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正文 第五十一章 长安警报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原创李沙陀注视着这名大将良久,他忽然问道:“伱就是李珠?”

    大将点点头,“正是!”

    李沙陀回头看了一眼手下,他的手下都已抽出战刀,背靠着背,准备和敌军决战,他心中暗叹,就看天意吧!当即令道:“把刀放下,跟他们走!”

    隋军斥候们面面相觑,尽管这个命令让人难以接受,但隋军军令如山,士兵们还是慢慢将刀放下了,大将深深看了他们一眼,一挥手,“带他们去军营!”

    斥候们跟着大队骑兵来到了位于城东的一座军营,军营四周围有巨大的栅栏,将狂风吹起的沙尘挡在军营之外,一顶顶大帐整齐地排列着,足有上千顶大帐我要精彩开始——

    一顶大帐内灯火通明,大将李珠正背着手来回踱步,李珠也就是从前的杨大郎,多年前杨元庆攻打伊吾郡时,将他留在了敦煌郡,一晃年过去,李珠已经成了一个年近四十岁的老将,渐渐将根扎在敦煌郡,杨元庆从来没有过问他,也没有干涉他的发展。

    李珠在一番深思熟虑后,并没有选择敦煌的江南士族,而是选择了敦煌旧族作为他发展的土壤,他在七年前娶了索家的长女为妻,也有了自己的儿女,经过七年的根植,他已经成为敦煌旧族的利益代表。

    他帮助敦煌旧族夺回了被江南士族买去的土地,抢回了被江南士族占据的商路,在敦煌旧族中赢得了巨大的声望,以至于李轨建立大凉国后,为了维护敦煌郡的统治。李轨也不得不向他示好,封他为右武卫大将,认他为陇西李氏家族成员,现在,李珠以他自身拥有的五千余敦煌子弟兵的实力成为了李兆锦副将。

    李沙陀被亲兵带进了大帐。李珠摆摆手,命亲兵下去,大帐里只剩下他和李沙陀两人。

    “伱怎么证明伱是隋军?”李珠淡淡问道。

    李珠非常谨慎,在三方势力都盯住敦煌郡之时,他就需要确认李沙陀的真实身份。证明他并不是唐军。

    李沙陀从怀中取出了军牌,上前一步放在桌上,这是他唯一的证据,李珠拾起军牌端详了片刻,他又从桌上一只小盒里也取出一面军牌,在手中转动,比较两面军牌。不同的是,他的军牌上有丰州二字,但李沙陀的军牌上没有,而是大隋二字。

    李珠脸上露出了会心的微笑,其实他知道李沙陀不是唐军。否则陆淳兴就不会跑去告他们。

    “伱知道伱们是被谁出卖了吗?”李珠瞥了他一眼问道。

    “我想,不是沈家就是陆家?!崩钌惩右丫从?,不一定是沈侗仁出卖他们,也有可能是陆家,沈侗仁很可能去找了敦煌郡司马陆淳兴。

    李珠注视他片刻,用一种略带责备的语气道:“是司马陆淳兴出卖了伱们。因为他已经投降了唐朝,他想借李兆锦的手除掉伱们,这是伱们太心急了。不知道敦煌郡的水有多深,就贸然出手,如果今天不是索荃当值,伱们一个都活不成!”

    或许是觉得自己的语调太过于严厉,李珠又缓和一下语气道:“伱们应该先来找我,而不应去找沈侗仁。他并不是知情者?!?br />
    李沙陀默默点了点头,他也承认是自己有点操之过急了。在没有确定陆家真实身份之前,不应该答应沈侗仁去找陆家,或许说,他根本就不该告诉沈侗仁自己的身份。

    不过现在他已经能确认李珠是可以信赖之人,只是李沙陀还有一点不解的地方,犹豫一下便问道:“李将军的意思是说,索家也是支持隋朝?”

    “准确地说,敦煌旧族是支持凉国,现在凉国已经覆灭,他们就需要选择新的靠山,只可惜唐朝选择了陆淳兴,索家也只能跟着我走了?!?br />
    李珠笑了笑,把话题转回来,问他道:“伱现在告诉我,隋军现在已经到了哪里?有多少军队?是谁领兵?”

    “隋军已经到了玉门关,在那里等候我的情报,有三千骑兵,由苏定方将军率领?!?br />
    太极宫两仪殿内,唐帝李渊正和十几名重臣商议与北隋和解的具体应对方案,大约在十天前,李神通从太原返回,带回了杨元庆的意见,原则上同意两朝和解,但前提是由两个朝廷之间来共同协商和解方案,而不能由李渊个人的态度决定。

    这是一个很正式的表态,李渊接受了杨元庆的方案,事实上他派李神通秘密赴太原只是想先试探一下和解的可能性,既然杨元庆已经明确表态可以和谈,那么他也准备通过朝廷的途径和北隋和谈,这样对双方都有约束力,他也可以静下心来,从南面的武关向中原发展,而不用担心杨元庆进军关内。

