑曹参军张述是灵武郡太守张庭之弟,跟杨元庆多年,深受杨元庆信任,他为人严厉正大,不徇私情,绰号铁面判官,上至总管杨元庆,下至普通士卒,他都一视同仁,连兄长张庭也受过他的刑杖,在丰州军颇中有威望,这次东征,他掌管丰州军军法。╱оΟ

    张述看了看手中的清单,起身施礼道:“回禀总管,遗漏了四个问题,一个乙级项,就是对方的帐间距,其余都是丁级项,问题不大,卑职等会儿再补问?!?br />
    徐世勣从张参军手中接过审问书,上面密密麻麻有近两百个问题,按重要程度分为甲乙丙丁四个大项,令他叹为观止,直到今天,他才终于初窥到了丰州军严密的制度,和丰州军一比,瓦岗军真的是乌合之众。

    杨元庆拍了拍他肩膀,语重心长道:“丰州军之所以能以一己之力击败三十万突厥大军,并不是偶然,秘诀就在于有严密的制度,带兵打仗不是靠运气,更不是靠拍脑门兴之所然,所有谋略的决定,都是建立在大量的情报分析上,我之所以撤军二十里,就是等李叔良的探子送上门来,我再从探子口中反问到他们的情报,希望通过这次战役,你能迅速适应丰州军的制度,我便可以让你独挡一面?!?br />
    徐世勣默默点头,他打心底里服了杨元庆。

    这时,几名亲兵将一套兵甲拿上,摆放在地上,杨元庆笑道:“我们来看看敌军装备?!?br />
    盔甲、横刀、长矛、盾牌、弓箭、靴子,杨元庆一一细看,对徐世勣道:“都是军器监打造的最精良之物,连靴子也是三层牛皮底,他们的装备还超过了丰州军,再想想昨天晚上他们从哨塔报警到弓弩军压营应战,前后只耗用了极短的时间,我可以断定。这两万人是李渊最精锐的军队,有这么精锐的军队,还不敢和我面对面应战,足见李叔良谨慎得过头了?!?br />
    杨元庆又看了一眼徐世勣,见他若有所思,便问:“你认为这仗该怎么打?”

    徐世勣沉吟良久道:“要想以最小的伤亡获胜,卑职认为应该发挥丰州军夜战的长处,只是卑职还想不到破解李叔良营盘防御的办法?!?br />
    杨元庆注视着桌上放着的几枚铁蒺藜。那是他们从敌军营盘外采集来的样本。他淡淡笑道:“要破他的防御,对我来说易如反掌?!?br />
    天渐渐地黑了,李叔良的大军依然没有拔营。丰州军在中午时便已经出现在五里之外,虽然只有千余骑兵,但这就是一个很明确的信号。对方要和他决战,一向谨慎的李叔良更不敢轻举妄动。

    随着夜幕降临,丰州隋军大队军马开始出现大营北面两里处,李叔良站在高高的哨塔上,他可以清晰地看见对方军队,队列整齐,李叔良心中极为不安,他不明白对方此时列阵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想夜战不成?

    两军作战除非是夜间偷袭敌营。在混乱中取胜,在正常情况下,一般都不会进行夜战,这主要是夜间看不见指挥军旗,而且两军士兵容易混淆,出现自相残杀的情况。

    但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如果一方有过专门的夜战训练。通过有力的指挥也能进行夜战,丰州军就有过专门的夜战训练,而且也有夜战经验,杨元庆率领这支军队是丰州军的最精锐,夜战是他们的优势所在。

    李叔良隐隐猜到了杨元庆的用意。他紧张地对刘弘基道:“看他们的阵势,是要冲击军营了?!?br />
    刘弘基的紧咬嘴唇。他心中的紧张更甚于李叔良,对方必然是找到了破他们防御之策,他回头看了看大营,他很担心对方用火攻,毕竟杨元庆善用火是出了名。

    “大帅,要不要我们把营帐都收了,防止杨元庆大火烧营?!?br />
    李叔良却考虑如果撤去营帐,会更利于对方骑兵发挥优势,只要防御严密,对方的火箭射程不够,也射不进来,他权衡了一下利弊,便摇了摇头,“如果能用火攻,他们的骑兵也能杀进来了,留下营帐对骑兵奔跑不利,关键还要用强弓硬弩压住对方,使他们无法靠近营帐?!?br />
    这时,忽然有士兵大喊:“大帅,你看那是什么?”

