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二 百战黄沙穿金甲 第十六章 夜探胡营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杨元庆慢慢睁开眼睛,他的体力已经完全恢复,只觉浑身肌肉饱涨,有着使不完的力量,他长长伸个懒腰,骨骼‘咯!咯!’作响。

    他向四周看一眼,只看见尉迟绾关切地望着他,其他人都不在。

    “尉迟,他们人呢?”杨元庆感觉有些奇怪。

    “刚才北方出现一根求援火箭,杨思恩带着其他人前去查看了?!?br />
    杨元庆眉头一皱,又问:“有多久了?”

    “大约半个时辰,就是你刚刚”

    不等她说完,杨元庆一跃而起,翻身上马,拉住缰绳喝道:“跟我走!”

    他一把拔起插在草泥中的长槊,催动战马,带着尉迟绾向草原北方疾驰而去

    杨元庆在十里范围内搜索了一遍,却什么都没有发现,他的手下踪影皆无,尉迟绾也惊讶地挠挠头,那指火箭她看得很清楚,也最多五里。

    这时杨元庆被不远处草坡上一块竖条形的大石吸引住了,他的目力很好,黑暗中看得很清楚,是三块大石,明显有人工堆砌痕迹。

    他翻身下马,快步走上前,是三块白色的花岗岩,最上面一块被刀削得平整,杨元庆拍拍上面的尘土,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一行字,是胖鱼的手笔,借着淡淡的月光,杨元庆一一辨别出来,‘原地等候,我们即刻返回’。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任何线索,“是什么吗?”尉迟绾快步走上前。

    “是他们的留言,让我们原地等候?!?br />
    “可是他们去哪里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尉迟绾焦急地问。

    “我也不知!”

    杨元庆摇摇头,“周围也没有搏杀迹象,以杨思恩的经验,他不会做冒险之事,或许他是去更远处救人,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br />
    他索性在草坡上坐了下来,那种突破体能的感觉此时已经找不到了,畅快淋漓之后,他竟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之感。

    初春的草原,夜空瑰丽而动人,天穹仿佛突厥人的帐幕,无边无际地将草原笼罩,天鹅绒般的天幕上缀满了宝石一样璀璨的星星,一轮明月由暗红渐渐转为金黄,在草原尽头的地平线上空游弋,月辉如淡金色的流水,流满天空。

    杨元庆凝望着天空一轮圆月,今天是二月十五,他心中不由地思念起远方的亲人,祖父有意让他长留边疆,可他心中放不下她们??!

    尉迟绾也渐渐平静下来,她也意识到,焦急也没有用,等待是他们现在唯一需要做的事。

    她也坐了下来,抱住双膝,和杨元庆一起凝望远空的圆月,但女人的心在清凉的春夜,总会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她瞥了杨元庆一眼,担忧地问:“火长,下午从中军大帐回来后,你就一直心事重重,发生什么事了?”

    杨元庆下午又去了一趟中军大帐,祖父告诉他,准备让他在草原磨砺五年,远离京城的繁华,杨元庆对繁华没有体会,但想到要和婶娘妞妞分别五年,他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惆怅。

    “没什么事,只是大战前夕,心中有点期望,也有点紧张?!?br />
    他努力压下内心对亲人的思念,回头笑问道:“尉迟,你呢,期盼战争吗?”

    尉迟绾叹了口气道:“我也很期盼,说实话,我希望能战死疆场,给家里一份抚恤?!?br />
    “为什么要抚恤,立功赏赐不更好吗?”杨元庆笑道。

    “你真不知道吗?”

    尉迟绾眼中露出狡黠的笑意,“张锦缎做梦都盼望着立功受赏,衣锦还乡吗?他却死了,我总是盼着死掉,最后却活下来了,所以??!愿望总是和现实相反?!?br />
    杨元庆会心地了起来,原来如此,或许这就叫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吧!

    “尉迟,听说过花木兰吗?”

    “没有,是什么人?”

