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正文 第五十九章 暗度陈仓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原创夜里,杨元庆从书房回到寝房,用滚水烫完脚准备休息了,眼一瞥却忽然发现了桌上的象牙盒子,他心中一愣,取过盒子打开,正是白天给舅母买的那对手镯&1&原创首发]

    “这是舅父拿过来的,他死活不肯要,说是太贵重了,他承受不起?!?br />
    裴敏秋从里屋走了出来,梳理着长长的头发,给丈夫解释:“上个月高掌柜也给我看过这对手镯,要价一百五十万钱,说是从宫里流出来的,我本来想买给你婶娘,但出尘说等母亲来了再说,我只好让高掌柜替我暂时收着,却没想到被你买回来了,看来真是有缘?!?br />
    杨元庆眉头皱成一团,舅父居然不肯要,这可有点难办了,裴敏秋从盒子里拾起手镯,仔细端详了半晌,对杨元庆道:“我下午问过芳馨了,这确实是宫里的东西,是独孤皇后的心爱之物,是她三件没有陪葬的首饰之一,先帝留下做纪念,不知怎么流传出来,这可是件无价之宝?!?br />
    杨元庆沉吟一下问:“舅父知道这是独孤皇后的手镯吗?”

    “他知道,下午我告诉他了?!?br />
    杨元庆沉默了,他知道舅父为什么不要了,是妻子给他施加了压力,告诉他这是独孤皇后的手镯,他还敢要吗?

    杨元庆心中叹息一声,这个也不能怪妻子,只能说太巧了,她准备送给婶娘的东西,却被自己买回来送给舅母,这个让她很难做人,她也不隐瞒自己,直接坦然告诉了自己,这就是一种夫妻间的信任。

    裴敏秋见丈夫已经明白自己的意思,她蹲了下来,握住丈夫的手歉然道:“夫君,这件事真的很抱歉,我不该告诉舅父这是独孤皇后的手镯,舅父不肯要手镯。是我的过错?!?br />
    杨元庆轻轻抚摸妻子光洁的额头,柔声笑道:“要怪就怪那个高掌柜,你让他收好的东西,他却卖给我,这分明就是挑拨我们夫妻的关系,明天我找他算帐去?!?br />
    裴敏秋连连摆手,“这和高掌柜没有关系,他是一心想讨好你。别怪他。是我心思太小了,明天我把手镯拿给舅父,如果他不要。那我派人去送给舅母?!?br />
    杨元庆摇了摇头,“算了,舅父不肯要。我想并不是你施压的原因,独孤皇后的东西,我舅母福缘浅,拿着未必是好事,我能理解舅父的担忧,而且这对手镯我婶娘也不能戴,大隋皇后之物,只能传给新的大隋皇后?!?br />
    杨元庆拉过妻子的手,将两只手镯给妻子戴上。笑了笑道:“就算是我送给你,明年是我们成婚十年,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舅母那边,你替我另买两件其他首饰,再买四个长命锁,舅父的四个孙子一人一个?!?br />
    裴敏秋将脸深埋进丈夫怀中。心中又是欢喜,又是感动,虽然丈夫已经贵为楚王,可他还记得和自己成婚快十年了。

    次日一早,程咬金来到了晋阳宫。他还是第一次来晋阳宫,他不识路。临时抓了一名出宫办事的老宦官替他带路,他一路东张西望,忍不住咧嘴笑道:“这座晋阳宫不错,等哪天老子当皇帝了,也修一座这样的宫殿享受享受?!?br />
    前面引路的老宦官脸都绿了,这是哪里来的爷?竟然也想当皇帝。

    “这位将军,话可不能乱说,这话可是要杀头的?!?br />
    “咳!你这个老宦官,难怪下面没鸟,胆小到这个程度,你以为总管会把我这话放在心上,他只当我是放屁,说老实话,就算真让我老程做皇帝,我还不愿意呢!当然,切鸟做宦官我更不愿意?!?br />
    老宦官从八岁起就在北周宫里做宦官,做了四十年宦官,还从未见过说话这么粗鲁的人,他气得脸由绿转白,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带着他一直走到紫微阁前,“这里就是紫微阁了,你自己进去吧!”

    老宦官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身便走了,程咬金望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一点玩笑都开不起,这辈子是怎么过来的。

    他转身走到紫微阁大门前,对侍卫拱手施礼,“在下亚将程咬金,奉杨总管之命前来进见,请替我禀报?!?br />
    杨元庆正坐在在官房内处理朝务,旁边站着新任记室参军裴青松,他是新科进士的探花,虽然因为他的多嘴引发了二万余人的士子大游行,但杨元庆并没有让他因言获罪,反而颇为欣赏他高于常人的眼光,特地提拔他为记室参军,接替前往敦煌郡任职的沈春。

    杨元庆将几份批好的奏疏递给他,吩咐道:“这几份可以转给内史省下发了,另外,把工部侍郎李春请求修建延安渡口浮桥的奏疏再给我看一看?!?br />
    裴青松走出房,很快取了一份奏疏递给杨元庆,“总管,是这份吗?”