    李叔良和刘弘基一起向士兵手指方向看去,他们都看见了,夜色中出现了一个模糊的高大物体,足有两三丈高,像一个巨型哨塔,正缓缓向大营靠近,在距离大营数十步外停下。

    李叔良和刘弘基对望一眼,两人同时生出一个念头,‘莫非是射塔?’

    刘弘基看了看距离,他还是坚持道:“大帅,以防万一,还是撤去营帐吧!杨元庆善用火攻,我们不可不防?!?br />
    这一次李叔良没有坚持,接受了他的建议,“传令,营盘内所有大营全部撤去?!?。

    这时,大营的四面都出现了这种高两三丈的木架,士兵们议论纷纷,谁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物体?每个士兵的心中有生出一种无形的压力,开始有些不安,丰州军威名远扬,他们每一种异常之物出现,都会给对方施加压力,在某种情况下这其实也是一种心理战。

    杨元庆立马在数百步外,目光冷冷地望着敌军大营,一名士兵奔来禀报,“启禀总管,对方已撤去了营帐?!?br />
    杨元庆目光敏锐,他远远地也看见对方的白色大帐正一顶顶消失,不由低声骂了一声,“该死的东西!”

    对方显然已经意识到他要火攻了,提前做了预防,这倒出乎杨元庆的意料,徐世勣在旁边小声道:“既然对方已经我们用火攻的意图,我们还要使用火攻吗?”

    “不!继续使用火攻!”

    杨元庆下达了火攻命令,就算烧不了大营,也可以震慑敌军。

    一只只巨球被抬了上来,这是用火布捆扎而成的大布球,约一人高,上面浇满了火油,原本用来火烧敌军的营帐,但刘弘基发现了端倪,及时劝说李叔良拆掉大帐。使杨元庆火攻之计落空,不过这种火球依然有着强大的震慑力。

    投掷火球的工具就是那几座高塔,那实际上是几架制作简陋的投石器,没有绞盘,完全靠人力拉拽,需要两三百人才能将火球投出两百步远,但这已经足够。

    “准备攻击!”

    校尉高喊一声,两百余人一齐拉住了绳索。一名士兵用火把点燃了布球?;鹧嫜杆俾?,顿时出现了一个大火球。

    “放!”校尉一声令下。

    数百士兵同时猛拉绳索,长杆甩出。巨大的火球腾空而起,呼啸向敌营砸去,火球高高越过了矛阵。砸向密集的弓弩士兵人群中,士兵们一片喊叫,四散躲避,还是有数人躲避不及,被火球砸翻,身上起了火,惨叫着四下奔逃。

    一只大火球翻滚着冲进了十几顶来不及拆除的大帐中,大帐顿时被点燃,火光冲天。紧接着又有四只大火球腾空飞来,地上的士兵抱头奔逃。

    虽然火球没有造成严重的损失,但大营内一片混乱,就在这混乱之中,忽然有士兵发现枪阵前竟有一排排木筏在移动,数百名丰州军士兵匍匐在地上推动木筏,很快。枪阵前出现了一条长两百步,宽三十步的木筏道路,这种木筏道路竟轻易地破掉了枪阵前面撒得满地的铁蒺藜。

    而且东、西、北三个方向都出现这种木筏路,很显然,丰州军要从三个方向同时进攻。

    刘弘基意识到了情况严重。他急得连声下令,“射!不准木筏铺设!”

    黑暗中万箭齐发。密集的箭矢射向地上的丰州军士兵,但丰州士兵早有防备,举起了巨盾互相掩护,迎着密集的箭雨,木筏继续前行,距离枪阵还有一丈,士兵们从背上取下皮囊,将皮囊中的火油喷射进枪阵中,大火迅速在枪阵中燃烧,枪阵插得太密集,一片枪阵都被点燃了。

    这是李叔良的百密一疏,他忘记了长矛枪杆是木质,虽然可以顶住骑兵的冲击,但它们却顶不住大火的燃烧,一片片的长矛被烧毁,矛尖坠地,矛杆烧成了木炭,露出了一片片缺口,骑兵可以轻易突入。

