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正文 第四章 苛刻条件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原创尽管对方称他为魏将军,而不是皇帝,但魏刀儿此时一点都不在意,他就像要溺死的人忽然抓住一块木头一样,脸上因激动而变得有些抽搐,伤疤也显得格外狰狞,隋军居然要和他谈判ō.ńéτ

    他尽力克制住内心的激动,对刘崇运拱拱手道:“刘少卿请坐!”

    刘崇运坐了下来,魏刀儿也坐下,他深深吸一口气道:“刘少卿请说吧!楚王殿下是什么条件?”

    魏刀儿心里明白,杨元庆的条件必定十分苛刻,他能否接受得了还是一回事,但至少他有了一线希望,魏刀儿十分紧张地注视着刘崇运。

    刘崇运不紧不慢笑道:“这次我们东进,实际上是为了攻打幽州罗艺,所以们选择了走飞狐道,我们已经拿下飞狐县,兵临易县城下,想必魏将军也知道了,我们的条件就是希望贵军让出上谷郡,那我们可以暂时停止攻打恒山郡?!?br />
    魏刀儿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对方的条件果然苛刻,竟然是让出上谷郡,他一共只有两个郡,让出上谷郡后,他只剩下恒山郡,这未免有些太过分。

    但魏刀儿也知道,对方进军河北已经势在必行,要么对方打下上谷郡,要么就是他让出上谷郡,确实没有第三条路可走,只是前不久窦建德还派使者告诉他,要他务必守住上谷郡和恒山郡,自己现在答应让出上谷郡,叫他怎么向窦建德交代?

    魏刀儿背着手在宫殿内来回踱步,他心中着实拿不定主意,其实他还抱有一线希望,那就是窦建德来援助自己,如果他答应隋军的条件。那么窦建德援助的希望就完全丧失了。

    这时。一名侍卫匆匆走进大殿,来到魏刀儿身边低声道:“王上,土门关传来紧急消息。隋军前锋数千人已经通过井陉抵达了土门关,目前正和我们在土门关的守军对峙?!?br />
    这个意外的消息令魏刀儿又惊又怒,对刘崇运怒斥道:“你们不是说不攻打恒山郡吗?可你们的军队已经过了井陉。到土门关了,你怎么解释!”

    刘崇运不慌不忙道:“我说得是只要你们让出上谷郡,我们便可以暂时停止攻打恒山郡,可是现在魏将军并没有下令让出上谷郡,隋军当然不会停止用兵,魏将军明白吗?”

    魏刀儿恶狠狠地盯着刘崇运,他当然明白,隋军兵临土门关,就是为配合眼前这个隋官给自己施压。他心中恨极,半晌他才悻悻道:“如果我让出上谷郡,那隋军可退出井陉否?”

    刘崇运微微一笑?!拔颐强梢酝说骄旯?。那里便是属于河东地界了?!?br />
    魏刀儿无可奈何,从井陉关到土门关一段无险可守。实际上退和不退并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是隋军做的一个姿态,他沉吟片刻便道:“让我考虑考虑,最迟明天上午答复刘少卿?!?br />
    易县,一万隋军屯兵于北城,另有两千隋军守在易水河道,?;ち覆莸脑耸涑┩?,秦琼已经得到了杨元庆的信,知道杨元庆正利用政治手段压迫魏刀儿的军队退出上谷郡,上兵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当然最好,秦琼也是经验丰富的大将,他没有任何抵触,而是积极配合杨元庆对敌军进行政治施压,他驻兵在北城外,将南城留给城中军队撤离.

    北城外也一样是白雪皑皑的世界,田野里被一尺深的积雪覆盖,在距离城墙约两里的一片原野里,隋军已经清理出一片空地,安营扎寨,一顶顶帐篷整齐有序排列,他们砍来树木,在四周围成一圈营栅,六座眺望塔高高矗立,一条小河从营盘内穿过,河面结了厚厚的冰层,隋军凿冰取水,忙碌地取水做饭。

    隋军在这里扎营已经有十天,十天来隋军没有任何攻城的举动,秦琼依然在耐心地等待着时局的变化。

    清晨,天色刚麻麻亮,一辆巨型投石器被百余名隋军慢慢推出了大营,沿着小河光滑的冰面向城墙推移而去,城上的千余守军立刻聚集过来,他们并没有紧张害怕,而是带着一种兴奋的目光。

    今天主将还没有来,或许他们能拿到隋军投来的文书,巨型投石器在距离城墙约两百步外停下,安扎在原野上,百余隋兵一声呐喊,挽拉投掷杆,其中一名隋军士兵将一只巨大木壳球放进钢兜,随着一声令下,长长的臂杆甩出,将巨大的木壳球向城内投掷而去,无数双眼睛都盯住了这只木壳球。

    这是十天来,隋军第四次投掷宣传单,前三次都没有见到效果,秦琼怀疑是被敌将没收了,所以天还没有亮,隋军便执行第四次投掷。

    木壳球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向城内飞去,这一次隋军特地将木壳球的合扣松开,或许是风力太大的缘故,木壳球在半空中打开了,数千张宣传单飘落而下,借着北风向城内纷纷扬扬飘去。

