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一 杨家有男初长成 第三十二章 龙有逆鳞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元庆从来都是沉稳之人,不会轻易失去理智,他前世就已二十五岁,又有一千多年的历史见识沉淀,以至于他小小年纪就少年老成,无论见识和做事都显得与众不凡,所以他才会得到祖父杨素的重视,甚至连高颎都对他称赞不已。

    但他的沉稳并不代表他没有血性,龙有逆鳞,当人触犯龙之逆鳞,龙会血屠天下,他杨元庆也有逆鳞,他的逆鳞就是抚养他七年的养母,和他一起长大的妹妹。

    谁敢伤害她们,他也会像龙一样血屠杨府,人鬼皆杀。

    元庆眼睛已经血红,他沿着一堵高墙飞掠而至,已出现在三十步外,眼睁睁看着厨房轰然坍塌,看见婶娘从空中坠落被网罩住,数十名如狼似虎般的家丁扑上婶娘柔弱的身体,对她拳打脚踢,他还看到了有人按住婶娘,一脸yin笑。

    元庆暴怒,他长啸一声,从墙头跳下,俨如一头愤怒的雄狮冲入人群

    数十名家丁听到他尖利的啸声,纷纷转身举起铁棒,但他们面对却是一个武艺初成的少年悍将。

    元庆五年的苦练和张须陀对他的神奇筑基,在这一刻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第一名黑衣家丁见元庆赤手空拳,面貌只是一个少年,他迎上去破口大骂,抡起铁棒劈头就是一棒砸去。

    元庆当空抓住铁棒,掌化刀劈砍在他喉头,家丁闷声倒地,缩成一团,连惨叫声都喊不出。

    元庆夺下他手中铁棍,只见五六十人执刀舞棒向他猛扑而来,他大吼一声,杀进人群,只听见一连串的惨叫声和骨折声响起,他抡起铁棒如虎入羊群一般在家丁中冲杀劈打,挨着他的铁棍便是骨断筋折,头破血流。

    霎时间便有三十余人被打翻,痛苦地在地上打滚哀嚎,元庆已冲至院门,靠近院门的几名家丁吓得魂飞魄散,调头便跑。

    杨雄远大怒,他拎起铁棍冲上,堵住院门,“小子,你太猖狂了!”

    他抡棍劈头砸来,棍势沉重,元庆一闪身,反手一棒,这是张须陀十三式刀法中的第二式‘追电’,铁棒快如闪电,无以伦比,杨雄远大吃一惊,躲闪不及,铁棒正打在他左臂上,只听‘咔嚓!’一声骨折声,杨雄远惨叫一声,翻身倒地。

    元庆一脚将他踢开,冲进院子,抡棒横扫而去,杨雄远号称杨府第一高手,竟然被一棒打倒,将家丁们吓坏了,纷纷后退,待元庆冲入院中,吓得他们大喊一声,连滚带爬向两边闪开,没有人再敢上前阻拦。

    这时,妞妞也赶到了,虽然她轻功比元庆高,但元庆在危急时爆发出的潜力使她望尘莫及,瞬间便被元庆甩出二十余步,等她赶到时,元庆已经杀开一条血路。

    元庆见妞妞到了,便给她使个眼色,他拿着铁棍护卫住地上的婶娘,眼睛如狼一般盯着四周家丁,院子里的四十余名家丁没有人敢动一步。

    妞妞拾起地上匕首,迅速割断绳网,将母亲救出来,沈秋娘被打得不轻,她用手臂挡住头部,结果她手臂上的衣服被撕破,露出的一段手臂上都是片片乌青,月光下她披头散发,嘴角有刺眼的血迹。

    婶娘虽然被打,但没有遭到更多伤害,让元庆松了口气,这时他也渐渐冷静下来,开始思索今天这次突发事件的前因后果,事情不会无缘无故而来,极可能是马管事去告状了。

    他忽然感觉后背一阵疼痛,他在混战中竟也被砍中一刀,他迅速拾起一件黑衣披上,不想让婶娘看见他的背伤。

    就在这时,院子外面出现一片光亮,有人大喊一声,“老夫人驾到!”

    大群人簇拥着身高体胖的贺若云娘出现在门口,她鹰一般的目光恶狠狠地向元庆刺来

    就在元庆大打出手的同一时刻,杨素的马车缓缓驶进务本坊,今天他因为和圣上讨论突厥紧急军务而回府晚了。

    杨素靠在车壁上,半眯着眼想着今天发生之事,元庆居然救了圣上,看得出圣上非常喜欢元庆,甚至在御书房见到自己时,居然明确提出,由元庆来继承他。

    圣上不可能不知道元庆是庶子,他知道还这样说,那只能说明一件事,圣上看中了元庆。

    杨素为官几十年,他当然知道能被圣上看中意味着什么,那就意味着杨氏家族能再继续兴盛下去

    今天发生的这件事使他非常意外,也非常兴奋。

    杨素已快六十岁,将到知天命的年龄,到他这个年龄,考虑得最多的便是家族未来,他的长弟杨约,次弟杨慎,他的四个儿子玄感、玄奖、玄丛、积善,包括他和两个弟弟的一堆孙子,所有人都没有一人能超越自己,甚至和自己比肩也办不到。

    虽然玄感兄弟都不是纨绔子弟,也能文能武,并不算差,但也绝不是才能出众,只能是平庸,如果他一旦西去,那么杨家还能维持多少年?

