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正文 第六十二章 激战七里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在乐寿县以北约十里外有一片低缓的丘陵,东西走向,长约七里,故名七里坡,横亘在乐寿县和河间城之间,在广袤的冀中大平原上,这样的丘陵极为罕见,它突兀大平原上,在乐寿县的北面形成了一座天然屏障,同时也是一处制高点,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全文字首发]

    丘陵长七里,宽一里,高约十余丈,丘陵顶部平坦,传说这是汉朝献王的陵寝,数百年来不断有盗墓贼来这里挖掘,使丘陵上布满了一个个的盗洞,许多盗洞内涌满了地底的泉水。

    由于大战爆发,丘陵上原本茂密的树木已被砍伐一空,使这座丘陵成为一座光秃秃的土丘,砍伐的树木变成了营栅,窦建德的夏军在这座丘陵上驻扎了两万精兵,由大将王伏宝率领,在丘陵南面数里外,便是窦建德军队的数十里连营。

    营寨内有清泉,有粮食,有大量弓矢巨木,更有后方大营援军,使得这座丘陵成为了隋军的拦路之虎。

    这天上午,隋军十万大军缓缓抵达了七里坡以北数里,大军就地扎下连营,树起营栅,埋下鹿角,筑造起十二座四丈高的眺望塔,分布营盘四边。

    在一座眺望塔上,杨元庆凝视着远处的七里坡,身后站着十几名重要将领,坡上隐约可见密集的营栅,这座丘陵他必须拿下,否则敌军从高处冲下,会令他十分被动。

    不用杨元庆开口,身后罗士信上前一步,躬身道:“末将愿请缨拿下七里坡?!?br />
    罗士信之所以主动请缨,是因为他听说山坡上的敌军主将是王伏宝。他早有心和王伏宝再战一次,以雪当年轻敌之耻。

    这时,裴行俨也上前道:“末将也愿意领兵一战,请总管准许!”

    早在大业二年,裴行俨便在齐郡历城县和罗士信比试过一番武艺,那时罗士信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当时,裴行俨略占上风。只是被杨巍破坏,比武没有出结果,后来罗士信在突厥蒙兀部大显神威,挑杀蒙兀部第一勇将,从那时起,裴行俨就想再和罗士比试一场,只是一直没有机会。

    而杨元庆却严禁他们二人比武,那么比试带兵作战其实也是一种变相的较量。

    杨元庆看了他们二人一眼。微微一笑道:“就由罗将军先率一万军攻打七里坡,如果罗将军攻不下来,再由裴将军上!”

    罗士信用眼角余光微微瞥了裴行俨一眼,心中冷笑一声,武无第二,有自己在,他裴行俨休想有任何机会!

    “末将遵命!”

    隋军大营内轰隆隆的鼓声敲响,营门大开,一支由两千骑兵和八千步兵组成的军队在罗士信的率领下向数里外的七里坡浩浩荡荡杀去。[无限升级]

    七里坡虽然延绵七里,却并不是一个完整的坡原。由于风雨侵蚀和河流影响,它也形成几个陷落带,夏军大营便位于中间最大一片坡原上,长约四里,几乎被整个营盘占据。

    此时,营栅上方站满了密密麻麻的士兵,他们手执弓箭,紧张地注视着隋军缓缓开至,主将王伏宝站在士兵之中,他魁梧的身材使他明显高出士兵一大截。俨如鹤立鸡群。

    王伏宝年约四十岁上下,长一张方脸,俨如刷子般的粗眉下,一对豹眼炯炯有神,充满了男人的坚毅。

    王伏宝最早是高士达的部将,大业七年窦建德起事后他便投奔了窦建德,跟随他南征北战。立下累累战功,被窦建德视为左膀右臂,但在上个月的幽州大战中。他因为救援窦建德来迟,导致十万大军全军覆没,众将皆迁怒于他,说他欲死窦公而自立。

    王伏宝当然知道,这是他平时功高引起将领们嫉恨,但他确实没有办法,他本身的任务是袭击上谷郡,因为罗士信阻路才改为北上涿郡,但窦建德是在一夜之间便被隋军攻破,他长翅膀也飞不到。

    虽然窦建德口口声声说不会责怪他,但命他来守七里坡,王伏宝便明白,窦建德还是对自己不满,或者说对自己有了猜忌,否则不会让他这个头号大将来守七里坡。

    王伏宝心中充满了悲愤,他只有用死战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你们这帮没用的东西,竟然在发抖?”旁边不远处传来一个年轻女子的呵斥声。

    王伏宝一阵头痛,他没想到线娘居然冒充士兵混进了他的队伍中,如果她有点什么闪失,自己怎么向主公交代?

