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正文 第三十章 蛇打三寸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黑咕隆咚的夜里,五千唐军骑兵沿着黄河南岸一路奔行,头上是漫天星斗,在微弱的星光下,五千骑兵在覆盖着茫茫白雪的大地上向东方疾行?!荆遥研说网】

    在队伍的最前面,徐世绩他的目光沉静,若有所思,嘴唇绷成一条直线,又仿佛做出了某种决定。

    他抬头看了看四周的情形,夜色笼罩下,四周的景物显得有些模糊,有村庄,有树林,再远处是黑色起伏的山峦,虽然夜色中难以辨清景物,但他还是判断出来,这里灵昌县的三林镇,他曾经几次经过这里。

    徐世绩沉思半晌,忽然想起了什么,他勒住战马对副将罗子玉道:“我去一趟灵昌县,最多一个时辰,你率军在这里稍候?!?br />
    罗子玉点点头,回头对士兵们喊道:“就地休息一个时辰!”

    士兵们纷纷下马休息,徐世绩带着两百亲卫,调转马头向南方十里外的灵昌县城奔去。

    灵昌县很小,只有千余户人家,这里没有什么战略地位,也自然没有驻军,只有百余名乡兵,受县令指挥,此时已是两更时分,城门早已关闭,徐世绩用十两银子贿赂守军开了城门,他带着两百骑兵冲进了城内。

    徐世绩并不是找县令,这里的县令孤陋寡闻,不知天下事,进城约百余步,他便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一家客栈。

    一盏破烂的灯笼挂在客栈门口,随风摇曳,微弱的灯光忽明忽暗,灯笼上写着‘各戋’二字,在灯光的映照下,在夜晚看得格外清楚。

    就是这里了,徐世绩翻身下马,走上前一脚踢开破门,走进了客栈,一名值夜的伙计听到踢门声。奔了出来,却见大群军汉走进院子,他吓得一哆嗦,结结巴巴道:“客人要住店吗?”

    “你们掌柜可是徐阿福?”

    “是!”

    “叫他出来见我?!?br />
    “五郎,是谁??!”一间屋子的灯亮,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徐世绩听出了这个声音,提高声调道:“是我,你家四爷。听不出我的声音了吗?”

    屋子里沉寂片刻。忽然‘??!’一声,紧接着是悉悉索索的穿衣声和女人的声音埋怨,门开了。一名长得颇为肥胖的中年男子风一般地冲了出来,扑通!跪在徐世绩面前,放声大哭。(圣王)“公子,你终于回来了?!?br />
    这名中年男子是徐世绩家中的老仆人,当年跟随徐世绩一起上了瓦岗,担任瓦岗军的四个哨头之一,徐世绩逃离洛口城后便和他失去了联系,后来听说他被贬到灵昌县,负责灵昌县的消息传递点,这家客栈便是瓦岗军设在灵昌县的一个消息传递点。

    徐世绩心中有些酸楚,连忙扶起他?!鞍⒏?,我也一直在打听你的消息,让你这半年受委屈了?!?br />
    徐阿福抹去泪水,“我没有受什么委屈,公子去客堂坐吧!那里暖和一点?!?br />
    “死婆娘快起来!是公子来了,烧姜茶去?!?br />
    他冲着房间里恶狠狠大喊一声,又吩咐伙计安排士兵去休息。这才领着徐世绩进了客堂,徐阿福点亮了灯,又忙着去烧炭盆,徐世绩止住了他,笑道:“我还有重要之事。问你一些事情我就走?!?br />
    “公子要问什么,尽管说!”

    徐世绩沉吟一下便问:“黎阳城的主将是谁。你应该知道吧!”

    “这个我知道,就是那个孙大枪,孙长乐?!?br />
    “原来是他!”

    徐世绩知道此人,原是翟让手下的四猛之一,号称铁蛇百变,指他使一根大铁枪枪法精奇,是一名武艺高强的猛将。

    徐世绩又想了一想问:“他的老娘应该在韦城县吗?”

    “这个我不是太清楚,不过他是翟老大一系的人,按理,他的家人应该在瓦岗,不会在洛口?!?br />
    “我知道了?!?br />
    徐世绩叹了口气又道:“阿福,我以为你会被我牵累,我一直很担心你??!”

    徐阿福的泪水又涌出来,低下头道:“李密命令房玄藻清理公子手下,本来我是要被定罪,单大哥替我说情,便被贬到灵昌县了,我也没有地方去,只能在这里混混日子,过一天算一天?!?br />
    徐阿福跪了下来,哀求道:“公子带我走吧!我不想呆在这里,不想为瓦岗军卖命?!?br />
    徐世绩连忙扶起他,“快快起来,别这样!”

    徐世绩想了想,从怀中摸出一张名帖递给他,“名帖上有地址,你带上娘子去太原,我父亲妻儿都在那里,他们会好好安置你,以后就跟着我,安安静静过日子?!?br />
    徐阿福接过名帖,心中感激万分,“多谢公子!”

