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正文 第六章 发现端倪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记室参军萧琎将一叠奏疏递上,又退了下去,房间里只有杨元庆一人,他拿起罢免王肃的决议案,慢慢翻看,脑海里却在考虑着什么,他很清楚这是苏威的一手操作,是打压王家的第一步。

    这里面固然有苏威的个人私利,但这确确实实是他杨元庆想做的事情,苏威细心地揣摩到了,并替他完成。

    决议案中说,官府在这次刺杀事件中失职,作为京兆尹,王肃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其实这也是自古以来,为什么京兆尹是最难当的官,不仅是容易得罪权贵,而且京城总是最容易出大事,一旦出大事,京兆尹就必须负责,不管他是否真的知情。

    这次王肃显然也是这样,刺杀事件和他并没有关系,但他是京兆尹,发生在京城的事情,他就难咎其责。

    正思考着,有亲兵在门口禀报,“总管,魏将军来了?!?br />
    杨元庆放下罢免案,令道:“让他进来!”

    片刻,内卫将军魏贲匆匆走进房间,单膝跪下行一礼,“卑职参见总管!”

    “起来吧!”

    魏贲所统帅的内卫军一共有一万二千余人,绝大部分都分布在全国各地,京兆一带有三千人,他们是以一种比较隐秘的方式存在。

    杨元庆沉吟一下便问:“安晋寺刺杀案你们可有介入?”

    “回禀总管,卑职正在调查?!?br />
    “可有什么进展?”

    杨元庆对魏贲很信任,不仅是他对自己忠诚。而且他精明能干,有很强的侦破能力,内卫军的职责之一,就是破获藏在隋朝境内的敌军探子。

    魏贲点点头,“两名刺客的尸体我们当天晚上便得到了,他们衣服是普通布衣,他们吃的东西也是街上普通胡饼。他们使用的剑也刻意将铸匠的名字磨掉,从尸体上辨认是没有任何线索,但我们还是从别的方面发现了端倪?!?br />
    “继续说下去!”杨元庆注视着他道。

    魏贲整理一下思路又继续说:“我们仔细查看过他们藏身之处。也模拟了刺杀过程,我们发现刺客藏在走廊顶看不清目标,因为有一层明瓦阻隔。只能模模糊糊看见人影,这样就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刺客的第一击是针对世子,他们怎么会知道世子也来了?”

    “王府事先没有通知寺院吗?”

    “王府通知了寺院,但只是说王妃要来上香做法事,而且王妃以前也来过几次寺院,但从来没有带世子来过,世子上一次出府门是去年十一月,这就很奇怪,他们怎么知道今天世子也来了?”

    “你是说他们有内应?”

    “卑职推断应该是这样。而且当时侧妃也在,但他们目标却很明确,直指王妃,毫不犹豫,除非他们认识王妃。但王妃极少出门,上一次出门是正月初五,所以要想认识王妃并不容易,只能说他们有画像,但卑职私下猜度,仅靠画像还是很难区别王妃和侧妃。要在刺杀的一瞬间进行分别,几乎不可能,除非是从衣着,王妃当时穿的是红裙,侧妃穿的是绿裙,卑职认为这才是分辨的关键,如果卑职猜测正确,这又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他们有内应?!?br />
    杨元庆背着手走了几步,魏贲的分析很透彻,令人信服,如果是有内应,要么是寺院,要么就是他的王府,他想了想便道:“继续调查,如果发现了内应,也不要轻易打草惊蛇,要一举抓住真正幕后者?!?br />
    “遵令!”

    魏贲行一礼下去了,杨元庆又翻开王肃的罢免决议,他沉思片刻,提笔在上面批下了一行字:‘左迁博陵郡司马……中午时分,杨元庆回了楚王府,从军队进城,楚王府便开始忙开了,大家都热切地等待着杨元庆的归来,杨元庆派亲兵来传来,说很快就回来,不料一直等到中午才回来,大家的期待变得了一片埋怨。

    埋怨归埋怨,杨元庆带回了一箱礼物,使家人的气氛又重新热烈起来,裴敏秋吩咐厨房置酒开宴,孩子们围在他身边又蹦又跳,笑声不断,一家人围在一起吃了一顿喜庆的团圆饭。

    吃罢午饭,杨元庆回到了内书房,裴敏秋端着一杯热茶走进了房间,杨元庆拉着她的手,将她拥入怀中,关心地问她:“安晋寺之事,现在还有阴影吗?”

    裴敏秋依偎在丈夫怀中,又变成了柔弱的妻子,她有些撒娇地怨他道:“当时夫君怎么不在旁边?;の??”

    杨元庆呵呵一笑,“当时要是我在,恐怕整个寺院都会被我拆了,竟敢伤害我的妻儿!”

