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正文 第六十九章 一触即发【求月票!】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军心也就是军人之心,只要是人心,它就是一种很微妙的东西,当无数逃兵带回来漳南县已被隋军袭破的消息时,夏军大营内开始被一种不安的气氛所笼罩,每个士兵都有了心事。[全文字首发]

    隋军的骚扰式袭击已经连续进行了七天,有时是白天,有时是夜晚,投石机、石砲、床弩,各种远程武器接二连三出现,但规模都不大,时间久了,双方都出现了一丝疲态。

    夏军大营内,靠板墙百步内的营帐都已拆除,出招拆招,夏军已经能熟练应对隋军的火油袭击,他们发现灭火油最有效的办法并不是水,而是沙土和浸湿的被褥。

    当火油燃烧时,大量沙土先覆盖上,士兵们拿着湿被褥一拥而上,就能轻而易举地扑灭大火,隋军的火油神话由此被打破,这个发现着实让参加防御的士兵们深感喜悦。

    但窦建德却感觉不到半点欢喜,漳南县被攻破给他带来沉重的打击,他更担心是自己的后路已被隋军斩断,同时南方的失败也给他的军心造成了极大影响。

    夜晚,窦建德背着手,一个人在大营内漫步,后面远远跟着十几名亲卫。

    经过一顶大帐旁,窦建德停住了脚步,大帐内点着一盏昏暗的油灯,只有一名士兵在整理自己的被褥。

    “其他弟兄呢?”窦建德走进去问道。

    “其他人都是板墙上防御了,我昨天受了点轻伤,校尉准我休息一天?!?br />
    昏暗中,年轻的士兵没有看清来人的模样,他以为是一名队正或者旅帅,便漫不经心地回答。

    可当窦建德走近,他忽然认了出来,吓得他一下子跪倒,“小兵无礼,请王爷恕罪!”

    窦建德温和地笑了笑?!安挥煤ε?,起来吧!”

    他在床边坐下,见这名士兵颇为年轻,便笑问:“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多少岁了?”

    士兵站在一旁胆怯道:“小兵叫吴十一郎,清河郡武城县人,今年十三岁?!?br />
    “呵呵!武城县离我老家不远??!你才十三岁就从军了吗?”窦建德有些惊讶地问。

    士兵紧咬嘴唇,不敢说自己是被强迫抓来,他低下头一声不吭。

    窦建德有点明白了。他又看了一眼士兵的床铺。见收拾得整整齐齐,被褥还用绳子捆扎好,旁边有个小布包。里面塞满了东西。

    窦建德一怔,“你把东西都收拾好做什么?”

    士兵半晌方道:“大伙儿都说,可能要回家了。[我搜小说网]所以我先收拾好?!?br />
    窦建德脸上顿时露出愠色,原来是准备逃命时方便,再看别的床铺,也一样收拾好了,随时可以拎东西逃走,他刚要发作,又想到这士兵还是少年,一口闷气憋在心中,站起身向外走去。

    窦建德走出营房。心中烦闷之极,士兵们都做好逃走的准备了,心无斗志,这仗还怎么打?

    他忧心忡忡向中军大帐走去,刚走几步他便站住了,凝神细听,他听到了。有士兵在吹奏竹箫,箫声呜咽,如诉如泣,回荡在大营上空,凄凉而婉转。箫声中充满对家乡的思念,很多士兵都坐在草地上。背靠着背,静静地聆听着。

    窦建德有些呆住了……

    隋军大营内,数十名将领济济一堂,杨元庆头戴金盔,身着明光铠甲,目光明亮而锐利,他坐在帅位上扫一眼众人,缓缓道:“破敌就在今夜,今晚破敌阵分为南北两线,北军由司马李靖为主将,杨思恩和杨巍为副将,率军三万突破!”

    李靖上前接令,“卑职不会让总管失望!”

    杨元庆又望向秦琼,“南军由大将秦琼为主将,裴行俨、薛万彻为副将,同样率军三万突破?!?br />
    秦琼上前躬身抱拳,“末将遵令!”

    杨元庆目光落在罗士信身上,罗士信的箭伤已经差不多好了,这两天他一直求见杨元庆,希望能得到出战的机会。

    罗士信见众主要将领都得到了任务,惟独自己被晾在一旁,心中颇不是滋味,忽然,杨元庆向他望来,他的心顿时怦怦直跳,眼中射出了极度期盼的神色。

    “罗士信将军何在?”

    罗士信大喜,上前一步抱拳,“末将在!”

    “罗将军,我任命你后援主将,程咬金为副将,你们二人可率两万人为外围援助,随时支援两支突破的军队?!?br />
    虽然是后援,但总比坐着大营观战强,罗士信精神抖擞道:“末将接令!”

    旁边也传来程咬金破锣般的声音,“老程接令!”

