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正文 卷十六 铁马踏雪取河北 第五十五章 阴差阳错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目前宇文化及的十万军队分为四军,宇文化及、宇文智及和陈棱各掌握三万人,司马德戡则掌握后军一万人,而柳庆得到调兵金牌只是宇文化及的三万军?!荆遥研说网】

    柳庆快步走出文庙行宫大殿,走到广场上时,却正好遇到裴蕴,裴蕴目前被封为尚书左仆射,和其他官员一样,每天没什么事情,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县城内游逛,在县城内他们是自由的,但不准出城门一步。

    柳庆和裴蕴面对面走过,两人虽然没有说话,却迅速交换了一个眼色,裴蕴的脚步放慢了,一直到柳庆离开了行宫,裴蕴才不慌不忙向行宫的东门走去。

    柳庆虽然离开了行宫却没有出城,而是回了自己的家,他的家在县城以西,是一座占地只有一亩的小宅,小县城里没有什么高墙大户,也没有什么成群的奴仆,上至相国,下至七品,住的都是小民宅,低矮的围墙,四五间瓦房,后面还有一块空地种菜。

    柳庆则和他的小妾住在一起,柳庆回了家,小妾迎了出来,惊喜道:“老爷这么早就回来了?”

    “恩!我等一个人?!?br />
    柳庆进屋坐下,小妾端了一杯茶进来,她姓姜,是江都人,原本是江都城的一个歌姬,被柳庆看上,娶为了小妾。

    姜氏将茶放在桌上,有些为难道:“老爷,我弟弟想借一点钱?!?br />
    “他怎么又要借钱,还有完没完?”

    柳庆有些不高兴,姜氏有个弟弟,是江都城的泼皮,整日游手好闲,惹事生非,柳庆便把他安排在宫中当了侍卫,不料做了侍卫后更是如鱼得水,整天跟着一帮侍卫出去喝酒赌钱。眠花宿柳,每次输完了钱,便跑来问他姐姐要钱,不仅如此?;骨妨艘?*的赌债,都是他姐姐替他还债,日子久了,便被柳庆发现,不再准姜氏管钱。

    见丈夫发怒,姜氏不敢吭声,低头出去。柳庆心中不忍,便道:“那就再给他二十吊,告诉他,没有下次了?!?br />
    “是!”

    姜氏离开客堂,这时,大门外传来敲门声,她以为是兄弟来了,连忙却开门。不料却是相国裴蕴,她一愣,立刻反应过来?!跋喙抢凑椅壹依弦??”

    裴蕴点点头,“柳先生在吗?”

    柳庆已从房中出来,向裴蕴拱拱手,“裴相国请这边来!”

    裴蕴走进了房间,柳庆将门关上,将调兵金牌放在桌上,笑道:“告诉相国一个好消息?!?br />
    裴蕴顿时一阵惊喜,“他居然把调兵金牌给你了。[无限升级]”

    “想在我们有一个机会?!薄?br />
    姜氏在厨房里煎茶,忽然一个黑影窜了进来,吓了她一跳。再细看,却是她的兄弟姜玉郎,她眉美微蹙,“你怎么又翻墙进来,就不能好好敲门进来吗?”

    姜玉郎只有二十岁左右,早在他姐姐做酒肆歌姬时。他染了一身恶习,吃喝嫖赌,无所不能,现在做了侍卫更是嗜赌如命,他又欠下一**赌债,现在侍卫们逼债逼得紧,他只好来找姐姐要钱。

    姜玉郎嬉皮笑脸道:“阿姐,下次一定敲门,钱在哪里?”

    “钱在桌上,你自己拿去吧!”

    姜玉郎见桌上有个布包,连忙打开,见里面只有二十吊钱,他立刻变了脸色,“阿姐,才二十吊,我怎么还债??!”

    他哭丧着脸央求道:“雷侍卫已经放出话来了,如果今天再不还钱,他就要我命,阿姐,你总不眼睁睁你弟弟被人杀死吧!”

    姜氏叹了口气,把头上的金钗和手腕上的金镯以及玉指环一起摘下,递给他,“我就只有这么多了,原以为你做侍卫能变好,你却越来越唉!你还回江都去吧!”

    姜玉郎哪里肯听姐姐的劝,他盯着一对金手镯,眼睛都放出光来,现在黄金极为值钱,一两黄金可兑百吊钱,这些黄金至少有七八两,他接过黄金,又向隔壁房间一撇嘴,暧昧地笑问:“阿姐,房间里是谁?”

    “哎!你想到哪里去了,是你姐夫回来了,还有裴相国,在商议事情呢,你快走吧!”