    就在这时,黑暗中响起了沉闷的鼓声:“咚—咚—咚”

    鼓声缓慢,每一声敲响,就仿佛敲在人的心中,在鼓声中,丰州的最强大的军队,两千重甲陌刀军出战了,他们六百余人为一队,分为三队分别从东、西、北三个方向向大营杀来。

    重甲陌刀军队列整齐,踏着木筏,一步步向敌军大营走去,每一步都凝重如山,一手执盾牌,一手在胸前紧握陌刀刀杆,陌刀竖直向上,在他们头顶上,雪亮锋利的长刀刃密集如林,这种强大的陌刀阵令敌军深感胆寒。

    李叔良脸色苍白,他精心部署的枪阵和蒺藜阵竟轻而易举地被丰州军破坏了,所用的办法都异常简单,却又是他想象不到,而对方的重甲步兵又是他闻所未闻,他开始心慌意乱,不知该怎么应对。

    只有副将刘弘基骑马指挥着弓弩手射击,密集的箭雨从三面射向重甲陌刀军,但重甲步兵的盔甲是用精钢打造,只有床弩才能射透,一般的弓弩在三十步射程内,都拿它们无计可施,而且杨元庆为了稳妥,每名陌刀手还手执一面盾牌。

    箭如暴风疾雨,叮叮当当地射在重铠上,射在盾牌上,却没有一人被射倒,重甲陌刀军依旧一步步走来,前排士兵挥动陌刀,将一排排已烧成木炭的矛杆横扫一光。

    他们离敌军大营越来越近,‘五十步三十步十步’,前面的弓弩手见敌军迫近,纷纷掉头逃进内营。

    杨思恩大吼一声,扔掉盾牌,高高举起陌刀,向前方堵路的大车劈砍而去,其余士兵也纷纷怒吼,挥刀劈去。

    躲在后面的弓弩手大喊一声,转身奔逃,大车瞬间碎裂了,重甲陌刀军冲进了敌营

    “长枪兵迎战!骑兵攻两翼!”

    刘弘基挥动战刀大声吼叫,组织唐军抵御陌刀军的强势杀入,而李叔良仿佛还没有从震惊中醒来,他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切,还不到一个时辰,他自以为固若金汤的防御就这么被轻易攻破了。

    他看见丰州重甲步兵凶悍无比,长刃劈砍,所向披靡,人头翻飞,躯干四裂,地上尸块累累堆积,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马腿和马首也随处可见,令人惨不忍睹。

    这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凶猛之军,长刃劈过,三四颗人头应声而飞,他们如铁墙般列队前行,暴烈如镰刀割草,横扫一切,披靡一切。

    就在这时,丰州的战鼓声再次震天响起,八千丰州铁骑从三个方向沿着木筏道路向大营内冲来,俨如狂涛巨浪般杀入了大营中。

    刘弘基急得眼睛都红了,敌军重甲步兵他们已经抵挡不住,现在敌军八千精锐骑兵杀来,他们劣势尽显,这一战已经无力回天了,他飞马冲到李叔良面前大喊:“大帅,此战我们必败,快撤吧!”

    李叔良已经从混乱中醒悟,此时他也心慌意乱,回头大喊一声,“快撤!”

    他也不管刘弘基,带领千余士兵向北面突围,刘弘基急得大喊:“大帅,从南面撤军!”

    李叔良已经听不见了,他率兵拼死杀出一条血路,刚刚冲出重围,却见数十步外立着几百名骑兵,为首大将,金盔铁甲,鞍横破天槊,手执一张巨弓,见李叔良冲出重围,他冷笑一声,拉弓如满月,一支铁箭脱弦而出,一箭从李叔良口中射入,铁箭穿脑而出。

    李叔良仰天从马上栽下,惨死在杨元庆的铁箭下。

    杨元庆放下弓令道:“传我的命令,投降者免死,顽抗者格杀无赦!”

    主将李叔良阵亡,副将刘弘基不见踪影,混乱中的唐军斗志崩溃,纷纷跪地投降,数百人向从南面突围的士兵被骑兵包围,全部被杀死,至此,李叔良的两万军除了刘弘基带着三百余人从南面突围成功外,其余大军投降者约一万五千余人,两万精兵全军覆没。

    【月票、推荐票投老高一票??!】

    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