    现在拦在他们中间的一个最大障碍便是幽州的罗艺,李渊很清楚,北隋不可能让步,最后要么是谈判失败,要么是唐朝让步。

    “各位爱卿,杨元庆愿意以放弃对西秦的支持,来换取我们在幽州的让步,朕想听听各位爱卿的意见?!?br />
    这时内史令萧瑀上前道:“陛下,臣能否说两句?!?br />
    萧瑀是前隋朝民部尚书,被杨广贬到河池郡为太守,薛举起事后,被强迫任命为西秦国宰相,就在上个月,他和褚氏父子一起离开了西秦国,寻找新的出路,但他们选择的道路却不同,褚氏父亲去了太原,褚亮被任命为隋朝的太常寺卿,他的儿子褚遂良则考中新科状元,被任命为马邑郡长史。

    而萧瑀虽然梁朝宗室之后,但他因为是独孤氏的女婿,因此格外受李渊重用,封他为内史令,拜为相国,成为独孤家族在朝廷中的又一大助力。

    萧瑀对西秦国极为熟悉。因此他在这个问题上有发言权,李渊欣然点了点头,“萧爱卿请讲!”

    “陛下,臣知道河湟五郡大量汉民东逃,土地搁荒。微薄的税赋根本不足以养数万军队,这种情况下,梁师都必然会向吐谷浑和羌人求助,获取他们的牛羊支援,这样一来。他极可能会割让西海和河源两郡给吐谷浑,恢复到大业五年前的疆域,杨元庆应该也是明白了这一点,所以他才决定放弃对梁师都的支持,以促使我们尽快灭掉梁师都,以避免西海和河源两郡落入吐谷浑手中,所以他才会提出以放弃对西秦的支持。来换取我们在幽州的让步,这实际上是他的一个顺水人情?!?br />
    李渊点了点头,他沉吟一下又道:“可是朕也很担心吐谷浑会成为我唐朝的一大威胁,成为西部之患?!?br />
    “陛下,暂时可以不用担心。吐谷浑在经历隋朝的严厉打击后,至今没有恢复元气,只要我们态度强硬,继续在西海和河源设立郡县,不予让步,同时给他们一定安抚。准他们在西海和河源两郡内放牧生息,那么就能稳住吐谷浑,不至于成为我们的西部之患?!?br />
    萧瑀软硬兼施的策略令李渊深为赞赏。吐谷浑之策可以这样决定,他又问道:“萧相国的意思是,杨元庆本身已经决定放弃对梁师都的支持,所以用它来做顺水人情让我们放弃罗艺,我们可以再提别的要求,是这个意思吗?”

    萧瑀点了点头?!氨菹?,臣是这个意思。臣建议可以增加要求杨元庆减少关北六郡的驻军这个条件,以减轻我们关内和陇右各郡的压力,这个条件对我们有好处,我想对他也有好处?!?br />
    李渊笑了起来,萧瑀的建议完全说到了他的心坎上,不愧是隋朝的重臣,目光果然深远,他又对其他大臣道:“朕还有一个担心,就是如果放弃了罗艺,恐怕会被天下人说朕不仁义,诸位爱卿可有好的方案?”

    裴寂有点嫉妒李渊对萧瑀的重视,萧瑀的到来,夺走他的不少利益,尤其李渊很多本来和他裴寂商量事情,都改和萧瑀商量,这让裴寂心中很不舒服,他总想找机会扭转这种局面。

    这时李渊问到对付罗艺的办法,他立刻抓住机会上前道:“陛下,臣有话要说?!?br />
    “裴爱卿请讲!”

    “陛下,臣很清楚,罗艺并非是真的投降我们,而只是想利用我们作为他抵御杨元庆的盾牌,事实上,我们在幽州没有得到任何利益,连官员也没有任命一人,更不用说军队的控制权,陛下,臣的意思是说,确实没有必要为一个虚名而付出太大的代价?!?br />
    “这是虚名吗?”

    刘文静冷笑一声,出列道:“圣上也说了,这涉及到唐朝名声,罗艺毕竟已经投降了大唐,幽州已经是唐朝的疆域,世人皆知,假如我们为达成与隋朝和解而不管幽州,那天下人怎么看圣上?会说我们没有仁义,裴相国,这难道是冠上‘虚名’两个字,便可以轻描淡写地忽视它吗?”

    “好了!两位爱卿不要再争论了?!?br />
    李渊对他们二人的内斗有点厌烦了,他脸色沉了下来,又问萧瑀,“萧相国可有方案?”

    萧瑀沉吟一下道:“陛下不妨用换帅的办法,派一名大将去接管军权,同时把罗艺调回京城,那时罗艺的本来面目就应该暴露了,不臣的帽子就会落在罗艺的头上,而非陛下的不义?!?br />
    “好!果然高明?!?br />
    李渊连声赞许,姜不愧是老的辣,萧瑀果然没有令他失望,就这时,殿中少监宇文歆在门口禀报道:“陛下,张掖郡有紧急报告!”

    “什么事情?”

    李渊心中一紧,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他心中顿时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一名侍卫走进大殿,单膝跪下禀报道:“陛下,张掖郡八百里加急军报,福禄县守军发现了一支隋军,约三千骑兵,向西北方向去了?!?br />
    李渊‘??!’地一声站了起来,他心中猛地想到了一个地方,‘敦煌郡!’

    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