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正文 第四章 水势渐深(下)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书房里,苏威正和韩寿重侃侃而谈,苏威很看重韩寿重,不仅因为他们是同乡,韩寿重家境贫寒,无力读书,但他聪颖好学,考上了苏氏的家学,得到苏家的资助,才使他一步步走上仕途。

    而且韩寿重为官清廉自律,不畏关陇权贵,大业五年,他在蓝田县为县尉时,责打触犯律法的权臣元寿之子,深得杨广赞许,将他升为汉中郡司马。

    清廉自律、不畏权贵虽然容易得罪人,但在一个初建的王朝,这绝对是一块官场上的金字招牌,苏威深谙这个道理,便将他推荐给杨元庆,果然被杨元庆看中,任命韩寿重为权力极大的治书侍御史。

    韩寿重虽然清廉自律,但他并不是官场白痴,他也需要寻找自己的后台,他的后台自然便是苏威。

    “上次楚王和我谈过,准备逐步改革朝廷官制,御史大夫准备从四品升为三品,作为功臣的一种安抚性职务,没有实权,治书侍御史将改名为御史中丞,掌握御史台实权,升为正四品官,御史台会越来越重要,寿重,你的前途无量??!”

    苏威眯缝的眼睛闪烁着精光,他虽然是在泄露一点消息给韩寿重,但同时也是在暗示他,需要站好队。

    韩寿重明白他的意思,连忙欠身道:“没有阁老的垂爱,就不会有卑职的今天,阁老之恩,卑职会铭记于心?!?br />
    苏威满意地笑了起来,苍老的脸上皱纹舒展。他又缓缓道:“今天我把你找来,实际上是有一些事情想和你谈一谈,让你明白楚王的意图,然后你才能顺着他的意图一步步走下去,才不会出偏差?!?br />
    韩寿重默默点头,虽然苏威对他有大恩,但苏威的一些做法他也不是很赞同。苏威没有骨气,一味揣摩上意,私心太重。成为不了真正的名相,所以韩寿重对苏威,更多是一种尊重。而不是顺从。

    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苏威眼光老辣,看得透政局,这在官场上又极为重要,他沉默不语,静听着苏威给他的启示。

    “你应该看得明白,现在楚王基本上都是在笼络各大名门世家,紫微阁五相,除了我之外,其他都是名门士族。包括其他重要的官职,绝大部分都是被各大名门士族所占据,但这并不说明楚王就想建立一个这样的王朝,恰恰相反,他并不想。现在只是不得已而为之?!?br />
    “这个我能理解?!?br />
    韩寿重沉声道:“现在隋朝必须得到山东士族的支持,才能和获得关陇贵族支持的唐朝抗衡?!?br />
    “但问题是,现在朝廷中裴、王两家的势力太大,已经凌驾其他士族之上,如果这个问题不处理好,很可能会遭致其他士族的不满和敌视。反而会使隋朝失去士族支持,所以削弱裴、王两家的大权已迫在眉睫?!?br />
    苏威停顿了一下,见韩寿重眼中露出恍然之色,便知道他听懂自己的意思了,不由得意地捋须一笑,又继续说:“从前是因为朝廷的根基是河东一地,不得不倚重裴、王两家,所以楚王一直隐忍,但现在他已经拿下河北,随着河北各大世家的加入,那么朝廷势力就要重新进行调整平衡,将两家独大变成群雄并立,这其实也是在变相削弱世家的势力?!?br />
    “我明白阁老的意思了,楚王从河北回来后,下一步必然是打压裴、王两家,是这样吗?”

    苏威笑眯眯点了点头,“正是如此,这个时候,你作为治书侍御史的作用就很重要了,”

    韩寿重沉默片刻,他已经完全明白苏威的意思了,苏威找他来,就是要自己成为他的先锋,打压裴、王两家,半晌,他沉声道:“可是也不能无中生有,信口雌黄吧!作为御史,最重要是以事实为依据?!?br />
    苏威觉得韩寿重哪里都好,唯一不足就是不会变通,什么事情都要讲究证据,官场之上哪有这么多道理可讲,只要是权力斗争的需要,就算没有证据也要变出证据来。

    苏威研究时局当然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他的苏党势力太弱,他要在杨元庆打压裴家和王家的过程中获利,使他的苏党渐渐壮大。

    这个时候,他需要配合杨元庆的的行动,以得到杨元庆的重用,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格外地重视韩寿重。

    但韩寿重的固执又让他有点无可奈何,只得暗叹一口气道:“我当然不会让你做有违道义之事,这次楚王妃被刺杀事件,难道真和王家无关吗?”

    韩寿重摇摇头,“我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此事和王家有关?!?br />
    苏威脸一沉,心中有些不悦,声音也提高了,“怎么会没有关系,王肃身为京兆尹,难道不该为这件事负责吗?总不能不了了之,谁也没有责任,等楚王回来,我们怎么向他交代?!”