    众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虽然他表情很严肃,可是他的声音一出现,众人忍不住就想笑,大帐肃杀的气氛顿时变得轻松起来。

    杨元庆站起身,大帐内霎时安静下来,他沉声对众人道:“今晚是夜战,进攻的节点听我的鼓声指挥,最后我再说一句,击溃敌军后尽量少杀戮,以战俘多寡论军功!”

    众将齐声答应,“遵令!”……

    ‘咚!咚!咚!’

    随着极有节奏的鼓声敲响,隋军北营门和南营门同时缓缓开启,一辆辆重型投石机被数十头牛拉拽而出,两边各有一支骑兵队护卫,百余步兵列队跟在后面,再后面是一队队杀气腾腾的骑兵,和平时的骚扰式进攻的时点完全一致。

    不同的是,这一次是双倍进攻,从南面和北面同时出动三十架投石机,各有两万骑兵和一万步兵,两支进攻的军队相距五里。

    但还有微妙之处,那就是隐藏在骑兵队中重甲骑兵和重甲步兵,浓厚的夜色将他们隐蔽住了,从板墙上望去,只有黑漆漆的一片骑兵。

    一连七天的进攻使窦建德军队也有些疲惫且麻木,他们已渐渐形成了一种制度,每次皆有一万人应对,各军之间互相轮流。

    今晚,当隋军大营的鼓声响起时,一万军队立刻进入应对区,但夏军很快发现了和往常不对劲。今晚隋军竟然是南北同时进攻,一名校尉迅速奔去向大将范愿禀报。

    这是消息让范愿暗吃一惊,他骑马飞奔赶到板墙边,凝神向墙外观察了片刻,他感觉今天隋军没有往日那种气势逼人的示威,反而有点低调,骑兵远远跟着,显得有点遮遮掩掩。一种多年征战的经验使他心中生出一丝不祥之感。

    他立刻下了板墙。翻身上马向中军奔去,片刻奔到窦建德大帐前,正好看见窦建德站在帐门前凝视向远处观望。他似乎也听见了隋营传来的鼓声。

    “王爷!”

    范愿跳下马上前禀报,“启禀王爷,今晚隋军出动了一南一北两支进攻大军?!?br />
    窦建德今晚有些心神不宁。士兵的士气低迷,无心作战固然令他感到沮丧,但更重要是隋军对漳南的进攻,使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隋军这十几天来的对峙不战,不就是在等待占领漳南吗?那么,占领漳南县后,是不是就是他们发动总攻的时刻?

    范愿的禀报使窦建德打了一个激灵,隋军的异常调动使他心中立刻警惕起来,“带我去看看!”

    窦建德在数百名亲兵的护卫下。迅速向板墙方向骑马奔去,很快,他也登上了板墙,凝视着缓缓靠近的隋军。

    窦建德看不出什么异常,但旁边一名校尉道:“王爷,这次投石机的位置后移了?!?br />
    窦建德这才发现投石机位置确实比平时后退了百步左右,他猛地回头望去。查看平时火球的落点,正好和板墙相距约百步。

    窦建德蓦地明白了,隋军这是要攻打板墙,他大喊一声,“不好!”

    立刻对范愿喝令:“这是隋军的正式进攻。立刻各调五万军堵住南北进攻点!”

    窦建德心中生出一股寒意,令他浑身颤抖不止……

    隋军大营的高台上。杨元庆正静静凝视着两支隋军的前进,骑兵在五百步外停住,重型投石机继续前行,在四百步外也停住了,一些士兵们迅速将牛?;卮笥?,另一些士兵在固定投石机。

    南北共六十架投石机都陆陆续续定位了,两名士兵骑兵先后从南北方向疾奔而来,在高台下禀报,“禀报总管,北军已经就位!”

    “禀报总管,南军已经就位!”

    尽管李靖和秦琼在具体大战时都将各自指挥,但一些共同进攻的节点,和一些需要彼此配合的地方,还是要杨元庆统一指挥。

    杨元庆点点头,立刻令道:“开始进攻!”

    他身边的一名大汉举起斗大的鼓槌,猛地向巨鼓重重敲击而去。

    “咚——”

    隋军大营传来一声沉闷的鼓声,在夜间传得格外遥远,这就是进攻开始的命令……

    重型投石机已有改装,将绞盘改成后置式,在投石机两侧装了巨大的防御板,是一块三寸后的木板,上面覆盖了一层铁皮和五层熟牛皮,可以防御住对方的床弩攻击,?;げ僮魍妒乃寰勘?。

    绞盘开始吱嘎嘎地绞动,长长的臂杆被拉下,三名士兵将一块近百斤重的巨石放进了投掷铁斗内,经过七天的训练,隋军士兵已经掌握了投石机的力道和距离,他们知道怎么才能准确砸中板墙。

    “放!”

    一名旅帅大喊一声,士兵们同时松开绞盘手柄,绞盘轱辘转动,长长的臂杆将巨石猛地抛出。

    数十块巨石几乎是同时腾空而去,在夜晚中划过一道道弧线,向四百步外、两丈高的墙板猛烈地砸去。

    最后的决战一触即发……

    【求月票支持!】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