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正文 第六十章 大战悄至【求月票!】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天气愈发暖和了,晴朗的天空下,几只黄雀披着镶有黑边的羽毛梳理着新筑的巢穴,向阳的地方长出了嫩嫩的绿草,河流已经安全融化,春汛水涨,碧绿的水面上漂浮着冬天尚未掉尽的枯叶,迅速向南流去。[我搜小说网]

    随着春天的到来,河北战役再一次拉开了帷幕,隋军调集了十万精锐大军分驻涿郡和博陵郡,像一只钳子的两牙,一北一西,虎视眈眈地注视着河间郡,另外,又有四万大军在主将徐世绩的率领下,乘坐数百艘大船从蒲津出发,抵达了黎阳城,准备从南面向河北发动进攻。

    隋朝在河东地区的全部兵力只有十七万人,而这一次河北战役便调动了十四万大军,几乎是倾国之军。

    二月中旬,杨元庆在三千骑兵的护卫下抵达了涿郡隋军大营,这一次他的布将略有变化,他亲自担任北路军主将,任命李靖为北路军司马,裴行俨为副将,而秦琼则调到博陵郡为西路军主将,罗士信为副将,这场战役非同寻常,需要以稳制胜,相对而言,秦琼的沉稳更让他放心。

    北路军大军位于涿郡南部的巨马河南岸,共有七万大军,扎下一座延绵近十里的大营,大营内军帐整齐,士兵战马各行其道,在军营中间是一片宽近五里的训练场,无论白天黑夜,都会有军队在这里训练。

    杨元庆骑马从旁边马道上慢慢走过,远远望着杨思恩率领一千陌刀新兵校场上训练,这是去年才招募的一批新兵,以晋中儿郎为主,从十万大军中挑选而出,个个体格高壮魁梧,按照陌刀士兵的标准,身高不能低于六尺五,必须连续五次举起百斤重的石锁,而且要能扛百斤重的石锁奔跑三里。条件非常严格,才能从近百人中挑选出一人。

    这样便使陌刀军人达到六千人,和五千重骑兵一起成为成为隋军中最精锐的陷阵军。

    校场上喊声如雷,杨思恩看见了主帅到来,他大喊一声,向杨元庆猛地一挥陌刀,一千士兵也跟着他大吼,同时向杨元庆劈出一刀。声势壮观。杨元庆笑着向他们挥了挥手,回头问李靖:“李司马觉得如果用五千重甲骑兵对阵六千陌刀军,谁取胜的可能性更大?”

    李靖前段时间和裴行俨在定襄郡防御突厥。没有参加幽州战役,隋朝突厥签署了和解协议后,杨元庆便将他们调了回来。定襄郡只留两千驻兵,这次对窦建德的战役,李靖担任总行军司马,裴行俨出任杨元庆副将。

    李靖摇摇头,苦笑一声,“说老实话,我不知道,若非要我评论的话,如果陌刀重甲步兵承受得住重甲骑兵的第一波的冲击。[我搜小说网]那么就应该是重甲步兵占优势,如果承受不住,那么重甲骑兵就可以击败陌刀步兵?!?br />
    “我觉得李司马的想法很有意思!”

    旁边裴行俨接口笑道:“最好让两支军队比试一番,谁强谁弱,那就不就明白了吗?总管,能不能安排一下?”

    杨元庆笑而不言,反问裴行俨?!芭峤宰约旱奈湟蘸茏孕?,那你认为你和罗士信相比,谁的武艺更高?”

    “当然是我略高一筹?!迸嵝匈埠茏孕诺卮鸬?。

    “可是我也问过罗士信,他也自信地说,他的武艺要比你稍高。这可怎么办?”

    “那就比一场,看谁高谁低!”

    这时。李靖已经明白杨元庆的意思了,笑着拍拍裴行俨肩膀解释道:“总管的意思是说,重甲骑兵和重甲步兵若不比试,将士们就觉得拥有两支最强的军队,若比试后,就只剩下一支,胜者固然自豪,可败者却深受打击,不如保持一种神秘,让两支军队都觉得自己最强,给士兵们双重希望,裴将军和罗将军也是一样?!?br />
    杨元庆呵呵一笑,“李司马知我心也!”

    他们边说边走,很快便来到了中军大帐前,杨元庆随即下令:“命所有偏将以上将领来大帐内集中,我有话要讲!”……

    隋军大营扎在巨马河南岸,距离河间郡约五十里,此时在河间郡文安县境内,一支百余人的斥候骑兵正在一条树荫浓密的山道上缓缓而行。

    “程世叔,我爹爹真的欠你五百吊酒钱没还吗?”

