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正文 第二十章 王妃请客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随着新年越来越近,太原城的新年气氛也越来越浓厚,打年糕、贴桃符、立竿悬幡、家家户户醸屠苏酒,出嫁的女儿也要回娘家探亲,正所谓‘蛮榼出门儿妇去,鸟飞迎路女郎来。(圣王)’

    临近新年,请客吃饭的应酬也多了起来,这天下午,楚王府内张灯结彩,热闹异常,大门前马车来来往往,数百名亲卫维持秩序,引导着车辆。

    今天是楚王妃宴请宾客的日子,是女人们的节日,太原城内七品以上官员的妻女在两天前便接到了请柬。

    尽管请柬写得很清楚,请大家便衣而来,无需盛装,但女人的天性使她们依旧浓妆艳抹,穿金饰银,加上最近一两月兴起的奢华之风,使很多官员家眷更加在意这次炫耀浮华的机会。

    中午刚过不久,各种华丽的马车便向楚王府接踵而至,有的马车镶金嵌银,有的马车用上好的梨木,有的扎着绫罗绸缎,奢华纷呈,富贵绕眼,实在家中贫寒的官员妻女们索性就托病不来,以免遭人耻笑。

    一群群衣着艳丽的夫人们下了马车向府内走去,头梳高髻,珠翠流光,傅粉施朱,芳馨满体,大多身着长裙,红襦翠帛,仙袂飘举,年轻亮丽的女儿则跟在身边,一个个浮翠流丹、丰容靓饰,前来赴宴的女客人有近千人之多,大堂前后莺莺燕燕,热闹非常。

    今天宴会之地位于楚王府玄武堂,这是一座可容三千人同时就餐的巨型大殿,也是楚王府正堂,平时极少开启,因为今天宴请宾客而第一次使用。

    女人们对楚王府充满了兴趣,她们喜欢从细微处了解楚王府的生活。比如用的是什么地衣。是不是传说中的波斯地毯,比如大殿内的立柱是不是用沉香木铸成,如果是的话。能不能带一点回家等等。

    但眼前的情况却让女人们失望了,没有什么波斯地毯,甚至连地毯都没有。只是清理得非常干净,大殿内摆放着五百张木榻,榻上铺两张羊皮,更没有沉香木,柱子因为年久而褪色,漆壳大片剥落,显得十分陈旧斑驳。

    大殿内已经聚集了不少女宾客,为首的贵夫人便是苏威的新夫人叶氏,没人知道她的出身。只知道她深受苏威宠爱,不过她这个夫人也只是一种称呼,官方并不承认。说得透一点。她实际上是一个享受夫人待遇的小妾。

    叶氏长得颇有点妖媚,皮肤白皙。年纪也不过二十出头,头梳迎唐八鬟髻,发丝缀满了各种金珠翠玉,珠光璀璨,在光照下令人眼花缭乱,她内穿紧身缎襦,肩绕锦帔,腰系一条宽幅百叠长裙,外罩一件云雾般的丝裳,臂钏指环,无一不是上佳宝物,在一群贵夫人显得格外富丽妖娆,

    叶氏也是这次竞奢风的首创者,她的发饰衣裙都格外引人瞩目,远远传来她略一点不屑的评论声音,“这么大的殿堂,连地衣都没有吗?还这木榻也是旧的,不知哪里借来,竟然垫着羊皮,我们府上请客可是用瑞霞红绣毯,一张毯就要千两丝,你们看,快看!”

    叶氏心细发现桌上的餐具上竟然刻着‘白云居’,她尖细的声音叫了起来,“连餐具也是借的,这是白云居酒肆的餐具,我说怎么有点眼熟?!荆遥研说网】”

    女人们议论纷纷,夹杂着叶氏有点讥讽的笑声,“楚王府也未免有点太寒酸了吧!”

    女人们还发现了,没有乐师、没有舞姬,更没有一队队娇媚的侍女们伺候,只有几十名忙碌得像蜜蜂似的丫鬟仆妇,在摆碗摆碟,而且一个个都穿着布衣,灰不溜秋,和花枝招展的夫人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让夫人们都感到十分错愕,这就是楚王府的丫鬟仆妇吗?竟然穿着布衣,要知道苏相国府和王相国府的丫鬟仆妇们个个身着绮罗。

    “贾夫人!”

    程咬金的妻子向氏有些小心翼翼地走来,她穿一身窄袖宽幅长裙,梳着流行的高髻,头上插着十几支珠光宝气的发簪,尽管她被堂兄骗去了几百两银子和一半的首饰,损失惨重,不过丈夫很争气,飞狐县一战立下大功,得到了丰厚的赏赐,又将她的损失统统补回来了。

    这一个月掀起的竞奢之风也刮到了程家,向氏一口气给自己做了十几身上好的丝裙,买了二十几件价值不菲的首饰,不过她为人比较小气,除了对自己奢侈外,家中的十几名丫鬟仆妇并没有享受到这股奢华之风带来的实惠,只有她的两名贴身丫鬟各得一件她淘汰的旧银饰。

    向氏已怀了三个月身孕,虽然小腹还没有隆起,但她的反应比较大,动作稍微快一点,她便会觉得胸闷难受,所以她走路小心翼翼,芊芊细步,不少不知究里的夫人们还在后面暗暗指点,赞她款步姗姗,袅袅娜娜。

    她走到秦琼夫人贾氏面前,挽住她的胳膊,“贾夫人跟我来,我给你看一件有趣的东西?!?br />
    秦琼夫人贾氏已三十七八岁了,已经做了祖母,女儿只比向氏小一岁,她打扮得很朴素,头戴银钗,脸上略施薄粉,穿一身略旧的长裙,虽然是绸缎长裙,但款式很老,看得出有点年头了,她这身打扮在诸位珠光宝气的夫人中有点格格不入。

