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二 百战黄沙穿金甲 第九章 夜袭敌哨(下)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幽深黑暗的深林内,一火隋军斥候兵正蹲在树下听着年轻火长的战斗部署。

    杨元庆其实也没有实战经验,他凭着自己的感觉进行分配任务。

    “我射第一箭,大家先射箭,然后疾冲突刺,最短的时间把敌人解决,只留一个活口,就那个粟特人吧!他的相貌特殊一点,留为活口,其他人全部杀死,关键是要隔开他们和战马,杨大熊,你和老刘,还有张锦缎,你们三人负责从西面包抄,拦截住他们,我和马勺从正东杀入,赵明胜和王三郎从正北,胖鱼和贺六从正南,动作要快,下手要狠!”

    “那我呢?”尉迟惇在旁边问道。

    “你”杨元庆瞥他纤细的身子一眼,他是鹰奴,武艺不行,张锦缎的武艺虽然也不行,但他身材却很高壮,只能留下一个。

    “你在外围用弓箭冷射,不准人逃脱?!?br />
    十名手下一一分配了任务,他们将缰绳勒住马嘴,自己口中咬一枚钱,牵马散去四面八方,杨思恩和刘简带着张锦缎向西面绕去,刘简轻轻捅了杨思恩一下,低声嘿嘿笑道:“那个尉迟好像是兔儿爷,杨刀头对他有点意思,我已经看出来了?!?br />
    杨思恩瞥了他一眼,冷冷道:“你小子当心点,我们这个火长可能来头不小,不是一般人?!?br />
    “你怎么知道?他没杀过人吗?”

    “不是!”

    杨思恩迅速瞟一眼身后一丈外的张锦缎,压低声道:“他给我这匹马,马鞍上有编号,我昨晚才发现,竟然是主帅杨太仆的马?!?br />
    “杨太仆!”

    刘简大吃一惊,他捂住嘴,眼中露出惊恐之色,“你是说”

    “我怀疑咱们火长是主帅的孙子,还有他那把金鳞剑,只有贵族才有?!?br />
    刘简心慌意乱,“那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杨思恩狠狠瞪了他一眼,“他娘的,你这个笨蛋,这是好事情??!跟着他,前途无量,懂吗?”

    刘简眼睛陡然一亮,狠狠给了自己一嘴巴,“我这个蠢货,怎么就没想到?!?br />
    杨思恩又看了一眼张锦缎,见他神情很紧张,心中不由鄙视,杨元庆也知道张锦缎无用,所以才交给他们二人,张锦缎见杨思恩目光凶狠,不由胆怯向后退一步,不敢听他们说话。

    杨思恩又压低声音道:“我也看出来了,尉迟是个兔儿爷,而且很喜欢火长,咱们心里要有数,装着什么都不知道,别他娘的捅出来,没好果子吃,知道吗?”

    “嘿嘿!放心吧!我老刘不蠢?!?br />
    他们两人向张锦缎一招手,三人加快了速度,牵着马迅速向西而去

    杨元庆带着手下马勺负责东面,马勺真名叫马绍,因头长得很扁,像个马勺而得名,他为人直爽,头脑也不聪明,但人很凶悍,是陇西羌人,身材雄壮魁梧,不亚于杨思恩,两臂尤其长,天生神力,使一把八十斤重的砍刀。

    斥候是军队的特种部队,都是士兵中的精锐和特长兵,兵器也不一定全是长矛,很多人参军前都练过武,像这个马勺,入伍前当过镖师,一直使用大刀,不过他今年已经二十五岁,体能不可能再有突破。

    他跟随着杨元庆悄悄地摸索到离突厥士兵十几步外的地方,压低声音道:“火长,我的弓箭不行,我就直接突击,砍死四五个突厥人没问题!”

    “可以,等我的箭射出,我们一起杀进去!”

