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七章 监察御史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原创刚从外面回来,向大家抱歉??!

    潼关,数十名骑兵护卫着几名骑马的官员从远处疾奔而至,奔跑的马蹄声惊动了两边的店铺,自从齐王李元吉接手潼关防务后,便关闭了城门,不准行人和商贾进出潼关,这使潼关日渐冷清,两边的店铺的生意也一落千丈我要精彩开始——

    奔跑的马蹄声引起了所有店铺的注意,一群正坐在一起聊天的掌柜纷纷站起身,向奔来的人马望去,约一百多名唐军骑兵护卫着三名官员,一名四十余岁的中年男子,头戴乌笼纱帽,身着紫色袍服,后背一把尚方天子剑,身后跟着稍微年轻的官员,却穿着绯色的官袍,品阶稍低。

    “是监察御史!”

    一名年老的掌柜慧眼识人,他认出了来人,掌柜们纷纷围上来,“裘掌柜怎么看出来?”

    “你们没看中间那杆白底黑狻猊旗吗?那就是御史台的旗帜,中间那穿紫袍的官员,至少是五品以上,不是御史大夫窦抗就是治书侍御史于志宁?!?br />
    老掌柜随即又摇摇头,“不是窦抗,窦抗我见过,这应该是于志宁?!?br />
    这时,只听士兵在高声报关,“速禀报齐王殿下,治书侍御史于使君奉旨前来监察?!?br />
    众掌柜们一声惊叹,佩服老掌柜目光如炬,老掌柜捋着山羊胡子得意地笑而不语,对他们这些生意人,看人辨时务是第一要务,老掌柜眼睛忽然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低声对众人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治书侍御史应该是为齐王抢人那件事而来?!?br />
    齐王抢女人之事早已传遍了潼关。商人们顿时议论纷纷。个个喜形于色,如果齐王被撤换,那么潼关便可以重开启。保持行人往来,他们的生意又可以兴隆起来了。

    掌柜张少华不露声色地离开了,他回到自己店铺。迅速写了一份情报,交给心腹伙计,再三嘱咐他,“用河东城的鹰,这次是发往河东城?!?br />
    伙计驾着小船走了,张少华又望着潼关城,他心中有些担忧,这些御史到底是不是为齐王抢女人之事而来,他并没有把握。

    很多事情确实只能是一种推测。但如果是有依据的推测,那么猜中可能性就很大,他们确实有依据。潼关最近很平静。唯一可能引来监察御史的事件,只有六天前发生的齐王抢人事件。

    尽管齐王抢名妓之事做得并不嚣张。没有在潼关前抢夺,但在有心人的渲染下,潼关附近几乎人人皆知。

    治书侍御史于志宁确实是奉旨来查齐王抢人事件,他甚至还带了尚方天子剑,在必要时用来震慑齐王,李孝恭的弹劾奏章使李渊勃然大怒,这是他无论如何不能容忍之事,两军交战时,李元吉竟然抢大将的小妾,这会引发严重的内讧,会使弘农郡一败涂地。

    但李孝恭也没有拿出证据,李渊也担心其中有隐情,一方是自己儿子,一方是侄子,作为一个君主,他更多是要考虑势力的平衡,不可能道听途说便快刀斩乱麻,李渊在反复考虑后,决定先派御史前来调查,一旦属实,立刻罢免李元吉的潼关大帅之职.

    于志宁也是关陇贵族于氏家族子弟,为官谨慎,思虑周密,深受李渊器重,这次李渊派他前来,就是希望于志宁能秉公调查,不偏不倚,但于志宁还是读懂了李渊内心深处的另一层意思:尽量不要冤枉李元吉。

    否则,李渊应该是先把李元吉调回长安后再慢慢调查,可李渊并没有这样做,这就说明李渊也并不愿意李元吉强抢大将之妾成为事实,因为这坏的不只是李元吉的名声,连同李渊的名声也一并影响。

    皇帝内心的心思从来不会明说出来,这就要靠手下的臣子去明悟,于志宁确实明悟了李渊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心思。

    于志宁被请去了贵客室稍候,此时,就在十几步的另一个房间里,李元吉正恶狠狠地威胁行军长史赵慈景。

    “没有这回事,你记住了吗?没有!”

    赵慈景出身陇西名门,官任兵部侍郎,同时也是当朝驸马,他娶了李渊的第五个女儿长广公主,赵慈景年纪并不大,只有二十五六岁,长得潇洒飘逸,是个有名的美男子,学问也不错,但性格却稍微显懦弱。

    他也听说了李元吉抢黄君汉小妾之事,但在李元吉的强势之下他保持了沉默,他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惊动圣上,让他心中着实不安。

    “只是圣上怎么会知道?”赵慈景嗫嚅着问道。

    “这还用问吗?除了李孝恭,谁还敢告我黑状?”

    李元吉一阵咬牙切齿,他向门外走去,又不放心地回头道:“记住我的话,没有这回事,否则我倒霉了,我母后也不会饶你?!?br />
    赵慈景不敢吭声,跟着李元吉向大堂走去,两人走进了大堂,于志宁连忙起身施礼道:“参见齐王殿下!”