    这时,徐阿福的娘子端了一碗姜茶进来,“公子,请喝姜茶?!?br />
    “多谢大嫂,我要走了!”

    徐世绩站起身,接过姜茶一饮而尽,笑道:“我们太原见吧!”

    徐世绩带着手下离开了客栈,翻身上马,向城门奔去,徐阿福站在门口望着他们走远,他长长叹了口气,回头吩咐妻子,“我们收拾东西吧!明天一早去太原?!薄?br />
    徐世绩出了城门,很快回到军队宿营地,尽管已经奔行一天,但他没有半点倦色,奔回营地便喝令道:“立刻出发,去韦城县休息?!?br />
    他明白总管要他三天之内拿下黎阳城的意思,根本就没有让他攻城的想法,他曾是瓦岗军的四当家,是瓦岗军的元老,他若拿下一座黎阳城都还要靠血战,真的会被天下人耻笑。

    明天就是腊月二十九了,他无论如何要让士兵们在黎阳城内吃上除夕年夜饭,但这里离黎阳城还有两百里,压力非常大。

    五千骑兵纷纷上马,继续向东进发。

    天色微明,五千隋军骑兵抵达了韦城县西,这里便是瓦岗军的腹地,瓦岗寨就在西南十里外,如果在去年,他们根本进不了这里,但自从翟让死后,李密为了割裂瓦岗军将士对旧日的情感寄托,下令放弃了瓦岗寨,昔日盛极一时的瓦岗寨便沉寂下来,只有几千名老弱驻扎在这里,韦城县是瓦岗军全盛时期的都城,这里也被放弃了,韦城县同样也只有一千余老弱驻守,守将叫宋简朴,也是翟让的老部下,得不到李密重用,被贬到这里替翟让守墓。

    徐世绩将战马交给亲兵,慢慢走到一座大墓前,默默凝视着墓碑,墓碑上只刻着六个字,‘瓦岗翟让之墓’。

    墓前点着香烛,一条窄窄的沟渠里积满了香灰,看得出曾有无数人来这里祭拜旧主,翟让一手创立了瓦岗军,他便是瓦岗军之魂,自从李密杀了翟让,瓦岗军虽然活了起来,攻打洛阳,号令天下英雄,但它却失去了灵魂,瓦岗军便不再是四十万将士的瓦岗军,而是李密一个人瓦岗军,所有人都迷失了方向,不知瓦岗军将驶向何方?

    徐世绩在墓前慢慢跪下,低声道:“翟大哥,四弟来看你了,虽然我们在一起时,我总是埋怨兄长胸无大志,埋怨兄长没有长远目光,但到今天我才知道是我错了,是我太浅薄,看不懂天下大势,我们瓦岗军根本就没有机会问鼎天下,弟兄们跟着你还能善始善终,还能回家去种田,而跟着李密,只会毁了整个中原,数十万将士将填尸沟渠,翟大哥,四弟向你认罪道歉!”

    徐世绩眼中的泪水涌了出来,重重地磕了三个头,他举起一只手,郑重道:“我徐世绩在此发誓,一定会尽我之力,挽救千千万万瓦岗将士的生命,让他们能善始善终,翟大哥,恳求你的在天之灵护佑我!”

    徐世绩擦去眼中泪水,起身大步而去……

    半个时辰后,五千骑兵抵达了韦城县城下,韦城县只有一千老弱之兵驻守,他们远远望着五千骑兵杀气腾腾奔来,在城下一里外排列出整齐的骑兵阵,战马雄健,盔甲明亮,长矛如林,赤旗如云,气势雄壮威武,吓得守城士兵一个个面如土色。

    守城将领宋简朴闻讯奔上城,眼前的阵势也惊得他目瞪口呆,他们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过这么强大的骑兵。

    “宋将军,他们的战旗是赤旗,是洛阳隋军吗?”一名校尉紧张地问道。

    “不可能!洛阳隋军哪有这么多战马?”

    宋简朴摇头否定,这时他看到了一面大旗上的黑色雄鹰,他脱口而出,“是北隋骑兵!”

    城头上士兵一片哗然,竟然是杨元庆的军队杀来了,难道瓦岗军覆灭了吗?

    宋简朴心中惊疑万分,他压根就没有听说洛口城出了什么事,北隋军队怎么会杀到这里来?

    这时,城下一名骑兵飞奔而至,大声喊道:“城头可有宋简朴将军?”

    宋简朴一愣,连忙高声问:“我正是宋简朴,你们有什么事?”

    骑兵应道:“我们是路过此处,我家将军是瓦岗军故人,想和宋将军一叙?!?br />
    骑兵说完,张弓一箭,将一封信射上城头,一名士兵拾起信奔来交给宋简朴,宋简朴拿着信又问:“你家将军是何人?”

    “我家将军姓徐,曾坐瓦岗军第四把交椅,你们都认识?!?br />
    “四当家!”城头老兵们一片惊呼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