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三十八章 吴兴沈氏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出尘把尤夫人领进客堂坐下,一名丫鬟给二人上了茶,出尘这才问:“舅母找我有什么要紧事吗?”

    尤夫人有些犹豫,不知该怎么开口,半晌她才吞吞吐吐说:“出尘,你还记得沈家的大伯父吗?”

    尤夫人说的沈家大伯父就是指沈氏家主沈柏,想到这个人,出尘的脸立刻阴沉下来,二十年前她和母亲无路可走,只得返回吴兴沈家老宅,当时外公沈玄桧兵败被杀,母亲的几个兄长受牵连被发配去了敦煌郡,外公留下的大片田宅便被沈柏和几个儿子霸占,她们母女只能住下人房中,受尽了白眼,若不是姑祖母帮助,恐怕她们还会被沈家赶出祖宅,这一段往事一直铭刻在出尘的心中,令她难以忘怀。

    “舅母为什么提到他?”

    尤夫人叹了口气道:“他也来太原了,找到了你舅父,他想见你?!?br />
    “见我?”

    出尘冷笑一声,“他见我做什么,我姓张,他姓沈,我和他有什么关系?”

    尤夫人也知道,并不是出尘不认沈家,而是出尘对二十年前的往事耿耿于怀,出尘曾告诉过她,尤夫人苦笑一下,又道:“他就是专程来给你道歉的?!?br />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丫鬟禀报,“老爷来了!”

    这是杨元庆来了,尤夫人吓得站起身,这可怎么办?出尘笑着摆摆手,“婶娘也不是外人,不用这么担心?!?br />
    说话时,杨元庆已快步走了进来,虽然专门让他在书房睡觉,可是他却睡不着了,他心里想着小儿子,便一路来到了出尘的院子。

    一进屋却见客堂里站着一名中年贵妇,吓了他一跳,第一个念头便是婶娘来了,再看却不是。这个贵妇他好像认识,是沈兴的母亲,也是刑部侍郎沈君道的妻子。

    尤夫人上前向杨元庆深施一礼,“参见杨总管!”

    “夫人不必多礼!”

    杨元庆有些歉然地对出尘道:“你有客人,那我呆会儿再来?!?br />
    尤夫人却反应极快,沈家之事不如让杨元庆听听,或许能打破僵局,她见杨元庆要走。便笑道:“其实我没什么事。就是沈家家主想见出尘”

    果然,杨元庆的脚步停了下来,眼睛里露出浓厚的兴趣?;赝肺剩骸笆墙仙蚣颐??”

    “正是,出尘的大伯父,也就是沈家家主沈柏带了几个子弟来参加科举。他也想为当年之事向出尘道歉?!?br />
    吴兴沈氏是江南有名的几个名门望族之一,杨元庆当然感兴趣,他笑了起来,“这是好事情??!出尘,你准备什么时候见他?”

    出尘冷着脸道:“我压根就不想见此人?!?br />
    尤夫人见气氛有些尴尬,而且她话已经带到,她就没有必要留下,便起身笑道:“也没有别的事,那我就先告辞。出尘,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找我?!?br />
    出尘虽然对沈家不满,但她和尤夫人的关系却很好,她亲自将尤夫人送出府门,杨元庆没有走,等着妻子回来,他对这个沈家很感兴趣。家主居然来太原了,这时,女儿杨冰奔了进来,“爹爹!”

    她像小鸟一样扑进父亲的怀中,杨元庆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宝贝女儿。他总忘不了女儿小时候顽皮,爬到他脖子上的情形。现在一晃眼就长得这么高了,杨元庆扯了扯女儿的环辫笑道:“小丫头,好像又长高了,和爹爹比一比?!?br />
    “嗯!”杨冰跳起来,和父亲对面站着,杨元庆用手掌比了比她的头顶,居然到自己嘴唇了,他有些愣住了,两个月前才齐自己咽喉,怎么一转眼就长这么高了,眼一瞥,却发现女儿居然是踮着脚,他哈哈一笑,弯曲食指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你这个小赖皮!”

    杨冰嘻嘻地笑了起来,脚跟放下,还是只齐杨元庆的咽喉,“我说呢!我的冰儿居然穿了高跟鞋?!?br />
    “爹爹,什么是高跟鞋?”杨冰好奇地问。

    “就是鞋底很厚?!?br />
    杨元庆用手指比出两寸的厚度,“大约有这么厚,穿着这样的厚底鞋,就把人变得很高?!?br />
    “那冰儿也要做一双,早点长大?!?br />
    杨元庆在女儿小鼻尖上轻轻点了一下,笑眯眯问:“早点长大做什么,是不是想找个如意郎君?”

    “爹爹胡说!”

    杨冰一跺脚,伸手狠狠在杨元庆的胳膊上掐了一下,“不准爹爹再乱说!”

    杨元庆见女儿急了,慌忙举手向她投降,“好!好!爹爹不乱说了?!?br />
    他把女儿搂住怀中,又问她,“去见过丹阳公主了?你小时候还和她一齐玩过雪,你不记得了吗?”

    “爹爹!”

    杨冰眨了眨眼笑道:“两岁的事情我还能记得吗?”

