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正文 第六十八章 突袭漳南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漳南县在河北众多郡县中,本身并不是什么战略重地,仅仅因为它是窦建德的家乡,因为它格外被眷念故土根脉的窦建德所重视,使它成了窦建德的陪都。[全文字首发]

    漳南县只能算一座中县,城内人口大约两千户,另外修建了一座行宫和几十座巨大的仓库,以及一座军营,行宫、仓库和军营就占据了城内一半的面积,使得县城内人口锐减到八百余户。

    漳南县有驻军三万人,而县城内只能容纳五千驻兵,其余二万五千军队便驻扎在县城四周。

    隋军攻打河北的战争还在三百余里之外,没有波及到漳南县,这里的驻军和居民还是像往常一样地生活,日子勉强还算平静,只是乐寿县爆发的战局使士兵们的眉头展不开。

    “三郎,你愁个屁??!你又不是王爷子侄,整天怕这怕那!”

    运河边的一座烽燧内,几名士兵在聚在一起聊天,往日他们聊的是女人,而这几天,众人的话题自然集中在北方的战役上。

    一名年轻的士兵忧心忡忡,那神情就仿佛天要塌下来一般,士兵中的火长在他头上拍了一巴掌,笑骂道:“河北变了天,你还是回去种田,你还以为自己的贵族,要押去太原么?”

    “我倒不是愁这个,我是担心在乐寿的乔五麻子若战死了,他欠我的两百吊钱找谁要去?”

    “兵荒马乱,保住性命才是第一重要,钱只是身外之物,以后再慢慢挣?!绷硪幻媳跛估淼?。

    “话不能这样说,有钱赚,当然不能放过?!?br />
    火长一边说,目光一边向河面上寻索,这是他的下意识,他们从不靠军队的钱粮吃饭,忽然。他站起身笑道:“伙计们,买卖上门了?!?br />
    运河水面上,一艘三百石的商船正从南面驶来,船上挂有风帆,没有用纤夫,船顶插着一面皂色三角商旗。

    船头站着一名二十余岁的年轻男子,头戴一顶软幞头,身着青色长袍。这是一般商人的打扮。此人正是南路军主将徐世绩,他背着手,目光淡然地注视着远处岸边的一座烽燧。

    窦建德为了?;ふ哪舷?。便在漳南县和乐寿县之间修建了二十五座烽燧,一旦漳南县有异常情况发生,漳南县烽燧就会点三柱烟报警。

    而徐世绩看到的这一座?!荆遥研说网】便是第一烽燧,修建在紧靠运河边上,但窦建德却想不到,运河竟然成了这座烽燧的生财之道。

    这时,从烽燧下的一条水道中驶出一条快船,船上站着七八名士兵,每个人的眼睛里充满了兴奋和渴望,或许是他们很久没有看到这样的商船了。

    “停下来!”为首火长挥舞长刀,远远地大声叫喊。

    大船放下船帆。又行了一百余步,缓缓停下来,七八名士兵动作敏捷,一跃翻上大船,徐世绩拱拱手笑道:“几位军爷有什么事?”

    “什么事?”

    火长上下打量他一眼,见他身材魁梧,膀大腰圆。倒不敢上去一拳打翻,火长绿豆小眼一瞪,鼻子里喷出一股冷气,“我们接到暗报,你这艘船上有违禁品。我们要搜查!”

    “要搜查么?”

    徐世绩微微一笑,摆手道:“请吧!”

    火长心中有些惊讶。一挥手,“进去搜!”

    几名士兵都钻进船内,半天没有动静,“你们几个,发现违禁品没有?”火长有些焦急地问。

    “火长船里有黄金!”船内传来年轻士兵的声音,但并不是很喜悦。

    火长的绿豆小眼蓦地瞪得溜圆,竟然有黄金,这年头黄金和粮食是最值钱的东西,他头脑一热,也顾不得分辨手下的语气,一头钻进船内,“给老子留”

    他的嘴张大了,后面的话说不出来,只见船舱内,所有弟兄都蹲下,手放在头上,头上是明晃晃的刀,十几名大汉正冷冷地看着他。

    不等他反应过来,一把刀放在他脖子上,身后传来那个年轻人的冷笑,“想勒索我?我吃这碗饭的时候,你小子还在吃奶呢!”

    火长‘扑通!’一声双膝跪倒,“前辈饶命!”……

    一个时辰后,数百艘大船缓缓出现在烽燧旁,漳南县位于运河以西十里外,和乐寿县一样,也挖掘了一条通往县中的河渠,但体积庞大的隋军战船无法驶进狭窄的河渠。

    延绵十几里的隋军船队在运河边靠岸了,一队队隋军士兵从船上下来,在后面的一百余艘大船上,骑兵们牵着战马,也迅速走下了大船。

    三万步兵和一万骑兵迅速在辽阔的原野上整队,这是从黎阳城开来的南路隋军,经过近十天的乘船航行,终于抵达了漳南县。

    原野上队伍整齐,盔甲闪亮,刀矛如林,士兵们精神抖擞,眼中充满了大战的渴望。

    徐世绩骑马在队伍前奔驰,他高声大喊:“这是荣耀的一刻,大隋军人从来是战无不胜,举起你们的横刀长矛,用你们的勇气和斗志,去捍卫大隋军人的荣誉!”