    队伍前面,十七岁的年轻小将萧延年一脸疑惑,他心中有些不信,他父亲从来不会欠任何的人情,可他身边程世叔一脸严肃的模样,让他又不得不信了几分。

    程咬金自从上次被重打一百军棍后,伤势已经渐渐好了,在军中闲得无聊,杨元庆便交给了他一个任务,让他带萧延年熟悉实战,萧延年尽管跟父亲宇文成都学到了真本事,但他没有一点实战经验,程咬金虽然人比较滑头,但他的经验着实很丰富,尤其擅长保命之道,这对萧延年很重要,杨元庆可不希望萧延年死在战场上。

    这些天,程咬金一直领着萧延年在河间郡作斥候,教了他不少东西,萧延年出身将门,人很年轻,长年在严厉而封闭的训练生活中度过,父亲宇文成都又是一个极为严肃认真之人,这使得萧延年思想很单纯,他听信了程咬金的信口开河,对他极为崇拜。

    不过说父亲居然欠他五百钱,萧延年就有点不太相信了,程咬金微微一笑,“这件事我只是随便说说,可没有问你要钱的意思,你千万别误会?!?br />
    萧延年默默点头,片刻,又好奇地问:“我爹爹说,他平生只欠过先帝和总管的情,其他人不欠一分,他怎么会欠世叔五百吊钱,我有点不明白,世叔说说看,如果真是这样,我一定替爹爹还你?!?br />
    这时一名士兵凑上前眨眨眼笑道:“萧小将军,可别听他胡说。他在诈你呢!”

    程咬金一巴掌把士兵拍开,笑骂道:“滚一边去,当心老子割了你鸟下酒?!?br />
    众人一阵哄笑,程咬金这才得意洋洋对萧延年道:“你认识杨巍吧!那个大胖子?!?br />
    萧延年点点头,“我见过他,骑一匹骆驼,与众不同?!?br />
    “就是他,这小子号称拼命三郎,年轻时在京城是个纨绔子弟,整天惹是生非,大概是在大业二年,有一次我和他在洛阳酒肆里喝酒,结果你父亲带兵从街头巡逻而来,当时你父亲被皇帝老儿誉为天下第一将,结果杨巍这小子不服,跑出酒肆去挑战,结果被你父亲一脚踢到酒肆门口的一辆送酒车中,压坏了几十坛酒,你父亲扬长而去,最后是我赔了酒肆的钱?!?br />
    萧延年眉头微微一皱,“那这样说起来,应该是杨巍将军欠你的钱才对,和我父亲无关呀!而且几十坛酒也不值五百吊?!?br />
    “这个你父亲那凤翅鎏金镗一扫,误伤了酒肆伙计,打断了人家的一条胳臂,我只好又另赔了五百吊钱医药费?!?br />
    萧延年虽然思想单纯,但人却极为聪明,他又疑惑问道:“程世叔昨天不是说,仁寿四年本来考上武举第二名,被人顶下,便离开长安伤心之地,再也没有回长安和洛阳,怎么大业二年又出现洛阳街头?”

    “或许是我记错了时间,呵呵!他娘的太久远了,不提了!不提了!”

    萧延年却明白过来了,他狡黠一笑:“世叔是在哄我玩吧!”

    程咬金哈哈大笑,伸手揽着萧延年的肩膀拍了拍,“我只想让你请我喝顿酒罢了,你还只是个孩子,哪能真要你的五百吊钱,逗你玩的,我和你爹爹只在仁寿四年见过一面,跟他比武,他娘的,我只坚持了二十个回合就败了,说起来真丢人?!?br />
    “可我爹爹说,除了总管外,他手下从无三合之将?!?br />
    众人哄地大笑起来,就在这时,一名斥候从远处奔来,大喊:“前面有一支敌军,足有五千人之多,正向我们迎面而来,已不到三百步?!?br />
    程咬金脸色一变,一拉萧延年,“快跟我撤!”

    萧延年急道:“可是世叔,我们是斥候”

    “别废话,先保住小命再当斥候?!?br />
    程咬金撒马向回头之路狂奔而去,萧延年无奈,只得跟着他一路奔逃,其实按照他的想法,斥候就应该躲藏起来,观察敌军的情况,然后再想办法抓两个俘虏,这闻敌讯而逃命,哪里像隋军。

    一路跑了十几里,众人慢慢停了下来,程咬金这才对萧延年道:“你要明白一点,敌军离我们只有三百步,这个时候不能冒险隐藏,首先就逃跑,拉长了距离,然后再想法刺探情报,任何时候,保住自己的性命是第一重要,其次才是任务,记住了吗?”

    旁边一名老兵补充道:“萧小将军,程将军说得没错,当斥候第一要务就是不能被敌人抓住,否则敌军的情报没拿到,我们自己反而泄露军机?!?br />
    “在战场上也是一样,首先要保住自己的性命,才能立功报国,而且你小子没有兄弟,你若痛快地死了,你让总管怎么向你父亲交代?你老娘以后怎么活下去?”程咬金的脸色变得极为严肃。

    萧延年默默点头,“程世叔,我记住了!”

    程咬金拍了拍他肩膀,笑眯眯说:“既然你叫我一声世叔,我自然不会让你白叫?!?br />
    程咬金又从怀中摸出一锭银子,远远扔下山坡,银子在阳光下白晃晃地格外耀眼。

    “世叔,这是做什么?”萧延年不解地问。

    程咬金嘿嘿一笑,“这是鱼饵,等会儿军队走过以后,肯定会有士兵会偷偷回来捡?!?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