    城头上,士兵们一片惊呼,纷纷跳起来抓空中飘扬的宣传文书,有的士兵抓了五六份塞在怀中,虽然自己不识字,但可以找识字的人读一读,而且上面好像还配有图画。

    前三次因为木壳球落地后才破碎,结果里面的文书都被主将翟雀儿命亲兵抢走,没有人看到里面的内容,而今天隋军居然天还没有就来了,而且全部飘散出来。

    隋军撒传单之事令主将翟雀儿非常紧张,他特地命亲兵在城头轮流执勤,盯住隋军的动静,就在传单撒出一刻钟后,翟雀儿闻讯赶到了。

    他见传单已经散开,满城飘散,不由暴跳如雷,厉声喝道:“所有人必须把隋军文书交出来,不交者以通敌之罪论处?!?br />
    在主将翟雀儿强大的威压下,士兵们不得不将手中的传单交出来,翟雀儿不肯罢休,他又命人将清晨当值士兵一一搜身,又派军队去大街小巷追查传单,整整一个上午,两千多翟雀儿的直属亲兵都在挨家挨户搜查传单,士兵们趁机勒索敲诈,闹得鸡犬不宁。

    翟雀儿年约五十岁,从小和魏刀儿一齐长大,他曾是漫天王王拔须的部下,大业七年,时任幽州总管的杨元庆剿灭了王拔须,翟雀儿一直在家中务农,直到去年秋天,魏刀儿上门邀请他共同造反,他便成了魏刀儿的副将,协助魏刀儿攻城掠寨,立下累累战功,魏刀儿自立为帝后,慷慨地封他为上谷王,并将上谷郡封为他的领地。

    事实上,翟雀儿在两天前便已经接到了魏刀儿的旨意,命他放弃上谷郡南撤,只是翟雀儿不甘心放弃城墙宽厚的易县,城中还有八万石军粮,他有把握守住易县。

    在正统的王朝内,尚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更何况是魏刀儿这样的野朝,上谷郡是翟雀儿的领地,涉及到他的切身利益,翟雀儿绝不愿意就这么轻易地放弃他的利益。

    翟雀儿背着手来回考虑着,他可以借口没有收到鹰信而拒绝撤军,也可以用天寒地冻难以撤军为借口,总之,他要想办法拖下去。

    其实翟雀儿也不是不想撤军,关键是魏刀儿没有明确怎么补偿他受损的利益,魏刀儿手下诸将山头林立,恒山郡的滋阳、灵寿、行唐、房山、井陉、九门、真定、石邑等等各县都被封给了各个大将,他如果撤回恒山郡,那怎么安置他?难道就让他跟在魏刀儿身边不成?

    这时,一名军官走到门口禀报:“将军,隋军投入城中的文书,我们已经收缴了两千七百二十张?!?br />
    翟雀儿霍地转身令道:“隋军肯定投入的是整数,应该还有两百八十张,继续给我搜,要想尽一切办法给我收缴?!?br />
    军官犹豫了一下,他想说其实根本防不住,如果隋军是在半夜投射,他们就无处搜寻了,军官最终没敢吭声,低下头转身出去了。

    翟雀儿心烦意乱,隋军在传单上许了大量美好的承诺,他的士兵若看见,会严重动摇军心。

    下午时分,城上守军开始换岗了,士兵纷纷撤下城去休息,一名老兵趁人不备,伸手从一块破损的城墙砖内掏了一把,摸出几张传单,迅速揣进怀中,拍了拍**跟着士兵们下城去了。

    回到营帐,立刻有十几名士兵把老兵围了起来,“王大哥,快拿出看看?!?br />
    “别急!别急!咱们先看看上面写的什么?”

    老兵摸出一张传单,摊在腿上,士兵们都围拢上来,传单上有字有画,字他们不认识,画是一个农民在赶着牛犁地耕田,一栋茅屋前,一名妇人在纺线织布,几个孩童在又蹦又跳玩耍,还有一条狗和几只鸡,这是士兵们再熟悉不过的情形,可惜已经离他们远去,士兵们不由地一声叹息。

    “去把小六郎找来!”

    片刻,一名瘦瘦的年轻人被找来,他士兵中难得一个识字之人,老兵向他招招手,“快来,看看上面写的什么,给大伙读读?!?br />
    年轻人接过传单看了一眼,对众人道:“上面说隋朝将重新在上谷郡实行均田制,丁男授田五十亩,丁女授桑麻田各十亩,且免税三年,投降者皆可以享受,如果不肯投降,则不给予授田?!?br />
    大帐内顿时嚷成一团,有人大喊:“我没说错吧!我堂兄在马邑郡已经分到了五十亩上田,也是免税三年,今年的秋税确实一点也没有上缴?!?br />
    老兵的眼睛冒出光来,自言自语,“他娘的,这笔买卖不错??!”

    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