    徐世绩猛地抽出战刀,向漳南县一刀劈去,“杀??!”

    “杀——”四万将士同时高喊,声音响彻天地,四万大军出发了,浩浩荡荡向漳南县疾速杀去。

    烽燧里的几名士兵站在烽燧上,望着声势浩大的隋军队伍,每个人的腿吓得直发抖,他们都知道,漳南县完蛋了,县里那些穿着皮甲布衣,拿着木棍长矛的乌合之众,怎么可能是隋军的对手?

    这时,一名军官骑马奔至,翻身下马,冲进烽燧里对守卫的隋军士兵令道:“将军有令,立刻点烽火!”

    隋军士兵踢了为首火长一脚,“去点烽火!”

    火长结结巴巴问:“是要点平安无事的烽火吗?”

    “不!是要点大军来袭的烽火?!?br />
    火长有些糊涂了,既然如此,还抓他们做什么,船队来了,他们自然会点烽火报警,但转念他就明白了,估计看见船队,大家都撒开脚丫跑掉,谁还管点烽火报警。

    “五郎,老平,跟我上去点烽火,点四锅烽火!”

    片刻,四柱烽烟冲天而起,这是表示最危急的警报,至少有十万以上大军来袭击漳南县,很快,数十里外也出现了四柱烽烟,一座座烽燧向北方延伸而去……

    从运河到漳南县城并不遥远,相距只有十里,四万隋军在官道上浩浩荡荡疾奔,漳南县城已经乱作一团。

    三万守军都看到了远处燃起了四柱烽烟,那是十万大军杀来了,刺耳的警报声在城头拼命敲响,士兵们吓得心惊胆战,一些离中军大营稍远的士兵悄悄地逃跑了。

    漳南县对于窦建德来说,属于后方,为了应对从北方杀来的十万隋军,窦建德并没有把精兵部署在漳南县,相反,他部署的是一支弱兵。

    除了守城的五千军队稍微有点装备之外,其余两万五千军队都是今年才招募的新兵,穿做皮甲,拿着从前乱匪使用过的劣质兵器,很多士兵连皮甲都没有,用稍微粗糙结实一点的船帆布来做甲胄。

    其实装备并不是太重要,重要的是军心士气,时值春耕大忙时节,很多士兵都担忧家里的情况,无心参与战争,更不想在战场上被杀死。

    城门已经关闭,两万五千士兵被组织起来,在城外御敌,士兵们人心惶惶,恐惧万分,不断有士兵丢下长矛战刀,撒腿跑出队伍,在旷野里拼命奔逃。

    有一人示范就有两人跟随,有两人逃跑就有十人效仿,临阵逃兵越来越多,军官连杀数人,也阻拦不住。

    漳南县的主将叫董康买,也是窦建德的心腹爱将,他站在城头上注视着远方一条越来越近的黑线,那是铺天盖地的隋军,已经到五里外了,他心中担忧到了极点。

    “将军!”

    城下一名将领骑马飞奔而至,高声大喊:“士兵们逃亡越来越多,已经控制不住了?!?br />
    “谁敢逃跑就宰了谁,不准逃亡,一定给我顶??!”董康买恶狠狠下令。

    虽然他下了严令,但他还是看见将领们根本制止不住逃兵,不断有一群群逃兵从队伍中奔出,向远方的田野里逃去。

    董康买已经意识到漳南县肯定守不住了,城墙低矮,城门单薄,很容易被攻破,他转身喝令道:“命令弟兄们列队集中?!?br />
    董康买催马向行宫奔去,窦建德的王妃曹氏和几十名外戚族人都住在行宫内,本来以为这里安全,不料这里却是最不安全。

    董康买心里明白,城池和仓库丢了,窦建德不会怪他,军队败亡,窦建德心里也有数,但王妃绝不能被隋军俘虏,他必须护送王妃和族人离开。

    很快,北城门开了,董康买率领三千士兵护卫着曹王妃的马车迅速离开了县城,他知道大势已去,丢下先逃了。

    四万隋军一路疾行,已经抵达了漳南县城外,望着一里外的两个敌军方阵,约二万军队,敌军衣甲不整,武器参差不齐,皆惶惶不安,徐世绩冷笑一声,战刀一挥,厉声大喊:“杀??!”

    “杀??!”

    一万骑兵齐声怒吼,骤然发动,挥舞战刀,如疾风暴雨般向敌军席卷而去,三万步兵紧随其后,铺天盖地,声势浩大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