    圣上和元庆相处可能只也有半个时辰,半个时辰的相处,作为一个帝王,是不会轻易对一个人下什么结论,但圣上却说出让元庆继承他的话,这说明什么?

    这固然说明圣上对元庆的喜爱,但杨素多年的官场经验告诉他,圣上给他表达的,绝不仅仅只有这个意思,这是圣上在暗示他,他对杨家很失望,对他的儿子一个都看不上眼,这就从另一个侧面让杨素感到一种深深的?;?,对家族前途的忧虑。

    尽管长孙杨峻还不错,但靠他一人是撑不起整个杨家。

    这是杨素最担忧之事,几年来他一直为这件事感到焦躁不安。

    庶孙杨元庆的出现,就仿佛在昏昏茫茫的杨家前途中点燃了一盏明亮的灯,今天圣上开了金口玉言,无疑让他吃了一颗定心丸。

    如果从感情或者是家族伦常来说,他更希望玄感的嫡子杨峻替代元庆,毕竟杨峻和他呆在时间更长,毕竟这是一个以嫡为长的天下,杨峻也很有才学,十五岁,师从于国子学大儒王隆,深受赞誉。

    这些年杨素在观察元庆的同时,也同样在悉心培养他的嫡孙杨峻,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杨素希望元庆能成为杨峻的辅佐,杨峻以文,元庆以武,以武济文,杨氏再可保五十年繁荣。

    但今天中午发生之事,忽然使杨素意识到一个关键问题,也是被他一直忽略的一点,那就是圣意,杨峻再有才学,但如果圣上看不上他也是枉然。

    圣意也就是天意。

    元庆因贫而猎,因猎而遇到帝君,这就仿佛是冥冥中注定一样,是上天在告诉他杨素,元庆在杨家的出现就是天意。

    这上天的安排,他杨素又怎么能逆天而行?连圣上都不在意他是庶子,自己还在意什么?

    这时马车已经驶到杨府的西外院,远处黑影奔至,一名杨氏子弟跌跌撞撞跑来禀报,“族长,打起来了!”

    杨氏子弟惊恐的禀报声打断了杨素的思路,他不高兴地吩咐一声,“停下!”

    马车停下,他拉开车帘不悦问:“什么打起来了?”

    “是在西外院,家丁抓一名奴婢,就是那个庶子元庆的乳母,说是老夫人下令,结果元庆和家丁们打起来了,已经打伤几十人,连杨雄远也被打断胳膊?!?br />
    杨素大吃一惊,连忙起身下了马车,“快带我去!”

    他拾起袍襕疾步而行,又问这名杨家子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禀报族长,听说是老夫人要把元庆乳母配给马管事,元庆乳母不从,内府里便来强行抓人,元庆护乳母,结果就打起来了?!?br />
    “浑蛋!”杨素的脸色变得异常铁青

    院子里的气氛严峻,双方在敌视地对峙着。

    一边是杨府的主母贺若云娘,府内之权至高无上,主宰着所有奴婢的命运,近六十人簇拥在她周围。

    另一边是一个十岁的杨府庶子和两个身份卑微的奴婢母女,一家人默默站在被拆毁的厨房废墟上。

    远处围满杨府族人,尽管他们对沈氏母女和元庆充满同情,但在贺若云娘yin威之下,没有人敢出头劝说。

    “你还是杨家子弟吗?”

    贺若云娘冷冷地看着元庆,语气冰冷得像万年积冰。

    此时对元庆而言,什么家族伦常,什么长幼尊卑,就像坍塌的满地瓦砾一样被他踩在脚下,他现在只想做一件事,?;ぷ约旱那兹?,就算天王老子逼他也没用。

    他此时的头脑比任何时候都清醒,一但他屈服于家族,一旦他放下武器,他的婶娘和妹妹将会遭到怎样悲惨的命运?

    他宁可被杨家逐出大门,也不会让自己的亲人受到一点伤害,但他并不想鲁莽,在?;ぷ〉紫叩那疤嵯?,他会做出一定让步。

    “我当然是杨家子弟,但我同样要?;の胰槟锖兔妹?,我无意挑战你的尊严,你放她们走,所有的后果我来承担!”

    元庆取出奴契递给沈秋娘,“婶娘,这是你们奴籍证明,明天你们去县衙换籍?!?br />
    沈秋娘摇了摇头,凄然一笑,“元庆,没有用的?!?br />
    贺若云娘冷笑一声,“看来你并不糊涂,糊涂的是我这个孙子,他以为就凭那两张破纸,县衙会给你们换籍吗?真是太天真了?!?br />
    【看完请投票支持老高!支持本书!】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