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关键小贼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杨元庆是接到了秦琼的飞鹰快报才紧急赶到了上谷郡,按照他的计划,应该在二月中旬才发动对幽州的战役,却没有料到,罗艺竟然主动挑衅,抢先发动了攻势。[全文字首发]

    中军大帐内,杨元庆站在沙盘前,静静听着谢映登的汇报,旁边秦琼显得有点不安,甚至有一丝担忧,涞水县被幽州军占领,本来可以充当防御线的涞水也变成了幽州军的内河,在某种程度上,正是他的布防不合理才导致隋军从涞水西撤,他应该合兵一处,而不应设两个大营,这样被幽州集中兵力各个击破。

    虽然谢映登一记漂亮的回马枪干掉了高开道的两万军队,但这并不能掩饰他下令撤军的被动。

    杨元庆并没有关注秦琼为何下令撤军,他更关心谢映登伏击高开道军的前因后果,作为一个掌控全局的主帅,他并不是很在意一城一域的得失,他关心的是罗艺幽州军和高开道辽东军之间的矛盾。

    从谢映登所描述的伏击战中,杨元庆也敏感地捕捉到了幽州军在这次伏击战中的缺位,他很了解罗艺,能征善战,经验丰富,作为一个稍有头脑的大将,都会意识到隋军可能会有埋伏,罗艺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没有派兵跟随。

    可罗艺明知有危险,他为什么不阻止高文通率兵西追,是他无法阻止,还是他有意放纵?

    “总管,管他娘的谁死谁活!”

    程咬金在一旁忍不住嚷道:“现在罗艺只有三万人,咱们有五万大军,直接杀过去干掉罗艺不就解决了吗?”

    他的嗓门极大,鼻音又重,回声在大帐内嗡嗡作响,秦琼见妄自插嘴,不由狠狠瞪了他一眼,吓得程咬金不敢再吭声了,他比较怕秦琼。从大业初年就怕他,一直怕到现在。

    杨元庆被程咬金的破锣嗓子打断了思路,他看了众人一眼,见王君廓在一旁若有所思,便问他:“王将军怎么看此事?”

    王君廓自从河内投降杨元庆后,一直表现得很低调,不大说话,但不说话并不代表他没有头脑。他大多时候是在思考。见总管问自己,王君廓立刻躬身答道:“回禀总管,卑职以为罗高两人并不是一条路上的人。罗艺是名门出身,隋朝大将,又被唐朝封为北平王。而高开道不过是豆子岗造反的乱匪罢了,两人根本不是一路人,高文通此人我听说过,凶残愚蠢,脾气暴躁,而且他的军队军纪很差,在罗艺地盘里绝不会老实,他们在一起呆了一个冬天,怎么可能没有矛盾?卑职认为。[全文字首发]他们之间必然是发生了很深的矛盾,才导致两军行动不一?!?br />
    杨元庆点了点头,“王将军说得很好,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高开道有十万大军,而罗艺也有七万精兵,两军联合作战。实力不容小视,不能因为这次谢将军的伏击成功就可以轻敌,我们并不用急着和对方开战,关键是要破坏罗艺和高开道联合,这次高文通的军队被歼灭。高文通不会承认是自己轻敌,他只会把责任推给罗艺。我们想他们之间必然会产生矛盾,让我们拭目以待?!薄?br />
    众将都退下去了,大帐里只有杨元庆和秦琼二人,杨元庆这才问秦琼,“叔宝为何想到把军队撤回来,放弃涞水县?”

    秦琼叹了口气,“卑职没有想到他们会合兵一处进攻,更没有想到罗艺会提前发动,我担心谢将军和王将军分驻两营,被罗艺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所以便命他们撤回易县,另外还有一些战术上的考虑?!?br />
    “什么战术上的考虑?”

    “主要是重甲骑兵,涞水县那边地势比较平坦,卑职担心罗艺投入重甲骑兵攻营,那样就危险了,所以紧急命令他们西撤,易县这边地势不平,重甲骑兵的优势发挥不出来,另外拉长战线,也就拉长了敌军后勤补给线,在地形复杂的上谷郡,容易创造伏击机会?!?br />
    杨元庆沉思良久道:“这件事我不能说你做的错,必要的撤退也是应该,但你在布兵上确实有问题,不该把两军分开驻扎,另外,你把重甲骑兵看得太严重,真要对付他们并不难,就像我们有重甲步兵一样,重甲步兵的弱点同样也是重甲骑兵的弱点?!?br />
    秦琼明白总管的意思,他还是对自己放弃了涞水县有所不满,他连忙起身,有些惶恐道:“卑职布兵有误,导致丢失涞水县,卑职愿意受罚?!?br />
    杨元庆忍不住哑然失笑,站起身拍拍秦琼的肩膀,将他按坐下,这才歉然笑道:“这是我不对,我习惯了在太原朝廷中和那些官场老油子们说话,刚到上谷郡一时没有改过来,其实我是在暗示你,让你主动辞去主将之职,这场大战由我来担任主将,可我忘记了你并不懂这些官场上的委婉,好吧!我就直说了,从涞水撤军问题不大,应该说很正确,但这场战役事关重大,我们输不起,所以由我来出任主将,你为我的副将,我想说的就这么简单!”

