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孰敌孰友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清晨破晓,轰隆隆的战鼓声便响彻了涿县城外的原野,三万窦建德大军如潮水般涌上,集中向南城发动了进攻,一座座木板桥架过护城河,数百架攻城梯搭上了城头,数万士兵疯狂攻打城头,城头上箭如急雨,滚木礌石密如冰雹,战鼓声、惨叫声、呐喊声在城池内外回荡,薛万彻率领一万幽州军顽强地抗击着窦建德大军的进攻。[无限升级]

    十里外,隋军依然驻扎在原来的大营内,在同样一座高塔上,杨元庆冷冷地注视中窦建德大军对涿县城的进攻,他现在已经完全能肯定,窦建德就是想要那五千重甲骑兵。

    望着窦建德大军攻势如潮,杨元庆毅然下令:“传我的命令,令谢映登和裘顺德各率三千弓骑兵骚扰敌军进攻!”

    ‘呜——’隋军大营内号角声响起,两支弓骑兵从大营两翼飞奔而出,虽然每名大隋士兵都配备有弓箭,但骑兵的射箭一般要下马射击,能在飞驰战马上射箭的骑兵毕竟不多,弓骑兵便是特别训练而成,他们骑术娴熟,能用双腿控马,能在高速飞奔的战马上张弓疾射,有的骑兵甚至能左右开弓。

    弓骑兵和普通骑兵最大的区别是他们配备短矛,左手盾,右手矛,矛就插在马后的矛鞘内,随时可以拔出作战,其次,弓骑兵有三壶箭,足以保证他们在战争中的消耗。

    在大规模军团作战中,弓骑兵主要负责外围游射,破坏敌军阵型,在某种程度上也起到斥候军的作用,也正是这样,很多斥候军都是出身弓骑兵。

    六千名弓骑兵分兵两路扑向涿县南城,与此同时,窦建德也在大营内观察隋军的动静,隋军的重新杀至在他的意料之中,但隋军毕竟和幽州不是同盟。如果把幽州军比喻为羊,那么隋军就是和他共同争夺这只肥羊的另外一群狼。

    就看谁下手快、下手狠,那么他就能夺到最肥嫩的一块肉,他窦建德只要那五千重甲骑兵,其余骨肉他可以让给隋军,可问题是,窦建德也知道,事情未必像他想的那样美好。重甲骑兵这块肥肉。隋军怎么可能轻易让他得到。

    “王爷,隋军骑兵出来了!”一名亲兵在旁边大喊。

    窦建德已经看到了,他不可能让隋军骑兵去骚扰他的攻城。窦建德也立刻下令,“令董康买率一万骑兵去拦截!”

    鼓声雷动,一万骑兵从窦建德大营内杀出?!荆遥研说网】也分兵两路向隋军弓骑兵迎击而去。

    这时,隋军阵营也发生了变化,又一支六千人的骑兵杀出了营盘,由副将秦琼率领,秦琼一马当先,挥舞长槊,吼声如雷,六千骑兵如一条铁龙,突杀进了窦建德的骑兵群中。两支骑兵在旷野中混战在一起,秦琼率军杀出,有力分担了弓骑兵的压力。

    两支弓骑兵一路疾奔,突破窦建德军的重围,很快便冲到了南城,他们在攻城士兵的背后发动了袭击,六千隋军弓骑兵策马奔驰。一支支箭从他们手上的强弓中射出,铺天盖地射向攻城士兵。

    此时的攻城战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窦建德下达了第一个冲进城池者赏黄金三千两的巨额悬红,前十人各赏金千两,极大刺激了攻城士兵的斗志。一百五十架攻城上密密麻麻爬满了疯狂进攻的士兵,城下满天飞射的箭矢压制住了城头幽州军反击。

    尽管城下已伏尸累累。但发财的**让攻城士兵仍不顾一切地向上攀爬,喊杀声、叫骂声,长矛刺穿了胸膛,横刀劈砍掉头颅,血光四溅,断肢横飞,已经有数百人冲上城头,和幽州军拼死恶斗,越来越多的攻城士兵冲上城头。

    就在这时,一队队隋军弓骑兵从局势最危险的攻城梯旁飞掠而过,漫天飞矢如疾风骤雨般射至,密集的箭雨使城梯上的攻城士兵纷纷中箭,惨叫着摔下城。

    隋军弓骑兵以百人为一队,来自四面八方而至的袭击使四万攻城士兵一阵大乱,这就像在享受一顿美味的大餐时,忽然被一根坚硬的鱼刺卡住了喉咙,虽然死伤只有千余人,伤亡并不大,却严重地扰乱了士兵们的攻城,尤其攻上城的士兵后继不济,又被士气大涨的幽州军反击,一鼓作气将敌军赶下城头。

    负责攻城的大将高雅贤恨得心中滴血,他被迫无奈,只得下令撤军,‘当!当!当!’鸣金收兵的钟声敲响,攻城士兵如潮水般退回,岌岌可危的攻城局势顿时被化解,引来城头上守军一片欢呼。

    隋军骑兵速度太快,窦建德还没有来得及派出第二支拦截队伍,局势便发生了变化,窦建德勃然大怒,回头对大将刘黑闼喝令:“率我的近卫军去冲杀隋军!”