    李元吉瞥了一眼桌上金盘内的尚方天子剑,他重重哼了一声,大摇大摆坐了下来,赵慈景拱拱手,在下首也坐下。

    于志宁勉强笑了一下道:“下官此次前来,是因为河间郡王弹劾殿下强抢大将黄君汉之妾,圣上震怒,命我前来调查?!?br />
    他话音刚落,李元吉重重一拍桌子,手向他一伸,怒道:“说我夺人妻女,证据在哪里?”

    于志宁脸色露出尴尬之色,连忙道:“就是因为缺乏证据,圣上才命下官前来调查真相?!?br />
    李元吉嘴一撇,用一种极其傲慢语气道:“不用调查了,我告诉你真相,这是因为李孝恭恨我不肯听从他的调令,使用卑鄙手段污蔑我,企图把我罢免,就是这么简单?!?br />
    于志宁在李元吉这里得不到合作。虽然这在他的意料之中。但还是令他感到丧气,他将目光转向了赵慈景,“赵侍郎认为呢?”

    赵慈景犹豫了一下。这一犹豫的瞬间,他感觉到了李元吉身上传来的杀气,是??!他何苦为黄君汉这种小将领而得罪齐王。再说他确实没有证据,只是听到一些传闻,赵慈景咬了一下嘴唇道:“这件事我闻所未闻?!?br />
    李元吉脸上浮现出一丝掩饰不住地得意,他冷哼了一声说:“我知道,有人对我放弃太原之事一直不满,只要对我稍微不利的消息便拿来做文章,也不管真假,我倒觉得于御史应该去调查一下李孝恭,去问问他为什么要污蔑我?”

    于志宁苦笑一下道:“这个也在下官的计划之中。在潼关稍作调查后,我就会去弘农郡?!?br />
    “不用调查了!”

    李元吉斩钉截铁道:“我告诉你,没有这回事。你若胡乱调查?;嵊跋煳业木?,你要去弘农郡。最好现在就走!”

    李元吉站起身转身离去,于志宁只觉一阵头大,太子宽厚仁德,秦王礼贤下士,就算是有点傻的赵王玄霸也不会胡作非为,偏偏圣上还有齐王这种狂妄骄横的儿子,于志宁又看了一眼赵慈景,赵慈景苦笑一下,对他施礼道:“这件事尽快调查,早点结束吧!时间拖久了,真的会影响战局?!?br />
    于志宁叹了口气,“我知道,我应该是先去弘农郡调查,拿到证据后再回来?!?br />
    他站起身拱手道:“那我就告辞了!”

    赵慈景将于志宁送出了潼关,他又快步返回,他觉得应该和李元吉再谈一谈,他走到李元吉院子内,却从窗子里看见李元吉在给亲兵交代什么,手摆出了一个‘杀’的动作,赵慈景心中顿时变得冰凉,他知道李元吉要做什么了,应该是杀人灭口。

    恰好李元吉也回头向院门看来,两人四目相触,李元吉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阴毒狠辣。

    黄河北岸风陵渡,几天前还是空空荡荡的河面,却在一夜之间云集了数百艘战船,同时也在一夜之间从河东城调来了一万军队,使风陵渡的军队已达三万人,更重要是北隋军主帅杨元庆也在风陵渡。

    河面上,大船的桅杆密集如林,黑压压的六百余艘船只覆盖了数里的河面,这些是从延安郡过来的渡船,每艘船可运载两百余士兵,加上战马和粮食,可以一次渡过黄河。

    杨元庆在数十名将领的陪同下在码头上视察战船情况,他眯眼凝视着黄河对岸,天气晴好,寒冷的北风吹散了清晨的雾气,河水拍打着岸边,发出‘哗!哗!’声响,视野格外清晰。

    他隐隐可以看见黄河对岸呈一条黑线,对岸是阌乡县,根据他的情报,对岸驻扎的兵力只有两千人,李元吉虽然率领大军前来,但他却驻军潼关,距离阌乡县还有二十余里,大战打起来,根本就来不及赶来防御,恐怕李渊怎么也想不到他的儿子只管潼关,而不管弘农郡死活,根子就出在一军两帅之上。

    听说屈突通反对一军设两帅,但李渊没有采纳他的谏言,李渊是从政治上考虑,不愿意弘农郡和潼关的防务连为一体,弘农郡属于关外,而潼关属于关中,这是两个不同的体系,政治上是没有问题,但在军事上,这绝对是一个败笔,偏偏李渊又派了傲慢的齐王李元吉前来,李孝恭怎么可能指挥得动他,或许李渊的骨子里还是想以保潼关为主,其次才是守弘农郡。

    “晚上可以渡河吗?”杨元庆回头问行军司马张贞孝。

    张贞孝上前施礼道:“回禀总管,卑职已经确认,根据现在的水情,在一更时河面水旋最少,那时渡河最为有利?!?br />
    杨元庆点点头,又凝神思索着遗漏之处,这时,一旁秦琼低声问:“总管,时机已经成熟了吗?”

    “即将成熟!”杨元庆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杨元庆已得到情报,治书侍御史于志宁出了潼关,出现在前往李孝恭军营的路上,他等待的时机即将到来。

    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