    杨元庆的坦率使秦琼心中感动,他也笑道:“是卑职愚钝,没有明白总管的意思,能为总管的副将,那是卑职荣幸,求之还不得,绝没有半点怨言?!?br />
    杨元庆点了点头,“你能这样想是最好不过,去把王君廓和谢映登找来,我们一起商量一下后面的作战方案?!薄?br />
    “他娘的,他们是亚将,老子也是亚将,他们可以在中军大帐里喝茶商议军情,老子却被赶来巡山,还有没有天理了?”

    程咬金率领三百骑兵在易县东北的官道上一路巡哨,秦琼恨他在中军大帐内随意插嘴,便赶他出来巡哨。

    其实程咬金也不想在大帐商议军情,那种商议让他昏昏欲睡,只是他觉得没有面子,王君廓和谢映登都能登堂入帐,却把他这个堂堂的亚将赶出来做巡山太保。

    巡哨也就罢了,如果把他安排在易县城内巡哨,说不定他还能接受,搂搂青楼小娘,喝几杯小酒,倒也不错,偏偏是派他去荒郊野外巡哨,说什么抓幽州斥候,这就使程咬金窝了一肚子的怨气。

    “老子不干了!老子投降幽州军去,至少也能混个渔阳王,哈哈!看你秦叔宝怎么给总管解释?”

    程咬金一路骂骂咧咧,也不管身后的士兵是否听见,士兵们都了解他,没人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很多士兵捂着嘴暗笑。

    中间有一名队正,也是八面玲珑之人,他发现这是讨好程咬金的机会,他凑上前,往左右看看,偷偷从怀里摸出一只小瓶子递上,点头哈腰道:“将军,给!”

    “这是什么?”程咬金瞥了一眼小瓶问。

    “将军,这是酒?!?br />
    “酒!”程咬金眼睛一亮,他嗜酒如命,偏偏秦琼治军极为严厉,严禁军中饮酒,一个冬天把他憋坏了,接过瓶子拔开塞闻闻,眼中顿时露出陶醉之色,果然是酒,他仰头咕嘟咕嘟两口便喝掉了,咂咂嘴,忽然反应过来,这是治伤用的酒,他疑惑地看了队正一眼,“你小子和女护兵搞上了?”

    “卑职哪有那个胆子,那可是要杀头的,这是我兄弟送我的酒,他是斥候?!?br />
    程咬金重重一拍大腿,“我他娘的真笨,就没想到斥候?!?br />
    按照丰州军的规矩,斥候出营可以带一壶酒,偏偏程咬金就没有想到,上次秦琼还问他,愿不愿意去管斥候?他嫌斥候太累,就没有答应,却忘记了斥候可以带酒,这让他肠子都悔青了。

    他重重叹了口气,又晃了晃酒瓶,酒已经没了,“酒不错,就是太少了?!背桃Ы鹩行┮藕兜?。

    “将军,要喝酒其实也有办法,不一定去城里?!?br />
    程咬金大喜,“你快说,哪里还有酒?”

    “卑职知道附近有一座村子,里面就有一家小酒馆,不过是山果酒,不知将军是否喝得惯?”

    程咬金被那一小壶酒把酒瘾勾上来了,他哪里管是什么酒,有酒就行,他一把捏住队正的后脖颈急道:“酒馆在哪里?快带老子去!”……

    程咬金带领队伍向西走了十几里,又拐上一条小路,大约走了两三里,果然看见不远处有一座小村庄,村口一座屋子前挑着一幅黄底黑边的酒幡,程咬金心中大喜过望,回头对士兵们道:“想去喝酒的跟我走,不想去就地休息?!?br />
    停一下,他又补充道:“自己掏钱,老子不请客!”

    隋军军纪严明,执行任务时不准饮酒,违令者重打五十军棍,三百名士兵都不敢去,就地在树林里休息,只有三四个好酒士兵跟着程咬金去了。

    程咬金刚走到村口,忽然村子里传来一阵犬吠和叫骂声,一名身材瘦小的男子抱着几只鸡从村子里奔出,后面追着十几名拿着锄头木棍的村民,最前面奔跑着一群土狗,狗群狂吠,村民们一路叫骂。

    那偷鸡贼边回头边跑,却没有看见前面来了几名隋军,他忽然发现前面有人堵路,一抬头见是隋军,吓得他魂飞魄散,转头向树林里跑,程咬金手疾眼快,一个箭步揪住了他,将他甩翻在地,一脚踩在他后背上。

    “打死他,打死这个偷鸡贼!”村民围上来,愤怒得要打死此人,十几条狗凶狠地冲着程咬金狂吠,

    “求军爷救我一命,我有重要情报可以给军爷!”……

    【预求十二月保底月票!】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