    在队伍中出现了一个年轻的女将,年约十七八岁,身着细银甲,头戴鹰棱盔,手执一把凤尾刀,后背画眉宝雕弓。

    她皮肤微黑,鼻梁高挺,嘴唇棱角分明,眉似细剑,一双杏眼异常明亮,虽然长得不像一般大户女子那样娇媚秀美,但英姿勃勃,颇有几分巾帼英雄之气。

    她叫窦线娘,是窦建德的侄女,父亲窦建弘是窦建德之弟,大业七年,因为窦建德造反而被官府捕杀,窦建德便收养了她,将她视为己出,对她极为疼爱。

    窦线娘在乱匪中长大,性格极为刚毅,练了一身好武艺,尤其箭法高明,百步内百发百中,这次和隋军大战,窦建德把她和妻子曹氏送去了漳南县老家,但窦线娘却偷偷溜了回来,她不敢回大营,便混进了七里坡军营内,被王伏宝发现,她索性换了衣甲,成为一名女将。

    窦线娘见几名士兵极为害怕,浑身发抖,她心中不满,一把将他们从营栅站台上揪了下来。

    “既然当兵就不要畏死,怕死就滚一边去!”

    几名士兵连滚带爬跑掉了,窦线娘从马上一纵身,跳上了两尺宽的站台,注视着隋军开近,她尤其关注对方的主将。

    她看见了,一里之外,在一杆赤鹰大旗下,有一名身材高大的隋军大将,好像挺年轻。

    “王二叔,隋军主将叫什么名字?”她高声问王伏宝。

    王伏宝凝神看了片刻道:“对方的大旗上有一个‘罗’字,应该是罗士信?!?br />
    “就是那个号称枪法无双,隋军新五虎将第一虎罗士信吗?”

    王伏宝点了点头,“就是此人!”

    隋军新五虎将的威名已传遍天下,罗士信、裴行俨、秦琼、苏定方、王君廓,这是隋军自己的排名,同时也让天下武人津津乐道,另外隋军中还有四宝将,谢映登的箭、杨思恩的刀、杨巍的锤和程咬金的斧,但名气没有五虎将大。

    窦线娘银牙咬紧,鼻子轻轻一哼,“什么五虎第一将,在姑奶奶箭下,要他变成病猫?!薄?br />
    隋军已经在丘陵下列阵,一万军队列成三个方阵,左右各有一千骑兵压阵,防止敌军从高处冲下,前方是三千弩兵,用来压制对方的弓矢,中间是五千刀盾兵,他们是冲锋的主力。

    罗士信冷冷地注视着一里外的山丘,山丘的坡度并不陡峭,士兵可以冲上去,但就算攻上丘陵,一旦丘陵上大营打开,敌军居高临下,隋军也极为不利,但战争靠的是勇气,如果自己胜不了,那是裴行俨来攻打,绝对不能容许这种情况发生。

    “擂鼓,弩军压上!”

    随着罗士信一声令下,隋军阵前鼓声大作,‘咚!咚!咚!’鼓声紧密,三千弩兵排列成三队,手执巨盾,快步向前,弩兵的巨盾和普通士兵不一样,高四尺五,宽两尺,用木质细密板制成,外覆一层铁皮,略微沉重,但十分坚固,它最大特点是盾下方有两根一尺长的楔子,可以插在泥土中。

    弩兵一步步走近土丘,在百步外停下,将盾牌插进泥土中,三千人一齐蹲下,藏身在盾牌之后。

    这时,营栅上王伏宝一声令下,“弩兵放箭!”

    夏军也有三千弩兵,军弩是从隋军士兵手中缴获,有臂张弩,有腰张弩,也有蹶张弩,式样不一,射程也远近不同,但都超过了百步,山头上乱箭齐发,黑压压形成一片箭雨,抛射向山脚下的隋军。

    密集的箭雨叮叮当当射在盾牌之上,但依然有隋兵士兵被密集的箭雨射中,惨叫着在盾牌后倒下。

    ‘呜——’隋军阵营中低沉的号角声响起。

    隋军弩手也随之反击,他们皆是用蹶张弩,射程一百五十步,杀伤距离百步,隋军士兵将弩架在盾牌上,盾牌上专门有弩沟,便于架设弓弩,隋军瞄准向山顶发射,第一排一千支弩箭呼啸着扑向敌军营栅,营栅上响起一片惨叫声,百余人被射中,从营栅站台上滚翻下去。

    紧接着第二排射出,随即第三排射出,这时第一排已经上弦,将弩搭上盾牌弩沟,

    双方爆发了一场激烈的弩矢战,箭来箭去,密集的箭雨在空中交织成一片乌云,仿佛将天空也遮蔽了,双方的死伤都在不断增加,隋军弩手死伤四百余人,但对方死伤更多,渐渐地,训练有素的隋军占据了上风,开始压制住敌军。

    罗士信见弩兵已成功压制住敌军,毅然下令道:“擂鼓,步兵攻营!”……

    【小仙争大榜,求弟兄们月票支持】(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