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四十五章 四面皆敌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原创御书房中没有灯光,清亮的月光从窗户撒了进来,抹上一地的银白,在月光中又拖出一个长长的人影。╱оΟ

    杨广负手站在窗前,双目凝视一盘皎洁的月光,他记得二十几年前,他率领大军破陈,在渡江的大船上他也曾看见过这样一轮皎洁的满月,那时他逸兴瑞飞、击槊而歌,引得满船将士也跟他唱了起来。

    ‘壮士初横槊,饮马过大江,横扫三千里,披锦还故乡’

    杨广又想起他刚刚登基的那一年,也同样是在这一轮皎洁的满月下,他雄心壮志,欲大展宏图,他要以汉代胡,融合南北,还要铲除关陇,北平鞑虏,他要在十年内创造一个大业盛世,将大隋江山千秋万代地延续下去。

    可今天,算上仁寿四年,他登基十三年还不到,大隋帝国就即将走到尽头,此时他耳边仿佛还回荡着儿子嘲讽的笑声,他心中充满了悲凉和绝望。

    ‘大隋就怎么完了吗?不!他不甘心,绝不甘心!’

    杨广蓦地转身,慢慢走到御案前坐下,案上有一份奏折,是杨元庆刚刚送来,杨元庆已经攻下了太原,全歼李叔良的两万精兵,取河东之势已成,在奏折中,杨元庆请求册封太原为北都,将拥代王而据之,延续大隋社稷。

    杨广这才知道,原来代王侑并没有落在李渊手上,而是被杨元庆带走了,难怪李渊立了一个不知所谓的宗族为伪帝。

    借着皎洁的月光,杨广慢慢提起笔,颤抖着手在杨元庆的奏折上画了一个敇,他同意了杨元庆的请求。他知道,他在亲手为杨元庆开启了一条门缝,可是这样或许大隋会不灭。

    这时,门口传来太孙杨倓的声音,“皇祖父,孙儿能进来吗?”

    “进来吧!”杨广慢慢放下笔。

    杨倓走了进来,在杨广面前跪下?!盎首娓?,请饶恕皇叔吧!”

    杨广靠在坐榻上,注视着皇孙,半晌,他淡淡道:“当年,你的皇叔不止一次害过你的父王,你们曾恨他入骨,为何现在要替他求情?”

    杨倓低下头小声道:“可是他毕竟是孙儿的皇叔。孙儿没有几个亲人了?!?br />
    “你过来,坐到祖父旁边来?!?br />
    杨广轻轻拍了拍身边的坐榻,杨倓慢慢站起身走过来坐下,杨广抚摸着长孙的头,心中万分怜爱道:“他是你的皇叔,也是朕的儿子,他虽然说话很难听,但朕不会杀他,看看你的五祖父。当年造反要推翻朕,朕最后也没有杀他,朕不会轻易杀皇族,除非是真犯下十恶不赦之罪,你皇叔是你皇祖母唯一的骨肉,就算他说话再难听,朕也不会杀他。你等会儿去告诉皇祖母。让她放心?!?br />
    杨倓咬一下嘴唇,又低声道:“皇祖父还在为萧铣之事,生皇祖母的气吗?”

    杨倓记得很清楚。当萧铣造反的消息传来时,皇祖父和祖母大吵一场,皇祖父大骂萧家忘恩负义,还要立诏废皇后,令所有人都害怕之极,杨倓一直想找机会劝劝皇祖父。

    “皇祖父。任何家族都有居心叵测之人,祖父被不能一叶障目。萧铣也只是萧家偏房,真的和皇祖母无关?!?br />
    “你这个孩子”

    杨广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脑勺,他被孙子的良善感动,便将桌上杨元庆奏折递给孙子,“这份奏折你应该看过了吧!”

    杨广又高声令道:“点灯!”

    大宦官李忠良从门外进来,有点手忙脚乱地将七翅彩凤灯点亮了,整个御书房立刻变得灯光明亮起来。

    杨元庆的奏折杨倓已经看过,其实他也想找机会和祖父谈一谈,既然祖父主动说起此事,他也想利用这个机会,杨倓站起身,站在祖父面前道:“皇祖父,孙儿还有一件事想说?!?br />
    “你说,什么事?”

    杨倓知道皇祖父很可能会震怒,但他还是鼓足勇气道:“皇祖父,是关于上次丰州之战,皇祖父传旨天下嘉奖丰州军,可偏偏就没有杨元庆的封赏,满朝文武都在议论此事,还有李渊勾结突厥,其罪当诛,皇祖父,这两件事就不了了之了吗?”

    杨广摇了摇头,“其实李渊勾结突厥之事,朕已命令洛阳昭告天下,可事实上没有什么用,除非突厥杀进中原,让中原人深受涂炭,那大家才会有切骨之恨,而且朕听说李渊也公开解释了,他承认联系过突厥,他说那是为了买马,而他军队中出现的突厥兵是西突厥阿史大奈的部属,旗帜他也改回来了,变成半赤半白,突厥人内乱,他也不再承认自己和突厥有任何关系,其实朕心里清楚,他勾结突厥牵制住了杨元庆,才使他能顺利占领关中?!?br />
    “那杨元庆战胜突厥的封赏呢?皇祖父真的不打算给他吗?”杨倓又小声道。

    杨广半晌叹了口气,“要朕怎么封他,难道封他为王不成?”

