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三十四章 推波助澜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原创李建成的一番苦心最终因为兄弟李世民的存在而没有发挥出作用,时间已不容他继续和兄弟辩论,宫门即将关闭,他只得带着遗憾的心情黯然离去。⒌

    而李世民却成为这场的辩论的最终获益者,正如他所言,李建成的施压或许能堵住李孝恭的嘴,让他保持沉默,但李建成却无法堵住李孝恭的心,而李世民却赢得李孝恭的心,把唐朝军方的第二号人物成功拉到了自己一边,这却是李建成所始料不及。

    所谓‘林欲静而风不止’,尽管李渊通过朝会决议给弘农郡兵败事件下了定论,企图强行平息舆论,把这件事不了了之,但长安并不仅仅只有李渊一个势力。

    长安利人市,这里依然是整个关陇地区最大的市场,它曾经在隋朝迁都洛阳后一度衰败,但随着唐朝的建立,这里又开始兴盛起来,虽然朝代的变化如沧海桑田,在兴盛的市场背后,财富却并没有随着朝代的更迭而转移,九成的店铺并没有换新主人,依然控制在关陇贵族手中。

    在利人市东南角是药行所在之地,这里集中了一百多家药铺,每天从早到晚大量的药材从这里进出,整个关陇地区的药铺几乎都从这里进货,整个街市上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药味。

    中间有一家比较独特的药铺,整座建筑都涂上朱红油漆,连旗幡也是红的,叫做白原药铺,在一百多家药铺中比较显眼,走在路口一眼便看见了它,但红色在医药这一行中比较忌讳,容易让人联想到鲜血,所以药铺虽然显眼,但生意却不是很好,处于中下水平,每天也就是十几个客人来进货,整个铺面里显得冷冷清清。

    傍晚时分。这也是每天生意最差的时候,各家药铺掌柜都忙碌着一天的结帐,这时,一名十岁的年轻男子骑马从街头奔来,脸上笑嘻嘻的,手中拎着一个包裹,一只手控制马缰绳,既表明他马术娴熟。同时也显示出了年轻人的率性轻狂。很多人都认识他,白原药铺的伙计阿喜郎。

    “掌柜阿爷,我回来了!”

    阿喜郎不等马匹停稳便一跃而下。步履稳健,丝毫没有受惯性的影响,也是药铺掌柜们不懂行。要是来个骑兵或者善驭马的胡人,一定会惊得目瞪口呆,这个阿喜郎表现出的,竟是如此高超的控马技术。

    阿喜郎热情换来的是一个狠狠的白眼,所谓掌柜阿爷不过才三十岁模样,他探身出柜台外,伸出长长的胳膊在阿喜郎的头上敲个爆栗,这只长胳膊也会让弓兵惊叹,这简直就是天生的弓箭手。

    高超的控马技术。天生的弓箭手,这一切都暗示着这家药铺的不同寻常,它确实不同寻常,这家药铺便是北隋军设在长安的情报总堂。

    情报堂堂主名叫蒋通,也就是那个长着长胳膊的天生弓箭手,药铺的掌柜,他在北隋军中的职务是鹰击郎将。隶属于北隋内卫军。

    长安情报堂在三年前成立,如果已经发展为三百多人,下属五个情报点,潼关外的那家杂货铺就是其中一个情报点,当初救走代王杨侑。也是长安情报堂派武艺高强的探子协助谢思礼完成。

    阿喜郎知道自己骑马又暴露了马术,吓得他吐一下舌头。向后院奔去,掌柜蒋通从后面追上,骂道:“臭小子,先把东西给我再跑?!?br />
    阿喜郎这才收起玩笑之心,闪身进一间偏房,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他也是一名隋军斥候,年纪虽然不大,但已从军六年,当了六年的骑兵,练就一身高超的骑射,是一名年轻的旅帅,后来被调到蒋通手下,跟他一起来长安做情报探子,他每天都要去一趟城外的码头取药,实际他是去收发情报,他们靠信鹰和太原联系,但在长安城内不敢养鹰,会被人发现。

    阿喜郎取出一管红**报递给蒋通,蒋通的脸色立刻凝重起来,这表示有重要事情,他小心翼翼从竹管里抽出一卷薄薄的纱巾,慢慢摊开,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

    蒋通反复读了几遍,又想了一想,抬起头对阿喜郎道:“我们有事情做了?!?br />
    次日,刚刚沉寂的长安舆论忽然又热闹起来,本来已经没有多少人谈的弘农郡之战,又再次成为舆论的焦点,不同时的是,这次谈论的话题更深,范围更广,长安人仿佛一夜之间开了窍,很多不被人注意的细节也都一一曝光,这次舆论的焦点直指当今皇帝李渊。