    贾夫人出身小商人家庭,知书达理,生性简朴,看不惯铺张浪费,最近一个多月太原官场后院忽然刮起的这股奢侈之风令她十分反感,她便写信告诉了自己丈夫,秦琼又将此事告诉了杨元庆,因此才有了今天的宴会。

    或许是因为秦琼和程咬金关系极好的缘故,贾夫人也格外关照程咬金妻子向氏,向氏几乎隔三岔五便来找贾夫人聊天。

    贾氏十分厌恶这个叶氏,头上金翠像暴发户似的粗俗不堪,她正要走开,听见向氏叫自己,她回头笑问?!笆裁词??”

    贾夫人又关切地看一眼向氏的肚子。小声问:“要不要紧?”

    “今天还好,肚子里的小家伙争气,没有给我捣乱?!?br />
    向氏眉开眼笑地拉着贾夫人向外走去?!拔腋憧匆谎?,真的很让人惊讶?!?br />
    她带着贾夫人来到前院,院子里停了一辆马车。一大群夫人正围着马车指指点点,贾夫人慢慢走上前,她心中也有点奇怪,马车非常普通,没有任何装饰,除了稍微宽大一点,其他和租赁车行的马车没有什么区别。

    马车本身没有什么奇怪,贾夫人奇怪的是这么一辆略显寒酸的马车竟然出现在楚王府。

    向氏打开车门,探头看了一眼?;赝返溃骸俺迪崂锔虻ツ?!”

    众夫人都涌上前,探头向里面望去,只见里面只铺着一床地衣。摆一张小桌子。其他什么都没有,更没有车壁上的装饰。

    “这是谁的马车。竟然摆放在正院?”众夫人们都奇怪地问。

    这时一名小丫鬟上前施礼,“各位夫人,王妃请大家进正殿了?!?br />
    一名夫人指了指马车问她,“这是王府上的谁的马车,怎么停在这里?”

    “回禀各位夫人,这是我家王妃的马车?!?br />
    前院里一下子安静下来,众夫人面面相觑,这么寒酸的马车竟然是楚王妃的马车,令人不可思议。

    “不会吧!”

    向氏有些不相信地问:“这真是王妃的马车?”

    小丫鬟一本正经道:“王妃说,天下还有很多穷人吃不起饭,还有很多孩子冻饿而死,她当约束自己和王府,力求简朴,不能有半点骄奢,这是王妃对我们说的?!?br />
    “说得好!”贾夫人忍不住鼓掌叫好,院子里十分安静,很多夫人都羞愧地低下头。

    丫鬟又道:“大家跟我来吧!王妃请大家进殿?!?br />
    众人跟着丫鬟走进了大殿,大殿里已经安静下来,夫人们都纷纷入座了,这时有侍卫高喊:“楚王妃驾到!”

    只听一阵脚步声,楚王妃裴敏秋在一群丫鬟簇拥下,从正门走进了大殿,她面带微笑,姿容皎若秋月,头梳反绾髻,头上没有任何华丽的首饰,只用一根简单的玉簪穿过,脸上薄施粉黛,让人惊讶的是,她身上竟然穿着一件白色的细麻短襦,系一条长裙,也是用细麻织成,明显有点粗糙,一身打扮和贫寒人家的主妇没有什么区别,但她举手投足之间那种雍容大气的风度却是在坐任何一个夫人都无法比拟,她一一向各位夫人点头示意,从容向殿堂上方走去。

    大殿内顿时有些微微骚动起来,堂堂的楚王妃竟打扮得如此简朴,一些聪明的夫人都隐隐猜到了,这是楚王妃要以身作则,刹住最近这股官场后院流行的竞奢之风。

    裴敏秋走上殿堂,看了众人一眼,面带微笑地歉然道:“今天请大家来赴宴,招待不周,请大家多多包涵!”

    大殿内还是很安静,没有人敢多说话,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无比的羞愧,王妃的布衣荆裙和她们的珠光宝气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裴敏秋举起酒杯,又对众夫人道:“天下远未统一,苍生未受福泽,将士们在前方为国浴血奋战,此天寒地冻之时,在开宴之前,我提一个建议,我们每个人为前线将士捐一百双鞋袜,以尽我们慰军之心意?!?br />
    这时,十几名丫鬟端着大盘子走进来,盘子里放着鞋袜,裴敏秋又笑道:“这些鞋袜都是我带领家人做的,包括我这身衣裙,也是我亲手纺线织布做成,我并不是要求大家像我一样纺线织布,大家也可以去买,并不贵,这只是我们一点心意,如果每个人都捐一百双鞋袜,那么十万将士就可以感受到后方支持和温暖?!?br />
    叶氏紧咬嘴唇,她忍不住问道:“请问王妃,你刚才说你这身衣服是自己亲手纺线织布做的,是真的吗?”

    裴敏秋笑着点点头,“叶夫人若不相信,我可以示范!”

    她回头吩咐丫鬟几句,丫鬟下去了,片刻,十几名家仆抬着一架纺车和一台织布机上来,摆在大殿上,裴敏秋走到织布机前坐下,整理了线头,她动作熟练地操作起织布机,‘咔嚓!咔嚓!’大殿里响起了机杼声,一幅细麻白布渐渐在她手中织成……

    次日,太原城头的大街上再也看不见镶金嵌银的华丽马车,官员府里驶出来的车辆,都变成了一辆辆简单而朴素的寻常马车。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