    苏威目光严厉地注视着韩寿重,语气里充满了不满和威胁,韩寿重感受到了苏威施加给自己的巨大压力,他沉思良久,终于点了点头,“这次刺杀案,京兆尹确实有责任?!薄?br />
    次日一早,韩寿重向紫微阁正式提出了弹劾案,弹劾京兆尹王肃在安晋寺王妃被刺一案中负有责任。

    尽管王绪再三分辨京兆尹没有能力制止此类事件发生,而且当时负责保卫王妃和世子安全之人,是军队,并非京兆尹和县衙。

    但紫微阁还是以三票赞成,一票反对,一票弃权的多数票,认定京兆尹负有责任。

    王妃管家已经提前两天通知过县衙,王妃将去安晋寺做法事,而官府没有派人去安晋寺检查,这本身就是官府的失职。不能用失职作为免责的理由。

    紫微阁随即提出了罢免京兆尹王肃的建议,等杨元庆批准后生效。

    中午时分,一辆马车在十几名随从的护卫下驶出了晋阳宫,向太原城驶去。

    马车里,裴矩默默地注视着大街上的几个孩童追逐奔跑,孩童们脸上灿烂的笑容让他想起了自己的童年,似乎他的童年也没有这样快乐过。他童年的记忆中,只有父亲严厉的目光和冷冰冰的戒尺,以及堆积如山的书籍。

    大街上又迎面走来几个卖完菜准备出城的老农。他们脸上那心满意足的笑容,那种无忧无虑的神情,也让他感到一丝怅然。虽然他做相国已经十几年,位高权重,却从来没有过这种无忧无虑的笑容。

    裴矩感到心中有一种难以言述的疲惫之感,这种疲惫之感是来源于一种对自己命运难以把握的焦虑。

    在今天紫微阁的投票中,他投下了弃权票,当最后罢免案的结果出来时,他便知道王家已经完了,王肃不过是第一步,下一个将是王绪,王家结束后。就轮到了裴家。

    其实裴矩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半年前,杨元庆升裴青松为记室参军,就已经在暗示他,将来接替他为相的人。不会再是裴家子弟,杨元庆已经用记室参军之职作为给裴家的补偿。

    作为一个老资格的相国,裴矩心里清楚,裴家在新隋内的势力太大,已经威胁到了杨元庆的权力,如果裴家再不识相。后果就会很严重,将来的皇后很可能就不会再是敏秋。

    这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后果。

    马车过了护宅河,缓缓在楚王府大门前停了下来,孙女裴敏秋遇刺,他还没有来探望过,这有点说不过去。

    “裴相国可是探望王妃和世子?”管家闻讯出来,上前施礼笑道。

    裴矩点点头,又问:“王妃在吗?”

    “王妃在,老爷和夫人也在?!?br />
    “哪个老爷夫人?”裴矩有些不解地问。

    “就是王妃的父母?!?br />
    原来是自己的儿子,裴矩呵呵一笑,“正好,替我禀报一下王妃?!?br />
    虽然裴矩是裴敏秋的祖父,但他的身份毕竟是相国,是臣子,他不能像过去那样随意了,太过于随意会让杨元庆反感,不知为什么,裴矩心中有点惧怕杨元庆。

    片刻,管家出来笑道:“相国,王妃有请!”

    裴矩走进了王府,很快来到内堂,只见次子文意和儿媳王氏都坐在内堂里,正和敏秋说话。

    裴矩重重咳嗽一声,走进了内堂,裴文意和妻子连忙站起身,躬身施礼,“父亲!”

    裴矩笑着摆摆手,“不用这么客气了,这里不是裴府,你们坐下来吧!”

    裴敏秋笑道:“祖父也请坐?!?br />
    裴矩坐下来,关切地问:“敏秋,你和宁儿都没事吧!”

    裴敏秋摇摇头,“我们没事,多亏出尘反应快,在关键时救了我们一命,要不我们母子都完了,现在想想也后怕?!?br />
    旁边王氏恨得咬牙切齿道:“这究竟是谁所为,官府难道就查不到吗?”

    她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实际上是在问裴矩,所谓家家都本难念的经,王氏是裴矩的儿媳,但她和裴矩的关系却很不好,因为丈夫在裴家所受的不公待遇,她已经很多年没有理睬公公了。

    裴文意生怕再闹出不愉快,连忙问:“父亲,这个案子有线索了吗?”

    裴矩摇摇头,苦笑一声道:“这件事是御史台在调查,今天韩御史来汇报,那两个死去刺客的身后竟然没有一点线索,官府已经画出图像,重金悬赏辨认,这件案子需要一点时间?!?br />
    裴文意叹口气道:“我们都希望官府能早点抓住幕后凶手,否则心总悬在空中,不知还会不会有下一次?!?br />
    裴矩点点头,“官府会尽力抓住凶手,不会再有下次!”

    这时,他见敏秋身旁的桌上有一份履历,心中不由有些奇怪,便问:“那是谁的履历?”

    裴敏秋脸上露出为难之意,却不敢说,裴文意连忙欠身道:禀报父亲,我们想给明儿找件事情做”

    话没有说完,裴矩勃然变色,“这绝对不行!”……(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