    “北魏人,和你一样女扮男装,替父从军,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唯闻女叹息。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女亦无所思,女亦无所忆”

    杨元庆低声给她背诵这曲木兰辞,尉迟绾听得目光都有点痴迷了,杨元庆背完,她凝视着圆月星空,月光如水,流进她心田,良久,她幽幽一叹,“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她居然从军十二年么?”

    “那你呢?这场战争结束后,要回中原吗?”

    “这由不得我?!蔽境夔禾鞠⒁簧?。

    “如果你可以决定呢?你怎么选择?”

    尉迟绾轻轻咬了一下嘴唇,她替父从军还有一个原因,她在家乡订了一门亲事,她不愿嫁给那个人,便毅然顶父亲的名字从军。

    “如果可能,我希望能留在草原,我的身体里流着鲜卑人的血,草原才是我的归宿?!?br />
    想到即将要爆发的大战,尉迟绾的脸色柔情消失,又恢复了男儿般的刚毅,她站起身,“火长,我再去周围看看,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杨元庆却忽然翻身上马,他勒住缰绳,凝视着远方。

    “怎么了?”尉迟绾见他表情凝重,不由奇怪地问。

    “我感觉有杀气,突厥主力应该来了?!?br />
    远方乌云翻滚,渐渐吞没了晴朗的星空

    远处一匹战马疾奔而来,渐渐近了,竟然是胖鱼,“火长!”他老远便大喊。

    杨元庆催马上去,急问:“他们三个呢?”

    “我们发现了突厥军主力,他们在前方三十里外的一片树林里,我回来找你们?!?br />
    “走!”

    杨元庆猛抽一鞭战马,向北方疾奔而去。

    奔出十几里,杨元庆放慢速度,“刚才那支火箭,你们发现什么?”

    “我们发现一名受重伤的隋军斥候,他说被突厥游哨袭击,杨思恩认为发现突厥游哨,附近必然有主力,他让老康送斥候回营,我们又继续向前探,结果真发现了突厥主力?!?br />
    三人在草原上一路疾奔,绕过突厥游哨的巡逻范围,不多时便来到一片树林,这片树林在这一带极为少见,占地约五十余亩,树林内黑沉沉一片。

    刚到树林边,杨思恩和马绍便迎了出来,“火长,抱歉了,卑职擅自做主!”杨思恩躬身歉然道。

    “没什么?!?br />
    杨元庆并不在意杨思恩的越权,他更关心结果,“突厥主力在哪里?”

    杨思恩遥指远方,“再向东北十里外?!?br />
    杨元庆沉默了一下,按照他的性格是要再去确认一下,但这样做明显是不相信杨思恩,杨元庆的沉默只是一瞬,他立刻做出了决定。

    “事关十万隋军安危,不可大意,大家跟我来!”

    他策马向东北方向疾奔而去,杨思恩脸色微微变了一下,但最后他还是微微叹了口气,跟了上去。

    他做了十年的军官,因一念之差当了逃兵而重新沦为小卒,但他很难改变那种以我为上的习惯,杨元庆不接受他的判断使他心中有些不满,但一想到杨元庆的身份,他也只能无可奈何地接受了

    有了于都斤山突围血的教训后,杨元庆不敢再大意,他们五人小心翼翼向东北方向渗透,突厥军也有游哨,但此时突厥人的外围游哨主要是防范大队隋军偷袭,不再像于都斤山那样随机而行,让人防不胜防,而是都固定在一定范围内巡逻,大队骑兵很难逃过突厥人的眼线。

    可这样一来,却让杨元庆这种几人的斥候小队有了可趁之机,只要摸准突厥游哨的规律,便能迅速靠近敌营.当然,也只是五里之外,再想向前走几乎是不可能了。

    大约走三四里。越过一个草坡,众人眼前豁然一亮,只见数里外的一条河边,出现星星点点的突厥大营,一眼望不见边际,营中人来人往,并不是空营。

    这里离隋军大营约有一百余里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