    平康坊贵仁酒肆,这是长安城有名的酒肆,占地十余亩,楼高四层,规模庞大,这座酒肆是窦家的产业,每年都能带来滚滚利润。

    中午时分,酒肆内酒客满座,谈笑风生,格外热闹,坐在靠窗的一群人正围着一起谈论着什么,把许多好事者也引了过去,端着酒杯在一旁竖耳聆听。

    说话者是一个四十余岁的清客,留着一尺长的黑须,目光敏锐,格外健谈。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黄君汉在军营内召集校尉以上军官议事,愿意投降者跟他,不愿意跟随者回潼关,当时有五千多人回潼关,那时天色还是黄昏,而杨元庆是一更时分以后才发动渡河攻势,这中间有几个时辰时间,齐王居然按兵不动,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齐王根本就是故意不救援弘农唐军?!庇腥舜笊蹇诘?,顿时引来周围人一片惊叹。

    “为什么齐王要这么做?”有人又问道。

    中年人冷笑一声,“很简单,因为河间郡王弹劾齐王抢黄君汉的女人,齐王心怀报复,所以宁愿三万唐军全军覆没,他也不会出一兵一卒救援?!?br />
    酒肆内顿时响起一片大骂声,三万军全军覆没,绝大部分都是关中子弟,很多人都有亲戚朋友的孩子在其中。

    “他娘的,到底哪个狗屎齐王有没有抢黄君汉的女人,圣旨上不说没有抢吗?”

    中年人刚要说话,一名店伙计挤进来敲了敲桌子,警告中年人?!罢乒窠心闼祷暗毙牡?,别涉及到圣上?!?br />
    中年人冷冷一笑,对众人道:“大家都不是傻瓜,自己去想吧!一个是亲王,一个只是普通将领,谁是诬告者,谁是无辜者?”

    酒肆里顿时一片哗然。

    贵仁酒肆只是长安一个小小的风波点,这几天长安各大酒肆、客栈、青楼、邸店都在议论这件事。长安民众的情绪也渐渐被调动起来??疾欢嫌姓笸鼋考沂舯ё帕榕频交食侵烊该徘翱弈?,要求朝廷严惩齐王,还阵亡将士一个说法。

    聚集人越来越多。到第三天竟然有数千人之多,他们跪在皇城前哭灵,声势浩大。拦截马车哭诉,阻碍官员上朝,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朝廷运转,就在这时,灞桥驻军传来消息,军营内出现了士兵逃亡现象。

    巨大的舆论压力使李渊焦头烂额,他终于不得不面对现实。

    内宫甘露殿,李元吉再次跪在父皇李渊的面前,这一次不仅仅是李渊和李元吉两人。李世民和李孝恭也同时在场,包括李元吉的母亲,皇后窦氏也在揪心地望着儿子。

    “这一次你还不打算说实话吗?”李渊冷冷地望着儿子。

    李元吉也终于扛不住了,长安突然出现的巨大舆论压力使他处于一场政治风暴的中心,他李元吉也成为千夫所指,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一次很随意地强夺女人。竟出现了如此严重的后果,他嘴唇哆嗦着,可是怎么也说不出一句话。

    李渊才是面临巨大的政治压力,他之前话说得太满,正式旨意也下达了。现在就算李元吉承认了,他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难道真要让他下罪己诏,承认自己袒护儿子吗?这会严重影响到他帝王的形象,一步错,步步错,李渊也知道这件事严重动摇了军心,如果再不严惩儿子,给阵亡士兵家属及军队一个交代,那么士兵的逃亡就会大规模出现。

    李世民见他的兄弟还在那里犹犹豫豫,不愿承认,想到他当初丢掉太原,害得自己差点死在河东,想到他的好色、狠毒和自私导致弘农惨败,他心中积压的怒火终于爆发了,指着李元吉大吼起来,“你还不肯承认!你这个祸害精,你非要让我们大唐亡国,让我们李家灭种,你才肯善罢甘休吗?”

    李建成的怒火也爆发了,他的怒火却是针对李世民,本来已经平息的事情又再度起了波澜,他就怀疑是李世民在背后捣鬼,此时他听出了李世民语气中已经没有一丝兄弟之情,如果有可能,他一定会杀了元吉。

    一股热血冲进李建成脑海里,他也指李世民喊道:“你闭嘴!在父皇面前没有你发号施令的资格?!?br />
    李世民也毫不退让的怒目冷对,“你身为太子,一国储君,你非但没有劝说父亲及时改错,反而怂恿父皇包庇恶人,以致出现今天的严重后果,难道你还不知错,还不悔改,还要包庇他,和他一起毁了我大唐社稷,你才算一个称职的太子吗?”

    两个儿子的内讧使李渊气得浑身发抖,他颤抖着手指着两兄弟,“你们你们!”

    他忽然眼前一黑,软软倒地,竟晕厥过去,所有人一下子慌了手脚,大喊起来,“圣上!父皇!”

    李渊在病榻中被迫下达了罪己诏,为他没有能及时撤换齐王,导致弘农郡之战大败,他向所有的阵亡将士家属致歉,并削去齐王李元吉的王爵,贬为庶民,他所犯下的罪行交由大三司会审。

    李世民和李建成兄弟也因为这件事而反目,兄弟之间的关系开始出现裂痕,谁也想不到,一次小小的事件竟引发出了如此严重的政治后果。

    【求大家投老高一张推荐票??!】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