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正文 第十六章 馆驿见贤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次日一早,杨元庆的马车刚抵达晋阳宫门口,在这里他却意外地遇到了相国王绪,对这个长着一张削瘦脸庞的相国,杨元庆心中此时有一种说不出的厌恶?!荆?amp;搜小|说网】

    杨元庆也并不是要王家绝对效忠自己,他自己也出身名门,知道这些名门世家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家族关系早已是盘根错节、枝繁叶茂,如果偶然有几个家族子弟在敌方为官,这也很正常,如裴家、崔家都有,卢氏家主卢楚甚至还在洛阳为相,他也照拉拢无误。

    他恨的是‘刻意而为’,昨晚那个罗姬告诉他,王绪的次子年初时还在长安国子学读,八月便在东宫求仕成功,成为文学馆供奉,一个刚刚出道的毛头小子,居然能成为东宫文学馆供奉,很明显这是为了拉拢太原王氏家族,王绪敢说他不知道此事?

    杨元庆甚至怀疑这是王绪的刻意安排,否则,一个国子学的士子竟然敢不知天高地厚跑去东宫文学馆应募?

    其实王绪将这件事公开,他的儿子在李唐为官,这倒反而没有什么事了,毕竟名门世家更多是考虑家族的延续,不在一棵树上吊死,这是所有世家的痼疾,杨元庆也只是心里不舒服,但他能理解。

    但王绪却不是让侄子或者其他子侄去李唐,而是让儿子秘密效忠李唐,一个‘秘密’二字,这就说明他心中有鬼了,其实就是一种背叛,八月时,王绪已经成为了北隋相国,他又秘密让儿子去烧李唐的香,这种背叛是任何一个当权者都无法容忍。

    尽管看透了王绪的虚伪,但杨元庆此时还暂时不想和王家翻脸。一方面固然是战争准备正在紧锣密鼓进行。后方暂时不能发生官场动乱,另一方面,他还需要王家来抑制裴家的独大。如果王家倒了,将出现裴家把持朝政的局面,在朝廷内的各大山头势力没有群峰并起之前。确实还不能打压王家,只是王绪让儿子秘密去烧李唐的香,必须要提防王绪出卖隋朝的利益。

    “总管,今天好像来得早了一点!”王绪笑眯眯上前拱手道。

    杨元庆打了个哈哈,“还好吧!应该算是正常,我倒觉得王相国有点晚了?!?br />
    王绪并不知道昨晚被他赶出府的罗姬现躲在杨元庆府中,事实上他压根就没有把那个女人放在心上,一个靠卖艺悦人的风尘女子竟然说生了王氏的骨肉,不管是真是假?!荆遥研说网】他都绝不会承认。

    他的次子王凌入东宫为文学馆供奉之事十分隐秘,并没有公开,只是王绪没有想到杨元庆居然会在无意中知道了这个隐秘。

    他摸摸自己脑门。也呵呵笑道:“今天好像是我晚了。身体有点不适?!?br />
    杨元庆立刻关切道:“王相国身体不适就回去休息吧!别把身体弄垮了?!?br />
    “多谢总管关心,一点小恙并不碍事。不知和突厥的谈判会怎么样?”

    “和突厥谈判对双方都有好处,不会有太大的波折?!?br />
    两人一边说,一边走,便进了紫微阁,杨元庆走进自己官房,一名侍卫连忙上前替他脱去大氅,杨元庆见裴青松和萧琎已经开始处理公务,便问:“今天有什么大事吗?”

    裴青松是接沈春的公务,负责对外事务,他连忙站起身禀报道:“一早,京兆府传来消息,幽州总管府司马温彦博已经进城了,现在归隋馆暂住?!?br />
    杨元庆前两天接到上谷郡的鹰信,说温彦博奉命出使隋朝,正在前往太原的路上,这个消息让杨元庆颇感兴趣,杨元庆倒不是对温彦博出使的内容感兴趣,他是对温彦博这个人感兴趣,早在大业四年他江南遇到薛道衡时,说起天下之才,薛道衡便提到了太原三温,说他们三兄弟都是宰相之才,温彦博是太原郡祁县人,也是出身河东名门,现在又是幽州最重要的政务官员,如果他能归隋,那对自己稳固幽州,乃至充实朝廷相才,都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想到这,他立刻对裴青松道:“你去一趟归隋馆,请他来见我,要礼仪有加,不可轻慢了?!?br />
    “卑职遵命!”

    裴青松匆匆去了,杨元庆又吩咐萧琎,“去请裴相国来见我!”

    杨元庆也想了解一下昨天裴矩和突厥咄苾商谈的具体情况

    温彦博是昨天晚上抵达太原城,他虽然在太原城有亲戚,而且他的师父就是王通,但他并不想去投亲靠友,只打算找一个客栈住一晚,不料京兆少尹薛明义认出了他,热情地将他安排在归隋馆住下。

    这里的食宿条件很好,馆驿臣照顾得也很细心周到,但他心中还是有点郁闷,对方竟然把他安置在归隋馆,难道以为他也是来投靠隋朝的吗?