    杨元庆呵呵笑了起来,“是爹爹糊涂了,不过她只比你大三岁,你可以去找她玩,一起读书、绣花之类?!?br />
    “可是我该叫她什么?叫她公主,还是叫阿姑?”杨冰脸上有点为难,这个问题让她苦恼了一个时辰。

    “叫小姨吧!她是你三娘的妹妹?!?br />
    这时,出尘送尤夫人回来,她见女儿在父亲的怀中撒娇,会心地笑了起来,这是她最愿意看到的一幕,丈夫对女儿的疼爱。

    “冰儿,功课做好了吗?”

    杨冰一吐舌头道:“还没有呢!我听说爹爹来了,就来跑来找爹爹?!?br />
    杨元庆疼爱地拍拍她的后脑勺,“去吧!把功课做完,晚上爹爹看你写字,你娘说你的字写得很好?!?br />
    “我先去了!”杨冰一蹦一跳快步出去了。

    杨元庆望着女儿可爱的背影,忍不住笑了起来。

    “元庆,你笑什么?”出尘坐下来问他道。

    “我一直以为女儿已长成大姑娘了,可现在才忽然发现,她其实还是一个孩子?!?br />
    “她本来就是孩子,只不过长得高一点,不过我像她这么大的时候,走路已经不蹦跳了?!?br />
    “嗯!那时你已经会牵我手了?!毖钤煊锲锎乓凰康髻┑匦σ?。

    “我不是从小就牵你的手吗?”

    出尘忽然反应过来丈夫语气中的调笑之意,她又气又急,伸手便向他头上敲去?!澳阏飧鏊琅M?,又在调笑我!”

    出尘动作极快,杨元庆却轻轻一闪,她便敲了个空。

    出尘顿时泄了气,以前她敲元庆的头,元庆从来躲不开,百敲百中,可现在她轻轻叹了口气。自己身处安逸之中。身手已经大不如前了。

    “难道你还想去做江淮女侠?”杨元庆明白妻子叹息之意。

    出尘摇摇头,又叹息道:“前十年是一个女儿把我绑住,后十年又是一个儿子把我绑住。现在又加一条王妃的绳索,你听说过有王妃女侠吗?”出尘白了他一眼。

    杨元庆呵呵一笑,便将话题转了回来?!拔椅誓?,你现在还对吴兴沈家耿耿于怀吗?”

    出尘明白丈夫的心思,是想拉拢吴兴沈家,她毫不犹豫道:“你可以说我心胸狭窄,也可以说我不顾大局,但我就是忘不了当年沈家对我和娘的羞辱,当然,如果你一定要接见吴兴沈家,我也不会阻拦你。但我肯定不会见他们,更不会承认他们是我的所谓‘娘家’,元庆,请你的理解我的心情?!?br />
    杨元庆知道出尘内心刚毅,恩怨分明,她若憎恨一个人,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若想说服她认吴兴沈氏为娘家,恐怕真的办不到。

    无奈,他只得又问:“如果敦煌沈家一支返回吴兴呢?”

    出尘默然,敦煌沈家那边是她的亲舅舅,她却不能不承认。半晌,她叹了口气?!霸?,我们暂且先不谈此事好吗?”

    尤夫人回到了自己府中,她的府第位于城南,占地约十亩,这是杨元庆赏给她儿子沈光的住宅,沈光大部分时间都在军中,家里只有老两口住在一起,沈光已经在江都城成婚,妻儿在丹阳郡,暂时还没有过来。

    她的丈夫沈君道原是陈朝吏部侍郎,陈朝灭亡后被押进长安定居,后来做了太子杨勇的学士,继而转为汉王杨谅的府掾,杨谅造反失败后,沈君道被彻底从官场除名。

    沈君道是两个多月前才从长安来到太原,被杨元庆任命为刑部侍郎,他年近六十岁才重入仕途,沈君道很珍惜这个职务,也格外卖力,他这段时间一直忙于修订开皇律,去除了不少严刑峻法,颇得紫微阁赞誉。

    此时,沈君道正在家中陪同从江南过来的族兄沈柏,这也是沈氏家族目前的家主。

    沈柏六十余岁,长得清瘦严峻,和所有家族一样,沈家也在寻找着家族的未来,尽管西梁萧铣几次派人请沈家子弟去梁朝出仕,但都被沈柏婉拒了,他心中清楚,有了隋朝统一天下的基础,南方迟早会被北方统一,梁朝撑不了多少年。

    他的目光便落到了北方三大正统政权上,唐朝虽然强大,有关陇贵族的全力支持,但关陇贵族对江南士族同样很排斥,这一点他们沈家是深有体会了,而洛阳南隋连粮食都解决不了,虽然叫正统,却是苟延残喘,难以长久。

    他的目光最后锁定了北隋太原,沈氏家族在这个朝廷内混得不错,有沈君道父子,还是杨元庆的心腹沈春,更重要是,杨元庆的侧妃就是沈家的外孙女,这就意味着,沈家或许能走外戚这条捷径。

    沈柏思之良久,正好听说北隋准备举行科举,他遂下定了决心,带着几名最优秀的沈家年轻子弟来太原参加秋试。

    沈柏正在和族弟沈君道谈话,管家在门外禀报,“老爷,夫人回来了?!?br />
    沈柏和沈君道精神同时一振。

    【月票惨淡,光腚挂在榜上,还是恳求大家投老高一票,争取今天突破九百票】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