    “父皇,为什么不可以呢?李渊不是也封唐王了吗?”

    “他那是伪王!是篡逆!”

    杨广忽然暴怒起来,对杨倓怒吼道:“难道你要承认他占领长安是合符法度?他立伪帝是天下正统吗?”

    杨倓跪了下来,连连磕头,“孙儿无知,是孙儿糊涂,请皇祖父息怒!”

    杨广慢慢忍住心中的怒气,对孙子道:“朕才是天下正统,就算到今天,这还是天下人共识,就算他李渊也不敢公开反隋,他的伪唐王不过是自封,朕绝不会承认,大隋宗室任何一人也不准承认,你记住了吗?”

    “孙儿记住了!”

    杨倓重重磕一个头又道:只是孙儿在想,如果我们支持杨元庆,让他牵制住李渊,那么李渊和关陇贵族集团也难以出关陇,皇祖父,我们可以好好利用杨元庆的力量,孙儿考虑,如果能借丰州大胜的机会把他纳入大隋宗族,那么将来就会多一个隋王,而少一个楚帝?!?br />
    说到这,杨倓偷偷看一眼祖父的脸色,见他脸色有些缓和了,便又鼓足勇气道:“孙儿曾经问过杨元庆,将来我若封他为王,他愿意做什么王?他说大隋应该有一个靠山王,他愿意做我们三兄弟的靠山,皇祖父能否答应孙儿的请求,封他为靠山王?”

    杨广缓缓点头,“这件事让祖父再考虑一下吧!不过大隋只有亲王、国王和郡王,没有什么靠山王?!?br />
    这时,门口有宦官禀报道:“陛下,司马将军紧急求见,说是抓到重要奸细?!?br />
    杨广微微一怔,便道:“宣他觐见!”

    他又对杨倓笑道:“你去一趟皇祖母那里,告诉皇祖母,就说朕不再生她的气了,你再替朕好好陪陪她,朕知道她心里也很苦?!?br />
    “孙儿遵命!”

    杨倓退了下去,片刻,大宦官李忠良带着司马德戡匆匆走进御书房,单膝跪下道:“臣参见陛下!”

    “司马将军,你抓到了什么重要奸细?”

    “回禀陛下,臣的部下在城门附近抓到一个违反宵夜令之人,后来搜他的身,发现他身上藏有一封信,竟然是萧铣写给宇文将军的密信,臣不敢隐瞒?!?br />
    杨广大吃一惊,竟然涉及到宇文成都,“他立刻问,信在哪里?”

    司马德戡将一封信呈上,李忠良将信转给了杨广,他在转身的一霎那,和司马德戡交换了一个眼色。

    杨广接过信匆匆看了一遍,萧铣在信中要求宇文成都以萧氏家族复兴为重,要宇文成都尽快答复上次商议之事。

    杨广脸色愈加阴沉,他知道宇文成都其实是萧氏家族之人,当初就是萧皇后向自己推荐了他,十几年来,从晋王到太子,又到皇帝,自己对他一直信任有加,难道他真要为了家族而背叛自己对他的信任吗?

    “把宇文成都召来!”

    很快,宇文成都也走进御史房,躬身施礼,“臣宇文成都参见皇帝陛下!”

    “宇文将军,你和萧氏家族还有往来吗?”杨广不露声色问道。

    宇文成都不知道杨广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看了一眼旁边的司马德戡,心中隐隐有种不祥之感。

    “回禀陛下,臣和极少数萧家子弟有往来,臣教他们习武?!?br />
    “是吗?”

    杨广注视着他,意味深长地问道:“那萧铣呢?你也教过他习武吗?”

    宇文成都头脑里‘嗡!’地一下,他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圣上怀疑他和萧铣暗中有往来,一定就是这个司马德戡告状,他立刻道:“回禀陛下,臣只是在仁寿四年见过萧铣一面,此后再也没有见过,他是乱臣贼子,臣也不会教他什么武艺?!?br />
    杨广将信扔了给他,冷冷道:“你自己看吧!”

    宇文成都拾起信看了一遍,立刻瞪大了眼睛道:“陛下,这是诬陷,臣从来没有和萧铣有任何联系,这是有人在诬陷臣?!?br />
    “诬陷?”

    杨广的目光向司马德戡望去,司马德戡平静道:“微臣也不知是真是假,但臣抓到奸细,奸细身上有这封信,臣认为必须禀报圣上?!?br />
    “这个奸细现在在哪里?”宇文成都怒道。

    “宇文将军,很抱歉,这个奸细因反抗太激烈,杀了我五个手下,已被乱箭射死了?!?br />
    “死了!”

    宇文成都愣住了,他急忙对杨广道:“陛下,人都死了,死无对证之事,随便拿一封信就说臣和萧铣勾结,陛下,这太容易了??!”

    【诸君,月票再投老高一票!求援!紧急求援!】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