    姜玉郎听说柳庆在,吓得吐了一下舌头,转身便跑,可跑到门口,忽然觉得不对劲,柳庆和裴蕴不是死对头吗?怎么又混在一起了,他越想越生疑,趁姐姐没有过来,便溜到后窗根下去偷听。

    “既然宇文化及已经同意下手,那就必须先把宇文智及铲除,然后再收拾司马德戡?!?br />
    “可是我有点担心陈棱,他是宇文述的老部下,如果他态度暧昧,那问题就有点麻烦了,相国能不能去劝劝他?!?br />
    “我可以试一试,毕竟陈棱是?;逝?,只要我晓以大义,相信他会站到我们一边?!?br />
    “那好,我们分头行动,我去先干掉宇文智及和司马德戡,相国去说服陈棱?!?br />
    后窗外,姜玉郎眼睛都瞪圆了,他见后院墙边有一棵小树,便迅速攀上小树,翻墙而走……

    宇文智及被封为右屯卫大将军兼兵部尚书,统领三万右军,驻扎在西城外,此时正逢中午,宇文智及独自一人在帐中喝着闷酒,他心中对大哥宇文化及也颇为不满,当初父亲的遗志是宇文家族在丹阳郡造反,立国称帝,可最后却变成了拥立大隋,他大哥只做宰相,这和父亲的遗志相差太远。

    他不止一次劝大哥杀了隋帝,自立登基为帝,可大哥却怕这怕那,说投鼠忌器,怕将士不满,怕大臣反对,这令宇文智及心中异常郁闷,他知道大哥听信了心腹幕僚柳庆之言,不敢登基称帝,这又使得宇文智及恨及了柳庆。

    如果大哥不肯登基,那这个皇帝就让他来当,这是父亲的遗志,他完全有理由叫大哥让位。

    宇文智及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闷酒,就在这时,他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亲兵的喝骂声,“你是什么东西。大将军的营帐你也敢闯吗?”

    “我有急事禀报大将军,有人要杀大将军,再晚一步就来不及了?!?br />
    这声音有点耳熟,宇文智及想起来了。这是姜玉郎的声音,宇文智及也是嗜赌如命,常召集一些侍卫来赌钱,这个姜玉郎是其中最没品的一个,经常赖账不还,宇文智及在很久之前就不准他来了。

    宇文智及心中惊讶,有人竟然要杀自己。是谁?他快步走出大帐,沉着脸问:“出了什么事?”

    姜玉郎连忙上前,附耳对宇文智及说了几句,宇文智及脸色大变,向后退了几步,恶狠狠地瞪着姜玉郎,“你说的可是真?”

    “这是我亲耳听见,绝不敢欺骗大将军?!?br />
    宇文智及眼中射出凶光。柳庆居然要杀自己,而且他还说动大哥杀自己,宇文智及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但他骨子里还是一个鲁莽而冲动之人,他当年不知被杨元庆整了多少次,也不知被他父亲宇文述责罚了多少回,但还是本性难移。

    就在这时,几名前营士兵快步走来,上前施礼道:“启禀大将军,主公有紧急要事请大将过去商议?!?br />
    “狗日的柳庆,说来就来了!”

    宇文智及暴跳如雷,他抢过一根长矛,狠狠一矛戳去。一名士兵躲闪不及,被他戳翻在地,另外两人吓得转头便逃,宇文智及大吼一声,“杀了他们!”

    亲兵们一拥而上,将两名亲兵杀死。宇文智及已经豁出去了,既然大哥不仁,就休怪他不义了,他大喊一声,“传我的命令!士兵们立刻集中?!薄?br />
    宇文化及统领的三万军是所有军中的精锐,其中两万驻扎在北城外,另外一万驻扎在城内,此时,柳庆已在中军大帐内摆下了杀阵,三百名刀斧手藏在大帐内,就等宇文智及前来议事。

    柳庆坐在大帐内慢慢喝着茶,心中在想着自己的出路,柳庆这个名字已背上了弑君的历史罪名,他不可能再回去了,回去后朝廷也容不下他,如果能更名换姓做一个富家翁,那就已经是他最大福气了。

    当年他改名为柳庆接受这个任务时,他便知道会有这个结果,他是死过一次的人,他并不惧死,他只希望总管能履行承诺,给他的儿子一个前途,那他死而无憾!

    柳庆叹了口气,背着手走到帐前,望着远方血红的太阳,心中有一种说不出苍凉之感

    就在这时,远处忽然爆发出一片喊杀声,柳庆一愣,这是发生了什么事?紧接着一名士兵飞奔来禀报:“启禀柳长史,宇文智及率军杀进大营了!”

    柳庆大吃一惊,宇文智及怎么会识破自己的计策,形势急转,他已经看见无数士兵杀进大营,许多大帐被点燃了,浓烟冲天,他的士兵没有防备,被杀得狼狈奔逃。

    柳庆当机立断,喝令道:“传令全军,撤回城内!”

    柳庆翻身上马,带着数百人向城内奔去,但此时城门已经关闭,城头上站着无数士兵,不安地望着远处大营内熊熊燃烧的大火。

    “快开城门!”

    柳庆在城下大声叫喊,这时宇文化及也奔上城头,他被眼前的变故惊得目瞪口呆,他听见了城下柳庆的喊声,急忙令道:“开城!”

    城门开启,柳庆率军奔进了城内,城门随即轰隆隆关上,不管后来的士兵怎么叫门,城门都不再开启。

    “长史,发生了什么事?”宇文化及奔下城头大喊道。

    “禀报主公,宇文智及和司马德戡勾结谋反,他们提前发动了!”

    宇文化及呆住了,半晌,他恨得一跺脚,“蠢货要害死我吗?”

    此时城外已是一片混乱,宇文智及的士兵手臂上缠着白布,凶狠异常,杀得宇文化及的军队哭喊连天,丢盔弃甲而逃,而驻扎在南门外的司马德戡也得到消息,宇文兄弟发生了内讧,这是一个浑水摸鱼的大好良机,司马德戡已等不到晚上,立刻率军前来攻打南门……(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