    裴敏秋连忙伸手捂住他的嘴,“这话可不能乱说,佛祖会怪罪的?!?br />
    她又叹口气,“这次若不是出尘身怀武艺,反应敏捷,我和宁儿都完了,你等会儿去看看她,她耳朵受伤了?!?br />
    杨元庆默默点了点头,也忍不住叹息道:“过去是我有点掉以轻心了,总认为你们不会有什么危险,现在看来,我的疏忽会发生让我后悔一生的事情,好在你的善良感动上天,使悲剧没有发生,但我绝不能容忍再发生第二次这样的事情,府中的女护卫我决定增加到五十人,另外在这个案子没有破之前,你们暂时不要出门一步?!?br />
    “夫君,五十名女护卫太多了吧!”

    裴敏秋眉头轻蹙,“为了我们,竟然要动用这么多人来?;?,是不是有点太奢侈?”

    杨元庆明白妻子的心思,她是担心太麻烦这些女护卫,她们本应是为国效力,现在却变成?;に羌胰?,她觉得这样做太过于奢侈。

    杨元庆安慰她道:“关键是要给她们优厚的俸禄,这个俸禄不是由朝廷来出,而且应该由我们自己掏钱,包括护卫王府的亲兵,要让他们在这里得到的报酬足以养家,足以让他们家人也能过上很好的日子,这样他们就会心甘情愿为王府效力?!?br />
    停下一下,杨元庆又道:“而且你们的生命也同样重要,甚至涉及整个朝廷的稳定,?;つ忝且餐且患匾墓?,这一点你要明白?!?br />
    “哎!”

    裴敏秋低低叹息一声,“我宁愿做一个小主妇,无忧无虑地快乐生活,也不想做这个重要国事之人?!?br />
    杨元庆轻轻拍了拍她的手,笑道:“去吧!替孩子分一分礼物,可别让他们打架了?!?br />
    裴敏秋嫣然一笑,转身出去了。

    杨元庆慢慢靠在坐榻后背上,让自己的精神放松下来,连日行军使他有些疲惫了,一阵困意袭来,就在他渐渐快要睡着时,门外又传开妻子敏秋的声音,“夫君,韩御史来了,说是你要见他?!?br />
    杨元庆精神一阵,起身开了门,“他人在哪里?”

    “在客堂等候?!?br />
    杨元庆拔足便走,刚走几步,他又停住脚步问裴敏秋:“上次那个告状的歌姬,好像叫罗姬,她还在我们府上吗?”

    “还在,夫君要见她吗?”

    杨元庆点点头,“你让人把她带到客堂来,让她把孩子也一起抱来?!?br />
    裴敏秋一怔,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当初她收留罗姬,是因为罗姬的孩子是她舅父的孙子,是她表兄王凌之子,现在杨元庆的意思很明显了,要让罗姬去见御史,她当然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裴敏秋犹豫一下,低声道:“夫君,这件事能不能让我和娘先谈一谈?”

    杨元庆却摇摇头,“这件事是公事,不要把你和母亲牵扯进去,你去把她找来,我不会伤害到她和孩子?!?br />
    裴敏秋无奈,只得转身向内院而去,杨元庆望着她背影走远,不由摇了摇头,这些世家之间,盘根错节的联姻关系太复杂了……客堂内,治书侍御史韩寿重正背着手来回踱步,他有心事,怎么也坐不下来,韩寿重是个刚直而廉洁的官员,但被官场的气候所挟持,被苏威的恩义所压迫,他又不得不屈服,成为苏党一员。

    前天他被苏威所压,被迫弹劾王肃,尽管王肃本身有责任,但这种弹劾不是出于一种公正,而是一种权力斗争的结果,这让他内心深处又有不甘,他想摆脱这种派系的桎梏,能够公正无私地履行自己的责任,只是他很迷茫,不知这个突破口在哪里?

    这时,门口传来脚步声,韩寿重一回头,只见身穿青袍,头戴纱帽的杨元庆不紧不慢地走了进来。

    他慌忙躬身施礼,“卑职韩受重参见总管!”

    “韩御史免礼!”

    杨元庆坐下,一摆手道:“请坐?!?br />
    韩寿重坐下,这时,一名侍女端来两杯热茶,杨元庆接过茶杯笑道:“我今天回来看到的第一个奏疏就是韩御史弹劾京兆尹,这可是一个开门红,我希望能看到更多这样敢于弹劾高官的奏疏?!?br />
    韩寿重狠狠咬一下嘴唇,心一横道:“弹劾王肃并非是卑职的本意,而是苏相国施压的结果,虽然弹劾本身不错,但弹劾动机,卑职却难以接受,恳请总管罢免卑职之职,卑职实在不想再承受这种压力……未完待续)rq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