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四十一章 想走不易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原创如果把关中比作一座大宅,那么河东郡无疑就是这座大宅的玄关,进入关中的两扇大门,蒲津渡和龙门渡,都在河东郡境内,这次李世民率军支援河东,河东城也就是他后勤重地。╱оΟ

    此时河东郡还有五千驻兵,其中四千驻兵在河东城内,还有一千则驻扎在蒲津桥渡口旁。

    和李叔良军队走龙门渡过黄河不同,李世民则走的是蒲津渡,蒲津渡水势平缓,两岸拉了两根长长的铁链,使这里铺了一座浮桥,能够迅速渡过黄河,直通对岸的蒲津关。

    这座浮桥也是极为重要的战略要道,由一千精锐士兵镇守,而黄河对岸的蒲津关也驻扎了一万五千重兵,防止杨元庆的军队趁河东郡空虚杀入关中。

    夜色笼罩着河东郡,星光黯淡,八月已入秋,河边的夜风里多了几分凉意,夜色中,河东城以北的官道格外寂静,没有任何行人和商贾,偶然有几只獾从路旁的草场钻出来,在官道上肆意奔跑。

    这里离临汾郡战场极远,有数百里之遥,隋唐两军在临汾郡对峙了近半个月,对河东郡民众的来说,只有偶然出现在官道上的大队粮车,才会让他们想起河东的战争并没有平息。

    这时,官道远处传来一阵轰隆隆的车轮声,大地开始微微震动起来,几只獾攸地钻进了灌木丛中,不见了踪影,不多时,一队由数百辆牛车和马车组成的运粮车队出现在官道上,但粮车上没有粮包,应该送粮返回的粮车,车上用雨布遮盖着,似乎里面还藏着什么?

    粮车有五百辆左右,一车配两名车夫,共一千名车夫,两边还有五百名骑兵护卫,为首军官是一名鹰击郎将,名叫殷景。是大将殷开山的第三子。

    此时,殷景的目光十分复杂,偶然会偷偷向后看一眼,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他知道三里外有一支万人骑兵,正远远地跟着他们。

    “殷将军,如果你想活命就乖乖地配合,否则我的刀会刺穿你的身体?!痹谒砼?。一名年轻的士兵冷冷道。

    殷景战马的缰绳被控制在另一人手上。一把雪亮的短刀顶住他的后腰。

    “你把刀拿开,我会配合你们?!?br />
    殷景心中长长叹了口气,他又想起了两天前令他惊心动魄的一幕。他们在一片树林内休息,两万丰州军骑兵将他们团团包围,一个也没有逃出去。

    殷景又向远处看了看。前方两里外出现了一座黑黝黝的城池,那里便是河东城了,终于要到了他最不想面对的一刻。

    三里外,徐世绩率领一万骑兵远远地跟着运粮车队,这是他第一次独自谋划的大胆行动,数天前,杨元庆只给了他一个简单命令:截断唐军退路。

    截断退路方法有几种,比如从后面拦截住敌军主力,又比如占领战略城池。而徐世绩选择的是断唐军渡河的退路,一个是龙门县河津渡,一个便是河东城蒲津渡,河津渡由罗士信去完成,他则是负责最关键的蒲津渡。

    “徐将军,前面再走数里就是蒲津城了?!币幻母剐∩靥嵝阉?。

    徐世绩立刻回头令道:“传令弟兄们都跟上,检查战刀长矛。准备战斗了?!?br />
    河东城头十分安静,此时已是一更时分,大部分守军都入睡了,只有一百余名巡逻兵在城头来回巡视。

    这时,北城头有士兵听到了轰隆隆的车轮声。他们凝视片刻,只见北方来一队运粮车。足有数百辆,这是北上送粮的车回来了。

    立刻有士兵前去禀报守城主将侯君集,侯君集奉李世民之命,率五千军队镇守河东郡,所有军队就分布在河东城和蒲津渡两地,侯君集在睡梦中被叫醒,他打着哈欠上了城问:“是谁回来了?”

    “是殷将军!”

    “哦!这小子回来倒挺快?!?br />
    侯君集走到城垛前,探身向下望去,火光中,城下叫门的将领正是殷景,他和殷开山的关系不错,殷开山托他照顾好自己的儿子。

    “殷三郎,你怎么半夜三更回来?惊扰了我的瞌睡?!焙罹行┞裨沟?。

    雪亮的刀又一次抵住了殷景的后腰,刀尖刺到了肉,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殷景咬一下嘴唇,心中恨极,却无可奈何,只得抬头骂道:“你他娘的还能钻被子里睡觉,老子一路风餐露宿赶回来,别说风凉话了,快开门,老子也要进城睡觉!”

    侯君集没有半点疑心,咧嘴一笑,挥手令道:“开城让他们进来!”