    杨元庆接过看了看,“就是它,我好好看一看,你先下去吧!”

    裴青松行一礼,退下去了,杨元庆对李春这个建议非常感兴趣,因为朝廷想利用黄河水运,修浮桥会阻碍水运,所以一直不主张修浮桥,但李春却建议用铁链先修浮桥船,再利用冬天枯水期打桩的方式修一座长数十步的河中木桥,船只就能从木桥下通过,不影响水运,这样就使延安郡和离石郡之间省去渡船之苦,可以非常便利的往来。

    李春主要是考虑方便两岸民众往来,但杨元庆看到的却是它的战略价值,一座浮桥便将延安郡和离石郡连为一体,如果延安郡有事,离石郡的隋军可以用最快速度支援,完全可以多修几座浮桥,那么关北六郡就能和河东连为一体,这对北隋控制关北六郡将有极大的战略意义,而且也不影响水运,杨元庆心中很兴奋,他提笔批道:“责令紫微阁立刻商议此事?!?br />
    他放下笔,门外有侍卫禀报,“启禀总管,亚将程将军求见?!?br />
    “让他进来!”

    杨元庆把修桥的奏疏放到一边,他现在有另外一件大事。

    片刻,程咬金快步走进官房。他虽然在别人面前吊儿郎当,但在杨元前面他却从来不敢无礼,他上前一步,单膝跪下抱拳道:“末将程咬金参见总管!”

    “起来吧!”

    程咬金站起身,杨元庆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问道:“昨天那个人怎么处理了?狠揍一顿,还是打断他一条腿?”

    程咬金脸一红,挠挠头道:“毕竟是堂兄。他承认没有入狱之事。我娘子便饶他了,给了他两百吊钱,让他送封信回去?!?br />
    杨元庆哑然失笑。道:“我发现对于你而言,你娘子说话比我说话管用?!?br />
    程咬金知道杨元庆是在揶揄他,只得苦笑一声道:“不就是怕烦吗?她把我娘哄得团团转。每次我稍微说她一句,我娘就会把我臭骂一顿,而且她已经怀孕了,我就盼着她给我生个儿子,也懒得和她争吵?!?br />
    杨元庆点点头,“我也很高兴看到你的改变,我昨晚告诉了王妃,让她多关心你的妻子和母亲,让她有什么难处。尽管告诉王妃,一定会帮她解决?!?br />
    程咬金心中感动,躬身道:“多谢总管关心!”

    “好吧!你什么时候回去?”杨元庆问道。

    “末将向秦将军请了五天假,事情已经解决了,打算明天就回去?!?br />
    “你跟我来,我有任务交给你们?!?br />
    杨元庆站起身向隔壁作战室走去,程咬金跟了过来。这才发现房间里摆放着一台沙盘,宽两丈,长两丈五,和中军大帐那座沙盘完全一样。

    杨元庆表情很严肃,他拾起木杆注视着程咬金道:“我现在给你说的事。关系到我们的河北战役最后能否成功,所以你给我认真听。不准嘻嘻哈哈,否则你是要掉脑袋的?!?br />
    老宦官就算给程咬金说一万遍要杀头,他也不会放一点在心上,但杨元庆只给他说了一遍,他便记住了,他的一张黑脸绷得可以蒙鼓,脸上没有一丝大大咧咧的笑容,目光异常敏锐地盯着杨元庆的木杆,耳朵竖得笔直。

    杨元庆用木杆指着灵丘县,“现在你和秦将军的两万骁骑军就驻扎在灵丘县,我来问你,你们现在在做什么?”

    程咬金想了想,小心翼翼道:“在训练并等待进攻上谷郡的命令?!?br />
    “很好,那几时进攻上谷郡,你知道吗?”杨元庆盯着眼睛他问道。

    程咬金咬了咬嘴唇,不敢说,杨元庆笑道:“你尽管说实话,我不会怪你?!?br />
    “是!末将听说是明年春天,所有弟兄们都知道是明年春天?!?br />
    “确实如此,我在政事堂给相国们说的也是明年春天,甚至李渊和唐朝的其他重臣都知道是明年春天要打河北,我在和唐朝签署的和解协议上,也提到了这一点,我想河北也应该知道,但我要明确告诉你,那不过是我的明修栈道之策,河北之战不会等到明年春天才发动,而是现在就开始!”

    杨元庆笑了起来,注视着他道:“你明白吗?”

    程咬金眼中露出震惊之色,结结巴巴道:“总管的意思是说,所有关于明年春天攻打河北的消息都是假的,是为了迷惑敌人?”

    杨元庆点了点头,“是这样,现在只有你我两人知道这个绝密消息,你有什么感想?”

    “末将末将会把嘴巴缝起来,绝不告诉娘子?!?br />
    杨元庆哈哈大笑,他拍了拍程咬金的肩膀,意味深长道:“你没有机会告诉娘子了,离开晋阳宫,你就直接回雁门郡,时间已经不容许你明天再出发?!?br />
    “末将明白了,末将即刻就走?!?br />
    “好!下面我告诉你,你和秦将军要完成的任务,这个任务事关整个河北战役的成败?!?br />
    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