    杨元庆带着他走到一棵大后,已经可以清晰看见火光中的情形了,他向马勺摆摆手,停住脚步,两人翻身上马,杨元庆抽出五支箭,将四支含在口中,他并不急,等待伙伴们就位。

    一盏香后,南面传来一声夜猫子的啼叫,这是胖鱼和贺六发出了暗号,表示他们已经准备就绪,这两人是四组中实力最弱的一组,他们已经准备好,那就说明别人都没有问题了。

    杨元庆目光落在那名瘦高个十夫长身上,他旁边的另一名十夫长还是被树枝挡住,这时瘦高个十夫长站起身,似乎要去方便。

    就在他刚刚站起身的一刹那,杨元庆拉弓放箭,一箭射出,长箭快如闪电,一箭射穿了十夫长满是黑黝黝卷毛的胸膛,只听一声惨叫,十夫长仰天倒下。

    他的惨叫声便是信号,八支箭同时从四面八方射来,各取自己正面的突厥士兵,一片惨叫声响起,马勺大吼一声,跃马冲进敌群中,挥舞大刀劈砍,霎时间,两名突厥士兵躲闪不及,人头被劈飞。

    隋军斥候从四面冲入,劈砍冲刺,杨元庆纵马一跃而入,在半空左右开弓,两名突厥士兵惨叫倒地。

    突来的袭击使突厥士兵们一片大乱,“隋军!是隋军!”

    他们做梦也想不到会在草原腹地出现隋军,但求生之心使他们拼死抵抗,六七名突厥士兵挥舞长刀向战马冲去,他们遭遇到了杨思恩和刘简的阻拦,尤其杨思恩第一次显露出他高强的武艺,马槊挥舞,如黑龙出海,神出鬼没,瞬间便将三名突厥士兵挑飞,刘简也刺死一名敌军。

    隋军突袭再加上个个武艺高强,不到半柱香便将十八名突厥士兵全部杀死,只留下一个吓得魂不附体的粟特人,双手抱头跪在地上,**高高撅起,浑身瑟瑟发抖。

    战斗停止,但有经验的斥候们并没有庆祝胜利,他们一个个翻看士兵,没死透的人则补上一刀,两名突厥十夫长都已被杀,瘦高个压在另一人身上,杨元庆忽然感觉到不对,那名瘦高个军官是他第一个射死,他身下怎么可能还有人,离他们最近的是杨思恩,杨元庆大喊一声,“杨大熊,你身后之人没死!”

    他话音刚落,只见趴在地上的另一名十夫长像豹子般一跃而起,向马群猛扑去,张锦缎正在解马匹,他离那名十夫长只有四步,他听见喊声,一回头,一把雪亮的刀‘噗!’地刺进他胸膛,张锦缎惨叫一声,栽倒在地,这时杨元庆的箭也射到,直取突厥十夫长后颈,但此人却异常狡猾,他知道隋军会有箭到,在刺杀张锦缎的一瞬间,人也同时冲进了马肚中,箭从他头顶擦过,射中了一匹马。

    望着张锦缎的血从胸膛喷出,杨元庆的眼睛都红了,他大吼一声,跃马冲刺上去,其他斥候怒骂着从四面扑上,但那名十夫长突厥人却藏身在马肚下,斩断缰绳,策马疾奔,突厥人高强的控马本领在此时淋漓尽致地显示出来。

    杨思恩和刘简恼恨异常,张锦缎和他们一组,却被干掉了,他们有责任,两人叫骂着尾追而去,另一匹白马也从侧面追去,那是尉迟惇,他在西南面,离突厥人马群只有十步,突厥十夫长动作太快,他没有反应过来。

    杨元庆却没有追,他是火长,他得对伙伴的阵亡负责,还有战场上善后,他跳下马,跪在张锦缎面前,张锦缎已经不行了,一刀刺穿他心脏,还有最后一口气。

    这时杨元庆才想起他还有一种件重要的事情没有做,他是火长,在战斗之前,他必须要问所有士兵的遗言,他很忌讳这个,但活生生的事实就在他眼前,他感觉张锦缎要说什么,立刻将耳朵附在他嘴边,“锦缎,你说!”

    张锦缎的声音异常微弱,“我儿子告诉他,他爹爹为国阵亡,不窝囊”

    杨元庆的泪水汹涌而出

    【呼唤推荐票??!】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