    吊桥缓缓放下,城门轰隆隆打开了,五百辆运粮车依次进城,侯君集又走到城头另一边,注视着粮车进城,他发现粮车里好像装有东西,便奇怪地问:“车里是什么?”

    “都是帐篷战鼓之类的军资,秦公命我们运回来?!币幻勘呱卮鹚?。

    侯君集没有怀疑,他知道运粮北上不过是欺骗丰州军,让丰州军以为他们要大战,实际上秦公是想撤军了。

    运粮车大半进了城,这时一名站在城门边的守军旅帅见马车上‘军资’似乎动了一下,他心中疑惑,便趁人不备偷偷掀开一油布角,他看到的不是什么帐篷战鼓,而是三名全副武装的士兵,他顿时愣住了。

    蓦地,他忽然反应过来,大叫道:“将军,他们不是我们的人”

    还没有喊完,一支长矛便从油布中透出,刺穿了他的胸膛,旅帅惨叫一声,倒地而亡。

    这一声惨叫使侯君集如梦方醒,这是丰州军在骗城,他急得大喊起来:“快报警,关闭城门!”

    挂在城头上的警钟‘当!当!当!’地敲响了,刺耳的钟声划破了宁静的夜晚,而混进城的送粮队伍也发动了,油布纷纷掀开,无数全副武装的士兵从车里跳出,车夫们也从座位下抽出战刀,五百护卫骑兵更是冲向城门,刺杀百余名守城士兵。

    进城隋军达数千人之多,他们迅速冲上城头,抢夺吊桥绞盘,此时北城守兵只有两百余人,侯君集见大势不妙,撒腿便向黑暗中奔去,奔出百步外,他忽然停住脚步,似乎听到了什么,回头向城外望去,只见城外汹涌的骑兵向河东城内杀来。

    侯君集惊得胆寒心颤,奔到西城墙翻城而去,这个位置恰好就是当年杨谅女装骗城,太守邱和翻城逃跑的地方,时隔十二年,侯君集重演了这一幕。

    河东重城沦陷。

    就在河东城沦陷的前一天,龙门县河津渡也出了事,上午时分,龙门县城的三百余名守军忽然感到地震,士兵们都惊讶地四处张望,只觉震动越来越大,远处传来一种闷雷般的轰鸣声。

    片刻,一支黑压压的骑兵队出现在一里外的官道上,他们像一条长长的黑龙,飞驰电掣般在官道上向南疾奔,目标直指三十余里外的河津渡。

    这是一支五千的精锐骑兵,人人配有双马,由大将罗士信率领,他们从龙泉郡出发,一路南下,用两天时间便强奔数百里,直扑河津渡。

    “罗将军,前面就是龙门县!”

    一名斥候指着远处一座不大的城池禀报道:“去河津渡必须要从龙门县城旁边经过?!?br />
    “官道和城头相隔多远?”

    “不到五十步!”

    这是在弓箭射程之内,罗士信嘴唇紧闭,绷成一条直线,注视着龙门县城半晌,毅然令道:“不要理会它,冲过去!”

    片刻,五千骑兵从龙门县城旁飞驰而过,闷雷般的马蹄声早已吓坏了城上的守军,他们纷纷躲在城垛后,偷偷向外张望,通过射箭孔细小的缝隙,他们看见一支长长的骑兵队正疾速西南方向奔去,那边正是河津渡。

    龙门县的县令姓蒋,他得到禀报,急奔上城头察看,只看了片刻,他忽然明白过来,大喊一声,“不好!”

    蒋县令立刻回头令道:“速去送信给秦公,丰州军要断他们的退路?!?br />
    蒋县令惊出一身冷汗,后背湿透了,他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支军队是去河津渡,他们一定是去摧毁渡船,断掉唐军撤回关中的后路。

    一个时辰后,河津渡方向出现了滚滚浓烟,直冲天际,蒋县令呆呆地望着火光,他知道那应该是几百艘停在渡口的渡船被烧毁了,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恐惧,秦公的军队难道会全军覆没在河东吗?

    就在徐世绩占领河东城的当天晚上,他又亲自率五千军奔去十里外的蒲津渡,而驻扎在蒲津渡的一千士兵已被侯君集带回了对岸,他们便直接烧掉蒲津渡浮桥。

    而龙门县河津渡口也被罗士信率军袭击,数百隋军渡河西去,将停泊在两岸的数百艘渡船一并烧毁

    杨元庆和李世民虽然在战场上的较量没有发生过,但战场外的较量却一直没有停止,杨元庆的手段明显稍高一筹,在谢思礼成功出使西秦的消息传来后,他便知道李世民军队必然会西撤,便在李渊西撤命令还没有传到之前,命令徐世绩抢先动手,毁掉了唐军返回关中的渡船和浮桥,断了李世民大军西撤的后路。

    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