    窦建德有五千最精锐的骑兵,是从数十万军中挑选出的精锐,护卫在他身边,被称为近卫军,一般不会出战,但今天隋军的扰乱使他怒发冲冠,第一次将最精锐的五千近卫骑兵派出。

    “末将遵令!”

    刘黑闼对窦建德身后的骑兵大吼一声,“跟我来!”

    五千骑兵战马奔腾,矛尖如林,如一片黑压压的乌云,向数里外的隋军弓骑兵冲杀而去。

    弓骑兵一般不会直接和敌军鏖战,谢映登见一支骑兵向自己军队疾冲而来,杀气冲天,他立刻命令身边士兵,“通知裘将军,暂时南撤!”

    裘顺德是杨元庆手下一名偏将,跟随王君廓一起投降,武艺高强,尤其擅长骑射,在高速奔跑中射箭,百步外百发百中,极得杨元庆赏识,破格提升他为弓骑郎将,统帅三千弓骑兵。

    他得到了谢映登命令,当即挥舞短矛大声喝令,“兄弟们,撤退!”

    裘顺德调转马头,率领三千弓骑兵向南方急撤,谢映登的军队也随之南撤,很快,六千弓骑兵离开了战场。

    就在这时,隋军大营的传来收兵的钟声,正在鏖战的中秦琼立刻率领骑兵脱离战场,向隋军大营撤退。

    逼迫窦建德军队停止军事行动有很多办法,如果大军列阵,以势迫人,又比如集中兵力攻击敌方的粮草辎重大营等等,但隋军采用的是骚扰方式,这种方式无法改变战局,只能暂缓对方的攻势,很显然,隋军并没有直接制止窦建德军队攻城的意思,只是在局势变得岌岌可危的时候,迅速出手瓦解窦建德军的攻势。

    窦建德也意识到了隋军的企图,隋军是在利用他的军队来削弱守军的实力,同时又不让他攻下城池,窦建德也下令暂停攻城,士兵归营,双方整顿军马在涿县城下形成了对峙……

    在第一天的攻城中,罗艺没有任何动静,他保持了沉默,甚至没有出兵去救援自己的城池,只是大营向前推进了五里,驻扎在涿县东北方向十里之外。

    罗艺已经得到情报,隋军又返回了涿县城,他很清楚,隋军绝对不会让窦建德攻破城池,既然隋军要替他出头,他又何乐而不为?

    罗艺要保存自己的实力,只是派出一队队斥候前去打探情况,而他的三万幽州军依旧在十里外按兵不动。

    在幽州军的大营前也搭建了一座高达三丈的眺望塔,整整一个上午,罗艺都站在眺望塔上观察战局,他虽然不出兵,但他却比谁都关心战局的进展。

    一队队斥候士兵像走马灯似的赶回来向他汇报战局走向,当他听说隋军出动骑兵攻击窦建德攻城军的后背,他悬在嗓子眼上的心才蓦地松懈了。

    这时,一队哨兵护卫着几名隋军官员飞驰而至,很快便直奔营门前,一名哨兵上前禀报:“启禀王爷,隋军使者来见!”

    罗艺点点头,对身边亲卫道:“请隋使到中军副帐相见!”

    他下了眺望台,骑马返回了大帐,刚回副帐,亲兵便将隋军使者领了进来,是一名三十余岁的文职军官。

    隋使上前躬身施礼,“隋军仓曹副参军施荣参见罗总管!”

    罗艺一摆手,“施参军请坐?!?br />
    这时,罗艺次子罗诚也走进大帐,站在父亲身后,他心情有点复杂,或许是他曾经在杨元庆手下为将的缘故,他内心更偏向于隋朝,

    他觉得杨元庆既然肯派使臣前来,那么就有商量的余地,他就不明白,为什么父亲不肯投降隋朝,当年父亲也是杨元庆手下,尽管心中有想法,但他毕竟是儿子,他必须要跟随父亲。

    施荣坐下,从怀中取出一封信递给罗艺,笑道:“这是楚王殿下给罗将军的一封亲笔信,请将军过目!”

    罗诚上前接过信,呈给了父亲,他一眼瞥见了信封上的几个字‘致幽州总管府北平督军罗艺将军?!?br />
    这是罗艺在隋朝的正式官职,幽州总管是他的自封,北平郡王更是唐朝给他的爵位,隋朝绝不可能承认,所以杨元庆是以隋朝的官职来称呼他,这让罗诚心中一动,他已隐隐猜到了信中内容。

    罗艺深深看了一样信封的一行字,‘并州总管杨元庆致幽州总管府北平督军罗艺将军?!?br />
    他心中不由冷笑一声,杨元庆不肯承认他罗艺为幽州总管,可他杨元庆的并州总管不也一样是自封吗?

    罗艺打开信,信的内容却让他大吃一惊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