    温彦博背着手在馆舍里慢慢踱步,馆舍很大,有几十个院子,好像不少院子都住了人,走到一间院子旁,他听见院里传来朗朗读声,他忍不住探头进院张望,读声嘎然而止,一个坐在梅树下读的老者很不满地抬头瞪了他一眼。

    温彦博见老者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是谁,他心中歉然,连忙拱手道:“打扰老先生读,抱歉!抱歉!”

    他要退出院子,院中老者忽然问:“你是温二还是温三?”

    温彦博见他认识自己,估计是自己长辈,慌忙施礼道:“小子彦博!”

    老者和善地笑了起来,“呵呵!你是温二,是我故人之子?!?br />
    温彦博的父亲温君原为北齐文林馆学士,后又任隋朝泗川司马,老者这一说,温彦博猛地想起来了,自己年少时见过这个老者,也曾是北齐文林馆学士,徐文远。有名的大儒。现任洛阳国子监祭酒,他怎么会在这里?

    “原来是徐伯父!”

    温彦博慌忙上前再施一礼,“大临参见徐伯父!”

    温彦博原名温大临。后改名为彦博,他没想到居然在归隋馆遇到长辈故人,着实令他感到高兴。心中也有点诧异,难道徐文远也要投靠北隋了吗?

    徐文远曾任隋文帝时的国子学博士,培养不少优秀子弟,像杨玄感、李密、王世充等等,都是他的弟子,在隋朝很有声望,他被皇泰帝任命为国子监祭酒,但最近洛阳局势恶化,物价暴涨。民不聊生,连他自己也要出门打柴度日,生活的艰难加上他对隋朝的忠心。使他最终选择了北隋。前来太原谋职。

    徐文远一摆手,“贤侄不必多礼。请坐!”

    等温彦博坐下,徐文远又问:“贤侄也是来投奔新隋吗?”

    温彦博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道:“小侄现任幽州总管司马,是奉命出使隋朝?!?br />
    “罗艺?”

    徐文远摇了摇头,“罗艺投唐而自立,自绝于死境,其人色厉而胆薄,连魏刀儿、刘武周那样的乌合之众都迟疑不取,白白把机会拱手让人,他若早取上谷和恒山两郡,打开河东通道,以幽州军的精强,哪会有今天的北隋?此人不过是冢中枯骨,砧板上的鱼肉罢了,不值得贤侄为他效力?!?br />
    温彦博心中暗赞徐文远目光犀利,时局看得很透,他又问:“不知伯父认为,北隋和西唐最后谁能胜出?”

    徐文远捋须道:“贤侄既然是我世交之子,有些话我就不得不说,李渊虽占据关中帝业之地,但他有勾结突厥嫌疑,起兵名不正言不顺,他自称为隋臣,但先帝刚薨,他便自立为帝,有失君臣之道”

    徐文远话没有说完,温彦博便忍不住道:“可天下人也承认他为正统?!?br />
    徐文远冷笑一声,“他不过是关陇贵族承认的正统罢了,继业帝、皇泰帝皆在,他何以为正统?”

    温彦博脸一红,没有再说话,徐文远又继续道:“当然,李渊即位也有他的吸引力,要比李密、窦建德、萧铣之流要好得多,只是他被关陇贵族和李氏家族制肘太重,让人看不到新朝新气象,军事上他敌不过新隋,屡战屡败,政治上他又破解不掉关陇集团的利益垄断,无法有效地获得民意支持,关键是山东士族并不认可他,而杨元庆却得到山东士族的支持,说到底,现在的时局还是当年北周和北齐背后两大势力集团斗争的延续,当年是关陇贵族战胜了山东士族,现在关陇贵族遭受先帝的严厉打压,已经不复当年之勇,而山东士族则遭遇造反乱匪的冲击,也没有当年之盛,所以两大势力最后谁能笑到最后,我确实不好说,不过我个人看好杨元庆,他至少没有李渊的家族之累,能够惟才取士,这一点便足以收买天下读人之心?!?br />
    温彦博默默点头,他觉得徐文远说得很有道理,能够做到无论寒庶,公平取士这一点,他就很欣赏。

    这时,身后传来脚步声,温彦博一回头,只见身后出现一名年轻的官员,他躬身施礼道:“在下楚王府记室参军裴青松,我家总管有请温司马前去一晤?!?br />
    温彦博连忙起身回礼,“我这就去!”

    徐文远也起身问道:“裴参军,请问老夫的事情可有说法了吗?”

    裴青松微微一笑,“老先生不必焦急,老先生的入职牒文吏部已经批了,现正在紫微阁讨论,最后由总管签署便可,以老先生大才,必然被重用,请耐心等候?!?br />
    徐文远也有些不好意思笑了,“我是个性急之人,其实我才来三天,比我来得早的人还在等候,我却急不可耐了,惭愧!”

    裴青松欠身行一礼,对温彦博一摆手,“温司马请吧!”

    看最快更新,就来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